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凌胜利:全球战略收缩期与中国“强国外交”新征程

更新时间:2021-11-11 15:10:20
作者: 凌胜利  
在全球治理领域展开制度竞争。

   总之,由于大国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与意愿下降,以及大国博弈加剧,使得未来一段时间全球治理的动能减弱,全球治理变革更加困难。受此影响,国际环境的包容性有所下降,而竞争性则有所上升。

   (四)战略取向:大国战略收缩概率增加

   疫情导致各国的经济社会问题普遍增加,大国也遭遇了疫情的巨大冲击,各国经济实力受损严重。与此同时,国际环境的竞争性也有所上升。可以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主要大国的战略取向将呈现战略收缩态势。

   美国遭受疫情冲击严重。特朗普政府抗击疫情不力,成为连任失败的重要原因。受疫情影响,美国经济遭受重创,而政党极化、社会分化等导致美国国内始终无法形成团结有效的疫情防控。随着拜登总统的上台,这一状况有望改观。拜登在竞选当中多次表示其政策优先选项是抗击疫情、恢复经济等国内议题,对于外交议题的考虑比较靠后。这也意味着拜登政府执政初期的主要精力是应对国内问题。在对外政策方面,特朗普政府留下的诸多烂摊子短时期内很难修复。通过修复联盟关系和重视多边主义来提升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将是拜登政府的重要任务。值得注意的是,有研究认为,即使特朗普连任失败,但特朗普主义对于美国政策的影响短时期内难以消除。(11)特别是其孤立主义的对外政策倾向未来难以很快调整,加之受实力下降影响,美国的战略收缩可能会延续一段时间。(12)

   欧洲一体化遭遇挫折,疫情加剧了欧盟国家的经济社会矛盾,英国“脱欧”、新老欧洲矛盾等问题更加凸显,这将制约欧盟对外政策的运筹。英国“脱欧”给欧盟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后脱欧时代”的欧盟将不可避免发生重要变化,具体表现为保护主义加剧、内倾性上升、自信心下降。(13)随着国际格局和国际秩序的深刻重组,欧盟赖以发挥规范性影响力的力量基础、制度框架、战略依托,都严重制约了欧盟在全球规范和标准设置中的能力,欧盟在对外政策方面面临的能力局限会更加突出。(14)随着英国“脱欧”,欧盟中的德法核心承担着更为重要的任务。不过,这两个国家也面临复杂的国内问题。德国的默克尔时代即将结束,新的德国政府将采取何种对外政策和欧盟政策存在不确定性。法国则因为国内的经济、社会的掣肘,难以独自扛起欧盟对外政策的大旗。总之,无论是欧洲大国还是欧盟,由于自身实力下降和国际环境恶化的影响,将更有可能采取战略收缩。

   疫情给俄罗斯也带来了惨重代价。俄罗斯经济发展困难加剧,能源出口因国际能源市场价格下降,收入大幅减少。由于难以调整的经济结构弊端,俄罗斯经济将呈现低速增长甚至是负增长。受经济困难掣肘,俄罗斯在对外政策方面会力不从心,其对外战略重心聚焦周边地区,需要防范周边国家的冲突与动荡恶化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对于俄罗斯而言,随着能源革命和国际社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共识和合作增加,俄罗斯以能源产业为重心的经济发展难度会有所增加。尽管俄罗斯仍将自己定位于全球大国,但对外战略的收缩将是被迫之举,从“大欧洲”走向“大欧亚”,表明俄罗斯对外战略重点在统筹兼顾中发生重大转移,周边地区将是俄罗斯的战略重心所在。(15)

   日本内政因安倍首相身体原因辞职陡生变数,疫情给日本老龄化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了重要挑战,东京奥运会更是因此延期。未来一段时间,日本的战略重心主要是恢复经济和办好奥运会,在对外政策方面基本呈现保守态势。安倍外交理念对“菅内阁”的对外关系依然具有重要影响。深化日美同盟关系,注重印太视域下的日澳、日英等“准同盟”构建,继续“战后外交总决算”,均是菅义伟内阁坚持安倍时代“战略性外交”的理念表达。(16)不过,与安倍时期所面临的国内外环境相比,菅义伟内阁面临着更为艰难的内外环境,国内政治将占据更大的分量。

