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小南:何澹与南宋龙泉何氏家族

更新时间:2021-11-04 10:55:59
作者: 邓小南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本文以南宋中期曾任执政的何澹及其家族为研究对象,通过对其家族人物碑铭圹志及传世文献的结合分析,试图提供南宋浙东地区家族史的又一案例,并呈现何澹在特定时期中的“多面”形象。本文亦指出,从龙泉何氏宗谱中可以看到,宋代一些家族资料被包裹着“活”在传世的明清谱系著述之中。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或许可以说,这类材料中散存着我们至今尚未充分辨析发掘的宋代社会史研究“资料库”。

   关 键 词:何澹 龙泉何氏 家族史

  

   宋代的家族史研究,已经有了许多重要的成就①。笔者希望在此丰实基础之上,通过新出史料与传世文献的结合分析,提供南宋浙东地区的又一案例。本文所关注的何澹(1146-1219),字自然,南宋处州(今浙江丽水)龙泉县人,他青年时代即高中省元,一生出入于朝廷、地方,曾经是南宋中期历史上纵横捭阖于政界的一位显宦。他所从出的龙泉何氏,也是北宋末年至南宋浙东地区影响显赫的家族。

   半个世纪前,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曾经主持瓯江水库一带的考古发掘,其中清理丽水凤凰山、堰山一带的南宋墓葬四座,墓址“分布在松阳溪和龙庆溪会流处附近长宽各约五里的范围内,M1为宋枢密院兼参知政事何澹及妻朱慧观,M2为澹子何处仁及妻陈氏,M3为澹父何称[偁]及妻石氏,M4为澹女之子翁王信及妻郭氏”②。

   最近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郑嘉励研究员整理点校的《丽水宋元墓志集录》③中,收录了上述何偁、偁妻石氏、何澹、澹妻朱氏、澹长子处仁、处仁妻陈氏圹志各一方;另外还有何澹女道静、婿王啕的圹志各一方,何澹亲翁王信暨妻郭氏的圹志一方。丽水市博物馆收藏有何澹第四子处信妻留氏圹志。云和正屏山曾出土佚名圹志残体一块,墓主应该也是何氏家族成员④。此外,龙泉市档案馆藏元明相继续纂、成于天顺元年(1457)的《清源何氏宗谱》⑤(以下简称天顺谱),上海图书馆藏乾隆庚子(1780)重修《栝苍府城儒学东何氏宗谱》(乾隆谱)、嘉庆乙亥(1815)重修《玉雪何氏宗谱》(嘉庆谱)、光绪五年(1879)《清源何氏玉雪宗谱》(光绪谱)等材料,都包含着许多有关南宋该家族的可贵信息⑥。

   墓中出土的圹志,与传世文献、史传及宗谱,共同构成了了解何澹家世及其行藏出处的基本材料,让今天的研究者有机会比对辨析并且利用不同来源的史料,这无疑将丰富我们对于何澹及其家族的综合观察。

   一、北宋中后期的龙泉何氏

   南宋时期的两浙地区,本是所谓“士大夫渊薮”⑦,而“层峦叠嶂,襟带众流”的处州,却是其中相对贫瘠落后的地域,龙泉更被称为“二浙之穷处”。绍兴年间,韩元吉曾经描绘当地的情形说:

   今龙泉为邑,二浙之穷处也,经营名利者不出其涂,出入富贵者不由其境。水行败舟,陆则折轴,四望而行,绵历巇险,不数百里不得郡邑。⑧

   而南宋中期,又有“括苍达官最盛”⑨、“处多贵胄”⑩的说法。龙泉何氏自该地区崛起,与长期蕴蓄的社会文化环境相关,也是该家族自北宋后期竭力经营的结果。

   龙泉何氏在两宋时期出现了两位政坛上的著名人物,即北宋末年的宰相何执中、南宋中期的参知政事何澹。“清源何氏”之得名,正是由于何执中去世后被封清源郡王。清源何氏称五代时自建州浦城毕岭迁至“括苍龙泉豫章之地”的何谨,是其“豫章始祖”(11)。根据诸宗谱的追溯,五传至执中:何谨—睿—惟则—咸遂—君平—执中。

