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蔡婷婷 吴松强:数字经济赋能我国先进制造业:国际经验与借鉴

更新时间:2021-12-15 10:24:07
作者: 蔡婷婷   吴松强  

  

   2. 注重标准化建设,领先国际标准。标准化是德国制定的8个优先行动计划中的首个计划,立足于建立人、资源互通互联的智能化网络生产体系。在该体系内,海量数据信息交换、识别、处理等过程都必须基于统一标准,推动社会网络智能化的形成。保持关键技术术语的一致性,协调既定标准是德国标准化计划的第一步,促进了不同企业在设备制造、自动化工程等方面进行合作。2016年,德国工业界与标准化领域权威机构共同设立“工业4.0标准化理事会”,旨在将相关标准在德国和全球范围内推广[7]。

  

   3. 推广数字教育,建设数字型知识社会。近年来,德国政府在教育信息化领域投入了大量经费和诸多政策支持。2016年,德国推出“数字型知识社会”的教育战略,在全国范围内促进数字化技能培养、数字化媒体的广泛使用。据专家分析,越来越少的德国青年选择学习计算机编程等相关专业,使得德国汽车制造和电子行业的网络技术部门缺乏足够的基础编程人才,针对这一状况,德国政府为初期的儿童教育培育到终身学习都提供必要的基础设施支持,计划在未来5年投入数亿欧元,推进校园数字化建设,进一步促进数字型知识社会的建立,为国家先进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扩大人才规模[10]。

  

   (三)日本

  

   1. 注重网络空间治理,加强数字安全保障。2018年,日本出台《网络安全战略》,提出在2020年前打造“网络安全生态系统”,2019年又推出新《网络安全战略》,标志日本的网络空间战略进入新时代。在此基础上,日本依法组建“网络安全协议会”,中央及地方机构、重要基础设施运营商等均可自由入会,履行保密和提供信息义务。另外,日本长期以来在跨境数据方面的政策一贯兼顾美欧各方,日本赞同数据自由跨界流动的全球化属性,同时也关注数据的人权治理诉求,为保护国际数字安全,日本多次提出倡议,加强了数字安全保障,为各产业的数字化提供了更为安全的环境[11][12]。

  

   2. 发展互连产业,推动数字驱动变革。2017年,日本首次提出“互连产业”的概念,力图使被分隔在各企业、部门的数据相互连接起来,提高生产效率。《东京举措2017》提出了互连产业重点发展的5个领域,分别为自动驾驶与出行服务、生物科技与材料、制造与机器人、重型工厂与基础设施、智能生活,进一步促进先进制造产业互连。并在制度上提出系列政策措施:一是创设产业数据共享项目认定制度,积极支持大数据的推广应用;二是推行政府数据开放,完善数据驱动先进制造产业发展的基础建设;三是通过金融支持,给予中小型制造企业获得创新性数据产业应用的机会;四是创新人才培养,为先进制造产业互聯提供大量多元化人才[13]。

  

   3. 聚焦公共领域,实施数字化普惠政策。日本主要是通过政策引导促进先进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聚焦公共领域,实施普惠性政策。2011年至2013年,日本政府先后推出《政府ICT战略》《活力ICT日本》《世界最先端IT国家创造宣言》,提出以大数据为核心的国家战略,并逐渐确定了以机器人、3D打印等为基础、以物联网、大数据等为手段,对制造业进行优化升级的战略规划,聚焦制造业特定领域的发展。2014年日本投资45亿日元用于实施“以3D技术为核心的产品制造革命项目”,追加30亿日元用于公共实验基地等项目的完善。日本还通过减税、补贴等普惠性政策降低先进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型成本,提出企业对先进制造技术设备进行投资可减税5%,引进先进制造设备的中小企业还可享受30%的价格折扣或7%的税费减免等,取得了较好的效果[14]。

  

   四、借鉴与启示

  

   根据各国数字化程度的不同,可以大致分为三类:数字化新兴国家、转型国家和高度进化国家。新兴国家强调数字化基建和应用鸿沟,转型国家注重引导行业动能转换、提升数字应用,高度进化国家则促进平台竞争,加强国际合作。我国处于数字化重要转型期,促进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在于引导数字技术与行业深度融合,在夯实数字基建的基础上,构建数字化生态,进一步落实数字技术的实际应用[15]。

  

   (一)科学布局新基建,奠定数字经济基础

  

   强化新基建能够适应数字经济时代对制造业基础设施网络的要求,降低制造企业数字化成本。新型基础设施分为两类,一类具有网络效应,包括5G基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等;另一类不具有网络效应,包括轨道交通、城际高速铁路等[16]。我国要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发展数字经济的重要环节,尤其要构建工业互联网络基础设施和产业数字化平台,打造全新的工业生产制造服务体系。第一,在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应将工业互联网的建设摆在首要位置[17],建设高质量的大数据中心,为智能制造提供高水平的大数据配套支持,打造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平台,引导优势企业建设行业互联网平台。第二,提高新基建的有效投资,增加专项投资,扩大智能化、数字化项目建设布局,形成新基建规模效应,加强新基建的应用性,优先满足高频使用场景。第三,统筹发展新基建与传统基建,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要统筹传统基建与新基建项目之间的资源配置,促进各级政府之间的协作。

