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虎得 韩喜玉:“中华民族共同体”概念的基本内涵及理论意义探析

更新时间:2021-11-24 11:24:01
作者: 杨虎得   韩喜玉  

   内容提要:正确认识中华民族共同体内涵,对创新新时代中国特色民族理论政策,准确把握我国多民族国家的基本国情,提高民族事务治理水平具有重要意义。本文通过梳理学术界关于“中华民族共同体”基本内涵认识中引发争议几个观点,探讨其产生的影响,并提出“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基本构成,即“中华民族共同体”是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中国公民共同体,也是我国各民族荣辱与共、利益相连的命运共同体和认同中华文化的各民族共同体。

   关 键 词:中华民族共同体  基本内涵  理论意义  The Chinese National Community  connotation  theoretical significance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基于对我国多民族国情与现实的准确把握,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一原创性科学论断。这是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开启了新时代中国民族工作的新实践。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理论与实践中把握“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深刻内涵,对推动构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学术体系和实践路径,落实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时代要求,尤显重要。因此,学术界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从涌现的现有研究成果看,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基本内涵、理论意义等一些问题的分析还不够深入全面,或语焉不详。本文就此做一些深入的探讨。

  

   一、“中华民族共同体”认识中引发争议的几个观点

  

   “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涵、构成是研究“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前提和基础,也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理论前提。只有阐述清楚这些基础问题,才能更好地理论指导实践,探寻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建设路径。长期以来,学术界对这方面的研究和探讨取得了丰硕成果,但也出现了一些引发争议的观点,需要高度关注。

  

   (一)将中华民族等同于汉族

  

   “中华民族”概念最早由梁启超提出。“中华民族”概念的产生是近代以来传统中国以“秩序规则”为原则的王朝国家体系的崩溃与西方以“资本利益”规则为根本的民族国家发展背景有着密切的联系。近代以来,西方国家凭借着工业革命带来的强大实力强势入侵中国,使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这使得当时的中国知识分子认识到在“救亡图存”的道路上,需要全部国人的参与,需要一种能够凝聚全国人民思想的观念。同时,受西方民族国家思想影响,与“西方民族”“美利坚民族”等相呼应,“中华民族”理念呼之欲出。在中国近代史上,“最早具有较为明确的现代国家各民族一体观念者为梁启超”。[1]在梁启超的论述中,“中华民族”的内涵经历了从“汉族—多元混合的汉族—多数民族混合共同体”逻辑演变过程。

  

   1901年梁启超在《中国史叙论》一文中多次使用“中国民族”概念,以“中国民族”的活动来对中国历史进行时代划分,有“中国民族自发达、自竞争、自团结之时代”“中国民族与亚洲各民族交涉繁赜、竞争最烈之时代”“中国民族合同全亚洲民族,与西人交涉竞争之时代”等。[2]联系上下文可以看出其内涵不确指,有时指汉族,有时为有史以来中国各民族的统称,这种统称已初步具有了各民族从古至今所凝成的某种一体性和整体性的含义。梁启超在1902年撰写的《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一文中,在探讨“论诸家之派别”问题时,写道:“上古时代,我中华民族之有海思想者厥惟齐。故于其间产出两种观念焉:一曰国家观,二曰世界观。国家观衍为法家,世界观衍为阴阳家。”[3]这被学术界公认为是目前所看到的“中华民族”一词的最早出现。作者在论述中国古代诸子百家思想时提出,中华民族自古就有具有海权思想。按照秦统一六国后,经过秦汉时期发展与融合,汉代以后逐渐形成“汉”民族历史发展轨迹,可以把梁启超这里所说的“中华民族”理解为多个诸侯国民众混合而成的汉族的前身。

  

   1905年梁启超在《历史上中国民族之观察》中,对“中华民族”概念进行了较为明确的阐述:“今日之中华民族,即普通所谓汉族者,自初本为一民族乎?抑由多数民族混合而成乎?”[4]在这里梁氏对中华民族等同于汉族产生了疑问。但是,他把“混合而成”的汉族改称为“中华民族”,并一起论述了其他还没有混合到汉族中的其他民族。这说明了在他看来,中华民族不断混合凝聚的趋势还在继续。“悍然下一断案曰:中华民族,自始本非一族,实由多数民族混合而成。”[5]1923年,在《中国历史上之民族研究》中,梁启超对自己先前“中华民族”的概念界定进行了修改,“凡遇一他族,而立刻有‘我中国人也’之一观念限于脑际者,此人即中华民族之一员也”。[6]此时,梁氏将民族意识纳入判别中华民族的要素,不再坚持中华民族即汉族的观点。

  

   孙中山先生在领导推翻清朝封建帝制的革命过程中,借鉴了1367年《朱元璋奉天讨元北伐檄文》中的“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的主张并改编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将“鞑虏”与“中华”对立,这里的“中华”主要是指以汉族为核心的政权。随着革命形势的变化和对中国基本国情的认识不断深化,开始倡导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倡导“五族共和”,虽然摒弃了将“中华民族”等同于“汉族”的狭隘观点,但仍然不符合中国多民族国家基本国情的实际,存在历史局限性。

  

