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十问美国民主

更新时间:2021-12-06 14:38:18
作者: 人大重阳  

   【核心提要】

  

   ■2021年12月9-10日,美国新的国际表演秀——“领导人民主峰会”召开。此举引起很多国家的疑虑甚至不满。当前,连美国的不少学者、媒体及相关机构,都对美国民主对内引起社会失序、对外造成国际动荡的状况表达了各方面的担忧和批判。作为长期从事全球治理的新型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对诸多美国文献进行梳理,12月6日发布《十问美国民主》研究报告,尖锐地提出十个关于美国民主的问题,希望帮助世界全面认清民主,推动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形成。

  

   ■一问:多数人的民主还是少数人的“民主”?“少数人统治像癌症一样扩散”,权力为资本服务,越来越多政客不把选民的真正利益置于首位,“比起想象中的民主国家,美国更像一个寡头政权”。当今的美国民主是否称得上人民当家作主?

  

   ■ 二问:实现权力制衡还是导致权力滥用?政治运行出现了“超级极化”。美国政客的手段远超电视剧《纸牌屋》。接近八成的受访民众认为,政府腐败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被频频滥用。美国人民对美国政府的信任度也已经“降至冰点附近”。

  

   ■ 三问:增进民众福祉还是加深民众疾苦?截至2020年底,有超过5000万美国人面临食物不足问题,该数字相比2019年增加了近50%。超过22万人露宿街头。基本生存权得不到保障。美国家庭财富近20年都没有增加。最富有1%的美国人掌握约43.27万亿美元的财富,是最底层50%的美国人财富(3.03万亿美元)的14.3倍。美国议员依赖1%的钱连任,为1%的人服务,甚至离任时再靠1%的赏赐。

  

   ■ 四问:捍卫自由还是妨害自由?“超载自由”导致牵扯精力、浪费资源的文化战争,“可能导致民主幻灭,也耽误了美国防疫,正在杀死美国人”。虚伪的言论自由通过社交媒体,放大仇恨和极端情绪。64%的美国人认为,社交媒体对美国走向有负面作用。

  

   ■ 五问:保护人权还是侵害人权?每年有3.8万余人的死与枪击有关,其中20%为1-17岁的儿童和青少年。美国仅占世界人口的4%,却占全球枪支自杀人数的35%。2020年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增加了150%。感染人数、死亡人数都远远位列全球第一。有人感叹,“这是一场屠杀”!

  

   ■六问:促进团结还是导致分裂?52%的特朗普选民和41%拜登选民认为红蓝州脱离联邦、分开建国,对当下的美国而言或许是更好的选择。美国正陷入一场“冷内战”。认同“非裔美国人受到很多歧视”的比例,从2013年的19%增至2020年的50%。美国还存在着奴隶制的阴影。2016年至2017年,极右翼肇事者的袭击数量翻了4倍。

  

   ■ 七问:实现梦想还是带来梦魇?美国人对美国梦绝望,以至很多人为美国梦写讣告。59%的美国人认为,媒体和记者故意误导人们。美国人对国家发展道路越来越悲观。美国人对美国发展方向非常不满意的人数由2017年33%上升到2021年的50%。85% 的美国人认为美国自身政治体系需要重大变革或彻底改革。

  

   ■ 八问:改善国家治理还是导致制度失灵?两党间的相互争斗屡屡让政府关门与停摆。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的相互掣肘使得国家内部相互争权内耗、联邦政令不畅、基建难以推行。加州已经筹备高铁建设超过25年,至今未完全开工。“坍塌”的灾难应对,风险防范不力、救援赈灾迟缓及官员作壁上观不断,“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的种种文件都表达一个中心思想:别依靠我们。”

  

   ■ 九问:给他国带去发展繁荣还是灾难动荡?约有24.1万阿富汗人在2002年战争后被杀。18.3~20.6万名伊拉克平民死于2003年战争后的暴力。也门现有约2070万人(约占总人口71%)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美国是当今世界名副其实的“难民制造机”,至少有3700万人因美国911事件后发动的战争而流离失所。

  

   ■ 十问:维护世界和平发展还是破坏国际秩序?自1880年首次发动对外军事干预以来,截至2017年,美国一共进行了392次对外军事干预。美国建国以来,超过92%的时间处于战争状态。美国在80个外国和殖民地(领土)维持着大约750个海外军事基地。美国在2020年军费支出为7780亿美元,占全球军事支出总额的39%。中东、北非依然约有五分之一的人生活在冲突边缘。“美国的货币,世界的问题。”

  

   ■ 美国之外57%人表示,美国的民主“曾经做得很好,但最近几年不行了”;另有23%的人表示,美国从来都不是其他国家的民主典范。

  

