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贝淡宁:理解儒家思想传统及其当代发展

——对话加拿大哲学家、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得主贝淡宁

更新时间:2021-11-11 19:39:17
作者: 贝淡宁 (进入专栏)  
也适用于世界大部分地区。

   很多全球指标根据自由、财富或幸福等有价值的指标对国家进行排名,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缺陷:它们忽视了丰富多样的社会关系对人类福祉的重要性。建立和培育和谐的社会关系、不要破坏环境,是世界上大多数文化、伦理体系和宗教的共同目标,而和谐指数可以而且应该成为衡量社会进步还是倒退的关键指标。

   因此,我与清华大学学生莫映川合作设计了和谐指数(Harmony Index) 来弥补这个缺陷。我们衡量对人类福祉至关重要的四种关系:家庭和谐、国内和谐、世界和谐、自然和谐。我们试图衡量每种关系中和平秩序和尊重多样性的程度——儒家思想家称之为和谐——并根据整体和谐的分数对国家进行排名。

   我们发现,相对富裕的小国往往是更和谐的国家。然而,与其他主要的全球指数相比,和谐指数受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家民主程度的影响较小。我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社会指标研究》 (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上,引起了人们相当大的兴趣,但由于时间和资金不足,我无法继续这项工作。

   和谐的社会关系是人类繁荣的关键

   《中国社会科学报》:西方主流的价值观是自由平等,但是您却提出,自由不一定比和谐更重要。能否具体谈谈这个问题?

   贝淡宁:我在和谐指数的背景下探讨过这个话题。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根据人类福祉的不同衡量标准对国家进行排名的社会指标激增。不管它们有何不同,最有影响力的指标都有一个共同的缺陷:如前所述,它们忽视了丰富多样的社会关系对人类繁荣的重要性。

   人类与其他群居动物(例如狮子,但有别于老虎)一样,在公共环境中方能茁壮成长。如果没有家庭成员的支持、和谐的社会和健康的生态系统,我们中有多少人可以蓬勃发展?但我们又不仅仅是社会动物。与狮子不同的是,我们的社交生活有一个重要的道德维度:我们关心也理应关心其他人的利益。如果一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感到自由但不关心他人的幸福,那么从道德的角度来看,这个社会肯定是有问题的。

   简而言之,人类福祉的指标应考虑界定人之所以为人的社会和道德维度。然而,很多指标将个人自由看得高于一切,仿佛无论我们的社会关系、后代或自然环境要付出什么代价,我们都可以在一个重视个人自由的社会中蓬勃发展。这可以被称为“个人主义”偏见。

   这种偏见在美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自 1972 年以来每年进行的“世界自由”调查中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该调查根据各国对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的承诺进行排名,其明显的假定是,自由是人类福祉最重要的价值,并以此对各国进行赞扬或批评。但是,如果家庭成员之间关系恶劣,我们的社会处于混乱状态,我们的国家与邻国处于不断交战的状态,我们的生活方式建立在对自然竭泽而渔地剥削之上,那么自由还有什么意义?

   自由可能是丰富多样的社会关系的一种重要手段,但人类福祉的指标不应忽视的事实是,社会关系是人类繁荣的关键。而且,自由本身无法在社会真空中实现。不只是马克思主义者,还有很多人也都认为,在和平、物质充裕的社会环境中才最有可能培育出有意义的自由。然而,“自由之家”忽视了行使自由所必需的社会背景。“自由之家”声称其“不持有受文化约束的自由观”,理由是其标准已载入《世界人权宣言》。但是,它排除了《世界人权宣言》中的社会和经济权利。

   更准确地说,“自由之家”以美国宪法中保护和强调的权利作为道德框架,从《世界人权宣言》中选择相关权利。这样一来,美国就一直被列为“自由”国家。

   我并非否认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重要性,但大多数情况下,没有物质基础的自由会失去意义。

   我并不是说儒家不关心自由,恰恰相反,儒家的和谐思想也重视多样性。中国每一个知识分子都知道孔子《论语》中所说的“君子和而不同”。

   在一定程度上,重视多样性是有美学原因的:单一成分,例如盐,本身味道很平常,然而它与其他成分混合在汤中会变得美味,就如同样的乐器在与其他乐器和声时可以更加悦耳。重视多样性也有道德方面的原因。“和谐”与“一致”的对比源于《左传》,其中明确提到统治者应该对其幕僚的不同政治观点持开放态度。容忍和尊重不同的观点很重要,这样才能揭露和纠正错误。因此,一个相对自由和开放的社会是展示和表达各种政治观点的先决条件。

   自由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要实现美好生活、滋养有价值的社会关系,自由是一种非常重要和必要的手段。但是,我现在发现一个问题:如果和谐的关系不重视幸福,也是问题。将来也应该衡量和谐与幸福的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如何评价杜维明等新儒家的主张?例如,杜维明将儒家伦理阐释为正在涌现的全球共同体之精神资源,而且他提出“文化中国”理念,在世界语境中理解“中国人”的含义。

