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炎秋:经典现实主义及其反思

更新时间:2021-11-20 13:53:03
作者: 赵炎秋  

   内容提要:经典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是在19世纪现实主义理论与实践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现实主义观的基础上归纳、总结出来的,是现实主义发展的最重要阶段。经典现实主义的基本原则,一是真实表现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包括严格地按照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描写生活,表现生活的真实和强调细节的真实性等方面;二是正确处理主客关系,包括作者的主观思想要服从客观现实,作者的思想应该通过形象间接地流露出来,作者不能以自己的主观思想干扰作品中的生活与人物自身的逻辑等内涵;三是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包括正确处理共性与个性、典型人物与典型环境的关系、运用好典型化方法等内容。经典现实主义在20世纪受到挑战并有新的发展,但其基本原则与方法并没有过时。当前重提经典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与基本原则,有其现实意义。

  

   关 键 词:经典现实主义  现实生活  主客关系  典型人物  典型环境

  

  

   现实主义是我国现当代文学理论的重大议题,也是现当代文学实践的主流与主要创作方法之一。但是正如许多重要的概念术语一样,现实主义由于历史的积淀和现实的复杂,也已成为一个内涵丰富但又相对模糊的术语。本文以为,准确地把握现实主义,应该以对现实主义的阶段性分期为基础。本文将19世纪以前的现实主义称为早期现实主义,19世纪的现实主义称为经典现实主义,19世纪以后的现实主义称为现代现实主义。把握现实主义,以对经典现实主义的把握最为重要。经典现实主义主要指19世纪中期产生于欧美的现实主义文学流派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现实主义方法与观念。对于经典现实主义的把握,应该以19世纪欧美现实主义文学的理论和实践以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相关论述为基础。为了论述的集中,本文对经典现实主义的讨论主要聚焦于创作方法层面。

   一、真实表现现实是经典现实主义的根本要求

   真实表现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是经典现实主义的最低也是最高要求。之所以是最低,是因为任何现实主义作品都必然要反映出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之所以是最高,是因为只有成功达到这一要求,作品才可能取得成功。历代的现实主义作家与批评家都认可这一要求。韦勒克认为,现实主义“植根于一个强大的历史传统”,“在其忠实于自然这个广泛意义上,现实主义无疑是批评传统和创作传统的主流”。①巴尔扎克承认:“法国社会将成为历史家,我只应该充当它的秘书。”他认为:“一位作家只要刻意从事这类谨严的再现,就可以成为绘制人类典型的一名画师,或多或少忠实的、成功的、耐心的或大胆的画师;成为私生活戏剧场面的叙事人,社会动产的考证家,各种行话的搜集者,以及善行劣迹的记录员。”②在巴尔扎克看来,现实主义文学必须真实地写出社会的本来面貌;一个作家,也只有真实地写出社会的本来面貌,才能或多或少地取得成功。

   自然,作为一个有“想法”的作家,巴尔扎克并不满意停留在描写现实的层面,他还希望“研究一下产生这类社会效果的多种原因或一种原因,把握住众多的人物、激情和事件的内在意义”,“思索一下自然法则,推敲一下各类社会对永恒的准则、对真和美有哪些背离,又有哪些接近的地方”。③然而,在恩格斯看来,“如果一部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小说,通过对现实关系的真实描写,来打破关于这些关系的流行的传统幻想,动摇资产阶级世界的乐观主义,不可避免地引起对于现存事物的永恒性的怀疑,那么,即使作者没有直接提出任何解决办法,甚至有时并没有明确地表明自己的立场,我认为这部小说也完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④对于有社会主义倾向的小说来说,只要真实地表现了现实的本来面貌,就完成了作品的使命。非社会主义倾向的小说就更应如是,因为有社会主义倾向的小说,所表达出的思想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积极的,而非社会主义倾向的小说,其表达的思想在很多情况下有可能是消极的。因此,恩格斯对作家的基本要求,是如实地表现现实,而不是热衷于表达作家自己的观点与思想。

