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伯江:岸田首相赢得了选举,同时也迎来更大的挑战

更新时间:2021-11-06 20:44:50
作者: 杨伯江  

  

   11月1日凌晨,日本第49届众议院选举结果揭晓。在众议院465个席位中,自民党获得261席,比选前减少了15议席,但是超过了半数议席。公明党获得32席,增加了3席。两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共获得293席,确保了“绝对稳定多数”,大幅超过了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岸田文雄选前设定的233席的“胜负线”。由于在上次(2017年)众议院选举中,借助“安倍热”(Abe Boom),被称为“安倍的孩子们”的自民党年轻议员严重“超生”,这次选举前媒体曾普遍预测自民党将丢掉30至60个席位。所以,减少15席,这一结果对岸田而言无疑是一大胜利。

   日本人对自民党“反感却又离不开”。日本众议院选举分为“小选举区”选举和“比例代表”选举。众议院465个席位中,由289个小选举区产生289名,11个比例代表区产生176名。“小选举区”选举是选民直接投票给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得票最多者当选。“比例代表”选举则是选民投给自己支持的政党,然后根据得票数多少,按一定比例给各政党分配议席;至于让谁当选,则由这个党自己决定。这次选举中,自民党靠“比例代表”选举获得了空前多的席位,这说明选民对自民党的执政经验还是认可的。相比之下,在野党拿不出指引日本未来、能引发国民共鸣的有效政策主张。

   但是,选民对陈腐的自民党政治严重不满,要求变革的诉求越来越强烈。本次选举的一大亮点,就是多位自民党大佬意外落马,这折射出日本国民对“世代交替”、“政治一新”的渴望。除党内元老、前自治大臣野田毅,“石原派”领袖、石原慎太郎之子石原伸晃外,还有“经济安保”的积极鼓吹者甘利明在小选举区落选,成为自民党66年历史上第一个落选的现任干事长。尽管甘利在比例代表选举中勉强“复活”,但随着他辞去干事长职务,其在党内的影响力会由此大打折扣。在之前自民党总裁选举之际,党内少壮派议员的代表小泉进次郎曾力促实现党内权力的代际交接,改变僵化保守的“老人政治”;河野太郎召集成立了跨派系的“党风一新会”,其革新姿态吸引了基层自民党员和舆论的广泛支持。或许正是这些迹象,让一些选民再次选择支持自民党。

   岸田赢得选举,靠的不仅是运气。对岸田领导的自民党来说,这次选举中的有利因素首推新冠疫情的迅速降温。每天的确诊病例从两个月前的2.5万例下降到200多例,自民党强调这是它防控得力的效果。但根据日本国立遗传研究所与新潟大学研究团队最新发表的研究成果,在德尔塔变异毒株基因组中,一种名为“nsp14”的酶发生了变异,导致病毒无法及时完成修复。换言之,是新冠病毒的“变异错误”导致了其“自我灭绝”。不管原因为何,10月30日,日本大选投票前日,东京都新增感染23人,连续14天低于50人;全国新增感染者也连日维持在300人以下,降至两个月前高峰期的百分之一。众议院选举正是在这样一种疫情大幅下降、社会生活回归正常的档口举行的。

   不过,不能否认的是,岸田宣示的经济政策吸引了选民。10月8日,岸田发表首次施政演说,重申保护中产阶层的“新型资本主义”,呼吁通过“增长和分配的良性循环”和“开辟新冠疫情后的新社会”等手段来实现“新型资本主义”。小泉时代开启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导致日本曾经的“一亿总中流”社会结构不复存在;安倍执政期间,多数国民没能从收入分配中感受到“安倍经济学”带来的好处;受新冠疫情的冲击,日本社会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这种背景下,岸田要告别“安倍经济学”、奉行“新型资本主义”、重视分配等政策打动了一些选民,获得了民众的认可。日本共同社的民调显示,在这次选举中,选民最看重经济政策(34.7%)和新冠防疫对策(19.4%)。新冠暴发至今日本经历了大小五波疫情,有分析认为,目前的疫情缓解也许只是第六波疫情袭来前的过渡期,所以防疫依然是重中之重。

   岸田获得了“实行自己想实行的政策”的机会。安倍在任期间在党内享有“一骑绝尘”的“独大”地位,领导自民党先后赢得国政选举“五连胜”,这是他的主要资本之一。同样,岸田首战告捷,政治威望也得到提升,为今后施政铺平了道路。自民党在国会的席位优势,可以使它掌握所有常任委员会委员长的职位,并且委员人数占到半数以上,从而能主导众议院议程安排,确保政府法案顺利通过。此次选举中,新冠疫情对策与经济复苏成为焦点,岸田的施政重心也将放在解决国内问题上,妥善应对日本在疫情防控、经济民生方面面临的严峻局面。他尤其需要兼顾好这两个方面之间的平衡,避免顾此失彼。菅义伟下台的根本原因,就是在疫情防控与经济复苏之间“逐二兔而未得其一”。同样,这个问题也将是岸田无法回避的最紧迫、最棘手,也是最耗精力与最需小心的政治考验。

   好在从几年前开始即被视为“储君”的岸田一直没有中断对日本前途命运的思考,他重视经济政策,对内鼓励地方开发,对外倡导经济合作。2017年,岸田就成立了一个叫“未来之会”的咨询机构,任务就是研究日本在少子老龄化的情况下,如何能够保持富足的生活,为此应该制定哪些经济、产业、民生,还有环境政策等。与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的其他政治人物相比,岸田的政策思想、政策设计确实是比较清晰、系统的。

   最大的挑战将在8个月后到来。岸田带有“经济救国”色彩的施政方针主要受到来自两个方面的牵制。一是习惯从安保角度思考问题的自民党内右翼保守势力。作为“宏池会”即岸田派的领袖,岸田的政治理念属于自民党内自由派,如坚持和平宪法、重经济轻军备、注重发展与周边邻国关系等。不过,为稳定执政基础,岸田在刻意维持与右翼保守势力的合作关系。近日,他对媒体表示将在担任自民党总裁期间修改宪法。针对新设的紧急事态条款,以及把自卫队写入宪法第九条等自民党修宪草案4项目,他明确表示“必须切实修改”。二是基于战略需要对日本提出要求的美国。美国特朗普总统废除中导条约(INF),目的之一就是在东亚部署中程导弹。拜登总统上台后,把日本作为强化同盟的首要目标,要求日本政府接受在日本本土部署中程导弹,促使日本加入对华多边压制。毫无疑问,如何平衡对美和对华关系,将是岸田面临的一大挑战。

   不过,岸田自己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留给他创造业绩的时间并不多。明年7月日本将进行参议院定期选举,政绩好不好,内阁会不会“下课”,都会很快面临选民的裁决。从历史上看,自民党在1989年、1998年、2007年的参议院选举中都曾遭到失败,导致时任首相宇野宗佑、桥本龙太郎和安倍晋三下台。对岸田而言,能否避免加入“一年一相”行列的噩运,关键要看他在今后8个月里能不能就防控新冠疫情、振兴日本经济交出一张合格的答卷。岸田首相应当更清楚:只要把振兴经济、防控疫情作为本届内阁政绩的主要来源,日本就离不开国际合作,尤其离不开与中国的合作。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48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