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仲民:“黑格尔”的接受史

更新时间:2021-11-09 09:40:05
作者: 张仲民  
1770~1831),德国之哲学者,袭斐比德后,于1818年为柏林大学教授。初奉西林克学说,后自成一家,开海格尔派,当时哲学界为之风靡。其徒分为两派,即唱有神论者谓之海格尔右党,唱泛神论者谓之海格尔左党(司曲拉乌可等)。 [35]

   再如《泰西教育家略传》中亦有对黑格尔的介绍:“黑智尔氏,为德意志有名之学者,生于千七百七十年,殁于千八百三十一年。初于千八百一年为佛教师,五年又为典拿大学教授,十六年为哈得堡大学教授,十八年为柏林大学教授。生平致力于哲学,发明新说,又精心德国教育,其制度改革之事多氏为之,而并重家庭与政府。尝谓家庭者,教育者之主任也。家庭与政府,即人道之教师,且为其乳母也。” [36] 《新民丛报》第24号上刊出的《万国思想家年表》也对黑格尔有简单的介绍:“希几(Hegel,1770-1831),德国之大思想家。” [37] 稍后,该年表在介绍另外两个学者时也涉及黑格尔。首先,是在介绍比匿(Fr. Eduard Beneke,1798-1854)时说:“德国思想家,反对希几及黑拔(Herbart)之学说。”接着,在介绍德国哲学家埒斯(Lotze,1817-1881)时又说:“其学说出自希几。” [38]

   较之上述传记或年表中对黑格尔的简单描绘或粗略提及,学案这种传统的中国学术史体裁,也被赋予了新的内容和意义。像趋新士人孙宝瑄即把西洋哲学史当作“海西之哲学案”,类似中国《宋元学案》《名儒学案》等书,“欲讲哲学者不可不知”。 [39] 有此思维,难怪时人会照葫芦画瓢,编辑一些《泰西学案》之类的书。但像《泰西学案》这样的书,其编纂质量却让人不敢恭维,书中的《黑智儿学案》,即是直接抄录马君武发表在《新民丛报》上的《唯心派巨子黑智儿学说》。 [40] 同样,《万国名儒学案》亦是如此,在其第一编“哲学学案”中,也基本照搬了马君武那篇介绍黑格尔的文章,只有标题的排序略有差异。 [41] 有意思的是,在第二编“教育学案”中,编者又收录了《希几(黑格尔)学案》, [42] 这里对黑格尔的译法与前面截然不同,显示编者并未在编纂体例上下功夫,这样一本书很可能是东拼西凑的牟利之作。 [43] 有意思的是,这类粗制滥造的西学书,却给时人提供了便捷易得的西学读本,对于时人了解包括黑格尔哲学在内的西方哲学,很有帮助。 [44]

   在介绍其他一些德国哲学家时,也有论述经常提及黑格尔。如《大陆报》杂志上连载的《德意志六十哲学者列传》中的《寿平好儿传》(即叔本华传)和《侠特门传》,就有三处提及黑格尔。 [45] 稍后《大陆报》上发表的《日耳曼厌世派哲学晓本忽尔(Schopenhauer)之学说》一文,也开始指出叔本华的论敌黑格尔之言如何。 [46] 又像在唐演易庵翻译的日本学者介绍谢林的文章中,也多有提及黑格尔(海盖儿)之处。 [47] 《教育世界》杂志上刊载的一篇介绍叔本华的文章《德国哲学大家叔本华传》中,作者将黑格尔作为叔本华的论敌来叙述,多次提及黑格尔,称叔本华“与海额尔一时并立,其讲义痛斥海氏哲学,不遗余力”。文中特别说及叔本华因自家学说不如黑格尔哲学受人重视,遂处处攻击黑格尔,“然时人方动于海额尔之说,举世靡然相推重”,加之叔本华自家受到丹麦“学士会”冷遇,“以为皆海额尔派为之也,益攻击海氏不已”。 [48] 再如《西洋名人传记》一书,收录的诸传记应该均是从各报刊上辑录下来的相关文章,其中虽然没有黑格尔本人的传记,但在别人的传记中,却多次提到黑格尔(海额尔)。如在《德国教育学大家裴奈楷传》中,就简单提到了裴奈楷同黑格尔(海格儿)的恩怨:“顾以反于海格儿之说,为海派所嫉妒,不能安于位。” [49] 接下来,又说“海格儿挤之尤力”,后“再归柏林大学时,则海格儿已卒”。 [50]

