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侯中军:一战期间围绕北京政府对德宣战条件的外交交涉

更新时间:2021-12-06 11:13:27
作者: 侯中军  

   关键词:对德宣战;宣战条件;英国;日本

  

   摘 要:美国对德抗议绝交后,英国有意促使中国对德絕交,以便削弱德国在华势力。北京政府对德绝交之后,正式向协约国提出参战条件。英日法俄等国虽然在具体细节上有分歧,但在支持中国参战的总体目标上是相同的,尤其是英、日之间保持了紧密的协调。虽然英日之间订有瓜分德国在华权益的密约,但英国仍有不同的解释。美国不愿中国过快对德宣战,希望利用中国的中立身份购买军舰。日本强力支持汪大燮出任外交总长,将其视为支持段复出的前提条件之一。

  

  

   随着各类档案资料的逐渐公开,学界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中国外交的研究有了新的推进,既有研究性专著出版,亦有重量级论文的刊出。1就线索而言,对于中国从中立到参战的过程有了系统性的研究。[1]中国的绝交和参战是如何发生的,现有研究基于北京政府内部的政争已经有了相当深入的论证。[2]北京政府从对德绝交到对德宣战,有一个发展的过程,以往的研究主要是关注中国内部的讨论,对于围绕参战条件的中外交涉,仍然较少。北京政府与协约国之间关于参战条件的谈判早为学界所瞩目,但具体情形如何,英国方面究竟是如何考虑的,又是如何与俄法日等国协调的,都是可以进一步探究的领域。总体而言,对于英国等列强与北京政府间参战谈判的研究仍属于粗线条的描述。1本文基于英方档案,拟对协约国内部围绕中国对德宣战条件的交涉再行深入探讨。

  

   一、北京政府对德抗议与绝交

  

   1917年初,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处于胶着阶段,交战双方人力、物力损耗巨大。为改变僵持局面,德国于1917年1月31日宣布无限制潜水艇战,封锁海上航线。德国此举引发了美国等中立国的强烈反对,2月3日美国宣布对德绝交。2月4日,美国驻华公使芮恩施(Paul Samuel Reinsch)分别往访总统黎元洪、总理段祺瑞,劝说中国对德绝交。2

  

   就远东国际局势而言,在德国宣布无限制潜水艇战之前,经过二十一条交涉、袁世凯称帝等事件后,日本与列强之间存在较大分歧,对中国参战反对甚力。总体而言,日本因试图独霸中国,导致与协约国之间关系紧张。至1917年初,在中国问题上,日本希望改变对华政策,有意缓解与英法俄等协约国的关系;英国亦有意重提中国参加对德作战问题。

  

   1917年1月6日,英国驻日大使格林(C. Greene)往访日本外相本野一郎,就日本宣布青木宣纯出任中国政府军事顾问一事探听日方的意图。本野一郎特意向格林解释了新内阁的对华政策,对过去数年间日本政府与协约国间造成的“误会”,向英国政府表示道歉,希望通过格林向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Arthur Balfour)传达他本人及日本政府的歉意。本野一郎表示,新内阁目前正在制定新的对华外交政策,将采取与协约国完全一致的方针,稍后将与英国政府沟通。本野一郎还强调,希望通过此举措消除英国对日本对华外交的忧虑,并以口头形式向格林作了保证。格林在回应本野一郎的谈话时重新强调了英国在中德关系问题上的态度,即尽管英国自身没有使中德冲突的意图,但为了对付德国的在华阴谋,如果日本政府认为是时候重新提议该议题时,亦一直在准备就此问题展开讨论。3

  

   在美国号召中国对德绝交的形势下,英国驻华公使艾斯敦(Alston)认为日本国内的政治环境已经发生改变,为了给德国在远东利益以决定性的打击,是时机清除德国在华的根基及影响了。4事实上,当美国宣布对德绝交之后,艾斯敦很快就收到了中国政府政治顾问莫理循(G.E.Morrison)的情报,莫理循称他已经尽力说服总统黎元洪效仿美国对德绝交。5

  

