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蒙:五九 对张道士的两种读法

更新时间:2021-11-01 10:26:26
作者: 王蒙 (进入专栏)  

   张道士与贾母的见面,有两种读法。

   一个是俗俗地读,浅浅地读,张道士是一个大俗道士,逢迎拍马之徒,拼命巴结贾家,先说是“论理我不比别人,应该里头伺候。只因天气炎热,众位千金都出来了,法官不敢擅入,请爷的示下”;再见了贾母的面说什么“无量寿佛!老祖宗一向福寿康宁?众位奶奶小姐纳福?一向没到府里请安,老太太气色越发好了”,一副奴才相。

   然后借着说宝玉的相貌摆老资格,提提“国公爷”套瓷。最为没有眼力见儿的是还要给宝玉提亲,读者难免反应:提亲也轮不上你个牛鼻子老道呀!再后他居然还敢“请”去宝玉的玉,给徒子徒孙们看稀罕。无聊之极,无厘头之极,乱钻营从而可厌之极,对于全书也多余之极,纯属画蛇添足、节外生枝之笔。

   第二种读法,力求发现,自立门户,曲为解释,别开生面,将信将疑,聊供一哂一蹙。二老有深情而不能明叙者也,见面先谈“国公爷”,连这个说法都透着亲。至今如此,例如我们提到某领导或某名人,不提姓,而只称台甫,自然显得亲密。

   同样,“国公爷”,也没有比这个名字更煽情的了。果然,张道士一面说着宝玉“怎么就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一面“两眼流下泪来”。而“贾母听了,也由不得满脸泪痕”。了得吗?一见面就泪往一处流心往一处走,除了老道,谁还有资格有话题能引出饱经沧桑、处变不惊的最会说说笑笑、享受生活的贾母之泪水。

   而后为宝玉提亲的潜台词是“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君子有成人之美”,“此生我辈做不到的,就让晚辈们圆了上辈的梦吧”。

   贾母的回答则是“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其潜台词是:“我并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哪,更不是势利眼啊!”

   接下来,老道说是“要将哥儿的这玉请了下来,托出去给那些远来的道友并徒子徒孙们见识见识”。而贾母道:“既这么着,你老人家老天拔地的跑什么。就带他去,瞧了,叫他进来,岂不省事?”老道解释怕那些人气味不好,污染环境。二老互相体贴,深了去了,面子给足,再无第二个。

   也许有一个人可以相比,就是北静王。但北静王也只是自己看了看玉,并未“请下来”展示;而且北静王是贾府的靠山。

   一个国公爷,一个宝玉的婚事,一个宝玉的玉石,这就是贾母的核心关注,这就是张道士见到贾母后的言行的核心。请看,张道士见到贾母后是何等兴奋啊,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做什么好了,他又是每个字都说到了情上,每个举止都关乎到了情上啦。

   道士与贾母见面一节,也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道长痴,谁解其中味”。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35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