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朝仓友海:东亚哲学的理念与牟宗三:本文的意图

更新时间:2021-11-09 23:39:25
作者: 朝仓友海  


东亚哲学的理念与牟宗三:本文的意图*


朝仓友海 著 (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

宋 琦   译 (日本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博士候选人)

陈碧强    校对(曲阜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哲学系副教授)


   邀稿人於去年九月写信邀请东京大学朝仓友海教授投稿《鹅湖学志》,在书信往返期间提到牟宗三先生与分析哲学之间的关系,朝仓教授指出牟先生早期哲学的出发点是初期的分析哲学,而这点并未受到後来的研究者太大的重视。放在东亚哲学的视野中,牟先生看待逻辑哲学的态度可以与日本京都学派的西田几多郎作一对照,代表着东亚哲学家反省各自文化的不足之处,也都看出了各自文化中出现的哲学可对普遍哲学作出的贡献。朝仓教授的上述观点已经出版为《东アジア哲学の理念と牟宗三》,笔者认为他的观点应该获得更多的关注,与此同时,《鹅湖月刊》诸位常务编委数月前构想《月刊》可作为一学术共享平台,让世界各地重要的中国哲学研究透过《月刊》广为流传,笔者也趁此机会请朝仓教授授权文章原文二度刊登在《月刊》。後经柯助主编告知,已觅得专业人士翻译此文。我们将此文的日文原版、中文翻译分两期出刊,以飨读者,期待东亚哲学脉络中的中国哲学研究引起更多的关注。

  

   鹅湖月刊社副社长 梁奋程助理教授

  

   摘 要

  

   从东方对哲学的真理作出贡献是东亚哲学的任务,而曾试图完成其任务的哲学家实在屈指可数。笔者认为,这种意义的“东亚哲学”在历史上最有代表性的,除了西田几多郎之外,只有牟宗三。二人虽不是讲同一语言、虽不属於同一世代,却抱持相当共通的哲学理念,探究了比西方哲学更有普遍性的哲学结构,以及与此相关的逻辑思想。

  

   由於牟宗三哲学就上述意义而言尚未得到充分的发挥,因此,本文所讨论的主要范围仅限於其哲学的基本性格。而关於普遍性与逻辑思维的内容,众所周知,逻辑分析就是他初期思想的焦点。故本文第二节先概述他如何结合了逻辑思想与批判主义,且依靠逻辑而对抗**主义。不仅如此,笔者亦认为他晚年的着作也须通过这个出发点来理解。

  

   笔者发现,有些学者却反而不重视这个根本方向,认为来台以後的牟宗三全然放弃了初期的立场,以致劝阻了後学阅读初期着作。研究当代新儒家的海内外学者之中,往往有着一种解释态度,即倾向於忽视他哲学中的逻辑思维。然而,如果以这种态度对待牟宗三後期思想,就难免会带来一种“欧陆哲学化”的变质,及其所衍生的问题。

  

   对此,本文在第三节中将讨论:延续逻辑思维作为牟宗三哲学的核心,甚至他晚年的形上学思想也是跟初期的立场分不开的。他一直认为逻辑的外延普遍性正是中国文化之弱点。他同时又发挥了另一种普遍性,即所谓内容的普遍性,这是中国传统的长处之所在。关於这个方面以及与此有关的“圆教”系统,其表达模式则在於以天台宗为代表的非分别说的传统。虽称为“非分别”,但其方式与分别或分析亦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只靠着逻辑分析是能彰显内容的普遍性。

  

   笔者基本上同意部分学者认为牟宗三的後期思想与日本京都学派哲学之间有相似之处,却另一方面又要强调西田哲学也会产生如同上述的问题。京都学派的海内外研究往往会带有全盘“欧陆哲学化”的色彩,但是这种解释态度容易使读者误解西田哲学的基本性格,即与普遍主义有关的逻辑思想(见第四节)。本文在最後会简略阐明,既然参与分析/欧陆之分裂,东亚哲学的共同理念也会容易被忘却。学者至少必须离开当代哲学的分裂而重新评价二人的贡献。

  

   本文已刊载於日本中国社会文化学会的刊物,《中国:社会与文化》第三十五号。笔者感谢梁奋程教授推荐《鹅湖月刊》常务编委会转载本文,又感谢该学会理事长中岛隆博教授允许转载。


一、牟宗三的形象及其再探讨

  

   近年来,不是出於对社会文化的关心、而是基於哲学立场对东亚思想进行理论性考察的研究成果正在增加。近代中国出现的卓越哲学家中,牟宗三(一九○九─一九九五)可位居其中。就其思想的研究考察过去多基於“新儒家”这个有关社会文化方面的视角,而近年来,研究倾向出现了转变。牟宗三不再被当作是思想运动的当事人,而是具有独创性的理论家,还特别被定位为连接分析哲学与欧陆哲学之分裂、追求东亚独自立场的哲学家,关於其思想中所蕴含的各种可能性的研究数量一直在增加,而单是由二次研究数量的激增所带来的奇特现象都是说不尽的。

  

