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富强:肯定性理性与自然秩序的诠释权之争——现代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哲学基础批判

更新时间:2021-11-01 23:15:47
作者: 朱富强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西方社会偏盛的肯定性理性深深地嵌入西方文化乃至整个学术之中,由此产生出这样两个明显特质:一方面,现代主流经济学内在着显著的思维紧张和逻辑断裂,进而致使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遭到严重限制;另一方面,社会科学的不同分支之间、经济学科的不同流派之间乃至同一学说内部存在着明显的理论差异和政策对立,进而使得社会思潮在两个极端之间不断循环转换。尽管如此,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却将自己所所推崇的那种社会秩序称为自然秩序,由此来宣扬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但实际上,这涉及诠释权问题,而诠释权的归属不同将导致自然秩序的内涵和外延也随时空而转变,进而就会引发对相关认知的“合法性”争论。这些都反映出,新古典自由主义所认可并推崇的自然秩序只不过根植于特定意识形态的先验信念。有鉴于此,通过对肯定性理性以及自然秩序的解析,就有助于对新古典自由主义的市场理念进行批判性审视,进而引入否定性理性则可以更深刻地洞悉现实世界的市场经济。

  

   关键词:肯定性理性;自然秩序;市场秩序;新古典自由主义;奥地利学派

  

  

  

   Positive Rationality and the Debate on the Right of Interpretation of Natural Order

  

   :Criticism on the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of Modern Western Mainstream Economics

  

   Zhu Fu-qiang

  

   (China Economics Research Center, Henan University, Kaifeng, Henan 475004;

  

   Lingnan College,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Guangdong 510275)

  

   Abstract: The positive rationality predominated in Western society is deeply embedded in western culture and even the whole academia. Accordingly, it results in two obvious characteristics: (1) there are significant thinking tension and logical rupture in modern mainstream economics, which seriously limits the ability to find and solve problems; (2) There are obvious theoretical differences and policy oppositions among different branches of social science, different schools of economics and even within the same doctrine, which makes the trends of social thought constantly change between the two extremes. In spite of this, neoclassical liberalism economics regards the social order that it advocates as the natural order, so as to promote the laissez faire market economy. However, it involves the right of interpretation, and the different ownership of the right of interpretation will lead to the change of the connotation and extension of the natural order with time and space, and which will lead to the debate on the "legitimacy" of the relevant cognition. All these reflect that the natural order recognized and respected by neoclassical liberalism is only a priori belief rooted in a specific ideology. In view of this,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positive rationality and natural order, it is helpful to critically examine the market idea of neoclassical liberalism, and then can have a deeper insight into the real world market economy by introducing negative rationality.

  

   Keyword: Positive Rationality; Natural Order; Market Order; Neo Liberalism; Austrian School

  

  

  

  

  

   一、引言

  

   现代经济学具有这样两大显著特点:一方面,长期占主流地位的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崇尚市场竞争及其形成的市场秩序,进而构建了理性选择框架以及相应的数理模型来为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进行论证并提供理论支持;另一方面,以凯恩斯经济学为代表的另一主流经济学思潮在构建数理模型来模拟市场运行时,又基于市场客体的缺陷而提出了政府干预的政策主张。如何理解这一悖论呢?根本上就在于,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思维根植于肯定性理性之中,由此,一方面认定不受人类干预的市场秩序是最优的,另一方面又相信人类有能力设计出符合自然秩序的社会秩序。其实,从起源学上看,西方社会所孕育的理性兼有肯定性和否定性这两大特质,[①]但是,无论是根基于自然哲学流派的理性基因还是经历一连串的体系化改造,肯定性理性都获得了持续的壮大和偏盛;相应地,这不仅塑造出了西方文化、思维、认知和学术的基本特质,而且还规定了它们发展的基本趋向。同时,正是由于肯定性理性所内含的两大内容和思维,西方社会自亚里士多德起就发展出了二元知识体系,随后的阿奎那通过将希伯来宗教精神与古希腊理性精神相结合以及康德从形式理性和实践理性两个层面为之构建了统一基础;由此,西方社会不仅实现了科学精神和基督教文化的统一,而且还确立了两极化的二元认知思维。相应地,正是由于深深地嵌入了肯定性理性思维,这就不仅导致现代主流经济学内在着明显的思维紧张和逻辑断裂,而且还造成经济学各流派在理论思维和政策主张上的显著对立。有鉴于此,本文致力于对现代主流经济学所根基的哲学基础展开深层剖析,进而对之所推崇的市场竞争和自然秩序加以批判性审视;由此,我们不仅可以深刻揭示出西方学术界围绕自然秩序的诠释权争夺中所嵌入的意识形态,而且可以系统地认识现代经济学的理论思维并加以改进和完善。

