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星:尧舜之道的理论构建

更新时间:2021-11-17 15:40:09
作者: 韩星 (进入专栏)  
功业弘大,完美地体现了内圣外王之道。正如王夫之所说:“帝尧以上圣之聪明,而日取百物之情理,如奉严师,如事天祖,以文其‘文’,思其‘思’,恭其‘恭’,让其‘让’,成盛德,建大业焉!......故其圣也,如天之无不覆帱,而‘俊德’‘九族’‘百姓’‘四门’‘黎民’‘草木鸟兽’咸受化焉。”9

   舜也是德行远大。《尚书·舜典》:“帝舜,曰重华,协于帝。浚哲文明,温恭允塞。玄德升闻,乃命以位。”孔颖达疏曰:“能顺而考案古道而行之者,是为帝舜也。又申其顺考古道之事曰,此舜能继尧,重其文德之光华,用此德合于帝尧,与尧俱圣明也。此舜性有深沉智慧,文章明鉴,温和之色,恭逊之容,由名闻远达,信能充实上下,潜行道德,升闻天朝,尧乃征用,命之以位而试之也。”《伪孔传》:“浚,深。哲,智也。”孔颖达疏曰:“经纬天地曰文,照临四方曰明。”温、恭:孔颖达疏曰:“言其色温而貌恭也。”允,信实。塞,充满。说明舜能够顺古道而行,继承帝尧的文德光华,有浚、哲、文、明四德,温、恭、允、塞四行,潜修德行,名闻远达,升闻天朝,为尧重用。舜代尧经历了艰难困苦的历程,“慎徽五典,五典克从。纳于百揆,百揆时叙。宾于四门,四门穆穆。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尚书·尧典》)孔颖达疏曰:“尧使舜慎美笃行五常之教,而五常之教皆能顺从而行之,无违命也。又纳于百官之事,命揆度行之,而百事所揆度者,于是皆得次序,无废事也。又命使宾迎诸侯于四门,而来入者穆穆然皆有美德,无凶人也。又纳于大官,总录万机之政,而阴阳和,风雨时,烈风雷雨不有迷惑错谬。明舜之德合于天,天人和协,其功成矣。”舜经过各种考察考验以后才登上帝位,行天子之政。他勤勉政事,四次巡视四方,此后“五载一巡狩,群后四朝。敷奏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浚川。.......流共工于幽洲,放驩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尚书·舜典》)他选贤任能,任命禹为“司空”,主持治理洪水、平定水土;任命弃为“后稷”,主持五谷农业生产;任命契为“司徒”,主持社会教化;任命皋陶为“士”,主持刑法,维持社会稳定和谐;任命垂为“共工”,主持手工业生产;任命益为“朕虞”,主持皇室园林内动物资源的管理;任命伯夷为“秩宗”,主持祭祀活动的次秩尊卑;任命夔为“典乐”,主持八音调和,以便敬神人和;任命龙为“纳言”,主持上传下达,传递信息。并且要求各官员恪尽职守,如“汝二十有二人,钦哉!惟时亮天功”,还要求考核业绩,“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庶绩咸熙。”(《尚书·舜典》)可谓功业卓著,天下大治,也完美地体现了内圣外王之道。王夫之赞曰:“‘浚哲文明’以光昭其知,‘温恭允塞’以骏发起行,处深山,临忧患,而光明赫奕之气不可遏也。从五典,叙百揆,宾四门,格大麓,殛大奸,晋群贤,庸有必备,载有必熙,岂尝韬光同尘,以苍苍之无正色者为师,而徜徉乎不测之域。”99舜以“玄德”为尧重用,也通于天道。《论语·卫灵公》载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舜的“无为而治”与道家顺天道之自然、无所作为不同,而是己有盛德,以德化民,同时,能够选贤任能,君无为而臣下有为。

   三、儒家道统开端

   尧舜是儒家道统传承中的关键人物。儒者们认为,三皇五帝的治术各不相同,但他们一脉相承,有一个不变之道在背后支撑着。这个“道”就是古代圣王代代相传的核心价值,由此而形成道统传承的谱系。《周易·系辞下》中关于《易经》的来源曰:“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嗑。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这实际上也是以卦象为象征的道统传承体系。孔子删订《尚书》,所录为虞、夏、商、周各代王室文献,始于尧、舜,涉及的先王包括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等上古圣王。孔子以上古圣王之行事阐发他的理想,以圣圣相传之道建构早期儒家道统谱系。