   “何望缙云”(12),不过何氏的这一支派,始终以“龙泉”为称。南宋时期枝叶蕃衍的清源何氏,很可能是何谨一支迁到龙泉之后,其后裔与处州本地何氏“联宗”,百余年间逐渐整合的结果。严格来讲,说“龙泉何氏”,是指其祖居地(13),相对强调其族属世代生活的地域范畴;而宗谱中“清源何氏”的称谓,突出的是何执中脉系的血缘世系。见于北宋记载的处州龙泉人何琬,诸谱对其曾祖名讳书录不同(14);与其相关的“何村龙图枝”、“何村仲恭枝”,脉系记载亦疏略含混。这种情形的出现,可能是由于两“何氏”间并无确切血缘世系关联,他们被拢入同宗,事实上是基于地缘关系。就移入家族而言,着意融入当地的取向,显然十分重要。何谨子睿所娶管氏、孙惟则所娶林氏、曾孙咸遂所娶鲍氏,以及何氏各支子女后嗣所联姻的季氏、姜氏、项氏、潘氏、叶氏、祝氏等,都是处州当地的大姓。而当“清源何氏”发达之后,周边相近的何氏显然也乐于与之联宗。

   皇祐五年(1053)中进士的何琬(字子温),是宋代龙泉最早著称的何氏人物。他与苏轼等人有所交游,陈师道、张舜民、秦观及释道潜的文集中,都有与他唱和的诗作(15)。他在神宗朝历任数路监司,被称作“立志不阿,当官有守”(16)。据说他与其同乡叶涛齐名并称,神宗曾书二人姓名于屏风之上,褒誉“政事何琬,文章叶涛”(17)。何琬在当时的政坛知名,主要是因为元丰元年(1078)在江南东路转运判官任内,曾经按发新法干将吕嘉问(18)。徽宗崇宁二年(1103),在知宣州任上,他因奉行茶事率先就绪而被除直龙图阁(19)。于是宗谱中有将其称为“龙图阁大学士”者,其支派也被称为“何村龙图枝”(20)。

   与何琬同时的孙升,元丰初年曾经为他的遭际感到不平,在章奏中称他为“孤寒”,说他“扶持老父”“抱负抑屈”(21),仕途一度坎坷。这样看来,何琬并非官宦出身。但他家中基业不薄,据李之仪说,“何子温家有巨竹数顷”,“老绿阴森”(22)。其父何之奇(才翁)被后人称为“隐士”(23),应属地方乡绅,亦能诗。祝穆《方舆胜览》卷九讲到处州名胜留槎阁时,曾经引述他的诗句“朱户夜开千嶂月,画帘秋卷两溪风”(24)。苏轼所题“留槎阁”三字,即是才翁与其泛舟西湖时,得其墨迹,带回家乡(25)。继之而起的何执中,被称为“琬之从侄”(26),或“琬之裔”(27)。但自现存史料来看,何君平—执中、何之奇—琬二支系至少过从不密,亦未见宋人提及执中与琬亲属关系者。

   带动了龙泉何氏真正意义上“发迹”的,是何执中。他的曾祖何惟则、祖父何咸遂(28)、父亲何君平(29),都未见功名建树,用刘攽的话说,“世为处州龙泉人,三世未尝仕”。何君平与当时的士大夫们颇多交往,尽管举业无成,却是“以读书为娱”的人,据说“自经史诸子传说以及佛氏外典,多手自写录,或能阎记”(30)。他自己“罢不就举,郊居豫章里,诵佛书,作歌诗”,汲汲于“以经学授其子”(31),奠定了龙泉何氏家族的治经传统。汪藻曾经称何执中“传家经术终黄阁,袖手功名未白头”(32)。何执中曾作《周易解》、《论语讲义》、《孝经解》,其侄何俌有《孝经本说》(33)。俌侄何澹及其后辈何处久、处任、处恬,则都以治《书》出身(34)。

   何君平对于长子执中的期待显然没有落空。何执中熙宁六年(1073)中进士甲科第五名,出仕不久即受到曾巩赏识,此后左右逢源,仕途亨通。哲宗绍圣时,五王就傅,何执中被选为记室,继而转侍讲,与当年的端王赵佶有师傅之谊。徽宗崇宁、政和年间,他先后任执政、宰相(35)。他以太傅身份致仕时,制书中倍加褒谕:“粤祗事于潜藩,旋登庸于揆路。宣王之倚方叔,克赖壮猷;高宗之式甘盘,亦惟旧学。时著格天之业,蔚然奠枕之勋。”(36)

   何执中致仕后,并未回家乡龙泉定居。但他自发迹后始终与宗族、乡郡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他把女儿嫁给了早年对自己讲授启蒙的丽水乡先生梁佐的儿子梁固(37)。“龙泉巨刹”崇因荐福禅院,在崇宁四年(1105)被他“请为奉先之所”(38)。他“自以由攀附恩致位宰相,虽居富贵,未尝忘贫贱时。斥缗钱万,置义庄以赡宗族”(39),积极促进当地宗族发展。提携地方势力、彰显地方影响,他也不遗余力。崇宁、大观之际,在处州道士吴应能的鼓动下,徽宗出内帑营缮龙泉奉灵宫,并赐额为“天宁万寿宫”。时任门下侍郎的何执中受命作《万寿宫记》,称其“穷极宏丽”,“为国家祈天永命之地,且以旌妙应先生吴应能施德济民之效也”。在热衷神异符瑞的那一年代中,龙泉奉灵宫地位的抬升,或许与身为宰执的何执中有关。作为处州龙泉人士,他在记文中特别说明“应能生长龙泉”,而“处州介闽浙之间,地灵境秀,洞天福地,封陲相望……仙风郁然,殊冠于一方”(40)。

