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来:略论《论语》的传承与训解

更新时间:2021-10-28 10:31:30
作者: 陈来 (进入专栏)  
这与郑玄其他经典的注释特点也是一致的。

   四、关于《论语》的集解本(上)

   汉代《论语》的单注已经不少了,如《鲁论》有郑氏注,《古论》有孔氏注,还有马融注,《张侯伦》有包氏注、周氏注。为了整体地了解汉晋南北朝的这些《论语》注本,我们来看看何晏和皇侃的详细叙述,也可以了解何晏、皇侃集解的特色。

   何晏《论语集解》之序:

   叙曰:汉中垒校尉刘向言《鲁论语》二十篇,皆孔子弟子记诸善言也。太子太傅夏侯胜、前将军萧望之、丞相韦贤及子玄成等传之。《齐论语》二十二篇,其二十篇中,章句颇多于《鲁论》,琅邪王卿,及胶东庸生、昌邑中尉王吉皆以教授。故有《鲁论》,有《齐论》。鲁共王时,尝欲以孔子宅为宫,坏,得《古文论语》。《齐论》有《问王》,《知道》,多于《鲁论》二篇。古论亦无此二篇,分《尧曰》下章“子张问”以为一篇,有两《子张》,凡二十一篇。篇次不与《齐、鲁论》同。(作者按:以上讲传本,即文本传授)

   安昌侯张禹本受《鲁论》,兼讲齐说,善者从之,号曰“张侯论”,为世所贵,包氏、周氏《章句》出焉。《古论》唯博士孔安国为之训解,而世不传,至顺帝时,南郡太守马融亦为之训说。汉末,大司农郑玄就《鲁论》篇章考之《齐》《古》,为之注。近故司空陈群、太常王肃、博士周生烈皆为《义说》。(作者按:以上讲义解,即义说训解)

   前世传授师说,虽有异同,不为训解。中间为之训解,至于今多矣。所见不同,互有得失。今集诸家之善,记其姓名,有不安者,颇为改易,名曰《论语集解》。(作者按:讲“集解”,即集诸家解)

   (光禄大夫关内侯臣孙邕、光禄大夫臣郑冲、散骑常侍中领军安乡亭侯臣曹羲、侍中臣荀顗、尚书驸马都尉关内侯臣何晏等上。)

   何晏讲“鲁论语二十篇,皆孔子弟子记诸善言也”,“善言”就是“佳言”的意思。“太子太傅夏侯胜、前将军萧望之、丞相韦贤及子玄成等传之”,指出了有哪些人来传承《鲁论语》。“《齐论语》二十二篇,其二十篇章句颇多于鲁论”,所有讲汉代《论语》的情况都依据于这句话。“传”本身不只是文本的传递,同时是用这个文本来进行教学。然后他总结说:“故有《鲁论》,有《齐论》。”他又说:“鲁共王时,尝欲以孔子宅为宫,坏,得《古文论语》。”在《鲁论》《齐论》之外,还有《古论》,《古论》是鲁共王破坏孔子故居的墙时发现的。“《齐论》有《问王》,《知道》,多于《鲁论》二篇。”《齐论》比《鲁论》多出了《问王》《知道》两篇。并且《古论》也没有这两篇,“《古论》亦无此二篇,分《尧曰》下章“子张问”以为一篇”。我们看,他序文第一段主要是讲传本,有《鲁伦》《齐论》《古论》。

   下面讲:“安昌侯张禹本受《鲁论》,兼讲齐说,善者从之,号曰‘张侯论’,为世所贵,包氏,周氏《章句》出焉。”包氏、周氏依据“张侯论”写了《章句》。“《古论》唯博士孔安国为之训解”,可见《古论》在西汉时发现以后,孔安国为其作了训解。“而世不传”,后来没有传下来,没有更多的人关注孔安国的训解。“至顺帝时,南郡太守马融亦为之训说。”西汉时期,除了孔安国,其他人不传《古论》,到了东汉汉顺帝时,马融也为《古论》作了训说。训说、训解都是注释类的著作。“汉末大司农郑玄就《鲁论》篇章考之《齐》《古》,为之注”,郑玄的注以《鲁论》为主,也参考了《齐》《古》。“近故司空陈群,太常王肃、博士周生烈皆为之义说。”陈群、王肃、周生烈对郑玄所确定的《论语》文本作了进一步的解释。