   当面临美国的绝交呼吁时,北京政府内部开始认真考虑是否对德絕交问题。在1917年2月2日至7日的国务会议上,经过激烈讨论,北京政府的意见是对德抗议,并进而绝交。[1]222驻英公使施肇基于2月8日前往英国外交部,探询英国关于中国对德绝交一事的态度。贝尔福表示,尽管英国政府尚未正式讨论,但他本人完全赞成中国对德绝交。6同日,北京政府外交总长伍廷芳约见英国驻华代办艾斯敦,询问英国对中国对德绝交的态度,艾斯敦的回答与贝尔福大体相同,表示尽管英国议会尚未讨论此事,但他本人支持中国迈出绝交这一步。1与此同时,日本驻华公使林权助承认,自去年提出中德断交问题以来,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他个人原则上同意中国断绝对德关系,并暗示如果在德属山东问题以及太平洋岛屿归属上日本能从法、英获得支持,则将容易平息来自社会上的反对声音。2

  

   在英日两国不反对对德绝交的情形下,2月9日下午6点,北京政府决定对德发出抗议照会。在抗议照会中,北京政府提出:蔽国政府关于2月1日宣言之新政策,特对贵国政府提出严重之抗议,为尊重中立国之权利,维持两国亲善关系,期望贵国政府勿实行此新战策。若事出望外,此抗议竟归无效,使蔽国不得已而断绝两国现存之外交关系。3此即北京政府所称的“抗议预言绝交”。同日,北京政府外交部照会英国外交部,将中国对德抗议书的内容通告英国。4

  

   中国对德发出抗议照会后的第二日,日本外交大臣本野一郎紧急召见了英法俄驻日大使,称中国驻日公使章宗祥向日本递交了中国对德抗议照会的节略。本野一郎建议中国不应只是抗议,而应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毫不迟疑地断绝中德外交关系,并指出即使中国没有向德国发出抗议照会,协约国也应该劝告中国断绝对德关系。5英国对于抗议照会发出后中日之间的协商非常关注。格林得到的消息是:中国外交部长伍廷芳正式询问日本外交人员,中国政府应该对德采取何种态度。日方的回答是在目前的紧急形势下应该即刻断绝中德关系。62月13日,格林收到了意大利驻日大使关于意大利政府的最新消息,据称,意大利外交部已经致电其驻华公使,支持协约国劝说中国立刻对德绝交,并指示其驻华公使将行动通知日本政府及其他驻华协约国外交人员。7

  

   抗议之后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是北京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2月12日,国务院召集包括莫理循在内的4名外籍顾问,询问中德断交后应采取的下一步行动。事后,外籍顾问聚在莫理循处商议起草了一个备忘录,经所有顾问签名后正式送交外交部。莫理循称,对于日本希望中国立刻对德绝交的建议,根据他与一些中国人的谈话可知,“即刻让中国对德绝交是非常困难的,这只是一个理想的愿望。如果盟国所有驻华代表能够发表一个联合声明或各自发表一个措词完全一样的声明给外交部,才有可能让中国即刻对德绝交”。莫理循还指出,“日本反对的力度仍然存在,在促成中国对德绝交上,仍需要获得日本更为积极的支持,或者由日本领头对中国发出邀请”。在莫理循看来,“如果由日本领头邀请中国加入协约国,将会极大满足中国的自尊心和荣誉感,其效果要远超美国所发出的类似邀请”。8

  

   2月13日上午9点30分,英国外交部急电北京公使馆,训令艾斯敦转达英国政府对于中国的赞赏,并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再前进一步,对德绝交。训令还指出,如果日、法、俄三国的驻华公使也接到各自政府的相应指示,可以与三国一起行动。92月15日,日本外交大臣本野一郎向英国外交部转达了他的感谢,因为英国外交部促使所有的驻日盟国外交人员团结在了一起。本野一郎不能确认的是,在等待德国回复前,中国政府是否应该马上宣布对德绝交。本野一郎建议日本驻华公使在北京听取莫理循的建议,并询问英国政府是否可能通过莫理循促使中国政府即刻对德绝交。10

  

