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焕忠:方立天先生对生活禅的哲学思考

更新时间:2021-12-29 23:49:53
作者: 韩焕忠  

  

   摘要:方立天先生曾就生活禅的思想与实践进行过深入的哲学思考。在他看来,生活禅的提出既是净慧长老在融合中国佛教优秀传统、借鉴祖师大德思想观念的基础上,对中国禅宗做出的创造性发展,也是净慧长老慈悲精神的展现。他对生活禅的定义、宗旨、内涵和修持方法进行的凝练和概括,乐意看到生活禅获得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期望生活禅能够在提升当代人们精神生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期望净慧长老及其追随者们不断总结生活禅的修持经验和充实生活禅的内容,希望生活禅能够形成一套程序,能够在深度和广度两个方面都有所推进。方立天先生对生活禅的观察和思考就不仅具有历史价值,而是将与实践中的生活禅一样,具有历久弥新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方立天先生  净慧长老  生活禅

  

   前言

   方立天先生(1933年3月3日-2014年7月7日)与净慧长老(1933年8月27日-2013年4月20日)一为著名的佛教学者,一为卓越的佛门领袖,虽趋舍不同,但却长期保持着深厚的同学之谊。

   二人之间的情谊开始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1961年,方立天先生从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被分配到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史教研室。在一次教研室讨论研究重点分工的会议上,方立天先生自告奋勇,主动承担了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时期哲学史的教研工作。

   由于当时的北京大学哲学系尚不能为学生提供完善的中国哲学基础知识,而这一时期的哲学涉及到儒、道、佛三教的丰富内容,方立天先生意识到要想独立展开佛学研究,必须补课学习佛教的基础知识。他打听到偌大的北京城,只有中国佛学院开设这方面的课程,于是就向所在单位领导申请批准他到中国佛学院旁听学习。

   于是他在当年度的十月间,成为中国佛学院的一名旁听生。其间,净慧长老正在中国佛学院攻读研究生课程,二人自然也就成了同学。八个月后,方立天先生返回中国人民大学,继续坐冷板凳,而净慧法师则因为编辑《虚云和尚法汇续编》被划为右派分子,辗转于北京、广东、湖北等地接受劳动改造。

   二十多年以后,方立天先生经过长时期的孜孜不倦,默默无闻,终于成长为广受重视的学界重镇,而净慧长老也度尽劫难,铁树开花,重新走上弘法利生的岗位,并逐渐成为中国佛教界的一代高僧和领袖。故人相逢,净慧长老总是以一声“老同学”相招呼,这令方立天先生感到“甚为温暖和亲切”。

   方立天先生为学界元老,净慧长老乃教界翘楚,因此这两位长者的同学情谊也为教界和学界之间的良性互动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基础。经净慧长老牵线搭桥,香港旭日集团在中国人民大学设立了慈辉佛学奖学金,使那些有志于从事佛学研究的年轻学子获益良多;而方立天先生主持的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也为柏林禅系的佛教教育提供了师资力量。

   净慧长老早一年多先方立天先生而逝,噩耗传来,方立天先生至为沉痛地哀悼这位老同学:“净慧法师走了,真的走了,中国佛教界失去了一位重量级的高僧大德,我失去一位佛门的诚挚朋友,凄楚之心,悲痛之情,难以言表。”表现出无限地惋惜和感伤。如今方立天先生亦一期圆满,这一对老同学也许会在他方世界中再续生前未了的前缘。

   方立天先生学术研究的重心虽然主要在中国古代佛教哲学方面,但由于他对中国佛教的未来走向极为关切,故而对代表中国佛教特别是中国禅宗当代形态的生活禅给予了较多的注意,并就生活禅的思想与实践展开过深入的哲学思考。

   一、对生活禅缘起的思考

   早在1991年,净慧长老就提出了生活禅的理念。经过20多年的实践,生活禅不断得到丰富和发展,如今已蔚为中国佛教界的大观,成为中国传统佛教在当代的最主要的发展形态之一。对于生活禅的缘起,方立天先生指出,“生活禅的提出不是偶然的,有禅宗历史延续、发展的原因,有燕赵大地的孕育作用,有时代的现实要求,还和提出生活禅的净慧长老的个人因素有关。”在这诸多因素之中,方立天先生特别重视的是净慧长老的个人因素。

