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的供给冲击有哪些,如何应对

更新时间:2021-12-29 22:03:53
作者: 滕泰 (进入专栏)   张海冰   徐治翔  
在一方出现供给冲击时可以启用备份供应方。例如为了应对中国钢铁产业对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石的高度依赖,正在逐步开发非洲的铁矿石资源,逐步实现铁矿石供给的多元化。

  

   应对供给冲击,还需要提高市场竞争程度,避免过多行业出现垄断格局。垄断和不合理的产业竞争格局,在供给冲击出现时,增加了成本压力向下游传导的可能性,已经成为推动物价上涨、削弱经济增长的阻滞性因素。通过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限制头部企业的不合理扩张及不正当竞争,激发市场活力,减缓供给冲击带来的物价上涨压力,是全球各经济体都应当考虑的课题。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为解除垄断而实施的一些列改革,为过去20多年的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和动力,也为中国三十年的低通胀时代奠定了基础。例如,取消煤炭工业部,拆分出若干家煤炭企业;取消化工部,超分出若干家化工企业;取消冶金部,拆分出若干冶金企业……即便如此,少数垄断中国石油行业的大型国有企业,由于产品供给质量和价格与国际市场有差距,这些年也饱受批评。

  

   近年来,中国政府正试图鼓励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许多领域的公共投资,或引入私人资本让他们成为老国有企业股东,以期提高现有垄断企业的供给效率。但是,如果垄断企业规模过大,就有必要对这些巨头进行拆分,以鼓励竞争、增强经济活力,减轻物价上涨压力。同时,对于通过市场化成长起来的已经形成垄断地位的企业,应当加强反垄断立法和执法,有必要的情况下也可以研究对某些垄断企业进行拆分。

  

   应对供给冲击,还应当提升重要产品和物资的储备水平,在需要时可以释放战略储备来应对供给冲击。有数据显示,日本国家石油战略储备相当于145天国内消费量(4461万千升),企业商业储备为90天(2773万千升),与产油国联合储备为6天(191万千升),合计为241天(截至2021年9月末)。而美国作为石油出口国,全美战略石油储备总库容达到7.14亿桶,目前美国战略原油库存为6.125亿桶(截至2021年10月末)。中国的石油等战略储备规模还远远无法与日本,美国等国家相比,未来还需要大力加强重要战略物资的储备体系建设。

  

   而对企业来说,面对原材料上涨,中下游企业可以通过调整库存的方式来应对,在价格逐步提升的过程中快速积累原材料锁定成本,但提库存对企业综合能力要求较高,需要对行业、产品、价格未来走势有充分认知,而且提升原材料库存的过程中会增加库存成本,对企业现金流也提出较大挑战。

  

   对于化工、螺纹钢、水泥、焦化等中游行业,普遍会使用长协合同或买入远期合约,双方通过商定基准价及上下浮动幅度,来基本稳定未来原料价格,避免原材料供给冲击的影响。也有部分企业会通过期货市场套期保值来锁定原材料成本,企业事先在期货市场买进期货,以防止未来买进现货时因价格上涨而造成经济损失,部分数据显示,2020年部分上市公司对上游材料进行大额期货套期保值,如中国化工企业恒力石化针对上游的原油、PTA、苯乙烯、乙二醇等品种保证金额度达到90亿元,新能源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对上游镍、铝、铜等品种套期保值保证金达60亿元,中国白色家电巨头美的集团对上游铜、铝、钢材、塑料等品种套期保值保证金达30亿元。当然,进行期货套期保值也需要相应金融专业能力以及市场判断能力,一旦看错方向,企业面临的压力也会非常大。

  

   部分中下游企业,面对可能的原材料供给冲击,会选择实施产业链的纵向一体化来应对。例如,光伏行业曾是国内竞争最惨烈的行业之一,上中下游一直存在着话语权的争夺。2021年硅料价格从年初每吨不足8万元涨到26万元,涨幅超200%[ 中国能源报,2021年10月22日]。上游硅料企业因此利润暴涨700%以上,下游电池及组件企业则出现了亏损。中国光伏行业单晶硅龙头企业隆基股份除了上游多晶硅料外,在单晶硅棒、单晶硅片、单晶电池片、单晶组件,下游的单晶地面电站以及分布式电站均有布局,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产业价值链,从而使企业不论是对上游通胀还是下游波动,都能拥有比较好的抗风险能力。

  

   开拓国内外资源、收购矿山,也是企业应对原材料供给冲击的有效战略。仅有冶炼但不具备矿山资源,那么企业业绩将在上游供给冲击下大幅波动。作为全球大型矿企的必和必拓,目前在美洲、欧洲、亚洲、澳洲、南非等地均有相应子公司进行上游的勘探及资源项目的并购,从而保证企业行业地位及成长。国内也有相关案例,如中国五矿2009年以13.86亿元收购澳大利亚第三大矿产OZ Minerals公司主要资产,2014年以约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秘鲁拉斯邦巴斯铜矿,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一起海外矿业收购。中国商务部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尽管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萎缩4.3%,但中国对外矿业投资增长10.8%,至51.3亿美元[ 见商务部2021年2月发布的《中国对外投资合作发展报告2020》。]。考虑到当前国际环境的变化,中国企业在收购方式上不得不更多考虑到对方所在国的顾虑及利益诉求。

  

   为应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带来的芯片供给冲击,华为开始扶持众多国内企业,华为旗下哈勃投资在近几年时间里,在上游芯片领域进行多起投资,超20家芯片企业包含其中,涵盖了半导体材料、工具、设计、测试仪器等多个产业链环节,甚至第三代半导体都有所涉及,已不再是简单的财务投资,通过订单扶持上游企业成长,最终解决卡脖子问题,实现国内半导体产业的快速发展。

  

   而从长期来看,那些具备研发、设计、品牌等软价值创造能力的企业,在面对供给冲击和周期波动时往往具备更强的抵御能力,因此无论是传统制造业,还是传统服务业,都可以借鉴“软价值创造新需求”的战略来推动企业创新升级,不仅做硬价值的制造者,还要在产品中赋予更多的研发、设计、品牌、体验等软价值元素,并创新渠道、应用场景、流量,来创造软价值,以此来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创造新需求,带来新的经济增量。

  

   (作者滕泰是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张海冰是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徐治翔是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59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