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十问美国民主

更新时间:2021-12-06 14:38:18
作者: 人大重阳  
国会议员对富人的反应速度要远甚于对穷人。穷人代表的缺失已扩散至美国政治的各个层面。在州一级,富人对州政纲的影响力远远超过穷人。

  

   竞选标价、政治献金及政治游说等现象,暴露出美国政治权力已沦为资本的工具。希拉里泄露的邮件揭示总统竞选过程中金钱俘获政治畅行无阻。随着时间的推移,选举耗资大有攀升之势。2004年大选时,美国总统选举数额8.8亿美元。2016年则攀升到15亿美元。2020年拜登与特朗普角逐的总统竞选花了超40亿美元,堪称史上最昂贵的大选。2020年美国国会改选也创造了总支出达87亿美元的历史纪录。

  

   政治游说也印证美国资本操控权力。2020年,美国用于政治游说的资金超过35亿美元。其中,美国的医疗卫生业和制药业游说费用创下历史纪录。

  

   1.3 民众意愿难以真正实现

  

   金钱政治下,越来越多政客不把选民的真正利益置于首位。这意味着广大普通民众即使选出了符合选举程序的领导人,他们也未必能如期履行竞选承诺,兑现民众的意愿。

  

   21世纪已完成任期的三位美国总统,无一能完全兑现竞选承诺。小布什承诺减少政府开支,停止向外派军。实际上却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政府的开支急剧上升。

  

   奥巴马竞选时承诺要发起一系列改革财富分配状况的行动,包括改革企业税法,制定“巴菲特规则”等,最终均沦为空头支票。

  

   特朗普未兑现的承诺占据其许诺的53%。他扬言要废除奥巴马医改,向基础设施投资5500亿美元并设立基础设施基金,引领制造业回流,保证经济每年增长4%,保证工人六周带薪休假、将所有非法移民都驱逐出境,颁布禁止白宫和国会官员接受游说的五年禁令……这些承诺不仅无法在全国范围内兑现,甚至连具体行动都低于预期。

  

   从小布什、奥巴马到特朗普,总统在更替,但民众的意愿却越来越难以实现。民众的意愿只有在选举的时候才会被提及,在选举结束后就逐渐被政客们遗忘。

  

   二问:实现权力制衡还是导致权力滥用?

  

   美国的开国者们设计了“权力分立与制衡制度”,是为了防止权力腐败与权力滥用。假如“权力分立与制衡”原则被用来阻碍权力发挥有益作用,或被用来充当腐败与权力滥用的挡箭牌,那就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

  

   当前,“美国的三权分立体系正受到威胁”,“最高权力部门道德逐渐沦丧”,而美国人民对于美国政府的信任度也已经“降至冰点附近”。不得不问,美国最初的民主制度设计,还能实现权力制衡,抑制权力滥用吗?

  

   2.1 为“反对”而反对

  

   两党争权已成为当代美国政治观念最大变量。党派忠诚原则已经替代民主原则成为美国人的主流价值观,政治运行出现了“超级极化”(hyperpolarization)。美国政客的手段远超电视剧《纸牌屋》。

  

   滥骂诅咒对手。政客们正毫无底线地利用选民之间相互厌恶的情绪,因为他们知道,两党选民相互厌恶已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超80%选民总体上讨厌对方的政党。据统计,2017年以后,政客们在社交媒体上使用脏话的频次直线上升。

  

   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热衷于用恶毒低俗的言语对政治对手进行人身攻击,引导大家认为,投票给他就是爱国行为,甚至称不给他投票的人会“一辈子做穷鬼”。有统计认为,特朗普公开发言时使用频率最高的就是“脏话”。在政治集会上,特朗普也不放过攻击对手的机会,以至于一位密歇根州的官员说:“每当总统在政治集会上对我们的州长说出了有攻击性的话语,网络上就会马上充斥对州长的暴力言论。”

  

   谎言谣言泛滥。特朗普称国内主流媒体是“假消息媒体”、“人民的敌人”。民主党也称特朗普和共和党是谣言和谎言的制造机。据统计,特朗普在任期间散布过超30000条谎言谣言。

  

   选民左右为难。在这样的信息环境下,选民变得无从判断。在2020年的大选调查中,56%的拜登选民认为,自己投票给拜登的原因是不想让特朗普当选总统,尽管他们不一定同意拜登的主张。2020年总统大选投票的背后,选民们隐含的想法是,绝大部分双方选民都认为“对方的选民不可能理解自己的想法”,“我选择的党派是在捍卫美国的核心价值观”。还有40-50%的选民直接放弃投票,因为他们觉得“没有任何一个党派或候选人可以代表自己”。

  

   2.2 合法腐败成为常态

  

   滥用制度大肆敛财。近年来,美国的腐败程度年年提升,已经达到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利用制度漏洞进行腐败的行为呈上升态势。令人费解的是,对竞选团体进行政治献金与对议员进行游说是有法律依据的。大公司只要搞定议员,就可以推动国会制订只对自己公司与行业有利的法律,全然不顾民众利益。同时,议员本身可以利用游说与政治献金的制度漏洞谋取私利。

  