   真实表现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要做到如下三个方面。

   第一,严格地按照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描写生活。文学作品描写的生活,必须与现实生活相符,符合生活的常情、常识与常态。而要按照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描写生活,就应该在文学作品中排除超自然的因素。现实生活是丰富的,也是美的。只要认真挖掘,就能写出极富魅力的作品,如鲁迅的《阿Q正传》,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但有时一些现实主义作家出于某种原因,喜欢在按照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进行描写的同时,在作品中渗进一定的超自然因素,如陈忠实的《白鹿原》。这一定程度损害了小说的现实性,不符合现实主义的要求,从艺术的角度看,也不一定是可取的。当然,这并不是说现实主义作品中不能有超现实的内容,但这只能发生在意识和主观的领域,而不应发生在现实、客观的领域。也就是说,在人们的意识中存在着超自然的因素,在他们的眼中,事物有时会带上神异的色彩,这是符合客观事实的,现实主义文学也可以描写。但是这些超自然的因素只应存在于小说人物的主观世界中,而不应出现在小说描写的客观世界里,成为客观现实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这些超自然的因素在客观现实中是不存在的,现实主义作品自然不应将这种想象中存在的东西作为真实存在的东西来表现。

   第二,表现生活的真实。生活真实同时也是生活现象,但生活现象不等于生活真实。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观点,只有符合可然律与必然律的生活现象才是生活真实,才是“诗”应该表现的对象。不过,对于现实主义文学作品,要表现生活真实,只考虑可然律与必然律还是不够的,还应考虑概然律的问题。概然律指事件在生活中发生的频率。一个事件是现实生活中常见的、经常发生的,这个事件的概然律就高;反之,这个事件的概然律就低。以真实地反映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为宗旨的现实主义作品,不能大量描写低概然律的事件。⑤莫泊桑指出:“写真实就要根据事物的普遍逻辑给人关于‘真实’的完整的意象,而不是把层出不穷的混杂的事实拘泥地照写下来。”他举例说:“世界上每天死于不测之祸的人数量极为可观。但是,在一篇小说里,我们难道可以借口要加进某一意外的情节而让一块瓦片落在某个主要人物的头上,或者把他抛在车轮之下?”⑥文学中低概然律的事件太多,必然影响作品的现实性。比如狄更斯的《奥列佛·特维斯特》,小说中的同名主人公不断地陷入各种引人堕落的环境,但总能因为某些意外的事件,逢凶化吉。这些意外的事件类似莫泊桑所说的“落在主要人物头上的瓦片”,对《奥列佛·特维斯特》的现实性造成了一定的损害。

   第三,细节的真实性。巴尔扎克认为:“我们读一本书,心里总有一种求真的意识,碰到不真实的情节,求真意识就会叫起来:‘太假!’这本书就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价值。普遍的、永恒的成功,其秘密就在于真实。”⑦从文学与生活的关系看,文学是虚构的,但从文学与生活的反映关系看,人们又要求它是真实的,也就是说,它必须与生活有同一性。而最能与生活产生同一性的,是作品中的细节。另一方面,人们总是以现实生活为参照系来阅读文学作品。一部现实主义作品,给读者的阅读期待是作品中的生活与现实生活具有同一性。如果作品的细节不真实,必然会挑战读者的生活常识与生活经验,从而导致其对小说的描写产生不信任感。这种不信任感逐渐积累,达到一定的度,就会使其对作品做出否定的判断。这个时候,作品的其他方面做得再好,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二、经典现实主义的客观原则

