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邹平座:对脸书Libra及未来数字货币的思考与应对

更新时间:2021-11-23 11:01:37
作者: 邹平座  

  

   面对Libra,中国应把握其创新与挑战,鼓励中国央行推进数字货币研发,鼓励中国互联网企业与Libra加强合作。从长远角度,与其被动应对,不如主动出击,中国应重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带来的技术变革新机遇。

   2019年6月18日,由全球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脸书)主导的数字货币Libra测试网在GitHub开源上线,并发布白皮书。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从联合创始人列表来看,加入Facebook Libra计划的合伙人基本都是支付或互联网领域的头部玩家,包括信用卡清算巨头MasterCard和VISA、线上支付系统Paypal、线上旅游预订公司Booking Holdings、电商平台Ebay和Mercado、线上打车平台Lef t和Uber、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线上奢侈品平台Farfetch以及电信运营商Vodafone等。

   Libra标志信用货币向数字货币转化

   Libra体系有三个核心。据白皮书描述,Libra是以区块链为基础、有真实的资产担保、有独立的协会治理的全球货币,货币单位为Libra。Libra将由真实资产储备作为担保,每Libra数字货币都会有对应价值的一篮子货币和资产做信任背书,受Libra协会的创始成员监督,每位创始成员负责运行一个验证者节点。

   Libra的出现引发了全球的关注与讨论,在定位上它是全球性的数字货币;在技术上则是结合了脸书技术与区块链技术;从联合创始人来看,则是强化了这种数字货币的支付功能与交换媒介的作用;从它的储备基础来看,它则是IMF特别提款权(SDR)的拓展版。总而言之,Libra强化了美元的地位,基本上是美元数字化的样板,似乎要形成一个“数字化布雷顿森林体系”,脸书的白皮书被称之为“天秤座共享体系”。

   Libra的出现有几个重要标志:世界货币向数字化转型,新的世界货币体系重建,全球货币战争进入新的阶段,“牙买加体系”基本上结束。

   从全球货币历史来看,从物物交换到物币物交换再回到物物交换是一个必然的闭环循环。从无货币到有货币再到无货币当中的每个阶段都经历漫长的历史过程。问题的关键是:货币史一定要经过数字货币时代?现在是否可以进入无货币的易货贸易时代?作为价值尺度的货币锚如何变化?

   传统货币理论认为,货币有5大功能:价值尺度功能、支付功能、交换功能、贮藏功能、世界货币。比特币之所以不能称为数字货币,就是因为它数量严格限制,不能满足货币的基本功能——支付功能的需要。Libra具备了支付功能的需要,但它是否是全球公允的价值尺度还值得研究。因为它的基础货币锚仍然是不确定性较大的国家信用货币,而这种体系正在处于衰退之中。建立在高度发达的信息技术和大数据基础上的易货贸易可能会取代货币的支付与交换功能。作为价值计量单位的功能是无法取代的,就像度量衡一样,是我们认识和把握商品世界的基础工具。当商品经济时代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传统的信用货币由于货币锚的缺失,对数字资产的价值尺度功能与计量的难度不断加大。

   从货币演化的角度讲,全球三次大危机都是货币危机的结果。1929年大危机是金本位崩溃引起,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是美元体系崩溃的结果,2007年的经济危机则是“牙买加体系”失效和一个新的货币体系产生的过程。可以说,本轮危机还是进行时,从次贷危机到主权国家债务危机,过渡到货币危机之中。全球经济在等待一个新的货币体系的降生。而且从历史经验看,这个货币战争过程是艰难、痛苦甚至是血腥的。Libra的出现,标志着信用货币向数字(资产)货币的转化,数字货币是信息社会必然的基础设施。全球货币战争进入了新的时期。

   从信用货币过渡到数字货币是经济历史演化的必然规律

   人类社会由工业社会进入信息社会,经济形态也由商品经济进入数字经济,数字货币是人类货币历史的必然产物,它既是一种机会,也蕴藏风险。

   信息社会与工业社会不同之处在于,信息是人们创造价值的主要工具,人们消费的价值也主要是信息产品,信息价值处于全球价值链的顶端。人类进入信息社会,不仅仅是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的进化,还是文明的进化,世界观的进化。因为,就人所能认知的客观世界而言,它是人类接收信息的总和。信息社会是一个每天都在拓展的客观世界,我们每天都在面临一个拓展了的世界。价值是指客观世界对人的有用性,也是人接收到的对人有用的信息。由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的应用,信息社会的价值形式与内容每天都在扩张。在工业社会,我们主要依靠“时间维度”创造价值,而在信息社会,我们主要依靠“空间维度”创造价值。价值函数由原来的线性模式转化为几何级数的函数,价值体由平面体转变成立体化、无形化、多维化。传统的货币已经无法度量这种价值,作为“价值尺度”的货币自然要发生对应变化,向数字货币过渡。因此,数字货币是人类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过渡过程中的必然产物。

   随着社会历史形态由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转变,人类经济基础形态也由商品经济转变为数字经济。在商品经济中,价值规律是物以稀为贵,而在数字经济中,价值规律拓展到“数以大为贵”(大数定律与价值共享性)。数字价值随着数据量的增加而不断增加,负熵不断减少。根据香农(信息计量学创始人)的研究,数字价值就是确定性。从商品经济向数字经济过渡的一个显著的标志是区块链的应用和发展。区块链是数字经济的必要条件和重要的基础设施。商品经济时代,人们用会计核算价值、管理价值;在数字经济时代,人们用区块链核算价值、管理价值。因为数字经济的价值链生态发生了重要变化,企业的原有边界被打破,转化为一种新的集合体。在这种新型企业中,分配方式发生了改变,从原来的按照所有权分配利润,转化为以使用权为主,从原来的生产资料,转化为数字资产,投资者、员工、客户共享企业成果。这种分配制度的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原有的社会制度,是人类历史的重大转折。数字经济使价值规律发生变化,用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户和超级账户管理价值,个人替代企业成为经济的基本细胞成为可能,企业、政府、社团等则转化为“价值链”。因此,在数字经济时代,价值尺度是数字货币。

