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美东:论新时代中共党史研究与中共党史教育

更新时间:2021-12-26 08:04:22
作者: 程美东 (进入专栏)  
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党史研究、党史教育对改革开放事业的发展所起的作用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1. 有力地推动了拨乱反正的政治实践、社会实践。出于拨乱反正的需要,党史研究在改革开放初期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鸣锣开道的作用。为粉碎“四人帮”寻找历史依据的《“四人帮”罪证之一》《“四人帮”罪证之二》《“四人帮”罪证之三》;反思文革教训的伤痕文学和控诉文革苦难的历史资料的出现;大量恢复党史原貌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研究成果的出现,直接为平凡大量冤假错案提供了历史资料。《历史研究》分别在1978年、1979年、1980年发表的大量党史文章,多数都是围绕党史上一些政治人物和政治事件的重新评价而展开,这一点我们仅从这些文章的标题就可以看得清楚。1978年该期刊的“中国共产党党史·革命回忆录”栏目所发表的文章标题为《横扫七百里的辉煌胜利——毛主席伟大革命实践》《毛主席指挥我们打胜仗——回顾解放华北的峥蝶岁月》《领导中国革命的伟大起点——毛主席早期在湖南的革命活动》等。[⑦]1979年该期刊“中国共产党党史”栏目共发表了20篇文章,包括《打破党史禁区》《青年毛泽东的思想方向》《“四五”运动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平江起义》《文化大革命中的陈毅同志》等。[⑧]这些文章多数是对党史人物和事件的重新评价,对于顺利平凡冤假错案、推动党的政治路线、思想路线、组织路线的拨乱反正起到了重要作用。如西路军问题、富田事变问题,都是在党史工作者研究成果的推动下才被翻案的。改革开放初期党史研究工作者就提出了党史研究要防“左”:“一部党史告诉我们,‘左’的危害,是最主要、最严重、最惨烈的危害,这是无可置辩的铁一样的事实”,“我们必须加强对党史的研究。”[⑨]这就鲜明地提出了党史研究的政治功能和社会功能,要总结历史经验,为拨乱反正服务、为改革开放服务。

  

   2.中共党史研究有力地推动了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稳定发展。改革开放需要突破很多的陈规陋习,会触动无数单位、个人的现实利益和传统价值认识,尤其在改革开放具体政策措施的正当性、合理性、合政治性的认识上,存在着很大的阻力。因此,要想推动改革开放事业稳步向前,就需要在思想理念、政治传统等方面进行正本清源的启蒙,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对于传统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重新解释、真正认识,破除一些“左”倾教条主义的认识。同时,我们更要注重从党的历史经验教训中寻找直接反思的依据。新时期中共党史学界对于中共党史中的很多问题诸如党内斗争经验教训的总结、对于家长制领导方式教训的研究,对于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文化大革命、建国后文艺界和教育界经验教训的总结,对于冷战时期我国国际发展环境的研究,等等,都给改革开放的顺利推行提供了具有强大说服力的积极力量。可以说,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共党史研究在这个方面一直没有放松,一直花费很多的精力围绕如何为改革开放去除阻力、增强主动性和创造性而开展研究。

  

   从1988年《中共党史研究》发表的一些文章标题就可以看出,党史研究很关注与改革开放有关的党史问题。如《关于学习和研究民主革命时期党史的若干问题专题研究》《新民主主义过渡时期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改造后期出现偏差的一个理论原因》《抗日战争初期的国共关系》等。上述这些选题基本都是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所需要的历史资鉴而展开论述的,都直接和间接为我们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推进改革开放事业的健康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参考。

  

   (三)中共党史教育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健康发展加油助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更加需要党史教育来弘扬党的正气、总结经验教训、滋养科学理论、凝聚党心民心、引领发展方向。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牢牢把握中共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旗帜鲜明地揭示和宣传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领导地位和核心作用形成的历史必然性,揭示和宣传中国人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揭示和宣传通过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必然性,揭示和宣传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领导人民所取得的伟大胜利和辉煌成就,揭示和宣传中共在长期奋斗中积累的宝贵经验、形成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坚决反对任何歪曲和丑化党的历史的错误倾向。”[⑩]中共党史教育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意义至少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有效地澄清国内外关于中共党史问题上的一些错误认识,促使我们进一步坚定“四个信心”。国内外始终有一股丑化我党历史和现实,攻击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思潮,对于这样的言论,我们通过党史教育可以让人民群众认识到其错误所在,认识到党的光辉、伟大的历史发展过程,从而使得全党全国人民对于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始终有发自内心的拥护,对于党所领导的中国特色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始终抱有自信的态度。

  

   2.科学总结中共党史上胜败得失的经验教训,使我们更好地探索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规律。中国共产党的一百年经历了风风雨雨,是一座丰富的矿藏,通过党史学习和教育,我们可以从这座丰富的历史矿藏中披沙砾金,充分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有针对性地避免过去走过的弯路,有助于加速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

  

