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卫荣:确立汉藏佛教为中国佛教的身份认同是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的重要途径

更新时间:2021-12-18 22:10:30
作者: 沈卫荣  

  

   在2020年召开的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对于信仰藏传佛教的藏族、蒙古族等民族的同胞们更深入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现西藏的长治久安,都具有十分重大和迫切的现实意义。如何根据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要求,逐步推进和深化藏传佛教中国化,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理论课题。

   毋庸置疑,正如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藏传佛教本来就是中国佛教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佛教是一个世界性的宗教,它源自印度,但遍及世界,对它不能以某个地区或者某个民族为界限进行绝对的划分。例如,汉传佛教早已不是一个只有汉族百姓信仰的佛教传统,日本佛教和韩国佛教同样也是汉传佛教,所以,西方学术界已习惯将汉传佛教称为“东亚佛教”。同样,藏传佛教也绝不仅是藏族同胞一家独有的宗教信仰,在中国历史上,除了藏族以外,还有古代的畏兀儿人(回鹘、维吾尔)、西夏党项人、蒙古人、满族人,以及一定数量的汉族百姓信仰藏传佛教。自西夏开始,历元、明、清三代,藏传佛教在宫廷和民间的宗教文化生活中广泛存在。今天,除藏族外,蒙古族、土族、裕固族同胞中也有大量藏传佛教信众,同样也有很多汉族信众。

   值得强调的是,不管是汉传佛教,还是藏传佛教,它们起源、发展和传播的主要地理范围全都是在中国,汉传和藏传佛教信众的核心也都是包括多个不同民族在内的中国人。无疑,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都是中国佛教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它们都是中国佛教。今天,当我们谈论新时代的中国佛教时,就像我们谈论新时代的“国学”不能只谈论以四书五经为主的儒家文化一样,也不能够仅仅把汉传佛教作为中国佛教的主体,而应该同时强调藏传佛教和南传佛教,三者共同构成中国佛教的主体。

   自“藏传佛教中国化”提出以来,各种媒体上出现了大量对它所做的思想阐释和政策解读,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了一些不正常、不合调的声音。日前,我在西方英文媒体上看到有人将“藏传佛教中国化”翻译成“Sinicization of Tibetan Buddhism”,即是“对藏传佛教的汉化”,这显然是对“藏传佛教中国化”思想的误解和歪曲。于全球化时代之当下中国政治和文化语境和话语中,“中国化”绝对不应该等同于“汉化”。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多元文化组成的国家,中国文化也不仅仅是汉族的文化,“藏传佛教中国化”自然不是要把藏传佛教汉化,或者将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化。

   今天,国家倡导“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即要把中国、中华民族、中国人作为每一个中国公民最首要的身份认同。不管来自哪个民族、哪个地区,每一个中国公民首先应该充满自信地明确自己是中国人。对“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树立和培育,不应该只针对边疆和少数民族,包括汉族在内的每一个民族,都必须明确自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在边疆地区和少数民族中开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教育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积极有效地教育广大的汉族群众,让他们消除大汉族主义和汉族文化中心主义,和全国各民族群众一起,同心同德、自觉自愿地融入中华民族共同体之中。“中国化”是要把我们今天实现中国梦的一切美好理想、愿景,于中国各个民族、地区、社会和文化传统中得到最大程度的实施和体现,它是中国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我们今天依然把“中国化”理解为“汉化”,那么,这必定严重伤害少数民族的民族感情和民族文化自尊心,这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理想背道而驰。

   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的重要途径,无疑是要更好地整合和圆融汉、藏佛教这两种佛教传统,把汉藏佛教(Sino-Tibetan Buddhism)树立为中国佛教的一个重要身份认同。西方人常常使用“印藏佛教”(Indo-Tibetan Buddhism)这个名称,以此强调藏传佛教和印度佛教之间的联系,将藏传佛教看成是印度佛教和文化的衍生物和附庸,这显然与藏传佛教的历史和现实不相符合。而常被人忽视的一个事实是,汉藏佛教之间的紧密关系,以及它对汉藏两个民族在政治、社会和文化上所带来的巨大影响,远远超越了印、藏佛教之间的关联。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同属大乘佛教,一起构成了“北传佛教”。佛教传入我国青藏高原地区,与藏族传统文化相融合,形成藏传佛教,并与汉传佛教互相影响,很早就开始了中国化的进程。汉传佛教曾是藏传佛教的源头之一,藏传佛教的起源与唐朝汉传佛教的传入有直接关联,而大量汉文佛经被翻译成藏文,和包括禅宗在内的汉传佛教教法传入吐蕃,这对于藏传佛教传统的形成有深刻影响。从九、十世纪的敦煌时代开始,汉藏佛教就在中国的西北地区互相交融。自西夏至清朝,以密乘佛教为主体的藏传佛教在中国内地和西域都有极其广泛的传播,它在朝廷内外长期占有强势的地位。简言之,藏传佛教文化不仅早已融入中华文明,成为汉藏等民族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而且还在汉藏交融之中推进了自身的中国化进程。如在西夏时代,汉藏和显密两种佛教传统紧密圆融,我们很难将西夏佛教明确地分辨为汉传佛教抑或藏传佛教,而对它最合适的称号应是“汉藏佛教”。

   强调汉藏佛教的一体性,强调汉藏佛教是中国佛教的重要身份认同,将大大减少汉、藏(包括蒙古等)民族文化间的隔阂,使这两种佛教传统和平共处、美美与共。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也就有了更可靠的保障,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也将由此而得到巩固和加强,中国佛教将向世界呈现出具有开放、宽容的现代精神和指明和平、融洽的未来方向的崭新面貌。

   如果我们能使中国所有的佛教传统,像汉藏佛教一样团结、统一起来,形成一个具有强大向心力量的中华佛教共同体,就不但能实现佛教中国化的目标,而且亦将对整个佛教世界展示中华佛教的崭新面貌,并产生巨大的影响力。而在中国各民族广大佛教信众之中,树立起牢固的中华佛教共同体意识,这必将对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使它迅速地深入人心,成为中国各民族和中国各种宗教文化传统的共同认同和信仰,做出重大贡献。

  

   沈卫荣,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

   来源:《中国宗教》2021年第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41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