   新冠肺炎对于印度的冲击同样明显。受限于医疗条件,印度在疫情控制方面难度极大。疫情并未削弱莫迪政府的权威,印人党依然掌控疫情的话语权,对国大党优势明显。不过,印度经济增长受阻,疫情更是导致雪上加霜。尽管印度大国战略抱负依旧,但经济、社会等国内问题在未来一段时间会制约其对外战略的开展。新冠疫情对印度国内政治、经济、社会造成全方位冲击,宗教矛盾激化、经济雪上加霜、政策资源有限、外部环境深刻调整等势必影响其对外战略实施和国家崛起前景。(17)

   综上所述,疫情对于全球经济、全球治理的影响非常明显,虽说国际格局尚不会因此发生剧烈变动,但是对于全球战略态势而言,各国受内外因素的制约,不得不实行战略收缩,全球也因此会进入战略收缩期。

  

   二、全球战略收缩期的系统性影响

  

   全球战略收缩期具有系统性影响,将深刻地影响大国关系、全球治理和全球稳定。加强对全球战略收缩期影响的研判,对于中国“强国外交”的开展具有重要价值。

   (一)大国博弈持续增强

   受全球战略收缩期影响,各国会更加看重相对收益,大国之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受疫情影响,各国主要忙于国内政治,更加关注自身利益,大国也不例外,对国际事务的关注与参与有所减少,大国战略保守主义倾向增加,大国战略博弈会持续增强。

   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更加凸显,为了固守美国霸权,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防范与打压力度明显增强。考虑到美国在安全领域的优势,其在安全领域对中国施加压力也最为便利。美国不仅自身对中国的军事施压强度增加,还联合其他盟国与伙伴对中国共同施压。拜登政府虽然在对华战略手段上会有所调整,但鉴于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犹存,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将常态化。面对特朗普政府给中美关系造成的巨大伤害,拜登政府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会缓和中美关系,但是想要短时期内修复中美关系也不容易。在阿拉斯加的中美高层对话争论激烈,实际上也反映了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依然强硬。令人担忧的是,历经特朗普政府对中美战略竞争的渲染,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基调短时期内恐将难以改变。

   美俄战略博弈依然延续,由于双方的核战略力量竞争和地缘竞争,美俄战略竞争在未来改观的可能性较小。拜登政府依然将俄罗斯视为重要威胁,双方关系改善面临诸多难题。一方面,拜登政府依旧视俄罗斯为重要威胁,在就职之后与普京的首次通话当中,拜登表现出了强硬的对俄立场,宣称美国会坚决捍卫国家利益,以回应俄罗斯损害美国及其盟国的行动;(18)另一方面,美国也会尽力寻求与俄罗斯的战略稳定,双方就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达成一致,并有望在军控、伊核等方面形成一定的合作。2021年4月,美俄开始相互驱逐外交官,使得双边关系进一步恶化。可以预计,美俄关系正常化并不容易,双方之间必将经历复杂的博弈。

   中印之间存在共同崛起大国的地缘困境。新冠疫情背景下,印度对大国外交战略进行了调整,与美、日、澳关系进一步拉近,同中国在经济和战略上采取“脱钩”做法。(19)印度基于国内转移压力和中国外部环境恶化的判断,在边境问题上频频采取进攻行为,导致中印边境冲突升级。相比以往,边境冲突事件受到的媒体关注度增加,国内观众成本上升。由于边境问题和地缘竞争,加之美日等国对于中印竞争的利用,未来一段时间中印竞争压力犹存。更有学者担忧,两国关系现有运行机制与架构效能衰减,难以平稳运转两个毗邻新兴大国之间的复杂互动,中印关系到了非重构而难以重启的关口。(20)

   相对而言,2020年中日关系相对稳定,这与日本国内忙于抗疫不无关系。不过,日本安全上对美国的追随依旧,中日之间围绕地区主导权的竞争对双边关系具有深刻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受大国竞争加剧影响,美日澳印安全合作明显加强,准联盟形态已经呈现。中日之间的地区主导权竞争和安全问题、历史问题等对两国关系依然具有重要影响。受中美战略竞争影响,日本作为“第三方力量”的协调作用增强,但是协调空间减少。为此,日本采取了“第三方力量”外交,即三种战略空间下的外交政策,以此构筑多层次的战略空间。(21)疫情下,中日关系获得短期利好因素,但疫情下的日本战略异动也带动中日关系摩擦显现。(22)