   贝淡宁:我非常欣赏杜维明的作品,我认为他在帮助中国恢复儒家传统方面所做的工作比任何其他思想家都多。我也赞同他的观点,成为儒家主要是文化身份问题,而无关民族或种族背景。原则上,我们都可以成为儒家。

   不过,在实践中,儒家思想更容易产生共鸣的是在日常生活中重视孝道和社会和谐等儒家价值观的地方,比如中国。在个人自主权高于一切的文化背景中,要使儒家思想听起来很有吸引力,虽然不是不可能,但确实很有难度。从政治上讲,我更倾向于认为,要判断中国的政治实践和制度是否在道德上合理,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不应成为唯一或主要的判断标准。

   许多散居海外的受儒家启发的知识分子,包括杜维明教授,或多或少都认为儒家的道德价值观,如修身养性,仍适用于现代世界,但我们都应该在政治上采用某种形式的自由民主。

   自由民主有很多优点,我们应该从中学习。但是,如前所述,我认为,某种形式的贤能政治也适合中国,因为它一直是中国政治文化的核心。它可以弥补选举民主的一些缺陷,例如只关注短期前景的缺陷。现代世界非常需要选拔和提拔具有超凡能力和美德的公职人员,他们需要具备丰富的政治经验。而且,对于不仅影响当代而且影响后代以及他国人民的政策,应当有长远的目光,比如气候变化方面的政策。

   《中国社会科学报》:尽管中国做了很多努力加强与世界的沟通,但是仍然遭到不少误解。除了语言障碍之外,这是否也与一部分人对于中国文化所持有的偏见有关?如何破除这种偏见?

   贝淡宁:我确实认为西方对中国存在很深的偏见,而这种偏见又导致误解乃至更糟糕的情况。不过,从自身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在国内树立一个更好的模式,更多地依赖儒家式的软实力,更少依赖法家式的硬实力。

   我想讨论一个更容易解决的问题:我们有时会因误译而误事。中国的关键政治概念被翻译成英文时,常有误译的情况,这加剧了对中国形象的误解问题。在中文中本来是正面的术语,如果翻译不当,在英文中就可能是负面的。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汉字“和”,通常(误)译为harmony。“和”是儒家伦理中的一个关键概念。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和”字也因为代表中国文化的核心而得到了强调。我记得在美国电视频道上观看这个开幕式,一位播音员对仪式上“和谐”的士兵表现出的纪律和秩序表示惊叹——他们的行动看起来完全一致。

   但我意识到,把“和”翻译成英语中的“harmony”会给人造成错误的印象,因为它听起来像是“统一”“一致”。“Harmonious society”(和谐社会)指的是人人行为一致、思想一致的社会。但这几乎与“和”的意思相反。如前所述,“和”的理念即使不是颂扬、至少也是重视多样性和多元化。尊重多样性应该在和平的政治秩序中进行,在这种秩序中,通过学习互鉴而互相交流、丰富彼此。因此,“和”的更好的译法或许是“diversity in harmony”(和而不同)。至少,我们需要说明中国人对“和”的用法是尊重多样性的,而不是强调同一性。和声的音乐理念,意即不同的音符相互作用,产生比部分的简单总和更加美妙的东西,更接近中文中“和”的含义。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谈谈更多其他的例子。

   贝淡宁:原则上,在国外推广中国思想并没有错,这样外国人就可以更好地了解——即使不是赞赏——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但“宣传部”这几个字可谓因误译而有损于自己的使命。多年来,它一度被翻译为“the Propaganda Department”,而这个说法在英文中颇有贬义。几年前,“宣传部”的官方翻译改为“Publicity Department”,但是这几乎等于没有什么改进。在英语中,私人公司可以通过“publicity”来销售他们的产品,但政府应该更加中立。何妨使用“Communication”(沟通)或“Public Engagement”(公共参与)等更中性的术语来翻译“宣传”呢?虽不能保证政府信息百分百的有效沟通,但它开启了成功的可能性。

   又如统一战线,正式译法为“United Front”。“统一战线”旨在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等机构为民盟等民主党派提供发声的政治平台。在政协中,民盟等民主党派对旨在改善社会的提案进行详细商榷。统一战线还有针对海内外华人推广中国文化、提高身份认同的使命。

   然而,对于说英语的人而言,“United Front”听起来很有问题。它是对于“统一战线”的直译,但是这种译法却无法正确传达相关部门的职能信息。这个词来自战时——当时中国共产党敦促与国民党合作、建立统一战线以对抗日本帝国主义——今天它仍然让人联想到某种秘密使命的形象,即与外敌进行浴血奋战、推广共产主义。

   如果“统一战线”听起来像是一个战时组织,旨在分清敌我以打败敌人,西方人怎么能看到它的好处呢?何不把英文译名改成“Department of Cultural and Political Outreach”(文化和政治外联部)之类的说法?这样的术语能更好地反映“统一战线”的工作内容。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6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