   ■ 美国在“民主”的名义下,能够体现自己意志的却是“钱主”(Money-cracy)、“枪主”(Gun-cracy)、“白主”(White-cracy)、“媒主”(Media-cracy)、“军主”(Milita-cracy)、“药主”(Drug-cracy)。能做主的并不是人民,“一国六主,实无民主”。

  

   ■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世界上没有唯我独尊的民主模式,民主是丰富的、是多元的、是由各国人民自主选择的多样化道路,而非被迫强加的单一套路。建议美国政府在举办所谓“民主峰会”时不妨扪心自问以上10个问题。

  

   民主是各国人民的权利,不是个别国家的专利。任何国家宣布自己垄断“民主”的定义或模式都是荒唐的。

  

   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历史上较早推行现代民主制度,美国人民也为民主权利进行了长期的斗争。然而,近年来,美国民主却逐渐蜕变, 对内沦为少数人谋取私利的工具,侵犯人权,造成社会撕裂,对外成了美国维护霸权、干涉他国内政、破坏国际秩序的幌子和借口。

  

   2021年12月9-10日,美国新的国际表演秀——“领导人民主峰会”召开。此举引起很多国家的疑虑甚至不满。当前,连美国各界的不少学者、媒体及相关机构,都对美国民主对内引起社会失序、对外造成国际动荡的状况表达了各方面的担忧和批判。作为长期从事全球治理的新型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对诸多美国文献进行梳理,12月6日发布《十问美国民主》研究报告,尖锐地提出十个关于美国民主的问题,希望帮助世界全面认清民主,推动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形成。

  

   一问:多数人的民主还是少数人的“民主”?

  

   民主意味着人民当家作主。1863年,亚伯拉罕·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说中表达了“民有、民治、民享之政永续于世”的期望。美国人民的长期斗争推动了美国民主的发展。然而近年来,随着美国政治行为的日趋蜕变,少数人俘获权力并决定票选结果的情况越来越频繁,令人质疑当今的美国民主是否称得上人民当家作主。

  

   1.1 少数凌驾多数

  

   21世纪以来,在美国总统大选乃至各类选举中,谁胜谁败取决于“关键少数”的现象频繁发生。这导致候选人把越来越多的资源投入到“摇摆州”、“关键选区”等少数人身上。仅在21世纪以来美国一共举行的6次总统大选中,就有两次是民选得票数较少的一方当选:2000年,小布什是依靠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当选的;2016年,希拉里比特朗普多得280万张普选票,是美国史上至今最悬殊的得票差距,但特朗普仍凭借304张选举人票入主白宫。而2020年的大选至今依然处在争议中。显然,“关键少数”在越来越多的时候比大多数更具有决定性作用。

  

   在各州层面,两党为争夺权力,正在争相重划选区边界,追求的是哪怕在得票数较少的情况下,自己都会成为取得胜利的一方,这就是当今美式民主中著名的“杰利蝾螈”现象。它意味着少数人在通过政党选择选民,而不是由选民来选择政党。由“杰利蝾螈”导致的少数凌驾多数的戏码越来越频繁地上演:以威斯康星州为例,2018年,前共和党州长斯科特·沃克在全州范围内以约3万张选票败北,但共和党仍然可以拿下99个州议会选区中的63个。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中,曾为民主政府定下一个基本准则,即“多数人的意志应占据上风”。然而,面对美国当前的政治生态,政治学者史蒂文·希尔形容“少数人统治像癌症一样扩散”,他指称,随着美国的政治体制在过去数十年间不断演化,它富有缺陷而陈旧的机制频频背离汉密尔顿的标准,助长了“少数凌驾多数”的危险实验。

  

   1.2 权力为资本服务

  

   从美国政治的实际运作看,权力更倾向于为拥有资本的少数富人阶级服务,而非为大多数选民的利益服务。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指出,政府的政策走向常常有悖于工薪阶层利益的方向,“比起想象中的民主国家,美国更像一个寡头政权”。

  

大量的学术研究表明美国政界在围绕资本利益运作。普林斯顿大学和西北大学的一份报告在分析了近1800项美国政策后得出结论:普通民众和代表群众利益的群体几乎没有独立的政治影响力,而代表商业利益的经济精英和组织化团体却有极强的左右政策的能力。一项针对美国国会参议院投票模式的研究发现,相比于其他类型的群体,参议员的偏好更反映捐赠者的偏好。而针对美国众议院的一项研究则表明,仅占选区人口5%的百万富翁获得的代表权约为该地区50%最贫穷的群体的两倍。此外,还有研究表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159.html
文章来源:人大重阳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