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信瑶瑶 张申:近代中国经济学构建中的个人主义与整体主义

更新时间:2021-12-06 11:11:18
作者: 信瑶瑶   张申  

   关键词:个人主义;整体主义;经济学方法论;中国经济学

  

   摘 要: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是社会科学领域最为根本的本体论与方法论问题。近代中国经济学的体系构建探索,即涉及了针对这两种方法论的讨论。研究发现:(1)从20世纪初至40年代,中国经济研究经历了从关注个人主义到强调整体主义的思想转变,很多学者从理论优越性以及本土适用性的角度出发,主张在构建中国经济学时应采取整體主义;(2)整体主义在构建中国经济学过程中受到更多关注,原因在于,整体主义在近代中国危难局势下更有利于实现民族独立,并且符合中国传统经济思想的思维惯性,同时,该思潮的产生也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世界范围内政府干预思想的上升趋势;(3)近代中国经济学对于个体主义和整体主义的认识局限性主要表现在,未能充分认识前者对于经济自发调节的积极作用,并且片面地理想化了后者的优势作用。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选择中,应探索个人主义与整体主义的有机统一,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同时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

  

  

   一、引 言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对当前中国经济研究提出了任务与要求,也掀起了学术界关于构建中国经济学体系的讨论热潮。[1-7]方法论作为经济学中的经典议题,是中国经济学体系构建必须探讨的一项重要内容。经济学方法论可以从不同角度加以区分,其中立足于哲理层面的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是以不同人性假设为前提的两种方法论类型,二者形成了分析和解决社会经济问题的不同思路、理论及政策建议,对进一步认识经济理论的内在逻辑以及新经济理论的产生皆具有重要意义。[8]通常而言,个人主义强调人的个体性,重视个人利益和经济效率,政策主张上以自由放任为特征;而整体主义则强调人的社会性,从追求整体利益最大化出发,重视集体利益和公平公正,政策主张上以政府干预为特征。纵观经济理论发展的历史,对于这两种方法论的争论贯穿了经济学发展的全过程。[9-12]

  

   近代是中国经济思想从前科学状态转向科学化发展的转型时期[13],已有研究注意到了该时期经济学方法论的变化,从传播角度[14]、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的交替角度[15]等视角进行了考察。与此同时,近代中国之于经济学方法论的关注也并非纯粹的哲学讨论,其最终目的是形成相应的学术研究,为中国经济发展而服务。因此,对于经济学方法论的探讨,应进一步置于近代中国经济学体系构建探索这一框架之下。事实上,关于构建中国经济学的努力始于近代,目前学界对此已有明确认识,并日渐形成一研究生长点。近年来,不同学者对中国经济学探索的历史过程[7][16-17],以及學科意义[18]、研究内容[19]等体系构建的具体问题等进行了深入研究,但从中国经济学的方法论,尤其是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角度的探讨尚付阙如。在近代中国,关于经济学方法论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1曾出现过热烈讨论,彼时学者不仅认识到这两种方法论是区分不同经济学理论体系的重要依据,如“过去的与现存的许多经济学派,如吾人仔细加以检讨,则可知其彼此对立之原因,完全是由于各派所采之此个人主义的社会观或全体主义的社会观不同的原故”[20]等,而且,还充满理论自觉地对经济学方法论进行比较,为建立中国经济学提供了关于方法论的选择建议和选择理由,颇具开创性与原创性价值。

  

   因此,有必要在中国经济学构建探索的视角下,系统梳理近代学界关于经济学方法论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的论述,通过厘清彼时中国学者针对两种方法论的认识分野,勾勒思想演变的动态轨迹,从而揭示近代中国经济学构建取得的进展,并在方法论层面对当前构建中国经济学形成历史镜鉴。基于此,本研究试图在下述几个方面对现有研究做出拓展:第一,以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为考察,清晰梳理近代中国经济学方法论的思潮流变和关于这两种方法论的比较观点,展示近代中国经济学构建在方法论层面的这一基础性认识;第二,分析近代中国经济学构建倾向于方法论整体主义的原因;第三,基于近代中国经济学方法论研究,为当前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提供启示。

  

   二、近代经济学方法论的思潮流变:从个人主义到整体主义

  

   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的经济思想表达,在中国自古有之。前者如关注个体的“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21]931的善因论;后者如关注整体的“王者之法:等赋,政事,财万物,所以养万民也”[22]73的养民论,以及着眼于宏观层面的“执准守时,以轻重御民”[23]4的轻重论等。但是,中国传统经济思想始终未能形成方法论“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的明确范畴。直至近代,西方学说的传入使得有关个体与整体的探讨进入中国学术界的视野,并在社会科学领域促发了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的意识萌芽。

  

