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震 孙毅:我国民法典的时代价值

更新时间:2021-12-07 11:34:25
作者: 杨震   孙毅  

   摘要:民法典的时代价值包含三个维度,即民法典的创新发展维度、法的价值与功能维度、时代特色维度。我国民法典作为面向21世纪的民法典,在价值理念上完成了从以物为本到以人为本的质变,具备了现代民法典的特征。主要体现为以人为本的人民性、与时俱进的时代性、立足国情的民族性、求真严谨的科学性。我国民法典的创新与发展体现为成文法渊源形式的提升,人格权独立成编和债法解构。我国民法典内在的民法价值关怀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高度一致。就外在价值而言,我国民法典满足了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回应了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革的需求,为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提供了保障。其在世界范围内开创了七编制体例的先河,是一部具有时代性、典范性的民法典。

  

   关键词:民法典;以人为本;时代价值;核心价值观

  

   作者简介:杨震,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成员,黑龙江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哈尔滨  150080);孙毅,黑龙江大学法学院教授(哈尔滨  150080)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研究”( 20VHJ011)

  

   DOI编码:10.19667/j.cnki.cn23-1070/c.2021.05.009

  

   一、民法典时代价值的三个维度

  

   法律作为社会思想上层建筑,兼具工具属性和价值属性。在法律的实证分析层面,我们侧重于法律的工具属性,但这种观察并不能一窥法律的全貌。法律作为社会文化现象的存在,其体现的特定时代和特定社会的价值自觉,才是超越工具理性的高屋建瓴的认识方式。因此,对我国民法典的理论认知,不应局限于对法的工具功能的微观观察,更应从法的价值功能进行宏观思考,才能全面揭示我国民法法典化的时代价值本质。民法典不仅是为民事活动和司法裁判提供一套系统化的法律规范文本,更具有满足社会发展之法律需求,引领时代发展方向的价值功能。民法典的时代价值是一个富有理论和现实意义的深刻论题。对这一论题的深入发掘,我们发现了我国民法得以法典化的原动力,也使得我们对这部诞生于21世纪的民法典的典范性充满信心。更重要的是,民法典的时代价值能够引领我国民事法律创新性探索的发展方向,有助于对民法典在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中的功能进行科学的定位。

  

   民法典的时代价值这一命题,包含了三个维度,即民法典的创新发展维度、法的价值与功能维度、时代特色维度。首先,民法典的创新与发展维度重点在于法典化提升了民法的法源层次,民法典编纂质量是进一步讨论其价值性与功能定位的物质基础。在民法典这一法律形式上发掘法的价值和在其他法源形式上显然是不同的。我国民法典作为法律存在形式的价值,习近平同志有过高度的评价:“民法典系统整合了新中国成立七十多年来长期实践形成的民事法律规范,汲取了中华民族五千多年优秀法律文化,借鉴了人类法治文明建设有益成果,是一部体现我国社会主义性质、符合人民利益和愿望、顺应时代发展要求的民法典,是一部体现对生命健康、财产安全、交易便利、生活幸福、人格尊严等各方面权利平等保护的民法典,是一部具有鲜明中国特色、实践特色、时代特色的民法典。”1其次,法的价值与功能维度是针对民法典满足特定时代主体对法律需求的研究。依据马克思主义法哲学的价值观,法价值是一种体现了主体的人或人的集合和作为客体的法之间的一种需求与满足关系的范畴。2基于方法论的不同立场,奥斯丁的概念实证分析法学、凯尔森的纯粹法学等实证主义法学流派有意将概念和现实生活分隔开来,主张法律价值无涉,“力图割裂法律与褒奖历史的意识形态之间的联系”3,但法律满足时代需求的价值维度是客观存在的,尤其我国民法典于总则编规定了基本原则,民法的价值经由实证法概念注入民法典,法典的价值立场清晰可辨,构成我国民法典的特色之一,藉此基础,民法典的价值问题可以成为民法哲学和实证法学的共同命題。再次,民法典的时代特色维度是一个“历时性”命题,不同时代的民法典承载着各自的历史使命,其价值取向均有时代的印记。不同时代、不同社会、不同国家的主体对客体法的需求不同,在不同社会背景中,客体的法对主体满足程度也不同,所以产生不同的法价值。4《法国民法典》是在资产阶级大革命之后,于拿破仑执政时期完成的。总体思想是将个人从家庭、行会、教会的封建秩序中解放出来。该民法典体现了对大革命成果巩固的价值,大革命的思想——自由、平等和政教分离原则得到了维持,是自由个人主义的胜利。5所有权绝对、契约自由、自己责任是其坚守的时代价值。如果说《法国民法典》具有革命的时代情结,那么《德国民法典》则充满了理性主义的自信。《德国民法典》诞生在大工业生产时期,确立了危险责任原则,开创了物权和债权的财产法二元体系。私法的基础制度建立在追求人的自由平等理念基础上。民法典所呈现的教条的形式,某种程度上是以相应思想发展为背景的追求自由和平等思想的结晶。6德国法学家运用概念法学建构法典体系因依的是理性主义的哲学基础。

  