   当时不仅有对黑格尔及其哲学的专文介绍,《新民丛报》与《教育世界》还分别刊有黑格尔的肖像。《新民丛报》将其与17世纪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并列,称为“唯心派之哲学家其二黑智儿(George W.F.Hegel)”, [51] 像后又附有对黑格尔的较为详细的介绍:“黑智儿,日耳曼人,生于千七百七十年,卒于千八百三十一年,为康德以后最大哲学家。任柏林大学教授者十三年,所著书有《精神现象学》《名学》《哲学韵府》《权利哲学》《历史哲学》《宗教哲学》。论者谓黑氏为十九世纪哲学之集大成者,各国政治上亦多蒙其影响,如俄国虚无党人,亦最心醉黑氏学说云。”《教育世界》上的介绍则比较简单,只称其为“德国哲学大家海格尔”。 [52]

   而在清末译介的欧洲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文章中,当涉及这些主义的哲学来源时,黑格尔的名字也偶尔会出现。如《民报》上发表的一篇节译的《社会主义史大纲》即是如此:“德意志之社会主义,虽云物质的,然麦喀、拉萨尔、巴枯宁,其所传社会主义之哲学,非发源于黑智儿(Hegel)、非希的(Fichte)乎?黑智儿之哲学,非于近世哲学中所谓最有精神者乎?非希的非常自谓为基督教社会主义者乎?”稍后,文章又说法国革命史“以个人自由为目的”,英国基督教社会主义者等,“则从事于教说协助同志会之利益,黑智儿、非希的、拉萨尔、麦喀氏等,则发展此理想的国家者也”。文章认为拉萨尔、麦喀等社会主义者一定程度上都受到黑格尔、费希特著作的影响,“读黑智儿及非希的之书,通其基督教的国家之哲学,惟其哲学不能容于当时之教会,遂产出拉萨尔、麦喀氏辈之物质运动者”。但是,在社会主义运动的“第一时代”,“世人只渴望个人之自由,殆不知如何而后可达其目的”,故此时,“黑智儿、非希的等”“于政治上无何等之效果”。 [53] 再如《民报》第11号刊登的渊实所译《虚无党小史》一文,该文译自“日本文学士烟山专太郎”所著《近世无政府主义》一书的第三章,文中说俄罗斯的革命文学也受到德国哲学家谢林、黑格尔(海格尔)的影响,译者还特意在“海格尔”后加注:“Hegel(德人,一译黑智儿),1770~1831。” [54]

  

  

   二 哲学译著中的黑格尔

  

  

   较之上引对黑格尔哲学参差不齐的叙述与改编,当时一些翻译成中文的哲学专著,对黑格尔哲学的表述就专业多了、详细多了,而这样的介绍又往往是把黑格尔哲学放在西方哲学史的系谱或唯心论的系谱里进行叙述,并加入一些比较发挥。

   蔡元培译自日文的德国学者科培尔所著《哲学要领》一书,第一页就引用在日本大学任教的德国人科培尔之语:近代西方哲学“皆以最近哲学大家康德、黑智尔、哈尔妥门(Hartmann)诸家之言为基本,非特惟物、惟心两派之折衷而已”。这里的“黑智尔”即黑格尔(下文译者又译为“黑格儿”)。在说及康德后之德国哲学家时,书中言“康德以后之哲学为最新哲学,若费斯德,若薛令,若黑格儿”。 [55] 又言,“黑格儿之徒亦有呼康德学派为超绝唯心论者”。 [56] 书中稍后又谈及“辩证法”, [57] “此近世哲学家黑格儿之所提倡者也,其法附丽于各之哲学,如不从黑格儿之哲学者,即不能从其辩证法也……” [58] 随后又说:“近日最有名之辩证法,则治黑格儿哲学之方法也。黑格儿之书,其论证之用语及形式,于各哲学家中至为难解,虽德国人亦难之,然解其教义及辩证法之义,则无不迎刃而解矣!彼之辩证法所以明吾人总念之进化者也。彼以为进化生于冲突……” [59] 进而,该书进入黑格尔的“正—反—合”命题的叙述,分析了叔本华和黑格尔的论敌关系与立说差异。之后又言:“凡惟神之一元论……此同一系统之缘起,自斯宾挪莎,而薛令、黑格儿、费斯德、旭宾海尔、哈脱门,皆自列于此系统之下。” [60] 作者又评价道:“吾人于黑格儿弟子中,见有万有神教特别之形式,所谓通人心而神自得者也。此辈弟子谓之似黑格儿学派,或谓之左侧之黑格儿学派,盖其于黑格儿学派非保守党而改革党也。”接下来,又评价黑格尔对待“理性”的见解,“近世最大之万有理性教家为黑格儿,彼有界说曰:凡实际者皆有理者也。此实危险之言,屡有误解之者,特于政治世界足为辩护罪恶之助。是以……则黑格儿之教义必于普国为最有势力之哲学也。余意黑格儿书此语时,未必如解者之拘泥,不过言理性主义必至之结果,要当以理论之例理会之”。 [61] 最后,作者点出黑格尔哲学的反对派,转入对叔本华的讨论中,“谓世界不能有善而无恶,黑格儿之万有理性教,不足以解释之,起而与之反对者,加宾海尔(叔本华)之万有意志教是也”。 [62] 此外,书中提及、涉及黑格儿之处尚多,不一一赘述。