   数字经济的分配制度发生重要改变,是信息社会的重要特征。资本市场势必发生改变。这为资本市场改革与监管提供了重要思路。实际上,我们已经感觉到目前资本市场出现的问题是外生的,是制度性问题,不仅仅是监管的问题。因为“资本为王”的时代过渡到“数字为王”的时代,信息和数字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资料。这个时候,“股份制”向“通证制”过渡成为必然趋势。通证制是一种新的分配形式和资产管理制度。通证(token)是投资者、客户、管理者、员工共同参与企业收益的权益和分配的数字凭证。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可以通过通证制实现制度性创新。通证制是资本市场改革的方向,“通证”作为一种数字资产,会逐步向数字货币过渡。

   综上所述,数字货币是信息社会的必然产物,也是数字经济的基本条件。货币历史从信用货币过渡到数字货币是经济历史演化的必然规律。

   国家之间的竞争与合作形式将发生重大变化,这个变化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美国在数字经济与数字货币方面已经占领了价值链的制高点,众多国家仍然一无所知。Libra优势与挑战并存。一方面,Libra融合了区块链技术和比特币优势,升级技术和发行机制。Libra较USDT在主体信用、组织架构、币值稳定和生态构建方面有显著优势。另一方面,发行主体和国家监管风险对Libra推广构成挑战。发行主体风险,作为一种货币,Libra天然面临与商业银行类似的风险,包括超发、挤兑以及隐私泄露风险。国家监管风险,Libra可能削弱各国货币主权,冲击现有货币体系,各国监管层和国际组织普遍对Libra持有中性谨慎的态度,不排除未来部分国家禁入Libra的可能。

   Libra或冲击货币体系、银行体系、资本市场和其他数字货币。对货币体系的影响有:第一,Libra协会并非试图打造超主权货币,但是Libra或自然演变为超主权货币。从美元全球化历程来看,资产抵押、丰富生态使Libra具备超主权货币雏形,流通范围逐渐扩大可能使Libra自然演变为超主权货币。第二,Libra可能冲击国家货币主权,影响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施行。货币政策方面,匿名、点对点交易特性使Libra成为资本跨境流动的新渠道,各国央行资本流动管制难度增加;部分商品可能使用Libra进行定价,部分小国货币甚至可能被取代,货币政策将失效。财政政策方面,政府无法征收“铸币税”,且丧失赤字货币化工具,财政收入萎缩,债务违约风险放大。

   Libra定位于支付手段,其设计构想克服了比特币的三大缺陷,是更优秀的支付媒介。事实上,作为一种数字货币,Libra的推广和普及将使比特币被更多人所接受和认可。对银行体系的影响:银行贷款、跨境支付业务承压。跨境支付业务是Libra最主要应用场景,这将冲击传统商业银行的跨境支付业务。同时,Libra未来有可能进行信用扩张,将冲击商业银行贷款业务。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未来企业或通过“Libra+ICO”进行融资,投资门槛低、无需审批的特点方便企业快速寻找合作伙伴,但恶意炒作代币或破坏正常金融秩序,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面对Libra,中国应把握其创新与挑战,鼓励中国央行推进数字货币研发,鼓励中国互联网企业与Libra加强合作。从长远角度,与其被动应对,不如主动出击,中国应重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带来的技术变革新机遇。中国在互联网金融和移动支付领域是领先于美国的,这对增强世界人民支付便利性、中国互联网科技实力、移动支付实力、人民币国际化、建立全球金融中心等具有战略意义。

   世界货币进入深度寻锚阶段

   从数字资产到数字货币:世界货币进入深度寻锚阶段,这需要科学的价值论创新。人的价值作为“货币锚”实现货币第六大功能,即价值创造功能。以此为基础形成新的世界货币体系,可以发现一个全新的价值世界,一个全新的世界经济。

   在未来一段时间,由信息化生存的各种数字资产会越来越多,包括比特币、以太坊、Libra等各种数字资产、技术通证和数字货币。但是,真正的稳定币的“货币锚”是“人的价值”。

   脸书的Libra仍然是建立在区块链基础上的信用币,它的致命弱点仍然是现有飘浮不定的现有货币体系,仍然是走向崩溃的美元体系。

   物质世界是人接收信息的总和,价值是对人的有用性,就是对人有用的信息。那么,价值就是人接收的对人有用的信息,这种信息就是人的价值,人的价值就是价值本身,价值世界是可以度量的。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通过期权理论来定价。区块链的发现使我们能够有效管理、计量与核算人的价值。这就改变了以往价值无法直接计量的长期问题。那么,有用的信息就是可以度量的,通过市场的信息过程进行度量。我们找到了信息的度量工具,也就找到了一个新的世界的度量工具。有用的信息也叫信用,所以信用也是可以度量的。

仙农与哈莱特研究的信息量主要是一种负熵,一种不确定性。当事件概率为1时,信息量等于零。当事件概率为0时,则信息量是无穷大。因而,仙农的信息度量是计算一种信息源的不确定性而非信息本身。他定义的信息是一种不确定性的数量。他认为信息是一种解决不确定性的量。世界的本源是未知的,是完全不确定的,我们接收信息是为了消除这种不确定性。例如,我们通过称量计算了物体的重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83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