  

   二、肯定性理性对现代经济学的塑造

  

   由于根基于肯定性理性之中,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理论体系就内含着显著的思维紧张和逻辑断裂:一方面,它基于理性选择框架进行可理性策略分析和数理建模,并以此来设计和引导社会制度变革;另一方面,它将现实世界都预设为理性个体进行互动的结果,并基于伦理实证主义将现实存在合理化。相应地,现代西方经济学的主流思潮及其政策主张就在国家干预和自由放任这两个极端之间进行封闭式往复转换:一方面,当20世纪60年代末的“大社会”福利政策引发通胀加剧并出现滞涨时,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新古典经济学宏观派就站出来批判政府的反周期措施等价了经济的不稳定;[②]另一方面,当2008年出现全球经济危机时,克鲁格曼等凯恩斯主义者又起来说过去三四十年的宏观经济学发展完全地陷入了误区。[③]既然如此,如何化解现代主流经济学的这种思维紧张和逻辑矛盾呢?如何避免经济政策上的极端化取向呢?波普尔提出的批判理性主义强调,只有通过否定和批判才能促使理论的发展。相应地,对现实世界的认知和发展也是如此。显然,这就启发我们重新审视和反思嵌入在现代主流经济学之中的肯定性理性思维。

  

   在很大程度上,由于受制于肯定性理性思维,现代主流经济学无论是发现问题的能力还是解决问题的能力都遭到了严重的限制。具体表现为:一方面,它热衷于对社会现实的描述和解释,进而加以合理化而一味地遵循和服从;另一方面,随着肯定性理性进一步衍生出建构理性主义,它又热衷于构建一个均衡的、最优的未来模式。现代主流经济学为何会同时具有如此矛盾的理论认知和的政策主张呢?这就涉及西方社会的二元认知观。西方社会认为,人类理性是上帝赋予的,但只有上帝自身才拥有完全理性,它赋予人类的只是有限理性;因此,人类并不能凭借理性认知所有的事物,而只能凭借理性认识世界知识中属于经验性的那部分,另一部分属于先验性的东西则只能依赖上帝的启示。这就是西方社会的二元认知观,这种二元认知观渗透在西方社会的整个文化和学术之中。显然,这种二元认知观非但没有缓和反而强化了现代主流经济学中理论思维和政策主张之间的紧张和冲突:一方面,思维和学说上具有强烈的建构理性主义特质,这种建构理性特质根源于西方社会的自然主义思维;另一方面,实践和政策上却崇尚市场机制这只“无形的手”,而“无形的手”原理根本上要诉诸先验的上帝或想象。

  

同时,自边际革命以降,主流经济学将其研究内容日益集中于工程学领域,进而在研究方法上就刻意地模仿和照搬自然科学。正是囿于工程学领域,现代主流经济学将经济学定义为一门资源配置和理性选择的最优化技术学科,并且要求在计算成本和预测结果过程中不带有任何规范评价,由此来更好地仿效物理学等自然科学;相应地,现代主流经济学还将市场机制及市场价格都视为价值中性的,由此来将市场价格视为提升资源配置的唯一工具和衡量经济绩效的唯一指标。问题是,对市场机制的这种肯定和推崇是合理的吗?其实,无论是在经济选择过程还是在一般性人类行为中,任何意向性都不可避免地嵌入了某种价值判断;而且,大多数经济学人也都是在规范性地使用市场和价格,这对不同类型的市场和价格的偏好。这也就反映出,尽管打着追求科学方法之严密性和精确性的幌子,主流经济学的分析思维根本上却嵌入了某种主观性的评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38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