   道统本来就存在于历史文化之中,而道统之说滥觞于孟子。孟子以捍卫和承继“先王之道”为己任,勾画出一个自尧、舜、禹、汤、文王、孔子相传的圣人之道授受统绪:

   由尧、舜至于汤,五百有余岁。若禹、皋陶,则见而知之。若汤,则闻而知之。由汤至于文王,五百有余岁。若伊尹、莱朱,则见而知之;若文王,则闻而知之。由文王至于孔子,五百有余岁。若大公望、散宜生,则见而知之;若孔子,则闻而知之。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余岁。(《孟子·尽心下》)

   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孟子·公孙丑下》)

   当尧之时,水逆行,泛滥于中国,蛇龙居之,民无所定。下者为巢,上者为营窟。《书》曰:“洚水警余。”洚水者,洪水也。使禹治之。禹掘地而注之海,驱蛇龙而放之菹。水由地中行,江、淮、河、汉是也。险阻既远,鸟兽之害人者消,然后人得平土而居之。尧、舜既没,圣人之道衰,暴君代作。坏宫室以为汙池,民无所安息;弃田以为园囿,使民不得衣食。邪说暴行又作,园囿、汙池、沛泽多而禽兽至。及纣之身,天下又大乱。周公相武王诛纣、伐奄,三年讨其君,驱飞廉于海隅而戮之,灭国者五十,驱虎、豹、犀、象而远之,天下大悦。《书》曰:“丕显哉,文王谟!丕承哉,武王烈!佑启我后人,咸以正无缺。”世衰道微,邪说暴行有作,臣弑其君者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孔子惧,作《春秋》。《春秋》,天子之事也。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孟子·滕文公下》)

   孟子以尧舜为开端,沿着一条历史文化基线,以大约五百年为一个周期,从尧至孔子,清晰地勾勒出一幅儒家道统的传承谱系,并认为儒家道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在漫长的历史中有衰有兴。尧、舜以后衰微,期间又经历几次世衰道微,由大禹、周公、孔子相继拯救传承下来,现在他要把圣人之道传承下去。

   中唐韩愈认为,“先王之道”从尧开其“端”,一直传到孔孟,从未间断:“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10自孟子之后,儒学的发展乃是前后相承,延绵而不绝。韩愈把儒学渊源同中国古代的圣王相联系,借以强调儒学在时间上早于佛学,为华夏正统思想,一脉相承,从未间断。这标志着儒家道统论的正式提出。他以“道统”继承人自居,认为自己的历史使命就在于恢复和发扬儒家这个“道统”。

   宋代理学家们也都采取韩愈的观点。北宋孙复在《信道堂记》中提出其道统观:“吾之所为者,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之道也,孟轲、荀卿、扬雄、王通、韩愈之道也。”而同时的石介《尊韩》一文云:“道始于伏羲氏,而成终于孔子。道已成终矣,不生圣人可也。......若孟轲氏,扬雄氏,王通氏,韩愈氏,祖述孔子而师尊之。”其《怪说》(中)则说:“周公、孔子、孟轲、扬雄、文中子、吏部(韩愈)之道,尧、舜、禹、汤、文、武之道也。”及至二程,道统又有新的变化。程颐在为程颢所作的《墓表》中认为,孟子之后儒家的道统就失传了,其兄明道先生得不传之学于遗经,才接过这个传统。二程所建构的道统谱系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曾子、子思)→孟子→程子。

