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松山:公法学研究要处理好十二个关系

更新时间:2021-11-05 21:51:02
作者: 刘松山 (进入专栏)  
一定要勇于和努力向行政法学界学习。

   十二、处理好广泛阅读、有效引用和去粗存精的关系。现在的学术作品层出不穷,真是学术爆炸,大家阅读起来很苦,因为作品太多了,让人晕头转向,无所适从。因此,我们要形成学术的辨别能力,能看得出来什么样的研究是有效的研究,什么样的研究是价值不大的研究,这样可以大幅减少阅读量,做广泛阅读中的精读。

   我个人觉得,有不少问题本身不是什么问题,没有太多研究价值,有不少作品,价值是比较有限的,或者曾经有价值,但现在价值不大了,这都包括我自己的文章在内,要注意辨别取舍。比如,宪法监督的作品已经汗牛充栋,包括我自己也写了不少,有多大意义?我一直建议同学们,凡是宪法监督的研究,大致了解即可,甚至可以基本不看。因为这类问题,基本不单纯是一个理论问题,不是我们做学术研究就能解决的。

   大家写作中引用起来也很苦,为了表明学术底子厚,就不断地引用,甚至为了引用而引用。学术引用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现在不少被引用的观点,本身是否有价值,就需要研究。你所引用来支持自己观点的观点,本身一旦没有价值,那你的观点不是更没有价值了吗?我们要努力做有效、有用的引用。从长远看,过多的学术引用要求,应当会被淡化。

   建议大家尽量不去追逐热点进行研究,不跟风研究,有的热点是别人发现的,或者是特殊情况引出的。一个热点有人关注了,如果没有解决,你可以适当参与,但如果不是学术能够解决的,或者已经有多种解决方案了,你基本可以不要再参与这样的研究。比如,现在不少学者在研究合宪性审查,这是热点,但我个人就不建议大家去做这个研究,甚至不必关注,因为这是相当复杂的问题,学术能做的贡献十分有限。严格说来,学术不应当有什么热点,有效的学术都是自己独立发现问题而进行的研究,而不是引出、制造和参与热点进行研究。

   各位同学,这次公法学博士论坛在杭州举办,是很有意义的。杭州是中国公法制度的重要诞生地。1954年,毛泽东主席在这里亲自主持起草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这部宪法奠定了我国公法制度的根基。“文化大革命”中,1954年宪法确立的公法制度受到严重破坏。1966年,标志“文革”正式发动的“5.16”通知发出后,毛主席旋即来到杭州,在这里写了一首著名的“七律·有所思”:“正是神都有事时,又来南国踏芳枝。青松怒向苍天发,败叶纷随碧水池。一阵风雷惊世界,满街红绿走旌旗。凭栏静听潇潇雨,六亿人民有所思。”对于这首诗,有多种解读。建议大家仔细研读,从中可能会获得对公法学研究的不少启示。

   各位同学,我国的公法制度就像绵延曲折的钱塘江堤岸,这个制度的堤岸上既绘有现代法治文明的图案,也刻有中国五千年的象形文字。我们公法学的博士生同学们,就似钱塘江时而奔腾时而安静的浪涛,踩着千年不变的节奏,用一浪又一浪、后浪推前浪的精神和力量,拍打着公法制度的堤岸,冲涮、显露出堤岸上的缝隙和漏洞。我们又是堤岸的维护者、修补者,不断用汗水与热情,用泥土和沙袋,来填补、巩固制度的堤岸。

   今天的中国公法制度建设,正处在中西政治法治文明的分界点,正处在历史与未来的交汇点。我们从事公法学研究的同学们,要有强烈的忧患意识,要有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为了祖国和人民的江河安澜,为了我们公法制度的堤岸稳固,希望你们发奋学习研究,不断贡献青春、智慧、才华和钱塘江潮一样无尽的力量。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459.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律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