  

   (二)完善产业集群,促进区域经济协同发展

  

   先进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是一项大型系统工程,涉及主体众多,既要争取外部环境中的创新支持,又要注重内部的协调机制与稳定,数字经济赋能先进制造业,需打破各种行业性、地区性、经营性壁垒,推动智能制造共性技术的集群式发展,集中力量研发关键核心技术,加强各环节的分工协作,构建具有创新活力的智能制造生态系统。首先,以“1+N”型协作机制形成以区域优势为基础、以产业链和创新链双向融合为动力、以“政府-市场”协调机制为框架、以多元化金融为支撑的网络形态,充分发挥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的链接作用,搭建产业间协同发展的平台,推动我国先进制造业价值链向中高端迈进[18]。其次,产业集群内各先进制造企业主体应联合制定相应的产业政策和措施,支持多领域数据的联通共享,增强数字技术在产业集群内应用合作,协同抢占新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制高点。

  

   (三)全面构建标准体系,形成整体优势

  

   数字经济在先进制造业领域的渗透,必须建立在统一标准体系基础上,避免分割发展,形成国家先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整体优势[19]。我国于2015年制定了《国家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建设指南(2015年版)》并建立动态更新机制,每两年滚动修订,于2018年推出了《国家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建设指南(2018年版)》。建议更加全面、系统、快速地制定先进制造业标准化体系,制定智能制造装备、数字化车间、智能工厂、工业软件等标准,开展细分领域标准体系的构建[20],包括基础应用标准、关键技术标准、融合应用标准、产业服务标准、数字化转型标准,加快形成先进制造领域数字经济标准化建设“示范点”。同时要积极对标全球智能制造标准的制定,促进我国标准化体系与国际标准相兼容,我国可发挥信息技术、制造规模等优势,与德国、美国合作,寻求全球智能制造标准体系中的参与权和话语权,推动设立新的国际标准组织技术机构,重视不同层次标准的协同补充。

  

   (四)培养“双元”制人才,推动融合创新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创新需要大量掌握信息技术和制造技术的复合型高端人才,我国需加强“双元制”人才的培养:一方面,引导企业与高校联合建立人才培养基地,在人才培养方面,既注重学校理论教育,又强化企业指导,在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等具体项目中培养锻炼人才;另一方面,推动高校制造业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对全国高等院校的学科专业进行动态调整,加强面向未来的数字经济新工科建设,促进国内外名校的合作,大力推进现代学徒制试点,构建开放的实践教学体系,形成三位一体的智能制造行业指导办学模式等[21],扩大数字人才的培养规模;最后,制造业人才培养要注重需求导向,将人才培养与数字化转型背景下制造业的人才需求与要求结合起来,加强技能培训,探索职业培训外包模式,积极创新培训方式,形成行业有人才可用的局面,不断推进数字与先进制造产业融合创新的进程。

  

   (五)完善法律法规,构筑网络安全保障

  

   数字经济是一个充满复杂性和不确定的领域,缺乏监管和过度监管都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成本[22]。先进制造业是我国战略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数字计划的融合创新关乎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难度与速度,更加应该加强对其监管。我国应完善法律法规,建立更加明确的能够适应数字技术与先进制造业融合创新发展的治理体系,厘清各主体的治理权责,明确数字技术平台与企业应当承担的责任[23],构建“平台+政府”双中心协同监管治理体制,建立政府管平台、平台管企业的新型监管层级关系[24]。另外,随着制造业生产环节与数字技术逐渐深度融合,信息安全问题引起多方关注,要紧紧围绕工业互联网底层基础,加快构筑完善的、系统的网络安全保障体系,降低数字环境中的风险[3],开展数字产品安全应用法规和伦理道德研究,提高数字产品和应用的安全评估评测能力。

  

   [参考文献]

  

   [1]  魏加宁.从两次疫情比较看中国经济走势[R].北京:中国CFO发展中心,2020.

  

   [2]  逄健,朱欣民.国外数字经济发展趋势与数字经济国家发展战略[J]. 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8).

  

   [3]  曹正勇.数字经济背景下促进我国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制造模式研究[J].理论探讨,2018,(2).

  

   [4]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全球数字经济新图景(2020)——大变局下的可持续发展新动能[EB/OL].网经社,2020-10-15.http://www.100ec.cn/detail--6573387.html.

  

   [5]  于波,范从来. 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战略的PEST嵌入式SWOT分析[J]. 南京社会科学,2011,(7).

  

   [6]  郑瑛琨. 经济高质量发展视角下先进制造业数字化赋能研究[J].理论探讨,2020,(6).

  

   [7]  马化腾,孟昭莉,等.数字经济:中国创新增长新动能[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7.

  

[8]  王媛媛.美国推动先进制造业发展的政策、经验及启示[J].(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351.html
文章来源:《决策与信息》 2021年1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