   在当时翻译为中文的另外一本井上圆了的书《哲学要领》中,第52节专门讨论黑格尔哲学(歇杰尔氏学派):

   次歇杰尔氏,补舍伦氏(Schelling)说之所短,而加一层完全者也……其哲学分论理、物理、心理三种,而其论理想自体之进化者,谓之论理;论物界之进化者,谓之物理;论心界之进化者,谓之心理。观其论理之组织,先分现体、真体、理体三大段,次又分其各体为三段,第一正断,第二反断,第三合断,此其所立之次第也。盖歇氏以此次第为理想进化之规则,是为歇杰尔氏之哲学。德国哲学至此,始可谓之大成。 [63]

   实际上,在第40节“学派”中,井上圆了就说:“考近世哲学之分派传流,歇杰尔氏之哲学统合非布底、舍伦两氏而起。”又说:“歇杰尔氏之一派,称绝对论。……舍伦、歇杰尔等为论理学派。” [64] 稍后,在第58节“结果”中又评论道:“然近世哲学之始祖者,倍根、笛卡儿两氏,其用原理已互相反,后之学者,或宗此说取一边,或择彼论,或欲立二者之中,而结合两边,遂生近世哲学之进步……非布底氏因之独取主观,舍伦氏对主观而立客观,歇杰尔统一之,而开完全之组织……” [65] 接着,又在第59节批评说:“古来之哲学,欲保持论理之中庸,犹不免僻于一边者,比比皆是……韩图氏偏于主观,里度氏(Reid)偏于常识,歇杰尔氏偏于理想……诸家各有一僻,未见有中正之论,后来除此弊而开中正完全之新组织者,果在何地而起乎?余于东洋望之不置也。” [66]

   王学来翻译的井上圆了的《哲学原理》一书,与《哲学要领》内容并不一样。该书也有多处提及黑格尔,亦将黑格尔放在欧洲的哲学史系谱中进行叙述,说大陆哲学:

   自法国笛卡尔氏一出,开独断学派,而荷兰哲学者斯拼挪莎(Spinoza)继之,唱为一元论……自唯心论(Idealism,原文为Idealiem——引者注)进而为唯物论(Materialism),使哲学界别开一生面。其学派相传为夫依希得(Fichte)之主义论,蒐林古(Schelling)之绝待论,希格尔(Hegel)之理想论,理想既达于极点,而反对系统之论起矣……统观以上诸家学说,类皆深切著明,与人智识不鲜。如康德之唱道德……希格尔之研究论理……皆有左右社会之能力。 [67]

   稍后,书中又说:“哈特曼(Hartmann)统合希格尔、琐朋哈乌尔(即叔本华——引者注)两学说,而成为一家。” [68] 最后该书则提到各派哲学家之影响,指出黑格尔哲学对英国影响比较大,“至近世,则德国专尚斯宾塞之实验学派,英国则专尚希格尔(德人)之理想学派,哲学之兴,正未有艾也”。 [69] 在该书附录《泰西哲学家年表》中的德意志哲学家栏,亦有对黑格尔的简单绍介:“希格尔(Hegel),尝为柏林大学教习,著有哲学全书十八册,1770年生,1831年卒。” [70]

在王国维翻译的《哲学概论》中有对黑格尔哲学更详细的叙述。该书亦将黑格尔放在德国哲学的系谱中讨论,“汗德以后之诸学者,虽各本自己之学说,而立特异之定义,至其真意,则别不加新。兹揭其重要者如次:海额尔(自1771~1831),曰哲学者,理念之学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548.html
文章来源:《种瓜得豆:清末民初的阅读文化与接受政治》社会科学出版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