   受新冠疫情影响,欧盟内部认同感受到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国际形象和影响力有可能进一步受损。疫情趋缓后,欧盟能否有效弥合成员国之间的分歧,不仅关乎欧洲经济的整体复苏,很大程度上也将影响欧洲一体化的未来走向。(23)欧盟面临内外困境,总体上希望与中美俄等大国保持良好关系。不过,欧盟还是将发展美欧关系视为优先目标,对拜登政府怀有期待。尽管美欧之间围绕防务分担等问题也矛盾不断,但总体上是合作多于竞争。美欧关系的演变,会影响欧盟与中俄等大国关系的发展。在《北约2030计划》中,北约首次将中国视为“潜在威胁”并寻求美欧联合制华。2021年,欧盟在华为、新疆等涉华议题上紧跟美国,对中国不断施加压力。俄欧关系在未来能否改善存在不确定性。受疫情影响,俄罗斯周边地区的动荡风险增加,地缘竞争、人权问题与“颜色革命”将成为俄欧博弈的重要影响因素。

   令人担忧的是,无论疫情何时终结,各大国修复疫情所带来的经济社会冲击都需要时间,这也使得未来一段时间各国会“内政优先”,战略保守主义倾向会有所增强,大国博弈难以缓解。

   (二)全球治理深陷困境

   全球治理因疫情冲击陷入困境,各领域的全球治理取得进展的甚少,而陷入停滞甚至倒退的不少,全球治理的民主赤字、信任赤字、领导赤字显著增加。由于全球治理的动能削弱,全球治理改革将缺乏动力,面临身陷困境的风险。

   对于全球治理而言,领导乏力、领导赤字一直是不利因素。新冠疫情引发世界性大灾难、大破坏、大震动,导致国际体系出现“领导缺失”,全球治理机制遭受重创,全球化进程受到冲击。(24)如全球抗疫合作中的主要困境在于大国协调存在困难和主要发达国家对多边机制的态度趋于负面。(25)受全球战略收缩影响,大国博弈加剧,大国在全球治理方面的合作会明显减少。美国作为当今世界最为强大的国家,特朗普政府面对疫情不是选择同舟共济,而是继续推行单边主义,对世界卫生组织等全球抗疫的重要组织、协调机构还多有指责。拜登政府对于全球治理也是选择性参与,更多关注应对气候变化、公共卫生等议题。更为令人担忧的是,全球治理部分被演变为大国竞争的场域,使得制度竞争、制度制衡在全球治理领域愈加明显。鉴于全球治理体系的改革需要大国协调加强,大国博弈的加剧势必会滞缓全球治理的变革进程。

   总体来看,全球贸易治理、金融治理、环境治理等面临的挑战颇多,逆全球化、国家主义在未来一段时间仍将持续甚至有可能增强,大国博弈加剧导致全球治理中的权力竞争更加凸显,大国之间围绕国际制度的竞争更加激烈,全球治理推进面临的困难增加。

   与此同时,区域治理是否赢来转机也存在不确定性。亚太地区达成了RCEP,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自贸协定。该协定的生效将给所有参与国家带来诸多实质利益。在全球经济发展面临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亚太区域经贸合作取得重大进展,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多边合作的价值,不过未来实施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在世界其他地区,区域合作却动力不足,一些合作还面临退化的局面。特别是在中东、非洲、拉美等地区,区域合作在疫情面前显得非常脆弱,未来一段时间也是困难重重。

   总之,未来一段时间全球治理将呈现疲软态势,恐难大为作用,贸易、金融等制度改革难度较大,不过在气候变化、公共卫生领域,合作有望加强。在全球战略收缩期,各国对于国内议题会更加重视,更加关注国内治理,推动国内治理与全球治理的协同难度增大。

   (三)全球动荡风险增加

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发展受损,各国国内经济社会矛盾增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59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