   在方立天先生看来,生活禅的提出是净慧长老在融会中国佛教近代以来两个传统的基础上,对中国禅宗做出的创造性发展。方立天先生认为,净慧长老继承了近代以来中国佛教的两个传统,即禅宗丛林传统和现代佛教学术传统。

   此处所谓的中国禅宗丛林传统,是说净慧长老自幼出家,生长于佛教寺庵之中,长大后依止近代中国禅宗的著名高僧虚云禅师受具足戒,并传承其五宗法脉,此后或在云门寺任监院,或在云居寺作引礼师,无不是在中国禅宗著名的大丛林中接受熏陶和历练,为其日后住持柏林禅寺、四祖禅寺等名山大刹培养了卓越的能力。

   此处所谓的现代佛教学术传统,是说净慧长老1956年之后进入中国佛教最高学府中国佛学院攻读本科和研究生课程,当时授课的既有出身三时学会的周叔迦居士,也有来自太虚门下的法尊法师、正果法师、茗山法师、虞愚教授等,为了改变明清以来中国佛教僧侣窳败不学的状况,他们都非常注重系统培养僧众的佛学知识,重视佛教学术研究,净慧长老在这些大德的指引和教导之下,培养了系统的佛教知识和良好的学术研究能力。

   净慧长老将这两个传统融会一身,于是就形成了他独有的两个特质,“第一是他的理论造诣比较高,第二是他的开创精神。”这种特质还体现在创办佛教刊物、举办生活禅夏令营等方面,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中国佛教思想文化的弘扬方式和方法。方立天先生认为,“这两个特质决定了他在对生活和禅关系的体悟的基础上,提出了生活禅。”在这里,方立天先生表彰净慧长老的理论造诣高,表彰净慧长老具有创新精神,实际上就是在充分肯定这位佛门高僧具有弘扬佛法、化导众生的大智慧。

   在长期的坦诚交往中,方立天先生真切地感受到净慧长老所具有的慈悲情怀。这种情怀表现在多个方面。

   对信众:净慧长老主编《法音》时,“很重视刊物内容要适应广大佛教信徒的需要,使文化不高的信众也能看得懂,使普通读者也能受益,充满法喜。”住持柏林禅寺等著名丛林时,“坚持敞开寺院大门,对外开放,方便广大信徒,随时得以前来瞻仰礼佛、熏习佛法,增长智慧,提高素质。”

   对弟子:净慧长老“不仅凝聚、吸收著名高等学府高学历的青年为入室弟子,还将文化不高的弟子送到普通高校学习文化知识,提高他们的素质和能力,……适时地将弟子举荐为寺院方丈,自己则及时身退,居住其他寺庙,以便让弟子充分独立自主地发挥寺院住持的职能,在实践中锻炼成长。”

   对群众:净慧长老“十分重视和寺院周围居住群众的相处,增进彼此的和谐关系。……在寺院周边改善交通、整顿环境、完善生态,开展社会慈善公益事业,深得群众的赞许。”

   对学者:净慧长老“视学界为佛教的外护。……为重点高校佛教专业的学生提供奖学金。……对学者尊重、谦和、包容、友善、慈悲,赢得了学界的赞誉、尊敬。”很显然,在方立天的心目中,净慧长老的这种慈悲情怀也是促成他提出和开展生活禅的非常重要的个人因素。

   除了自身素质之外,方立天先生还指出,生活禅的提出,也是净慧长老吸收传统的祖师禅,特别是赵州禅和临济禅的一些理念,以对治明清以来中国佛教弊病的产物。

   南泉曾答赵州说“平常心是道”,而赵州亦曾开示学人曰“无”、“赵州桥”、“吃茶去”、“洗钵去”、“庭前柏树子”等,临济有“无位真人”之说,这些应答之语无不将禅宗的体悟引向当下现实的生活之中,因此成了净慧长老开创生活禅的思想资源。而明清以来的中国佛教,大多遁迹山林之中,且每以追求死后解脱为职志,给人一种远离生活、躲避现实、消极厌世、死气沉沉的感觉。