   文学是现实生活的反映,但现实生活不能自动成为文学作品,必须经过作家的头脑,经过作家主观能动的创造。如何处理主观与客观的关系,是创作方法的关键之一。亚里士多德认为:“诗人既然和画家与其他造型艺术家一样,是一个摹仿者,那么他必须摹仿下列三种对象之一:过去有的事或现在有的事、传说中的或人们相信的事、应当有的事。”他认为,索福克勒斯是“按照人应当有的样子来描写,欧里庇得斯则按照人本来的样子来描写”。⑧这可能是文学批评史上最早对文学创作中的主客关系进行的探讨之一。亚里士多德所说的按照“过去有的事或现在有的事”进行模仿,也就是按照客观现实的本来面貌进行描写,欧里庇得斯就是这样做的,这是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按照“应当有的事”进行模仿,也就是按照主观的愿望进行描写,索福克勒斯就是这样做的,这是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至于“传说中的或人们相信的事”则复杂一些。传说中的或人们相信的事有的是实有其事或者是在真实事件的基础上加工而来,有的是完全虚构或者说是虚幻的。现实主义文学可以描写这些事情,但应该将它们局限于传说和人们主观的范围,而不应将其作为客观真实的存在来表现。

   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要求作家在创作时,按照客观现实的本来面貌进行描写,这就是现实主义的客观原则,它有三层意思。

   第一,在作者的主观思想与客观现实发生矛盾时,主观要服从客观,按照客观现实的本来面貌进行描写。从文学创作的角度,作者的主观可以划分为他的思想感情和他对现实的认识两个部分。作家的思想感情建基在其所接受的世界观、思想体系、政治立场、个人经历等因素之上,他对现实的认识建基在他对现实生活的体验基础之上。作家对生活的认识有可能是正确的也有可能是错误的,而在他认识生活的过程中,他的思想也总是有意无意地参与进来,并影响到其对生活的认识。这样,在作家的思想、对现实的认识和现实之间,就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三者之间是一致的,一种是不一致。三者之间的一致,又存在积极与消极两种情况。积极的一致是指作家在对现实进行认识的时候,其思想参与并影响了他的认识,三者在现实的基础上达到了一致。消极的一致是指作家在认识现实的过程中,或者由于其没有明确的思想,或者虽有思想,但没有参与其对生活认识的过程,也没有对其认识的结果进行干预与修正,三者同样在现实的基础上达到一致。对作家的创作而言,这两种一致都不会对他如实地描写现实产生不利的影响,因为他的主观建基在客观现实的基础之上。但三者之间不一致的情况就复杂了,这也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作家对生活的认识无意识地受到其思想的影响,导致其对现实的认识产生偏差,这种不一致可以称为无意识的不一致;一种是作家对现实的认识比较准确,他也意识到这种准确,但与他的思想存在矛盾,这种不一致可以称为自觉的不一致。对于作家的创作而言,无意识的不一致会对他的创作产生不利影响,导致他无法按照现实生活的本来面貌进行描写。但因为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思想影响了其对生活的认识,因此作家创作时,其思想与其对生活的认识之间不会产生矛盾。而自觉的不一致则不同。作家意识到他的思想与他所认识的生活之间存在矛盾,这个时候,是按照自己的认识对现实生活进行描写,还是屈从自己的思想,对现实生活进行不准确的表现,就必然成为作家无法回避的选择。恩格斯对这种情况给出了明确的回答。在致玛格丽特·哈克奈斯的信中,他称赞巴尔扎克能够“违背自己的阶级同情和政治偏见”,“他看到了他心爱的贵族们灭亡的必然性,把他们描写成不配有更好命运的人;他在当时唯一能找到未来的真正的人的地方看到了这样的人,这一切我认为是现实主义的最伟大的胜利之一,是老巴尔扎克最大的特点之一”。⑨恩格斯认为,在思想与现实发生矛盾的时候,只有像巴尔扎克那样,用对现实的真实描写克服思想上的偏见,作家的创作才能成功,才能产生优秀的作品。这一观点无疑是正确的。

第二,在作品中,作家的思想应该通过形象间接地流露出来,而不能直接地表达出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不反对作家有自己的思想,也不反对作家在作品中表达自己的思想,但他们反对作家脱离形象,在作品中直接地表露自己的思想,要求他们将自己的思想隐含在形象之中,通过形象自然地表现出来。在评论拉萨尔的剧本《弗兰茨·冯·济金根》时,马克思曾批评拉萨尔:“你的最大缺点就是席勒式地把个人变成时代精神的单纯的传声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764.html
文章来源:学术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