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行 王利平:民族复兴的根本保证、制度优势与道路抉择

更新时间:2021-12-21 11:35:45
作者: 徐行   王利平  
关乎民族复兴大业的成败。

  

   二、民族复兴的制度优势: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展现制度优越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强保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而形成的制度体系,凝聚了党和人民的智慧。1949年建立的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1954年建立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以及逐步建立完善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构成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体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1]。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项制度进一步得到完善。特别是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作出《中共中央關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充满活力的制度保证,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显著优势。

  

   (一)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确立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1949年在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的同时就建立了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这一新型政党制度的建成和不断完善,确定了共产党领导、多党合作,共产党执政、各民主党派参政的政治格局,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新的政党政治模式,能够有效避免西方国家党派倾轧和轮流坐庄的政治动荡局面,最大程度地、广泛持久地代表和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新中国成立五年后,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借鉴苏联建设经验,结合中国的具体国情和实际,确立了中国社会主义根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它根据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民主选举产生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以人民代表大会为基础,组成整个国家机构。这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一种政权组织形式,从根本上保证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权利。与此同时,在党的领导下,我国还建立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保证在党和国家统一领导下,少数民族在聚居地区行使自治权,自主管理本民族、本地区的内部事务。20世纪50年代,标志着中国社会主义本质特征的三大政治制度已基本建立。在建立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同时,党还领导进行了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实现了生产资料私有制向社会主义公有制的转变,建立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全国人民意气风发,艰苦创业,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了坚实基础。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大胆探索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新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是1987年邓小平同志在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首次提出的[4]。他还提出制度问题是更重要的问题,要摸着石头过河,“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4]372。党的十四大明确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为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党的十五大将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确立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同时提出要建立社会主义法治国家,逐步实现社会主义民主的制度化、法律化。党的十七大提出在经济建设的基础上全面展开社会建设,并纳入“四位一体”总体布局,之后进一步深化和创新了文化、医疗、社会保障等方面的体制改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逐渐形成。2011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胡锦涛同志指出,“经过九十年的奋斗、创造、积累,党和人民必须倍加珍惜、长期坚持、不断发展的成就是: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一概念被正式使用,胡锦涛同志对其内涵、结构、特征和重大意义进行了具体阐释,并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已经确立。这一充满新的活力的制度,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必要保障。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摆在突出位置,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进一步完善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提供了更大的制度势能。

  

   (二)作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向纵深发展的战略部署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及其执行能力集中体现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国家治理体系是指“在党领导下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等各领域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安排,也就是一整套紧密相连、相互协调的国家制度”[3]548;国家治理能力是指“运用国家制度管理社会各方面事务的能力,包括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各个方面”[3]548。党的十九大明确了制度建设和治理现代化的阶段性目标:第一个阶段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基本实现;第二个阶段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6]。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要求,对治理体系现代化总目标中各个具体的制度体系作出全面部署。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党在新时代为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而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也是落实“七一”重要讲话中“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的重要措施和重点任务。

  

   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就要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充分发挥这一制度在提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方面的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科学社会主义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党和人民在长期实践探索中形成的科学制度体系,具有巨大的优越性。国家治理的一切活动和工作都要依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展开,它是实现现代化治理的基本依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在形成与发展的全部过程中,始终坚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不断根据时代特征和现实问题完善自己,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为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持续发展提供不竭源泉。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本质上是要求充分发掘和展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更好地提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执行效果。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制度优势和治理水平越来越成为提高综合国力与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因素,为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民族团结、人民幸福、社会安宁、国家统一提供了有力保障。我们现在“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3]278。继续完善和努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是实现这个伟大目标的重要前提。

  

   (三)明确提出未来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举措

  

   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重要讲话中明确指出要“坚持依法治国”,要“始终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1]。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的重要举措。改革开放以来,党的法治觀念不断深化,国家的法治建设不断完善。党的十五大正式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治国方略;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部署;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首次以专题会议的形式专门研究部署依法治国,形成《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将全面依法治国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加以推进;党的十九大进一步规划了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路线和蓝图,对新时代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提出了新的任务和要求。未来我们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就要继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继续完善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和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努力使中国法治建设迈入稳定、成熟的发展轨道。

  

   为落实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部署,还必须形成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依规治党是法治精神在党内的贯彻,其内涵是指依据党内法规进行管党治党[7]。依规治党、完善党的法规制度体系,扎实推进党的工作和党的建设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增强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为凝聚党的力量,更好地发挥政党的作用,实现党的奋斗目标提出的新理念、新模式,是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党的十九大将“依规治党”载入党章,成为全党的根本遵循。目前,党的组织法规制度、党的领导法规制度、党的自身建设法规制度和党的监督保障法规制度已经成型,将继续发挥着管党治党的显著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重要讲话中还为中国未来发展谋定了两大布局,他提出,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1]。谋篇布局是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重要方式,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独特优势。“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是指全面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这是我国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相协调的依据,是社会主义各项事业发展的宏伟蓝图。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要按照这个总布局,促进现代化建设各方面相协调,促进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相协调”[8]。“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指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从严治党,这为我国未来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迈上新台阶制定了行动纲领。

  

   “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两点论和重点论的生动体现和鲜活应用。“五位一体”从与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相联系的各个方面进行全面布局、统筹规划,强调的是整体性发展。“四个全面”突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当中的关键环节、重点领域和主攻方向,是立足于现阶段主要矛盾和重点任务作出的阶段性、战略性安排。两个布局相互联系、相互促进,“五位一体”确定完善制度建设的基本面向,“四个全面”抓住制度建设的聚焦点和着力点,把总体布局各领域的体系完善、制度运行和效能提升通过四个相互衔接的重点内容有机地融合起来,并协同推进[9],二者共同服务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

  

   三、民族复兴的道路抉择:牢记以人民为中心的宗旨,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1]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宗旨、努力推进全过程的人民民主,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唯一正确抉择。

  

   (一)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宗旨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根本遵循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中国共产党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1]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455.html
文章来源:《理论与现代化》2021年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