   第一段讲的是传本,第二段讲的是义解,义解包括义说、训说、训解等等。所以最后他总结说:“前世传授师说虽有异同,不为训解。”《论语》在汉代刚开始传流的时候,主要是经师传授,不作训解。“中间为之训解,至于今多矣。”从西汉中期开始,出现了注释类的著作,到了何晏这个时代,注释类的著作已经很多了。“所见不同,互有得失”,每一部训解的观点大有不同。“今集诸家之善,记其姓名,有不安者,颇为改易,名曰《论语集解》。”这就是《论语》史上最有名的著作《论语集解》,是由何晏等人把汉代《论语》训说、训解等注释编集起来而成的。据后来皇侃对何晏序里面所讲的“包氏、周氏《章句》 ”作了说明,明确指出两人对“张侯论”所作的《义说》属于注解本,并不是单纯的分章的传本。孔安国对《古论》作了训解,马融也为《古论》作了训说,郑玄为《鲁论》作注,同时郑玄也依据了《齐》《古》做了一些校定,陈群、王肃、周生烈也为《鲁论》作了《义说》,所以“张侯论”有注解,《古论》有注解,《鲁论》有注解。

   何晏的序可以说非常清楚地叙述了《论语》的流传,包括了传本到个人义解,再到集诸家解三个阶段。此后应该说单注本(个人义解),还在历史上不断出现,同时集解这种注本的形式在历史上也不断出现,但相比较起来,应该说集解本在历史上发挥的作用更大。这不是单纯从体例上看,因为集解和单行的注本的体例是不一样的,而是从内容上来说。汉代的注解,它的特点是:只诠字义。当然有的也讲了读音,但主要是诠解字义,是以训诂字义为主,大概是这么一个特点。从魏开始,注本就从仅仅训诂字义开始向义理的解释发展。《论语集解》是已经集合了汉和魏《论语》注的大成,所以它在注解、体例、义理的解说方面都有自己的特点,其特点如下:

   第一,创立了经学注释的集解体,保存了大量的汉魏古注,这是很有价值的。因为何晏坚持“集诸家之善”这个原则,所以他对汉魏的《论语》研究成果进行了集解。在《论语集解》里面收录了八家注释,有孔安国、马融,他们是讲古文的;有包咸、周氏,他们是今文见长;有郑玄,他是兼采今古文;有陈群、王肃、周生烈,他们是曹魏时的人,重视以义理解说。但是他们“所见不同,固有得失”,何晏却能够把他们的解释融为一体,不拘师法的界限,不拘今古文的差别,博采章句、训诂、义说种种方法,所以突破了单注的形式,有综合性的优点。

   第二,改易各家,自下己义。何晏等这些人在编《论语集解》的时候,承认诸家“有不安者,颇为改易”。“颇为改易”这个词说明了何晏等人按照他们自己的立场来集解《论语》的注释,而不是完全地照录旧注,所以南朝的皇侃在解释这四个字的时候,他说:“若先儒注非何意所安者,则何遍为改易,下已意也。”[11]这样就会导致他们把《论语》的一些旧注的原貌做了改动,这是不恰当的。