   要将牟宗三的思想中所蕴含的可能性,从“新儒家”这一形象中解放出来的话,仅将其作为“意外的佛教学者”尚不充分。众所周知,他是研究中国思想的伟大思想史家,同时也是完成三大批判之汉译的康德主义者,这是他追求“道德的形而上学”的新儒家思想的根基所在。即使强调牟宗三的佛教学者身份,“欧陆哲学”这个标签依然牢固地残留在其学术印象之中。然而,作为康德主义者他是比之前的任何人都更关心逻辑分析的分析学者,另外不可忽视的是,他还是精通《数学原理》的逻辑学者。牟宗三宣扬儒家思想,初期在与分析哲学的严肃对峙中提炼自己的思想,从而成为佛教形而上学的学者……对於这样一位多面思想家,到底如何才能抓住其思想的核心呢?1

  

   对贯穿於牟宗三哲学中的普遍性进行探讨,不仅需要将其放在中国哲学文脉的视野之中来看,还特别需要明确其思想在包含日本在内的东亚哲学史中居於何等地位。以下将以此为目标进行探讨,然而这一尝试中的很大阻碍正是来源於“新儒家”这一固有印象。着眼於多样的侧面来捕捉其思想本质的尝试,主要是非中国语圈的研究者在推进,但是用较为严格的说法来讲,其中反映出了轻易舍弃中国语圈思想文化脉络的部分。与此相对,在中国的社会经济和科学文明都逐渐位居世界前列(特别体现在中国人的自我认识中)的今天,新生代学者们充分认识到这一背景,他们在列举近代中国的突出存在的时候,会提到牟宗三的名字。如许煜批判所谓的“中华未来主义”的同时,强调为了中国文化的未来,我们只能选择牟宗三思想之路(条件是要颠覆其观念论)。这个时候,牟宗三不被认为是一个具有多面性的独创思想家,而是新儒家的理论家。2 在熊十力(一八八五─一九六八)的忠实弟子、倡导《新儒家宣言》(一九五八)的纯然新儒家、踏实的中国思想史家……这一系列印象之下被掩盖的是,牟宗三是一位对“哲学”抱持极其公平的看法,推进中国近现代哲学史发展的“哲学家”。

  

   将牟宗三作为重视逻辑学的东亚近代哲学家进行评价的话,有必要关注其思想是在什麽领域被孕育而成的。不言而喻,是多样的中国哲学研究成果培育出了这样一位特别的思想家。更进一步,还应该从东亚的视野来看,要从当前的近代中国“哲学”、也就是在中国出现的近代哲学的发展进程之中,将牟宗三思想作为一个阶段来把握。牟宗三在一九三六年的初期文章中,有“现代中国哲学的三支栋梁”这样的表述,如果换成现在的说法,其对应的就是中国思想、欧陆哲学与分析哲学。他不仅列举了熊十力,还提到了张东荪(一八八七─一九七三)与金岳霖(一八九五─一九八四),他之所以能够概观当时中国的哲学界,很大程度受到了後两者的影响,他在回想中一直不加掩饰地说明此事。3 由此可见其广阔的视野不仅是个人的才识,更是中国近代哲学自然发展所带来的结果。接收西方哲学的步伐逐渐平稳之後,本国先学的业绩开始被重视起来,而在於这个历史阶段,年轻时代的牟宗三将追求继承先学业绩并谋求实现进一步的展开。

  

   牟宗三之所以能够发展其独特的思想,是因为他将分化的中国思想、欧陆哲学、分析哲学的各领域的研究成果集於一身。居於这样的立场之上,他才能够以一个具有独特姿态的哲学家的形象出现。在刚起步的阶段,他选择的(不是熊十力的方向)是金岳霖的逻辑分析立场,这也是理解贯穿其後期哲学基本性质的关键所在。在认识到上述三支栋梁的基础上,他选择了逻辑分析哲学(或者说是初期的分析哲学),从而构建自己的哲学体系。特别是他思考了中国哲学缺少什麽,中国的“哲学”是什麽。同时,这些也是支撑其多方面研究能够得以实现的基本立场与姿态。

  

   综上所述,至少作为一位意图复活传统思想的思想史家,牟宗三的思想还没有完全被把握。如果取下与这种印象紧密关联的“新儒家”之标签的话,就无法以东亚近代已经发生的“哲学”进程为背景进行探讨。牟宗三的思想是为实现普遍“哲学”,摸索和寻找在中国乃至东亚可以为普遍“哲学”做出独特贡献的一种存在。换言之,是在“东亚哲学”的理念之下进行的摸索和寻找。那麽,这是什麽样的贡献和理念呢?下文将首先关注牟宗三思想之根干的逻辑内容,最终目标是阐明其思想中的逻辑内容,并将他与东亚哲学的命运联结在一起。

  

二、居於根本的“逻辑”

  

   相对来说,众人所知的是牟宗三初期思想的重点是逻辑学。先行研究中时常强调他选择了逻辑学,至少是立足于逻辑学而出发。4 准确来说,不是将他作为逻辑学专家来研究,而是将他看作是初期致力逻辑、後转换成“新儒家”之大成的学者。他自己甚至也不建议读者阅读他五十岁之前的着作,而包括他的学生在内的很多研究者都忠实地遵守他的建议。5 牟宗三思想被看作是新儒家的代表,但是这与其初期思想有何等关联却尚不明确。为了探明这一点,有必要从他对逻辑所产生的兴趣具有何等特质的这一方面出发,进行确认考察。

  

不可否认,对於牟宗三初期思想的背景,要考虑当时中国学术界的气氛,但是不能简单认为他的思想只是简单地在存在於时代潮流之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5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