   刘子翚是宋代著名理学家、诗人,朱熹的老师。他撰《圣传论》十篇,概括尧、舜、禹、汤、文王、周公、孔子、颜、曾、思、孟圣圣相传之道。他首先分析了圣人之道不明的原因:“道之不明也,阐之者晦之也;道之不行也,执之者拘之也。圣人既没,歩骤圣人者日益众,此甲彼乙不能相统,心心有主,喙喙争鸣,承舛听讹,浸失其本,圣人之道散于百家,荡于末流,匿于学者见闻之外,有密知其旨者发而扬之,众必愕眙非诋而弗之信也。夫其弗信也,非叛圣人之道也,陷于所长而不能反也。故博以求约也,而聪或陷之于杂;思以索理也,而智或陷之于凿;文以表义也,而才或陷之于浮;说以明疑也,而辨或陷之于夸。用其所长,陷于所短者,由失其本故也。不覩其本,各守其偏,圣人之道始离;互攻其异,不反其同,圣人之道始孤。不有卓然英睿出焉,孰能引而归之,会而通之哉?”1111圣人之道不明主要是学者各有心思智虑,陷于一己之私见,各守其偏,互攻其异,遂使圣人之道散于百家,荡于末流,匿于学者见闻之外,所以需要有卓然英睿的大儒出来综合会通。他认为,《尚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就是尧舜相传的密旨,这里的“一”就是“道”。他说:“一者道也,能一者心也,心与道应,尧舜所以圣也。”1111尧舜之所以成为圣王,是因为尧舜之心与天道感应,合而为一。“尧舜之心,见于从事者兢兢致道而已,孳孳为善而已,惕然如有所警,勉然常若不及,终日乾乾,无少断续。安乐和易,此心发之;鄙诈邪慢,此心拒之。故一日兢兢孳孳一日尧舜也,一岁兢兢孳孳一岁尧舜也。日复日,岁复岁焉,洞达流通,与道不隔,则子为尧舜乎,尧舜为子乎,荡荡巍巍,复在吾目中矣。”11尧舜一心,兢兢致道,孳孳为善,时时刻刻,年年岁岁,心与道应,身与天合,成就圣道。后学者要学为尧舜,就要明其用心,这才是学为尧舜的正道。他以心为本诠释尧舜之道,对宋明儒影响非常大。

   提出“道统”概念的是南宋朱熹。他进一步发展完善道统论,认为儒家的道统是周敦颐和程氏兄弟上接孟子的,而自己又继承了周敦颐和程氏兄弟的儒家道统。在《中庸章句序》中,他详述了自己心目中的儒家道统观:“《中庸》何为而作也?子思子忧道学之失其传而作也。盖自上古圣神继天立极,而道统之传有自来矣。其见于经,则‘允执厥中’者,尧之所以授舜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者,舜之所以授禹也。尧之一言,至矣,尽矣!而舜复益之以三言者,则所以明夫尧之一言,必如是而后可庶几也。......夫尧、舜、禹,天下之大圣也。以天下相传,天下之大事也。以天下之大圣,行天下之大事,而其授受之际,丁宁告戒,不过如此。则天下之理,岂有以加于此哉?自是以来,圣圣相承:若成汤、文、武之为君,皋陶、伊、傅、周、召之为臣,既皆以此而接夫道统之传,若吾夫子,则虽不得其位,而所以继往圣、开来学,其功反有贤于尧、舜者。然当是时,见而知之者,惟颜氏、曾氏之传得其宗。及曾氏之再传,而复得夫子之孙子思,则去圣远而异端起矣。子思惧夫愈久而愈失其真也,于是推本尧、舜以来相传之意,质以平日所闻父、师之言,更互演绎,作为此书,以诏后之学者。......自是而又再传以得孟氏,为能推明是书,以承先圣之统,及其没而遂失其传焉。”朱子将“道”与“统”合在一起明确提出了“道统”概念,并认为汉、唐以来道统无传,《礼记·中庸》所传尧舜之道统源于“上古圣神继天立极”而成,有着明确的传承谱系。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等以至孔子、颜回、曾子、子思和孟子,构成了秦汉以前儒家道统的传承谱系。孟子没后,儒家“道统”“遂失其传”。他所说的道统的核心就是尧、舜、禹三圣相传的发于一心的“允执厥中”。正因为尧、舜德盛道高,成为天下的大圣,不仅禅让天子之位,以天下相传,还以心传心,传承道统。

   四、道德人格典范

   (一)孝悌

尧舜之道的道德根本是孝悌。孟子认为:“尧舜之道,孝悌而已矣。子服尧之服,诵尧之言,行尧之行,是尧而已矣。子服桀之服,诵桀之言,行桀之行,是桀而已矣。”(《孟子·告子下》)赵岐注云:“孝悌而已,人所能也。尧服,衣服不逾礼也。尧言,仁义之言。尧行,孝悌之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718.html
文章来源:《孔子研究》202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