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德文:碳交易市场的挑战、机遇及展望

更新时间:2021-12-09 23:44:09
作者: 梅德文  

  

   本文为北京绿色交易所总经理、北京绿色金融协会秘书长梅德文在10月24日“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健全碳交易市场,拓展碳金融空间”环节的主题演讲。

  

   1、碳市场的挑战:宏观经济不可能三角

   宏观经济不可能三角:是指“保增长、调结构,防通胀”这三个目标不可能同时实现,只能选择其中两个。

   碳市场重要目的在于低成本高效率促进碳中和。

   根据著名的卡亚模型,一个国家的碳排放取决于人口数量、人均GDP、单位GDP能耗强度、单位能源碳排放强度。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碳中和”面临宏观经济转型、能源转型和金融转型这三大挑战。

   首先,面临宏观经济转型的挑战。

   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是世界工厂。2020年,中国制造业占据了全球制造业产出的28%左右,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在GDP中所占的比例超过40%。按照发展和排放的特点,可以将国际社会的减排分为几个类型:1.欧美等发达国家是低排放高发展。2.非洲等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是低排放低发展。3.中国目前发展高度依赖高排放,所以,中国目前是高排放高发展。因为中国特有的供给结构、需求结构、要素结构,决定中国目前还处于粗放型,而非集约型发展模式。

   环境经济学有个著名的库兹涅兹曲线,它主要阐述了环境污染和经济发展之间的相关性。一般而言,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才会出现“碳达峰”,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早在2010年就说过,发达国家一般是在人均GDP3-4万美元时才会达到“碳达峰”,或者实现库兹涅兹曲线的拐点,而众所周知,中国人均GDP去年刚刚突破1万美元,如果按照年均GDP增长5%-6%来推算,到2030年,中国实现“碳达峰”时,中国人均GDP可能刚刚达到2万美元左右。所以,即便如此,2万美元距离发达国家“碳达峰”时的人均GDP3-4万美元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中国在实现碳中和的同时还要实现较快追赶式增长。

   但是理论上宏观经济有一个保增长、调结构,防通胀的宏观经济不可能三角,换句话说,你不可能同时实现这三个目标,只能选择其中两个目标。从某种程度上讲,碳中和本质就是调整经济结构实现绿色供给侧改革,同时确保经济高速增长,那么就要牺牲物价稳定,这意味着“碳中和”会给宏观经济带来物价上涨的潜在风险,这就是中国“碳市场与碳中和”面临宏观经济转型的挑战。

   第二,面临能源转型的挑战。

   众所周知,中国的能源结构,“富煤、贫油、少气”,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耗国,2020年能耗折合标准煤将近50亿吨,碳排放将近100亿吨,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家,占全世界碳排放28%左右,我们的碳排放超过了“美国+欧盟+日本”三大经济体排放的总和,大约是美国的2倍,欧盟的3倍。中国气候变化特使解振华近期指出,我国煤炭消费占比仍然超过50%,我国单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是发达国家的2.1倍,而我国单位能源碳排放强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3倍。

   发达国家这样的能源转型一般是三个阶段:首先是煤,然后过渡到石油天然气,最后才过渡到风电、光伏等新能源。而中国目前富煤贫油少气的能源结构,2020年,中国石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分别是73%、43%,这意味着我们能源转型不可能依靠石油和天然气,需要跨越式进入到新能源阶段。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之下,中国的能源低碳转型也同样面临巨大的挑战。

   第三,面临金融转型的挑战。

   中国的金融结构是以间接融资,也就是以银行为主,存在着两个风险:其一是中国的证券市场、资本市场对于中国国民经济的发展作用相比于银行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其二是中国金融资产,据统计,2020年底我国金融业机构总资产为353.19万亿元人民币,其中,银行业机构总资产为319.74万亿元,证券业机构总资产为10.15万亿元,保险业机构总资产为23.3万亿元。如果穿透这些巨量的金融资产,它的底层基础资产有很大一部分比例都是化石能源资产,远高于世界的平均水平。根据美国著名学者杰里米·里夫金的研究,世界化石能源资产可能会在2025-2030年之间发生一次危机,也就是化石能源资产将会大幅度贬值缩水,特别是以煤炭为代表的资产,比如说煤电,未来的违约率可能会很高,导致金融体系资产风险敞口很大,这就是中国金融资产在“碳中和”时代面临的重大风险。

   综上所述,中国经济结构以资源密集型、以制造业为主,能源结构以煤为主,金融资产结构以化石能源资产为主,导致中国“碳中和”的风险压力巨大。

   在此,我们可以专门比较一下中国和美国的发展,这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对标,也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与世界最大的发达国家之间的对标。2020年,中国人口大约是美国的430%,GDP约为美国的70%,能耗大约是美国的150%,碳排放大约是美国的200%,广义货币发行量(M2)大约是美国的175%。这样一组数字对比说明,中国的经济效率、能源效率、金融效率都有待提升,如果要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可能我们的经济、能源、金融都要绿色转型,这就是发展和减排的“两难”,也就是中国当前“碳市场与碳中和”面临的巨大挑战。

   2、碳市场的机遇:能源不可能三角

   能源不可能三角,是指“安全、环保与成本”三者不可能同时实现,只能选择其中两个目标。

   中国广阔的市场、充沛的新能源资源、成熟的产业链、世界级公司和碳市场支持我们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与能源革命。

