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毅夫:快速发展仍是中国未来30年关键中的关键

更新时间:2021-12-23 11:04:18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2021年12月19日,北大国发院第六届国家发展论坛在承泽园隆重举行。论坛由北大国发院主办,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联合主办。本文根据国发院名誉院长、南南学院院长、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教授的闭幕演讲整理。

  

   非常高兴能在北大国发院第六届国家发展论坛的闭幕式上和大家分享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大变局下的国家发展”,这个问题,应该放在今年我国完成了第一个百年目标,踏上了迈向第二个百年目标,也就是在本世纪中叶把中国建设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大背景中来思考。在新征程上,总书记强调我们要胸怀两个大局:一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二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此外,我们还要在新征程中构建新发展格局。

   我认为,所有这些目标能否实现都与我国能不能保持一个较为良好的经济增长速度有很大关系。因此,我今天演讲的主要观点是——发展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因为中华文明原本就是世界上一个非常兴盛的文明。16世纪之前,中国的发展水平领先于世界其它国家将近一千年,人均GDP高于西方国家,并且人口众多,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同时拥有最兴盛的文明。18世纪工业革命以后,西方国家发展加速,但中国还停留在过去的发展方式,人均GDP很快从世界领先跌至西方国家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沦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落后国家。因此,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均GDP必须赶上,发展是基础,没有发展,任何目标都难以实现。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了人民共和国,开启了工业化、现代化的建设,改革开放后取得了人类历史上不曾有过的增长奇迹,目前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在2021年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实现了第一个百年目标,但与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相比,按照市场汇率计算,人均GDP只有美国的六分之一左右,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只有它的四分之一左右。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的人均GDP至少要达到美国的50%。要从“四分之一”变成“50%”,唯一的办法就是发展速度要比美国快。

   我们的人均GDP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何时能够达到美国的50%?我做了计算,如果我们的人均GDP增速每年比美国高2.5个百分点,那么到2050年大概就可以达到美国的50%;如果高1.5个百分点,那么要等到2070年;如果只高1个百分点,那么还要等到2090年。因此,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第二个百年目标,就不得不加快发展。

   构建新发展格局中有两个内涵:一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二是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非常重要,但是如何才能提高国内大循环的主体地位?根本的决定因素有两个,即经济体量和服务业占比的提高。现代制造业的规模经济很大,经济体量越大国内循环比重就会越高;同时,服务业中许多是不可贸易,服务业占比越高也会使得国内循环比重加大。要扩大经济体量与提高服务业占比,就必须要不断提高收入水平。因此,构建新发展格局,关键在于提高收入水平,归根结底是要发展经济。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实际上是由经济格局改变引起的。20世纪开始的1900年,攻打北京的“八国联军”是由当时世界的八个列强——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国、日本和奥匈帝国组成。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他们当时经济总量的全球占比为50.4%。进入21世纪的2000年,又一个“八国集团”——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国、日本和加拿大,之前的奥匈帝国在一战后崩溃,被加拿大取代。此时,八国集团经济总量全球占比为47%。整个20世纪,八个强大的工业化大国经济总量在全球的占比基本没有变化,以经济为基础他们一直左右着世界格局,世界是战乱或是和平决定于这八个国家的关系。例如一次世界大战是由德国和奥匈帝国组成的同盟国和其他六国组成的协约国之间的矛盾引起,二次世界大战则是由德国、日本、意大利组成的轴心国和其他五国组成的同盟国之间的矛盾引发。

   2018年,总书记提出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论断时,八国集团(G8)GDP总量的全球占比已经下降为34.7%,只略高于三分之一,失去了主导世界格局的能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暴发,过去应对这样的危机,只需要八国领导人开会做决定就能化解,但这次他们已经无能为力,只能召开二十国集团(G20)会议来应对,此后二十国集团取代了八国集团,决定着世界的格局。

   为什么八个工业化强权的GDP在全球的占比在整个20世纪都能保持稳定,而进入21世纪后就下降了12.3个百分点?原因是中国的崛起。改革开放后中国快速发展,我们的GDP总量全球占比从2000年的6.9%上升至2018年的16.8%(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换句话说,八国集团GDP占比下降的12.3个百分点中有80%来自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所致。

   中国快速崛起对谁的影响大?整个20世纪,美国一直是世界第一大国。2000年,美国的GDP总量(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全球占比为21.9%,但2014年被中国反超。经济基础决定世界影响力,中国随着经济规模扩大,世界影响力也在增强。于是,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的矛盾出现了。这个矛盾给世界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这就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什么时候世界格局才能进入一个新的稳定期?我认为,要等到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的50%左右时。当我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50%,我国的发达地区——北京、天津、上海和东部沿海的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五省,人口加起来4亿多一点,人均GDP可以和美国人均GDP相当,人均GDP代表着平均劳动生产率水平、平均产业和技术水平,美国就会失去了卡我国脖子的技术优势。同时,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经济规模是美国的2倍,美国再不高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并且,今天上午我与斯蒂格利茨教授对话时讲到,贸易是双赢,小经济体的获益会比大经济体大。到那时,美国在和中国贸易中得到的好处要比中国多得多,美国的财富500强的企业要维持在财富500强的地位不能没有中国的市场,美国要就业要增长不能没有中国市场,届时美国对中国的崛起自然也就心悦诚服。

   正如前面的计算,如果中国人均GDP增速每年比美国高增速只高1个百分点,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人均GDP要达到美国的50%要等70年,世界不稳定的格局就太漫长,所以中国应该发展快一点。

   发展快的同时,还要保证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是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来发展,其中创新是基础,因为只有创新才能提高生产力水平,才有物资基础实现其他4个目标。中国在创新上有很大潜力。目前我国和世界其它发达国家的收入水平、劳动生产率和产业、技术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代表在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上还有相当大的“后来者优势”。我国在2019年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达到美国的22.6%,与德国在1946年、日本在1956年、韩国在1985年时和美国的差距处于同一水平,此后16年这三个国家利用与美国的差距所具有的后来者优势,保持了年均9.4%、9.6%、9.0%的增长,扣除人口增长,由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所带来的增长则分别达到8.6%、8.6%和8.1%的年均增长,即使我国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人口不增长,在2035年之前单纯依靠劳动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也具有保持8%的增长潜力。更何况,中国目前和当时的德国、日本、韩国比,还在技术研发周期短、以人力资本投入为主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经济领域具有换道超车优势。鉴于此,我国未来还有巨大的增长潜力。

   综上所述,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了构建新发展格局,为了让世界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进入到新的稳定格局,发展尤其是保持一个较快速度的发展是第一要务,要充分利用好中国在本阶段拥有的发展潜力。

   当然,中国在未来发展中会面临不少问题,但绝不能因为有问题就放慢速度。从各国历史经验来看,每个国家都有自身的发展问题,发展快的时候有问题,但发展慢的时候问题通常会更多、更难解决,因为只有发展快的时候才可能创造更多资源、更具信心地解决问题。

   今天,我们在此举办国家发展论坛,讨论在当前世界大变局下的国家发展。我借此机会强调,正如中央的文件中一再强调的,发展是中国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保持比较快速的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只有发展越快,国内大循环的主体地位才会越强;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有赖于中国进一步的发展,世界才会进入一个新的稳定的格局。

   整理:何又夕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500.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