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广翔 白帆:1881—1904年俄国政府亲贵族政策的实施及评价

更新时间:2021-12-08 10:15:24
作者: 张广翔   白帆  

   摘要:1881—1904年间,俄国政府奉行保守主义统治方针,在内政领域逐步确立并贯行亲贵族政策,其目的是巩固政权根基。亲贵族政策主要体现为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诸多具体措施,统治上层制定这些措施时产生的争论表明,俄国政府并不主张以根本违背俄国社会经济体制、完全侵夺其他等级利益为代价,来全盘满足贵族要求。亲贵族政策的实施虽扶持了贵族,但未能根本加强该等级力量,也未能有力巩固沙皇统治。

  

   关键词:俄国政府;贵族;亲贵族政策

  

   中图分类号:K142/K51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854X(2021)11-0088-11

  

   1881—1904年间贵族相关问题在俄国内政中占据重要地位。1881年亚历山大三世即位后俄国进入反改革时期,尼古拉二世统治前期延续其父保守主义统治方针,此间20多年,俄国政府认为贵族严重衰落将贻害于统治,故而在内政中贯行亲贵族政策,该政策的集中表现是,确立贵族优先原则,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多措并举以加强贵族在俄首要地位。广泛贯彻的亲贵族政策并未根本加强贵族力量、有力巩固沙皇统治,反而给俄国政府内政带来不利影响。1904年是俄国政府同贵族间相互关系及俄国政治局势明确变化的时间分界,此后俄国第一次资产阶级革命爆发,俄国政府受到空前威胁,不再将巩固贵族作为最重要的国家任务,而是竭力防止专制统治崩溃。

  

   俄罗斯学者对俄国政府的亲贵族政策早有讨论,最先提出“亲贵族政策”这一提法的是Ю·Б·索罗维约夫,他讨论了俄国政府在出台某些亲贵族措施前进行的争论①;А·П·科列林则重点强调省贵族团体的多方面要求如何促使俄国政府决定在内政领域加强贵族地位②;П·А·扎伊契科夫斯基讨论了19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反改革时期,俄国政府如何加强贵族在地方管理中的权力③。然而并未有学者从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系统梳理亲贵族政策的具体表现,并充分评价该政策的实施效果。笔者在本文中将借鉴前人成果,力求补充既有研究之不足。

  

   一、实施亲贵族政策的原因

  

   1881—1904年间俄国政府的亲贵族政策分为三个阶段:1881—1883年为亲贵族倾向的确立期;1883—1885年为亲贵族政策纲领的确立期;1886—1904年为亲贵族政策的实施期。

  

   (一)反改革时期的内政倾向——亲贵族

  

   1861年俄国以废除农奴制为开端,进入改革时代。这一时期,俄国政府为促进经济发展,并使国家统治体制适应时代而在经济、行政管理、教育、军事、司法等方面做出改革,削减了贵族诸多特权。六七十年代改革虽给予新社会经济结构及资产阶级巨大发展空间,但不仅未稳固统治局势,反使俄国政府承受了一系列严峻挑战,如1863年波兰起义、1881年亚历山大二世遇刺身亡,因此俄国政府确信改革不利于巩固专制统治。

  

   亚历山大三世即位之初迅速改弦更张,开启了具有浓厚保守主义色彩的反改革时期。新皇在1881年4月29日诏书中誓要坚决捍卫君主专制原则的不可动摇性,并号召所有忠于沙皇的俄国人坚守等级制,随后他迅速将与先皇改革密切相关者驱离权力中心,并对那些认同贵族重要性且坚守旧制的极端保守人士委以重任。例如具改革倾向的前内务大臣М·Т·洛里斯·麦利科夫被解职,维护等级制、否定先皇改革、要求巩固贵族等级地位的Д·А·托尔斯泰、В·П·梅谢尔斯基等深受信赖。1883年加冕礼期间,沙皇郑重指出贵族是皇权支柱,要求全俄乡会会长服从首席贵族的指示和领导,并感谢“贵族无私且有益地参与地方事务”。④自此沙皇肯定了贵族在俄的重要地位——农民领导者及沙皇统治支柱,明确了反改革时期的亲贵族倾向。

