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诸葛忆兵:古代的选官制度与文学创作

更新时间:2021-12-10 10:40:54
作者: 诸葛忆兵  
”卢延让《苦吟》说:“吟安一个字,拈断数根茎。险觅天应闷,狂搜海亦枯。”此类事例或诗句,举不胜举。

  

   综上所述,为了参加科举考试,唐代士人必须经历四个阶段:第一,苦读。此阶段同时大量创作诗歌,打磨优秀作品选。第二,漫游。携带优秀作品选,到各大都市或名山大川游历,寻找行卷的对象。第三,拜谒。这是漫游的最终目的,也就是行卷了。第四,科举考试。前三阶段如果功夫做足,科举考试通过也就顺理成章。总之,由于唐代考前的“纳卷”“行卷”成为登科的关键因素,因此在当时优秀的诗歌成了“纳卷”“行卷”的必备利器。

  

   宋代科举改制与文学转型

  

   宋朝沿袭唐制,以科举取士,独重进士科。然而,与唐朝相比,宋朝的科举制度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相对来说,比较完善的科举制度是由宋朝建立的。宋代科举改制对文学创作产生巨大影响的有两个方面:其一,建立起弥封、誊录、编排、锁院等制度,确保以考试卷面成绩为录取依据,最大程度上保证了考场公平公正原则之落实。其二,考试内容由重诗赋转向重策论。

  

   宋朝的考官无法知晓考生姓名,因此纳卷、行卷、公荐等制度或方式立即失去所有的效用。宋代科场考试,“一切以程文为去留”,努力摒除考场外对录取工作的种种影响,较大地改变了考生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宋代士人由此转向两耳不闻窗外事之闭门苦读,反复揣摩试题类型,模拟写作。“苦读才疲即伏枕”“知有人家夜读书”“闭门读书声琅琅”“闻向秋山苦读书”等等,此类叙说,时时可见。据说是北宋真宗皇帝创作的《劝学文》说:“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车马多如簇”“书中有女颜如玉”,所倡导的就是闭门苦读。

  

   学子长年闭门不出,自然缺少生活和情感的阅历,也缺乏创作的激情。模拟省题诗之作,随之与性灵、性情无关。宋人再也不需要时时面对现实生活去寻觅佳篇佳句,作诗的热情和投入时间因此锐减。从后世角度观之,宋诗的总体质量不如唐诗,首先就是因为当时科举制度的演变,导致宋人并未将更多的聪明才智投向诗歌创作。

  

   此外,北宋神宗熙宁三年(公元1070年),殿试废除诗赋,改试对策。而后,士人逐渐将更多的学习热情转移到策问的写作上。凡此种种,最终形成宋人“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的特色。宋代江西诗派创作强调“无一字无来历”“点铁成金”“脱胎换骨”,就是转向闭门苦读的一种必然结果。换言之,唐宋诗风的巨大差异是由科举制度的变革带来的。

  

   唐宋科举考试制度的巨大转变与唐宋文学创作的差异

  

   首先是在创作源泉方面,唐朝士人多有游宦经历,为唐诗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而宋人闭门读书,缺少生活与情感的阅历和创作的激情。与此同时,宋代漫游衰歇,相关的创作随之消失。如,苏轼兄弟,北宋仁宗嘉祐元年(公元1056年)随父赴京赶考,途径成都、剑门、横渠、扶风、长安、华清宫、关中、渑池等地,其间却没有一首诗歌创作流传至今。到了嘉祐四年(公元1059年)三苏再度离乡赴京,沿途就有大量的诗作,后来汇为《南行前集》,苏轼序云:“山川之秀美,风俗之朴陋,贤人君子之遗迹,与凡耳目之所接者,杂然有触于中,而发于咏叹。”

  

   其次,是创作动力和创作心境上的不同。唐朝以诗取士,行卷需要携带自己的优秀作品选集,对功名利禄的追求为唐人持续进行诗歌创作提供了推动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唐诗苦吟的形成。宋代科举考试中诗歌的地位有所下降,故宋朝士人寻觅佳篇佳句,作诗的热情和投入时间都锐减。

  

   以风景诗为例,唐人每每将求仕漫游途中所见山山水水写入诗篇,精心打造,既写出千姿百态的风光景物,又融入求仕过程中喜怒哀乐之复杂情感,是唐诗中最绚丽多彩的篇章之一。而宋人在苦读和应试阶段无暇浏览风景,故宋人欣赏山光水色之风景诗,大都作于登第入仕之后,身份不同,境遇不同,心情也就不一样。展现在诗歌中的人物风貌,以及表现出来的整体诗风,都会有很大的不同。如苏轼《江上看山》:“船上看山如走马,倏忽过去数百群……舟中举手欲与语,孤帆南去如飞鸟。”其中的从容平和之心境显而易见。尤其是宋代士人在出任地方郡守之后,往往就有较多的休闲时间览景赏物,怡情悦心。如北宋文同《野径》有云:“山圃饶秋色,林亭近晚晴。禽虫依月令,药草带人名。排石铺衣坐,看云缓带行。官闲惟此乐,与世欲无营。”出任地方郡守的宋人多数都已在中年之后,他们看待世间万物的心态,相对淡定宁静,于是将这一份淡定宁静转移到风景诗中,就表现为与苏轼兄弟相同的从容平和作风。

  

   与唐人相比,宋人的这些诗歌少了对仕途功名的热望渴求,少了求仕艰辛带来的落寞凄苦。值得注意的是,宋人的部分风景诗写于贬官期间,些许不平或愁苦的情绪会转移到山川风物之上。但由于生活境况尚可,诗人愁绪并不浓烈,这与中唐苦吟诗人的表现有很大的差异。总而言之,由于身份与境遇的改变,宋人风景诗的情感强烈度远不如唐人,诗歌的艺术感染力也就不如唐人。

  

   (演讲人:诸葛忆兵;演讲整理:周啟家、郑逸萱、魏琳、李文杰)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280.html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2021年12月04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