   综上所述,“中华民族”概念的提出、使用和内涵的不断拓展延伸甚至前后不一致,与当时中国社会背景有着深刻的联系。近代以来,中国面临着反帝反封建的双重任务,“中华民族”的理念既能在对内的反封建斗争中起到凝聚革命力量的作用,又能在对外反抗帝国主义的侵略中起到凝聚全中国人民力量的效果。所以,梁启超和孙中山面对国内的反清反封建斗争时,会强调“中华民族”中的汉族核心;当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时,强调“中华民族”是“多个民族的混合体”。虽然从整体来看,存在一定的历史局限性,但这在当时反帝反封建斗争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然而,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成为我国民族工作的主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稳步推进,但在我国将“中华民族”等同于“汉族”的观念并未随历史的发展完全消失。只要稍加注意我们就会发现,在部分媒体报道中,有关“炎黄子孙”“龙的传人”等话语和宣传十分活跃。客观分析,这种观点并不完全符合我国各民族文化发展演变的历史事实。实际上“炎黄”是中国历史传说故事中上古时期的文化始祖,神话传说故事形成的时间较汉族形成的时间要早很多,所以将传说故事当成真实的历史实属勉强,将“炎黄”说成汉族的直系始祖实属牵强,更不能以偏概全地遑论中华民族的渊源。炎黄的“汉族”世系由来是在秦代之后汉族形成之后,由自认为是汉族的文人按照“万世一系”的理念来整理国故的结果。而把“中华民族”简单等同于“炎黄子孙”,则是将一些与“炎黄”没有渊源关系的其他民族有意无意排除在“中华民族”行列,隐含的逻辑同样是将中华民族等同于汉族,其意缪也。

  

   (二)用公民共同体替代中华民族共同体

  

   费孝通先生提出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理论,对认识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基本国情产生了重大影响。“中华民族作为一个自觉的实体,是近百年来中国和西方列强对抗中出现的,但作为一个自在的民族实体则是在几千年的历史过程中所形成的……它的主流是由许多分散孤立存在的民族单位,经过接触、混杂、联结和融合,同时也有分裂和消亡,形成一个你来我去,我来你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又各具个性的多元统一体。”[7]总体上看,这一理论提出后得到社会各界越来越广泛的认同,成为我国民族理论研究领域中的主流话语。但是在讨论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产生了诸如“中华民族是实体还是一个复合体”的争论。有学者提出,中华民族“只是‘倒放电影’式的今人对古代的理解框架,是一个晚清之后被重新建构的、想象性的‘民族虚体’,而非有实证依据、有自觉意识的‘民族实体’”。[8]在持这种观点的学者看来,中华民族只是建立在共同价值观基础上,以统一的政治制度和法律为基础的政治共同体,而不是建立在共同文化基础之上的文化共同体,因而也就不具有民族学意义。还有一些学者提出中华民族是由中国各民族组成的“复合体”。持这种观点的学者们认为,“由汉族和55个少数民族‘合’为中华民族,但各民族‘合’而未‘化’,又都保持着各自的民族特征,仍然是民族实体”。[9]这里“复合体论”者明确表示,组成“中华民族”的各民族是“实”,虽然对由各民族组成的“中华民族”是“民族实体”还是“民族虚体”没有解释,但从行文逻辑看,基本是循着“多元”是实、“一体”是虚的方向加以论证的,实质上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实体性质进行了解构。从上述观点出发,一些学者进一步提出,由于“‘民族’一词已经约定俗成地被理解为具有生物性和文化性的人们共同体,用‘中华民族’涵盖公民共同体涵义存在太多困难,所以应放弃使用‘中华民族’一词,改用‘中华人民’指称公民共同体。”[10]简单说其本质就是用公民共同体替代中华民族共同体。

  

   (三)将海外华人含括在中华民族共同体范围中

  

   有的学者从中华文化认同的角度出发,在讨论中将分布海外的华人也纳入中华民族共同体范围中。但是,如果以此将分布在全球的华人含括在中华民族共同体中,并不符合中华民族共同体内涵,体现在:其一,海外华人作为所在国籍国家的公民,在所持的文化系统中虽然具有中华文化的因素,但这种文化因素是涵化在加入国文化系统中,认同加入国文化系统为前提的,中华文化并不是其认同的全部。其二,将加入外国国籍的华人含括在中华民族共同体中,在国际上也容易造成一些误解,如当我们提出“全世界中华儿女团结起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倡导时,就会引起国际上一些人的警觉,似乎中国要搞世界范围内的民族主义,等等。

  

   二、如何正确认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涵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华民族”提出了许多新观点、新思想,其中,包括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新的阐述,这些阐述为我们深入认识中华民族共同体内涵提供了路径和方向。

  

   (一)中华民族是拥有中国国籍的中国公民共同体

  

什么是民族?对此我国民族理论界进行了长期的讨论,并且,多次引起争论高潮。针对民族概念使用中的乱象,近年来,一些学者提出了“文化民族”和“政治民族”概念,将作为56个民族的“民族”称为“文化民族”,将中华民族称为“政治民族”。概念具有工具性效力,对科学分析问题具有重要实践意义。在此,对民族的这种分类是否科学尚可不论,就作为民族的“属性”而言,中华民族与56个民族中的“民族”有显著差别。无论是56个民族而言的“民族”还是中华民族,毫无疑问都具有“文化属性”和“政治属性”。但在政治属性方面,中华民族对外代表国家主权,是“国家民族”,对内是56个民族共同的政治屋顶,很显然56个民族中无论哪一个民族都不具备这样的“代表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858.html
文章来源:《民族问题研究》2021 年 09 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