   政治中的腐败。游说与政治献金本身是合法的,但他们背后隐藏的部分却不一定。众议院议员科尔特兹揭露过,议员们在不违反任何法律的情况下就可以大肆敛财的手段,即通过帮助大公司立法,进而帮助自己得到一系列潜在的好处。更有研究发现,参议员总是可以踩中股票能够大幅获利的交易时机。虽然议员年薪为税前17.4万美元,但大部分议员却都是百万富翁。在新冠肺炎疫情后的货币大放水中,美联储的高级官员们频繁地进行股票与债券的交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不满。2020年有接近八成的受访民众认为政府腐败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连续6年高居榜首。

  

   合法交易腐败。“现在我对我所拥有的财产数量感到震惊”,前总统奥巴马如是说。奥巴马在2017年卸任第一年就已可拿到场均40万美元的演讲费用。克林顿夫妇在2001-2016年总共赚取了超过1.5亿美元演讲费。前政要往往在党内具有相当的政治影响力,奥巴马在任就被指责有“帝王式总统行为”(imperial presidential behavior),尽管已经卸任,却仍有人认为“如今的民主党是奥巴马的民主党”。

  

   政商间旋转门。以军工行业为例,通过“旋转门”机制,军工企业高管可以摇身成为政要,卸任的政府要员又可再次进入华尔街。拜登政府的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在提名前就是雷神公司董事会成员。拜登负责审查高层任命履历的国防机构过渡团队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来自“武器工业资助的组织”。在医药行业,通过旋转门机制进入政府的高官保护了处在垄断地位的医疗利益团体、大型医药公司,使得他们利用专利及垄断性的医疗合同等保护了行业的高额利润,而不顾“在每五个美国人中有四个美国人会认为医疗价格太贵了”的人民呼声。

  

   2.3 权力恣意任性

  

   权力滥用的方式不断“创新”。虽然宪法在制订时的初衷是防止权力滥用,但两百年前的权力制衡框架难以堵住权力滥用的新实践。

  

   滥用立法权力。议员的基本义务是代表人民通过立法。但如今议员们的心思看起来并没有放在立法上。2021年5月,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公开声称“会把100%的精力用在对付拜登政府上”;在冲击国会事件发生后的2021年1月6日,有147名共和党议员投票支持推翻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而当2月再问起这些议员是否认为特朗普是因为选举过程存在舞弊而败选时,绝大多数议员却选择拒绝回答;2018年,时任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发表时长为8小时7分钟演说,2021年11月18日,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发表长达8小时32分钟的演说,创下众议院演讲时长新纪录,成功将本应在当天完成的提案投票拖进第二天。

  

   滥用行政权力。2020年12月大选结束后,特朗普通过党派内部和个人影响力,要求佐治亚州州长推翻该州拜登胜选的选举结果;要求佐治亚州州务卿帮忙“找到11780张选票”;当发现自己任命的新大法官巴雷特不合心意时,就准备废黜她。州政府层面,前纽约州州长科莫因为涉嫌行为不端而引咎辞职。在1996年到2016年间,单在纽约州就有超过30位州政要被指控犯罪。

  

   滥用司法权力。“现在,最高法院越来越多的决定都没有进行过听证,也没有给出过任何司法解释”,最高法院在进行判断时越来越多地使用“影子诉讼裁决”。这种制度本来应该被用在应急事件的裁决上,但在近些年有关比如选举规则、新冠医疗、移民问题等国家重大、长期政策的关键性裁决上,最高法院也只给出很少的解释,甚至根本不给出任何解释。以至于人们现在开始认为,“最高法院现在拥有的权力实在太大了”,“毫无疑问司法权已经是我们代议制民主中的大问题了”,“人民希望最高法院来拯救美国政治,但他们找错了地方”,“法院是反对民主的”。

  

   三问:增进民众福祉还是加深民众疾苦?

  

   美国《独立宣言》称“我们坚信人人生而平等的真理,人人拥有造物主赐予不可让与的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林肯总统把《独立宣言》精神当作“判断国家政策和实践的道德准则”。可见,美国把增进民众福祉作为其民主制度存在的基础。那么,美国民主下的美国现实与人民的愿望是否相符?美国民主是增进了民众福祉,还是加深了民众疾苦?

  

   3.1 民众生活每况愈下

  

   如今的美国民主是否保障了美国人的生存、生活、教育等基本权利呢?2020年针对163个国家的一项报告显示,近十年“社会发展指数”仅有美国等三个国家出现了下滑,且美国总体指数下降最多,其中主要包括人身安全、健康和幼儿至12岁的教育。

  

   基本生存权得不到保障。自1990年来,美国贫困人口一直保持在3000万人以上,贫困率在10%以上。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有10.5%的家庭、3830万人面临饥饿问题,更有14.8%的有孩家庭、610万儿童面临饥饿问题。另一份报告表明,截至2020年底,

  

有超过5000万美国人面临食物不足问题,该数字相比2019年增加了近50%。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曾撰文感叹,“贫穷在美国已经成为一种死亡判决……全国各地的家庭都在担心如何养活他们的孩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159.html
文章来源:人大重阳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