   同时在能源不可能三角的框架下,碳中和也迎来发展机遇。所谓能源不可能三角,是指“安全、环保与成本”三者不可能同时实现,只能选择两个目标。碳中和选择了绿色能源,就要面对安全和成本的二选一。而中国广阔的市场、充沛的新能源资源、成熟的产业链以及世界级公司正为发展大规模、低成本、重安全的产业提供最好的解决方案。同时碳市场和绿色金融市场也为这次第三次工业革命保驾护航。

   回顾历史,每一次全球工业革命都会开启一轮技术长周期带动的经济增长,大约持续60-100年。比较前两次工业革命,都形成了能源供给、产业消纳与金融支持的协同创新发展的经济体系,或者说工业革命、能源革命与金融革命密不可分:第一次工业革命,英国形成了“煤+火车+债券市场”体系,造就了日不落帝国。为什么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实际上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前,英国已做好金融准备,建立了世界上较早的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较早的证券交易所——伦敦证券交易所,以及最早的债券市场体系,提供了大规模、低成本的长期资金,直接助生了能源革命和工业革命。

   第二次工业革命,美国形成了“石油+汽车+股票市场”的体系,成就了美国超级大国。能源供给是石油,代表公司就是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消纳应用是汽车,福特公司设计的流水型生产线上的T型汽车把洛克菲勒标准石油公司生产的石油消纳得干干净净;金融支持是债券市场加股票市场,为石油、汽车提供了大规模、低成本的长期资金,使美国得以异军崛起、突飞猛进。

   美国著名学者杰里米.里夫金认为,目前全世界正处在以风光新能源、信息技术、生物技术并发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而第三次工业革命可能将形成“新能源+电动车+碳市场”的体系,各国都在争夺这一体系的主导权。里夫金认为,中国机会最大。

   这是因为,在能源供给侧,中国目前已经拥有世界最大的风光新能源生产体系。2020年风电、光伏新能源装机总量分别是2.81亿、2.53亿千瓦,合计5.34亿千瓦,而且风光装机总量2030年要达到12亿千瓦,这意味着每年还要新增加6000多亿千瓦装机。中国光伏产业具备全产业链的竞争优势,包括上游硅片、中游电池与电池板以及下游发电站,都有巨大的优势,隆基股份去年市值就已经超过神华公司,目前市值接近五千亿。在能源传输侧,中国“长距离、大容量、低损耗”的特高压电网技术成熟,在世界居于领先地位。在能源消费侧,我国的新能源汽车与储能产业发展迅速,据工信部肖亚庆部长宣布,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连续6年稳居世界第一,累计销售550万辆。储能产业,宁德时代目前市值高达一万四千亿,在锂电池领域世界第一。

   总之,我们已经构成了新能源生产、传输和应用的完美闭环,而且在每个体系里都有世界级公司,比如风光领域有隆基股份、金风科技,储能领域有宁德时代,电动车有比亚迪、蔚来、理想、小鹏等等。

   而在绿色金融方面,我国拥有目前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绿色信贷市场。截至2020年底,中国本外币绿色贷款余额约12万亿元,目前大约14万亿,存量规模居世界第一;绿色债券存量约8000亿元,目前接近一万亿,居世界第二。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碳市场,今年七月开启的全国碳市场年配额近45亿吨,是欧盟的两倍多,世界第一。

   如果我们能够把碳市场做大做强,既有规模、亦有流动性、且价格反映真实边际减排成本,将其发展成一个新兴的金融市场,可以为中国碳中和促进解决大规模、低成本的长期资金,那么中国就有可能抓住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巨大历史性机遇,通过发展绿色技术、绿色产业、绿色金融,从资源依赖走向技术依赖,从而实现一个长周期的经济增长。

   3、碳市场展望:金融不可能三角

   金融 “蒙代尔-克鲁格曼不可能三角”,是指“汇率稳定、独立货币政策和资本自由流动”三个变量中,一个国家不可能同时实现,只能选择两个目标。

   第一,中国碳市场发展历程

   2013年,中国京、津、沪、渝四大直辖市与广东、湖北、深圳,加上后来的福建这八省市先后开展碳交易试点,八省市的年配额大约12亿吨,从2013年到2021年6月份八年八省市总共累计交易量114亿,八年累计成交4.8亿吨(每年平均成交0.68亿吨),平均价格大约23.75元/吨,平均换手率大约5%。

   今年7月16日,全国统一的碳市场开市。目前,全国碳市场就一个行业——电力行业,企业门槛必须是2013-2018年中任何一年的碳排放量超过2.6万吨以上的发电企业,目前全国一共有2162家发电企业作为重点排放单位,碳市场的主管部门根据电厂的发电量及其对应的基准线为企业分配配额。

   全国碳市场的配额大约是45亿吨左右,截至10月22日三个多月,全国碳排放配额即CEA累计成交量1911万吨,累计成交额8.627亿元,平均价格45元,接近试点碳价格的两倍,取得了“开门红”的骄人成绩。当然,接下来如何兼顾价格稳定和持续流动性,就是持续的交易量,这是个难题。

   我们判断一下交易价格。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比较谨慎的,一种是比较乐观的。

   国际权威的环保组织美国环保协会EDF的谨慎预测,认为今年碳交易价格大约50元/吨左右(人民币),到2030年中国“碳达峰”时大约不到100元,93元人民币;到“碳中和”时,也就是到2060年大约167元人民币/吨。EDF的观点可能偏保守,偏谨慎。当然,预测价格是非常困难的。大家都知道有效市场假说,市场价格是难预测的,因为这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另外一个判断,清华大学能源环境与经济研究所张希良所长团队认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23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