   法国与德国民法典的地位已经有诸多评价,我国民法典的时代价值亦是不容无视的问题。法国、德国和我国的民法典各有百年的时间跨度,时代变迁与文化差异,改变着法典的规范内容、体系结构,也显现出法典随着时代的不断进化。其中,最突出的变化就是民法典哲学基础的变化。二战之后,《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的诞生,人类社会价值追求出现了以财产为中心到以人为中心的整体转向。我国民法典作为面向21世纪的民法典,在价值理念上完成了从以物为本到以人为本的质变,突出了对人格利益的尊重和保护,具备了现代民法典的特征。现代民法典就是要充分实现以人为本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时代价值,改变传统民法典人格权制度长期缺失的现象,集中体现对人的关怀。民法典所确立的制度必须尊重主体地位,尊重主体的人格尊严。民法典从传统到现代的发展,就是以“财产权”为中心向以“人格权”为中心的转变过程,实质上是从“以物为本”到“以人为本”立法价值理念的根本变迁。下文即从时代特色、创新发展、功能定位三个维度,阐释我国民法典的时代价值。

  

   二、我国民法典的鲜明特色

  

   我国民法典在继承民法传统的基础上,立足国情,顺应时代,与时俱进,勇于创新,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和时代特色。与其他国家民法典相比较具有独特属性。

  

   (一)以人为本的人民性

  

   一部现代民法典,不仅要体现时代特征,还要体现现代人类文明程度,而这种体现绝不能停留在对传统民法典技术层面的修修补补、添添减减,更重要的是立法价值理念的更新和重新选择。笔者认为,以《法国民法典》《德国民法典》为代表的传统民法典是建立在“以物为本”的价值理念上的,都把财产权作为民法典的中心。“重物轻人”是传统民法典最大的特征。随着时代的发展,以《法国民法典》《德国民法典》为代表的传统民法典,也增加了有关人格权的规定。但都没有专设一编,而是将人格权的有关规定放在其他分编中。例如《德国民法典》《日本民法典》将人格权有关规定放在债权编侵权行为法中;再如《法国民法典》《瑞士民法典》将人格权有关规定放在总则编中。但是由于受“以物为本”价值理念的束缚,传统民法典尚未动摇财产权的中心地位。

  

   与《法国民法典》《德国民法典》所代表的传统民法典相比较,我国民法典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立法为民”的价值理念。以人为本,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重要思想之一。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人被置于社会的核心,尊重人、爱护人、关注人已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主旋律和时代特征。马克思主义以人为本的思想奠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基础,并使中国共产党逐渐形成了为人民服务的政治哲学。为人民服务体现了社会主义政治的本质特征,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全民的道德基石和我国立法之本。

  

   民法的本质价值是对人的价值的承认,1民法的终极价值是对人的关爱,最高目标是服务于人的尊严和人的发展。从我国民法典的体系来看,无论是立法宗旨,还是民法调整对象,以及各编中关于民事权利、民事义务的规则设计,都是以人为中心展开的。例如《民法典》第1条关于立法宗旨开宗明义地指出:“为了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彰显了民法典对人权的尊重和保护。再如第2条关于民法的调整对象,第一次在民事立法上把人身关系列在财产关系之前。在第1编第5章民事权利的制度设计上,把人身权利列在财产权利之前。这种立法表明,在当今以人为本的时代,人身关系优先于财产关系,人身权优先于财产权。

  

   21世纪是弘扬人格尊严和人格价值的世纪。21世纪的时代精神应当是对人的尊严、自由的保护,为此《民法典》第109条规定: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这是以人为本价值理念的又一体现,表明在我国当广大人民群众基本的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对于人的自由和尊严保护,应当提到一个更高的程度,使每个人活得更有尊严,更有幸福感。

  

   上述立法表明,我国民法典是建立在“以人为本”的价值理念上的,“重人轻物”是我国民法典的显著特征。正是在以人为本价值理念的指导下,我国民法典突破了传统民法典的旧藩篱,实现了人格权独立成编。

  

   人格权是民事主体的基本权利、核心權利。人格权必须放在民法典的突出位置上,予以重点保护。人格权独立成编,是“以人为本”价值理念的必然结果,是“以人为本”价值理念的立法表达。因此,笔者认为,人格权独立成编,是我国民法典的重大创新、重大突破,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典的人民性,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生命至上、人民至上的执政理念,这是我国民法典优越于资本主义国家民法典的显著特征。以民事立法的形式向世界宣示:在当今的社会主义中国,人的生命、健康、人格尊严比财产更重要。

  

   (二)与时俱进的时代性

  

   任何国家的民事立法都是特定时代的产物,都带有特定时代的印记。1804年《法国民法典》是19世纪风车水磨时代民法典的代表。1900年《德国民法典》是20世纪工业化民法典的代表。我国1986年制定的《民法通则》,则是有计划商品经济的产物。改革开放推动了社会的整体转型,转型期是现代化进程中重构社会秩序的必经阶段。伴随着经济高速增长、利益分化明显和社会急剧变迁,社会矛盾凸显和社会纠纷频发成为转型期国家治理必须要面对的基本现实。1与传统民法典相比较,21世纪现代民法典必须充分反映时代精神和时代特征,有所创新,有所发展,真正体现民法典与时俱进的品格。

  

首先,21世纪是生态经济时代。生态经济不同于以往的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它是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自然生态与人类生态有机统一和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因此,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是人类社会进入21世纪后日益面临的重大课题。多年来,粗放型发展方式不但使我国能源、资源不堪重负,而且造成大范围雾霾、水体污染、土壤金属超标等突出环境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166.html
文章来源:求是学刊 2021年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