  

   此后沙皇与极端保守派国务活动家共同确立反改革时期内政纲领。1884年6月,梅谢尔斯基向亚历山大三世呈交了加强贵族等级地位的方案,他强调,贵族与俄国政府的命运具有直接联系,必须提升贵族等级地位,加强其供职特权。⑤ 1885年3月,亚历山大三世时期反改革政策的主要制定者和推动者——内务部办公厅主任А·Д·帕祖欣向政府提交了《俄国现状及等级问题》一文,此文明确将加强贵族等级地位作为内政目标,并指出大改革削弱了等级制,要巩固专制体制就必须加强贵族等级,他建议果断实行针对性措施,恢复贵族优先担任国家职务的特权;让贵族在地方管理事務中占据主导地位;确立等级制原则;加强贵族与农民间的利益联系。⑥ 此文正是亚历山大三世反改革时期的内政纲领。1885年4月21日的钦赐贵族特权诏书百周年纪念庆典上,彼得堡省首席贵族А·А·博布林斯基宣读了由К·П·波别多诺斯采夫起草、钦赐贵族特权诏书百周年纪念委员会审订的新告贵族诏书。该诏书赞扬贵族百年来忠诚为国,指出贵族是沙皇统治国家及抵御外敌的主要支柱,承诺俄国政府会保护贵族,关注贵族领地需求、建立贵族土地银行、改善贵族资金贫乏及贷款困难等问题,肯定贵族以后仍在司法、教育、军事、地方管理、保护人民方面占据首要地位。⑦ 尼古拉二世统治前期完全继承了其父极端保守的反改革方针,坚守专制体制及等级制。他十分重视贵族需求,于1896年和1902年曾两次要求农民代表必须接受首席贵族的领导,于1896年允许召开省首席贵族会议,于1897年组建贵族事务特别会议,这些均反映尼古拉二世统治前期内政方面的亲贵族倾向。

  

   (二)亚历山大二世改革对贵族的不利影响日益显现

  

   其一,贵族地产缩减,经济实力削弱。大改革后,地产面积成为体现贵族政治、经济实力的主要指标。19世纪下半叶贵族地产严重缩减,1863-1872年俄国贵族共出售地产1612万俄亩,购入967.3万俄亩,地产面积年均减幅为0.77%;1873-1882年,共出售地产2343.1万俄亩,购入1394万俄亩,地产面积年均减幅为1.24%;1883-1892年,共出售地产1799.6万俄亩,购入968.8万俄亩,地产面积年均减幅为1.24%。⑧ 1862年,欧俄47省(缺波罗的海诸省)的贵族地产为8720万俄亩,到1882年缩减为1862年时的81.7%。⑨ 此外,贵族地产的负债率逐年增加。19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农民份地赎金已不足以帮助贵族偿还债务,他们对低息抵押贷款的需求增多,随着贵族地产的负债率逐年增多,欧俄45省(缺阿尔罕格尔斯克、阿斯特拉罕和波罗的海诸省)的贵族地产负债率,从1873年的14%增加到1883年的19%,再到1893年的26%。⑩

  

   其二,贵族特权锐减,政治地位降低。大改革首次根本削弱了等级制度,贵族被剥夺了最重要的特权——控制农奴并垄断土地。随着农奴解放,贵族在地方管理体制中,不再像以往那样,代表国家履行与农民有關的司法、警察、税务职能。贵族还被取消许多民事特权。如人头税免税范围于1863年扩展到市民等级,20年后该税被完全取缔。1864年司法改革以“司法无等级差别”为原则,其对贵族特权的打击最为严重,此后审判各等级公民的权力归陪审团,不允许法外剥夺任何公民的生命、财产。1874年军事改革后,服役不再是贵族特权,应征入伍面向全社会。可见,大改革后贵族许多法律特权、民事特权、政治特权被国家削减,其权限一定程度上被限制在本等级内,他们在军队、地方管理中的作用严重削弱。