   3.不断继承和弘扬党的优良传统,不断促进党的事业的健康发展。中国共产党的一百年中蕴积了巨大的精神能量,形成了无数的优良传统,诸如艰苦奋斗、不怕牺牲、不谋私利、集体主义至上、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勤于学习、善于学习、实事求是……这些党的优良传统通过党的教育活动能够更深刻地为全党所理解和实践,使之永远成为我党的精神食粮,使之更深刻地融化在我们民族精神的血液之中。

  

   二、科学思考新时代中共党史研究的定位、重点,坚实奠定新时代党史教育的学术基础

  

   中共党史教育活动开展的水平如何直接有赖于中共党史研究水平的高低,所以要搞好新时代党史教育必须首先要搞好党史研究。目前影响党史研究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党史学科性质归属问题、定位问题、方向和重点等问题,这个问题搞清楚了,新时代党史教育活动就有了坚实的学术基础。

  

   中共党史的学科性质一直似乎是既明确又模糊、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因为它既有学科支撑,又有遍布全国的专门党史研究机构和管理部门。党史的书刊杂志很多,党史的研究成果很丰硕,但在实际生活中,中共党史的学科性质往往是人们容易忽视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直接与党史研究的功能相关,一些人有意无意地把中共党史研究的功能与中共党史研究自身的科学性对立起来,于是在实际工作中容易习惯性地把党史定位为政治宣传。这是一些人很普遍的内在的对于中共党史的学科定位,虽然一般没有公开表达。体现这种内在思想的直接依据就是他们在党史研究中总是简单化地从党的文件中寻找研究领域,确定研究标准、研究方法、研究思路。这样的定位肯定不符合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客观形势对于中共党史研究发展的需要,这样的定位更不符合中共党史学科自身的客观规律。

  

   中共党史是一门政治性很强的历史学科,这是它的基本属性,也是对其科学的学科定位。关于这一点,现在基本已经成为党史界有识之士的共识,张静如早就对此提出过明确的观点:“党史学是历史科学。……凡研究和阐明人类社会发展过程的纵向学科,不管他是整体的、断代的,或者是分类的,都应归属于历史学科。党史是研究中国共产党历史发展过程的纵向学科,是近现代历史时限之内的一部专史,其性质自然应该属于历史科学。”[11]但在现实中由于人们只是过分强调了其政治性而忽视了其学术性,使得“史学界从来不把党史学划在史学范围之内……被挤入法学门的政治学科之下。这种状况,既不利于其按自身应有的规律发展,也不利其作为政治理论课过程中发挥自己的特长为高等学校理论和思想教育服务”[12]。这个论断30多年过去了,但是其基本精神、思路完全适合目前中共党史研究的现状。在新时代如何加强这个定位是个大问题。俗话说,盛世修史,不仅针对前代的历史,也包括当代史。一个忽视当代历史的时代一定是社会混乱、礼崩乐坏的社会,或者是精英阶层缺乏敬畏意识的社会。

  

   新时代中共党史研究的社会定位: 成为“ 民族精神、国家精神培育的重要文化资源、文化平台”。中共党史教育要成为国民教育、干部教育、社会教育的重要内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无疑是中国现当代史中最核心的内容,我们要重视历史教育就一定要重视中共党史教育,要把党史教育置于整个国家国民教育,尤其是党员教育的基本内容。在新时代对中共党史作这样的社会定位最根本的因素就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在对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的意义和作用认识得更加深入和明确,多次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虽然在改革开放后我们一直强调坚持党的领导,但是没有像新时代这样把党的领导提高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的高度。这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的高度肯定认识自然是中国共产党对于整个党史特别是党领导改革开放史的成功实践的历史经验科学总结的基础上形成的,这种高度肯定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对于党的历史和现实充分自信基础上做出的自觉理性的判断。这种对于党的地位、党之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属性的优势的判断可以说是新时代有别于此前改革开放时代的一个重要标志。

  

   新时代党中央对于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的地位有如此高度认识的同时,对于从党的历史中总结经验教训、拓宽加深认识也给予了格外的关注,所以对于学习党史、研究党史、宣传党史、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给予了格外的关注、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把学习中共党史作为提升广大党员干部理想信念和提高执政能力的重要路径,“各级领导干部还要认真学习党史、国史,知史爱党,知史爱国。要了解我们党和国家事业的来龙去脉,汲取我们党和国家的历史经验,正确了解党和国家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这对正确认识党情、国情十分必要,对开创未来也十分必要,因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13]“党员、干部要多学党史、新中国史,自觉接受红色传统教育,常学常新,不断感悟,巩固和升华理想信念。……要讲好党的故事、革命的故事、根据地的故事、英雄和烈士的故事,加强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14]在建党一百周年之际,党中央提出了在全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活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可以说,改革开放以来,把党史教育提高到如此重要的高度,这是空前的。可以说,党史学习和教育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历史、现实、未来的发展过程中被赋予了空前沉重的任务,这就需要党史学界在党史研究的战略设计上有新定位、新思路。正因为如此,党史研究的社会定位需要有更高的要求,要把学术站位和政治站位、社会站位结合起来,使之能够发挥更直接有效的资鉴育人的作用。中共党史研究的定位确定之后就需要确定研究的取向,以此来把握具体研究的思路和方向。

  

新时代中共党史研究的基本取向就是立足基础研究、着眼应用研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55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