   “净慧长老既继承了祖师禅的传统,又看到了佛教的弊病,强调要把佛教传统禅法的精神和现代人的生活实际结合起来,从而提出了生活禅的理念。”因此他断定,净慧长老开创生活禅是“是适应时代要求提出来的,是时代的必然,是历史的必然。”其实,我们也可以将这种吸收和对治视为是净慧长老具有高度佛学理论素养和随机化导能力的体现。

   正是由于净慧长老既具有融会各种佛教传统、吸收禅宗祖师的优秀理念、对治佛教内部弊病的智慧,又具有利乐众生的慈悲情怀,故而具足了提出、开展生活禅,对中国禅宗进行创造性推进和发展的个人素质。方立天先生还非常辩证地指出,在净慧长老身上,“创新精神和慈悲情怀是统一的。弘法上的创新,是为了更好地普施法雨,慈悲大众;慈悲情怀,又推动法师发心更好地适应大众的需求,不断创新弘法的内容要义和方式方法。”我们说,方立天先生对生活禅缘起的相关论述是恰当的,也是中肯的,非常有利于我们准确把握中国当代佛教这一实践形态的精神特质。

   二、对生活禅思想的概括

   自1991年提出生活禅的理念,净慧长老不仅身体力行,而且还本着不舍众生的慈悲情怀,积极利用各种场合、各种途径向社会大众推广和介绍,以便使更多的现代心灵能够获得佛教甘霖的滋润,为此他不辞劳苦,经常以生活禅为题发表讲话,出版著作。

   应当说,净慧长老大量的讲话和著作为人们全面深入地理解生活禅提供了文本上的便利,但同时又由于净慧长老的讲话和著作部帙浩繁、针对性和随机性都非常强等特点,这就使得那些佛教知识稍有不足的初入门者难以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把握到生活禅的实质和精髓,因而产生知难而退的心理和想法。

   方立天先生早年出身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受过严格的哲学思维训练,善于从繁琐的文献资料中概括要点和提取精髓。方立天先生在研读净慧长老的相关著作时,对生活禅的界说、宗旨、内涵和修持方法进行的凝练和概括,堪称是修习生活禅的阶梯和门径。

   关于生活禅的界说,也就是对生活禅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净慧长老曾经指出,生活禅就是“将禅的精神、禅的智慧普遍地融入生活,在生活中实现禅的超越,体现禅的意境、禅的精神、禅的风采”,简言之,就是“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

   方立天先生体会到,净慧长老此处所说的“禅”字,与此处所说的“修行”一样,“也是一个大概念,是大智慧、大觉悟、大境界,它覆盖着生活的方方面面,覆盖着世间、出世间的全部。所以从广泛的意义上来讲,一切修行无不是禅,也无不是生活禅。”换言之,修习生活禅不仅仅是修行禅定,而是包括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等六度万行,包括一切认识层次的提升,即所谓正知正见的培养,也包括对一切贪、嗔、痴的破除,对一切善法的实践,也就是修行者们所谓的功夫。

   在生活禅的实践之中,有些人对之进行了简单化或庸俗化的理解,认为所谓生活禅就是在生活中修习一下禅定或附庸一下禅的风雅。方立天先生依据净慧长老的开示对生活禅的这种界定,对于修习生活禅的人们树立正确的禅修观念,无疑是有帮助的。

   关于生活禅的宗旨,净慧长老曾将其概括为“觉悟人生,奉献人生”。方立天先生意识到,若将净慧长老的这句话展开来理解,就是强调“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或者说在强调“在觉悟中奉献,在奉献中觉悟”。方立天先生由此认定,净慧长老倡导生活禅的宗旨,就在于“以社会人生为本位,以利他为途径,以解脱为归宿”,或者说,“落实人间佛教的理念,进而把少数人的佛教变为大众的佛教,把彼岸的佛教变为此岸的佛教,把学问的佛教变成指导生活实践的佛教。”

净慧长老对太虚大师的评价非常高,将其视为推动和实践中国佛教现代化的关键人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6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