   中国内部此时陷入了支持绝交与反对绝交的争论,府院之争逐渐加剧。[1]227—234在内部争论的同时,北京政府向英法日等提出了进一步绝交的希望条件,大致包括延付庚子赔款,增加关税及解除中国不能在天津和北京使馆区驻兵的规定。对于中国所提对德绝交条件,日本外相本野一郎告诉章宗祥,中国应尽快断绝对德外交,不要拖延时间,愈快愈好,他已经准备邀请各协约国成员同情考虑中国所提的各项条件。1恰在此争论关键之时,1917年2月17日,运送中国华工的船只阿索斯号(Athos)在地中海被德国潜艇击沉,华工死伤543人。2中国已经成为德国新海战政策的受害者之一。阿索斯号被击沉,对于中国对德进一步绝交起到了推进作用。

  

   为了促使中国对德绝交,2月27日,艾斯敦约见梁启超,询问中国内部反对绝交派的担心所在。在会谈中,梁启超告诉艾斯敦,由于事先已经被德国人的观点所支配,真正的阻力在于黎元洪总统本人,但形势已经发生改变,副总统冯国璋掌握了对形势的主导权,冯与段祺瑞总理态度一致,黎元洪总统有望很快同意对德绝交。梁启超还表示,除黎元洪总统本人的原因外,还有2个具体的外交问题可能会造成对德绝交上的困难:“一是,如果中国加入协约国阵营,可能会被要求承担超出中国自身能力的任务;二是,日本或许会要求中国承担难以接受的任务”。在此次会谈中,梁启超还向艾斯敦传达了冯国璋所提议的两点建议:“一是中国希望能够与协约国集体谈判参战问题,而不是个别谈判;二是中国需要预先得到一个协约国支持中国参战的声明,该声明可以由中国和协约国方面同时对外公布,以便全体中国人支持政府的参战决议。” 3

  

   在与陆征祥的谈话中,艾斯敦表示英国政府欣赏中国所采取的举动,希望中国不要止步于目前的行动,而要再向前走一步,对德绝交,并加入协约国作战。艾斯敦认为美国观望了太久,现在终于参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如果中国能毫不迟疑地对德绝交并参战,将会取得更好的效果,“中国越是拖延不决,越会削弱参战的效果”。陆征祥告诉艾斯敦,中国政府正详细研究绝交和参战问题,他本人也尽其所能向内阁说明中国加入协约国的必要性;他相信冯国璋副总统来北京之行可能会加快进程。艾斯敦向陆征祥表示,如果冯国璋在京期间能够短期内做出中国对德绝交的决定,则对德绝交而产生的光环和荣耀都可以归功于他。艾斯敦还进一步提示陆征祥,伦敦正讨论中国所提出的财政援助、取消庚子赔款等条件,并提出“如果中国能够立刻对德宣战,就可以扣押德国在上海周围的德国船只,并将其售卖与英国政府。这对中国而言将是一种即时性的财政援助”。闻听艾斯敦此项建议,陆征祥立刻询问通过宣战捕获敌国船只的合法性问题。得到艾斯敦肯定答复后,陆征祥称将即刻提请内阁注意。4

  

   艾斯敦总结中国所提的条件时指出,所有的条件目前在本质上都是有意在试探,集中反映了中国政府的各种意愿。据艾斯敦的理解,中国政府所提出的将海关税提高至值百抽五,英国政府事实上已经原则接受,因为这不是《马凯条约》所提及的附加税。51917年2月下旬,对于促使中国加入协约国之利害两端,英国外交部已经进行了详细评估,最终认为“当前形势下,中国参战利大于弊”。贝尔福指出,“我正考虑通过何种方式让中国对德宣战”。得到英国政府的正式指示后,艾斯敦借回访梁启超之机,将英国政府欢迎中国对德宣战之意予以传达,并表示如能在对德抗议之后尽早宣战将更为有利。对于艾斯敦所传达的英国政府欢迎中国尽早参战的态度,梁启超以个人身份表示了谢意,并表示他本人倾向于尽早宣战,但鉴于宣战事关重大,国会希望在宣战前能尽可能得到协约国的支持。6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146.html
文章来源:安徽师范大学学报 2021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