   经济学领域最先接触到的,是19世纪末传入的、与方法论个人主义相结合的英国自由主义经济学说。当时中国学者认为欧美富强的原因即在于其遵循了亚当·斯密(Adam Smith)《国富论》提出的自由放任和相互竞争政策,由此主张中国亦应采取该方法以实现救亡图强。例如,梁启超曾明确指出,“一八四六年以后,英国决行自由贸易政策(Free Trade),尽免关税,以致今日商务之繁盛者,斯密氏《原富》之论为之也”。[24]272严复称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所论述的英国当时应兴革的经济事项,与彼时中国情况相似,故设想中国采用斯密提出的经济道路便也能像英国一样转弱为强[25]215,他认为“所谓富强云者,质而言之,不外利民云尔。然政欲利民,必自民各能自利始;民各能自利,又不必自皆得自由始”[26]25,相反地,国家干预是“强物情就己意,执不平以为平,则大乱之道也”[27]50-51。张铭鼎表示,亚当·斯密的个人主义是一种自由制度,“在这自由制度之下,各人不妨本其自私自利的冲动,用着自私自利的手段,向着自私自利的目标去进行。必如是,才有自由竞争的可能;必如是,个人或国家的经济的状况,才有发展的希望”。[28]朱亦松也分析道,“要之对付今日西洋经济个人主义盛行的社会,和物质发达的社会,是非采用同样手段不可。所谓同样手段,即是竭力奖励私企业之自由竞争,使国人之企业热望日益浓厚而已”,因为“竞争者进步之母也。竞争愈烈,则社会之进步愈速。如是我国农工商业必能日有进步”。[29]因此,以亚当·斯密为代表的经济学说传入中国后,个人主义思想曾在中国流行一时。马寅初在《中国经济改造》中曾言,“自欧化东渐,更益之以英美个人主义之潮流,于是人人倡言自由而团结之观念益薄”。[30]20祝世康也描述道,“我国一般留学英美归国的经济学者,大都在脑筋中充满了这种正统派经济学说,将亚丹斯密看做唯一的开山鼻祖,对于正统派的个人主义思想不加思索地全盘接受”。[31]

  

   表1 史盘著作的近代翻译成果

  

   [著作名称 译者 出版时间 出版社 《经济学说之危机》 萧虞廷 1941 独立出版社 《经济学说史》 区克宣 1932 上海大东书局 《经济思想史》 詹文浒 1933 世界书局 《经济学说史》 陈清华 1934 商务印书馆 《经济之四种基本形态》 王毓瑚 1935 商务印书馆 《经济学说史》 陈清华 1947(二版) 商务印书馆 ]

  

   直到20世纪30年代,史盘1(Othmar Spann,即奥特马尔·施潘)的全体主义学派传入中国,并成为中国学术界的关注重点,不仅多名学者对其著作进行了翻译(表1),而且也引起了许多学者的评价。例如刘絜敖提到,“在经济学的领域内,应着古典学派及边际效用学派等个人主义经济理论之没落而代起之声势浩大和前程辽远的经济学,便是奥国的经济学泰斗谢潘(Othmar Spann)氏所领导之全体主义学派的经济学”。[20]马寅初也认为,“最近有奥国维也纳大学教授斯班(Othmar Spann)者,特树全体主义之旗帜,恢宏旧说,更添新知,遂俨然为德意志思想界之中心人物”。[30]20所以,整体主义的经济思想开始在中国学术界日益流行,具体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在20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整个社会科学领域中逐渐呈现出整体主义的广泛兴起与对于个人主义的相对疏离的现象。一是相较个人主义,讨论整体主义的文章数量明显增多(图1);二是学术界开始对整体主义明确表现出了更多偏好,不仅形成了“全体主义之日益兴盛,和全体主义思想之日益流行,则是任何人也不能加以否认的”[20]、“全体主义的提倡,真是风行一时”[32]的普遍现象,而且有观点认为,“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已经渐次没落,所以当社会主义者稍稍揭露一点全体主义的思想时,便如大风之扫落叶,予个人主义的思想以重大的打击”。[33]其次,20世纪30至40年代,学界集中涌现出构建中国经济学的探索,其中便有不少论述表现出对于整体主义的倾向。例如,大量民生经济学研究多认为整体主义才是中国经济学所应采取的方法论。[18]赵兰坪在《民生主义经济学论》中提出,民生主义经济学“在指示经济学底目的,是在解决人民的物质生活,实现人民的经济平等”。[34]祝世康在《民生主义经济学的哲学基础》一文中也表示,中国的经济学说就其内容来讲“是以全体置于个人之上”,“使个人受全体的支配”[35],等等。又如,受马克思主义传播影响而构建中国经济学的探索,亦主张整体主义。该领域的重要代表王亚南提出,我们应努力“创立一种特别具有改造中国社会经济,解除中国思想束缚的性质与内容的政治经济学”[36],“使各个人都逐渐明了,他们最大可能的个人利益,只是在或大或小的社会集体利益中才得实现”[37]。再次,很多在近代中国较为突出的经济思想,也都体现出了整体主义特征。例如受世界范围内干预主义抬头影响而产生的统制经济思潮,就是一种典型的整体主义经济思想。又如工业化思想中,很多学者都强调要以国家和整体的力量为主导。谷春帆在《中国工业化计划论》一书中指出,中国工业化的形态将是“国家自己计划,自己做”,即使对鼓励私人去做的也要“给予一种指导及管制”。[38]16刘大钧在《工业化与中国工业建设》中也认为,国家应对整个工业化进行有意识、有组织地计划与安排。[39]11

  

   总体而言,虽然中国传统经济思想中包含了具有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特征的内容,然而具体的概念术语却源于近代西方经济学说的传播,并在20世纪前半段呈现出由关注个人主义向强调整体主义的思想转向。促成这一思想的转变的直接动力在于多种思想的传入为不同方法论的选择提供了条件,而根本动力则在于中国学者理论水平和理论自觉的提升,即其要求针对中国的需要,对不同的学说和方法论进行自主选择。

  

   数据来源:“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图表为文章数量的百分比堆积柱状图,文章数量分别以“个人主义”和“全体主义”为关键词检索统计,并人工剔除了显著不相关的文章。

  

   三、整体主义与近代中国经济学体系构建

  

近代经济学方法论的思潮流变对于中国经济学构建产生了深刻影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145.html
文章来源:安徽师范大学学报 2021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