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雪峰:空心村不整治,新农村难振兴?

更新时间:2021-11-27 20:55:41
作者: 贺雪峰 (进入专栏)  

  

   一、

   刘守英等人在“我国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与制度供给”一文中写道:“据测算,全国空心村综合整治潜力达1.14亿亩。空心村不整治,新农村难振兴;乡村地区深度贫困化,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难以缩小;乡村社会治理存在隐患”。显然,刘守英教授认为农村空心村整治对于乡村能否振兴具有极为关键作用,已上升到了决定乡村振兴成败的高度。

   刘守英关注空心村整治,是认为整治空心村,有腾退出1.14亿亩农村宅基地的潜力,如果可以整治出1.14亿亩宅基地用作建设用地,无论是用于农村发展还是拿到城市换取资源,对于乡村振兴都意义非凡。

   刘守英的这个认识实际上在学界和政策部门具有代表性,宅基地改革多次成为政策热点甚至社会热点。全国地方政府都指望通过宅基地制度改革,盘活宅基地资源,以筹集乡村建设资金,以及为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为了从农民手中获得宅基地,以苏北、山东为典型的地方政府强迫农民上楼,以腾退出农民宅基地。

   问题是,宅基地不就是农民用于建房的一块旱地、坡地或荒地吗?宅基地怎么就这么值钱了,以至于要承担起农村振兴的大任?因为土地不可移动,农民宅基地也是不可移动的,一般情况下面,农民都不愿在耕地上建房,而多在难以耕种的荒地上建房,现在要整治盘活农民宅基地,就是将农民房子拆掉,将宅基地复垦成为耕地种粮食,即使按高产耕地,粮食亩产也不过2000斤,产值不过3000元,一年纯利或地租也就不可能超过1000元,一个农户有0.5亩宅基地,复垦宅基地所形成耕地每年地租最多500元,这对于农民增收和乡村振兴基本上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如何可以担负乡村难以振兴的重任?

   当然,耕地不仅仅涉及到地租而且还涉及到粮食安全,以及耕地是无比宝贵的不可再生资源,问题也在于,当前中国不缺粮食,有大量耕地抛荒,且国家提倡存粮于技,存粮于地,当前时期中国远没有缺粮到必须要拆农民房子腾退农民宅基地种粮的地步。而且,农民宅基地现在不复垦为耕地,仍然是土地,不多不少都在那里,为什么非得现在复垦出来,一分钟似乎都不能耽搁?

   二、

   当然,进行空心村整治,整理出来的宅基地不仅仅可以复垦为耕地,而且可以搞建设。如果这些可以搞建设的土地是在沿海发达地区城市经济带,就可以在这些农村建设用地上进行二三产业建设,从而获得大量土地增值收益。在土地上建厂房出租获得租金,集体将收上来的租金分红,农民获得了财产性收入。现在的问题是,发达地区农村,城中村和城郊村,包括宅基地在内的几乎所有农村建设用地早就已经开发出租出去了。而拥有丰富宅基地的中西部空心化的农村,农民都出去了,很多农民房子都没有人住,他们如何在农村搞二三产业建设?谁来这里租房子?中西部地区农民有那么多闲置宅基地,愿意到中西部农村进行开发的二三产业少之又少,又如何可以让中西部农村农民从整治盘活宅基地中大赚一笔,或获得财产性收入?

   因此,整治空心村,让农民腾退出宅基地几乎唯一办法就是借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通过复垦农民宅基地,减少农村建设用地来增加城市新增建设用地指标。现在的问题是,增减挂钩只是一种计划和管理手段,减少农村建设用地增加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并没有产生新财富,最多只是将城市土地增值收益的一部分(土地财政)转移到农村。而显然,增减挂钩是一种十分笨拙的转移支付手段,最好的转移支付手段是财政税收手段。

   即使借增减挂钩,通过腾退农民宅基地可以转移部分城市土地财政用于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或筹措乡村振兴资源,城市也不可能需要整治空心村所多余出来的1.15亿亩宅基地。当前全国城市建设用地大概8000万亩,按未来十五年再有2亿农民进城来计算,城市最多需要建设用地3000万亩,大概占用耕地2000万亩,也就最多需要新增3000万亩建设用地指标,何况绝大多数城市建设用地指标都是由国家根据城市建设需要计划下达,无需付费的。也就是说,城市建设需要通过复垦农民宅基地来获取指标的可能只有一千万亩左右,这一千万亩指标可以卖多少钱?指望靠这个钱来振兴乡村,还能让农民获得财产性收入,是否过于想当然了?

   三、

   当前中西部地区农村出现不少的空心村,原因是农民大量进城了。农民进城了,村庄空心化了,农民却未腾退出宅基地。农民不仅没有腾退出宅基地,而且据说在农民进城占用城市建设用地的同时,农村宅基地面积不仅没有减少而且还在持续增加,农民在城乡两头占地,浪费了大量宝贵土地资源,影响了中国经济成长,降低了人民生活质量,因此就应当立即马上将农民宅基地复垦出来。

   现在的问题是,农民进城了,但几乎每一个农户家庭中的中老年父母仍然留守农村,他们需要农村的住房;农民进城了,但他们并没有在城市安居,而愿意保留进城失败的农村退路;以及农民年轻时进城,年龄大了可能还要回到村里来。农村成为农民家庭的基本保障和进城农民的最后退路,村庄也是农民的心理安全和归属所在,是农民的乡愁与宗教,是落叶归根的地方。当前中国仍然处在中等收入阶段,农民进城却并未能普遍在城市体面安居,这种情况下,保留一个并不现代也不美好却对农民友好的农村,对农民很重要。

   在农民进城仍然不稳定,城市化质量不高,国家也缺少对农民强有力保障的情况下面,让进城农民保持与村庄的联系,保留农民宅基地,不仅不是资源浪费,而且是非常重要且基本的社会保障。看起来农民进城了,村庄出现了空心化,没有通过空心村整治腾退出来农民宅基地造成了土地资源浪费,这却是必要的资源冗余,正是这个资源冗余为农民提供了可以在城乡自由往返的可能,为中国现代化提供了弹性的社会结构条件。

   四、

   农民正在快速进城,城乡关系正在迅速重组,一切都在变动中。这个时期,保留农民宅基地,保持进城农民与农村的血肉联系,对于缓解社会矛盾,安抚农民心理,提高中国现代化应对危机能力,都极其重要。宅基地不只是土地资源,也不可能通过所谓盘活土地资源来无缘无故点土成金。宅基地作为国土资源,复不复垦都在那里,早复垦晚复垦都不少一分。

   当前无论是政策部门、学术界还是地方政府,都有通过宅基地制度改革来盘活所谓宅基地资源,以为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和为乡村振兴筹措资源的强烈冲动,以为制度可以点土成金,这显然是极大地误解了宅基地的本质以及宅基地的性质,这样的改革是折腾,不仅不可能产生财富,而且会极大地耗损社会财富,破坏农民的退路,让中国社会结构变得脆弱,且使中国失去应对各种可能危机的重要基础。

   乡村振兴不能折腾农民宅基地。

   何必与农民宅基地过不去呢!

   2021年11月8日晚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92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