   州城留槎阁侧畔的济川桥,原名清化桥,“济川”则得名于何执中。更名之事,应在何执中任宰相之后。而这一名称的选择,显然动了脑筋。所谓“济川”,意犹渡河,语出《尚书?说命上》:“爰立作相,王置诸其左右。命之曰:‘朝夕纳诲,以辅台德。若金,用汝作砺;若济巨川,用汝作舟楫。’”(41)后即以“济川”比喻辅佐帝王。看来何执中并非低调之人,这种潜台词背后“衣锦还乡”的豪情,颇溢于言表。政和六年(1116)他以太傅致仕,在慕容彦逢代徽宗起草的《赐太傅何执中辞免恩命不允诏》中,说“卿以甘盘旧学,辅相朕躬;勋德兼隆,为时元老”(42)。他去世后,汪藻挽词开篇即称“两纪中天侍冕旒,甘盘仍作济川舟”(43),都是以殷高宗的师臣甘盘为比,称誉他的辅佐之功。

   北宋中后期,龙泉何氏在地方文化印记方面下过不少工夫。地方名胜“留槎阁”东坡墨迹的由来,无疑为何才翁一家赢得了门面;阁畔的桥梁又由何执中改换了名称,并经米芾题额。这样,在宋人眼中视为“长桥跨岸虹垂地,高阁凌空蜃吐楼”(44)的这一桥阁相映的难得景观,就都烙上了何氏的印记。宋人有作《留槎阁图》者,到南宋孝宗初年,执中从孙、身为吏部郎中的何偁,还在图后书写了跋语(45)。这一传统,被何氏后人继承。偁子何澹,庆元时官至执政,开禧乡居期间,适逢处州郡守王庭芝修葺丽水名胜应星楼,叶宗鲁为作记,澹则为之手书。

   何氏家族据称“自琬称于神宗,其一家宦达,为公卿大夫肩踵相接,始终十朝”(46)。但宋代龙泉真正兴盛起来的,并非何琬一支。何琬子孙散居在和州、无为军、严州等地(47),未在家乡充分发展。而何执中尽管在朝声名不佳,却实实在在带动龙泉何氏子嗣走出了山乡。他的子侄孙辈,几乎个个利用不同机缘出仕。其中的多数后来虽未返乡,但其中不少人与处州来往密切。像他的外孙梁汝嘉,素有能名,被周必大称为“国家之宝臣”(48),汝嘉在丽水的乡居邻近郡学,于是“捐地基以创斋庐”,乃至县学“绘像于学,春秋祀之”(49)。

   今见天顺谱中《清源何氏仕宦录》(50),录入“仕宦宋朝及膺封赠居栝苍者”139人,其中何执中的前辈7人,除何之奇“后子琬贵”外,其余6人都是因何执中而被封赠或得阶官。后辈出仕,更是多与执中带动有关。这一状况,很是刺激了他在处州的乡邻。祝穆《方舆胜览》卷九“灵溪”条说:

   其溪夹长洲为两派,里谶云:“沙洲到寺上,龙泉出宰相;沙洲到寺前,龙泉出状元。”后何执中拜相、刘知新释褐为首,盖符其谶云。(51)

   处州人季南寿也在其《留槎阁记》中说:

   当时指为沙堤之兆,意必有拜相者,载于里谣。未几,清源何太宰首叶是谶,为一时王公大人。厥后登宥庭联法从,影缨要津者相望。(52)

   何执中政和七年(1117)去世,葬仪隆重,汪藻有“千官祖奠城东陌,十里春风鼓吹忧”(53)之说。何执中逝后赠太师,追封清源郡王(54)。此后的龙泉何氏,便自称为“清源何氏”。所谓“科名奕叶,朱紫蝉联”(55),事实上也是从何执中开始。

从何执中辈以下,龙泉何氏子嗣的名称才有了整齐的排行,宗谱中记载也比较清楚,很少再有如前几世常见的“失系”现象。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宗族认同与凝聚意识的明朗化。对于宋代处州的何氏子孙来说,“宗族”的意义不仅是血缘亲属集团,而且是他们习熟的文化氛围和生活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43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