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宗义:RCEP与新一轮经济全球化

更新时间:2021-11-09 10:47:30
作者: 刘宗义  

  

   2020年11月,中、日、韩、东盟10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15个亚太国家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现在,参加RCEP的各国正在走国内流程。在15个国家中,有11个国家已走完流程或进入最后阶段。按照规定,只要东盟10国中有6国、其他5国中有3国向东盟秘书长交存《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核准书,RCEP规则即可在60天后生效。处于最后阶段的11国中,明确表示已走完交存流程的有6国,其余5国也在加快走流程。中日韩和东盟9月就各国加快走国内流程,争取2022年1月上旬生效达成了一致。

   RCEP能够签署,主要受三个因素的推动:一是因为亚太地区已经成为世界政治经济的重心,这一趋势已不可逆转。可能在未来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亚洲将保持其世界经济中心的地位。所以,RCEP的签订不仅表明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取得了巨大进展,而且标志着世界三大经济板块正式形成。二是新冠疫情的推动。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各国经济都受到严重冲击。亚太地区国家都有稳定供应链、产业链的需要,都盼望RCEP的达成,能使自己的经济得以迅速恢复。三是所谓的“逆全球化”。逆全球化进程已经开始了好几年,在美国、印度这些国家看来,它甚至是一种“去中国化”的过程。在逆全球化的背景下,地区经济一体化获得发展,北美、欧洲都在推进更紧密的区域化、板块化,和更加充分的本土化,并且这些地区之间也在进行跨地区合作。这对于亚太国家来说,是一个刺激,推进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十分必要。

   地区经济一体化是经济全球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经济全球化的推动力。RCEP是在逆全球化的背景下成立的,它之所以能够建立,是因为可以避免前一轮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所带来的一些弊端,因此可能将推动新一轮的全球化。

   美国和欧洲的“反全球化”、“逆全球化”思潮盛行,表明美西方所主导的经济全球化产生了严重问题,主要有以下方面:

   第一,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脱节。首先是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自我循环、自我膨胀,虚拟经济开始主导实体经济,虚拟经济的投机行为开始主导整个经济体系的价格机制。其次是制造业中心与虚拟经济中心或金融中心背离,发达国家继续掌控金融中心和全球定价体系,新兴市场国家逐渐成为全球制造中心,却没有全球资源和产品的定价权。

   第二,全球经济金融失衡。全球经济失衡主要表现为美国等发达国家经常项目巨额逆差与亚洲等发展中国家经常项目的大量盈余并存。亚洲经济体被迫将过剩储蓄用于购买美元债券,导致美国与亚洲经济体之间出现与双边贸易失衡相反趋势的资本流动失衡。那些顺差多的国家再以国债方式将资本输出到美国,就形成世界经济的“双循环”。

   第三,经济全球化未能保证普遍收益和公平。首先,经济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是以跨国公司为载体的资本。其次,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获益不均。再次,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内部,经济全球化都导致两极分化严重,中间阶层缩小。分配不公和贫富分化是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上升的根本原因。

   第四,经济全球化削弱了主权国家政府的治理能力。因为过去几十年,经济全球化主要是在欧美资本的大力推动下完成的。欧美资本希望享受一切特权,而不付出任何代价。西方国家想实现的全球化不只是经济层面的全球化,还包括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层面的全球化,使得很多国家社会治理出现问题,民粹盛行。

   第五,全球治理机制内在缺陷使经济全球化缺乏自我矫正机制。全球治理的核心任务之一是应对全球化的利益分配不均问题,防止全球贫富悬殊造成全球范围的对抗。但目前全球治理机制中,非西方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代表性、发言权缺乏导致了这些机制低效和失败,存在“民主赤字”。

   那么RCEP在一些方面可以避免美西方所主导的经济全球化所产生的这些问题:

   首先,RCEP中既有日韩这样的处于价值链高端、资本充裕的国家,也有老挝、缅甸等处于价值链低端的国家,既有澳大利亚等原材料富足的国家,也有中日韩这样的制造业大国,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结合较好。另外,在RCEP15国中,日、韩、澳大利亚、新西兰都对中国有贸易顺差,中国与东盟整体之间贸易基本平衡,随着中国市场的继续扩大,对其他成员国的经济吸引力越来越强;而随着中国经济的升级,产业将继续向东南亚转移。RCEP成员的组合有助于亚太地区形成稳定的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并建立统一的规则、制度和标准。

   其次,在RCEP中东盟国家处于核心地位,RCEP的治理架构是东盟引领之下的民主协商,与当前美西方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拥有压倒性话语权,而新兴经济体缺乏话语权是完全不同的。这代表了一种民主的经济全球化方向。

   再次,RCEP代表着包容、普惠的经济全球化。RCEP为新型经济全球化提供了一个样本,即不仅考虑如何实现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还考虑如何通过开放贸易、开放投资,促进经济和社会的整体发展,使那些最不发达的国家从中受益。协定在第一章强调:各缔约方承诺,要在照顾缔约方中最不发达国家所处发展阶段和经济需求的前提下,“共同建立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以及互惠共赢的经济伙伴关系合作框架,以促进区域贸易和投资增长,并为全球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最后,RCEP代表着尊重政治经济文化多样性的经济全球化。RCEP成员政治经济模式多样,文化传统各不相同,这与美西方所推崇的全球化差别很大。西方国家想实现的全球化不只是经济层面的全球化,还包括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层面的全球化。RCEP与欧盟和北美自贸区成员的相对同质性较强也有很大差异。所以RCEP将在新型经济全球化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并为全球化理念注入更多新的内涵。

   当前,RCEP的进展可能会受到美国所挑起的地缘政治竞争的影响。但RCEP对于亚太经济一体化而言,不是一个终点,只是一个开始。中国将继续推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并努力推动RCEP和CPTTP的融合,从而使得亚太地区真正成为全球贸易和投资自由化规则和标准最高的一个地区,成为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主导力量。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5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