  

   其三,等级内部分化。大改革后,贵族等级分化加强。职业类型是贵族等级分化的社会基础,反映贵族参与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程度。大改革前,贵族主要划分为领地贵族和任职贵族。大改革后,领地贵族的经济力量削减,文官和军官中贵族比重逐渐下降,许多贵族转向非传统职业领域——银行业、工商业。从事企业活动的贵族中最为精明强干的是制糖业、酿酒业、玻璃制造业等领域的工厂主,许多贵族还参与了股份制企业,但绝大多数贵族企业主是小作坊主。{11} 地产多寡是考量领地贵族等级分化的标准。领地贵族分为大、中、小三个阶层,大改革后,贵族地产不断缩减,大领地贵族和中等领地贵族持续减少,小领地贵族不断增多。大领地贵族和中等领地贵族在经济方面最为稳定。小领地贵族境况艰难,他们文化水平低,愚昧无知,其中许多人在日常生活中丢掉贵族传统,直接沦为庄稼人或变得一贫如洗,还有许多人被迫转为社会底层职业群体。{12}

  

   (三)贵族要求国家伸出援手

  

   19世纪80年代初,俄国政府确立反改革方针后,一贯忧心贵族日益严重衰落的各省贵族团体积极要求政府向贵族施援。当时贵族会议请愿活动的主要倾向之一是请求政府为贵族提供财政帮助。发起者是哈尔科夫省贵族,该省贵族会议多次指出贵族的贫困状况,并要求为贵族恢复以往的信贷机构,随后诸多贵族请愿书都在强调贵族的重要政治作用及其与俄国政府的相互依存性,这些请愿书证明贵族认定自己在专制体制中的地位不可或缺,并有权获得国家帮助,1883—1884年,斯模棱斯克、奥廖尔、沃罗涅日、科斯特罗马、比萨拉比亚、切尔尼戈夫、奔萨、萨马拉、卢卡加的省贵族会议向俄国政府呼吁,领地贵族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是缺乏资金,无法与农村资产阶级展开竞争,比萨拉比亚省贵族指出,只能通过国家措施来阻止富农对贵族的进攻,贵族的不断请求得到亚力山大三世的肯定回应,他就奥廖尔贵族的请愿书批示道:“是时候帮助贵族了”。{13} 随后,多省贵族会议又提出另一个经济方面的请求——重新修订雇工法,萨拉托夫省首席贵族П·А·克里夫斯基就此提交的方案举足轻重,该方案赋予贵族地主在雇佣关系中的广泛权利{14},而这些权利是要靠加强贵族的地方管理权来保障。

  

   随着钦赐贵族诏书百周年庆典临近,贵族会议请愿书中的主要要求为恢复贵族权利、扩大贵族特权,具体内容包括:扩大贵族团体在等级内部及地方管理方面的权限;在国家职务方面给予贵族新任职特权;在中等武备学校中仅录取贵族子弟;让贵族免服兵役;巩固贵族在地方自治机构中的统治地位;让贵族免受陪审团审判,为其设立专门等级法庭;恢复大改革前为贵族设立的信贷机构、恢复长子继承权等。{15} 省贵族会议的上述要求是随着内政中亲贵族倾向的确立而产生和加强的。

  

   反改革时期,俄国政府内政方针极具保守主义色彩,统治集团中极端保守派竭力强调贵族对专制统治的重大意义,要求俄国政府加强贵族等级地位;农奴制废除后,贵族日渐衰落,专制统治根基动摇,俄国政府对此深感不安;80年代初内政方针的转变促使贵族会议强烈要求加强贵族特权地位,俄国政府显露出解决贵族特权维护者所提问题的倾向。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下,1885年4月21日诏书最终明确了贵族的使命和活动领域,重点强调了贵族在国家管理中的特权;宣告了俄国政府实行亲贵族政策的决定。{16}

  

   二、亲贵族政策的具体内容

  

   (一)政治方面的亲贵族政策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209.html
文章来源:江汉论坛 2021年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