   第三,汉人的解释是以训诂字义为主,曹魏时期就开始走向了义理诠释的发展。从义理的角度来看,《论语集解》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以《易传》注《论语》。就何晏本人来说,他善谈易老,老是《老子》,易是《易传》,而且他自己著有《周易讲说》,因此他主持的《论语集解》里面多有《易传》之说,这可以说是《论语集解》在义理解说方面最突出的特点。因为到了汉代,包括曹魏的人都认为《易传》是孔子所作,当然就拿它来跟《论语》来比照解释。但是应该指出这一点,用《易传》来解释《论语》,推崇《易传》,这还不能说它就是代表玄学的本质,或者受到了玄学的影响。比如《论语·公冶长》说到:“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何晏说:“性者,人之所受以生也。天道者,元亨日新之道,深微,故不可得而闻也。”[12]这个解释与老庄没有关系,他是用《系辞》来解释,所以这个解释并不是玄学、道家之言。所以以《易》解《论》,这还不能说就是受到了道家或者玄学的影响,这应该说是这个时期义理解释的一个努力的特点。

   除了何晏的《论语集解》在历史上影响非常大,南朝梁皇侃的《论语义疏》影响也是比较大的。《论语义疏》的序言也是很详细的。梁皇侃《论语义疏》,叙曰:

   《论语》,通曰《论语》者,是孔子没后,七十弟子之门徒共所撰录也。……语者,论难答述之谓也。《毛诗传》云:“直言曰言,论难曰语。”郑注《周礼》云:“发端曰言,答述为语。”今按,此书既是论难答述之事,宜以“论”为其名,故名为《论语》也。……又此书遭焚烬,至汉时,合壁所得,及口以传授,遂有三本,一曰《古论》,二曰《齐论》,三曰《鲁论》。既有三本,而篇章亦异,《古论》分《尧曰》下章“子张问”更为一篇,合二十一篇,篇次以《乡党》为第二篇,《雍也》为第三篇,篇内倒错不可具说。《齐论》题目与《鲁论》大体不殊,而长有《问王》《知道》二篇,合二十二篇,篇内亦微有异。《鲁论》有二十篇,即今所讲者是也。

   寻当昔撰录之时,岂有三本之别,将是编简缺落,口传不同耳。故刘向《别录》云:“鲁人所学,谓之《鲁论》;齐人所学,谓之《齐论》;合壁所得,谓之《古论》。”而《古论》为孔安国所注,无其传学者。《齐论》为琅琊王卿等所学,《鲁论》为太子太傅夏侯胜及前将军萧望之、少傅夏侯建等所学,以此教授于侯王也。晚有安昌侯张禹,就建学鲁论,兼讲齐说,择善而从之,号曰张侯论,为世所贵。至汉顺帝时,有南郡太守扶风马融字季长、建安中大司农北海郑玄字康成,又就《鲁论》篇章,考《齐》验《古》,为之注解。汉鸿胪卿吴郡包咸字子良,又有周氏,不悉其名,至魏司空颍川陈群字长文,大常东海王肃字子雍,博士燉煌周生烈,皆为义说。魏末吏部尚书南阳何晏字平叔,因《鲁论》,集季长等七家,又采《古论》孔注,又自下己意,即世所重者。今日所讲,即是《鲁论》,为张侯所学,何晏所集者也。

   晋太保河东卫鹳字伯玉,晋中书令兰陵缪播字宜则,晋广陵太守高平栾肇字永初,晋黄门郎颍川郭象字子玄,晋司徒济阳蔡谟字道明,晋江夏太守陈国袁宏字叔度,晋著作郎济阳江淳字思俊,晋抚军长史蔡系字子叔,晋中书郎江夏李充字弘度,晋廷尉太原孙绰字兴公,晋散骑常侍陈留周坏字道夷,晋中书令颍阳范宁字武子,晋中书令琅琊王珉字季瑛。右十三家,为江熙字大和所集,侃今之讲,先通何集,若江集中诸人有可采者,亦附而申之,其又别有通儒解释,于何集无好者,亦引取为说。以示广闻也。……[13]

   皇侃自序说明《论语》是孔子弟子门徒共同撰录的。他认为《古论》的篇章是倒错的,《鲁论》的篇章还是比较正确的。在皇侃的时代,用的文本主要是《鲁论》。皇侃说,今天我们讲《论语》的本子就是《鲁论》,张侯据之为本所作《张侯论》,何晏《集解》的文本里也都体现了《鲁论》。下面又提到了十三个人的名字,这句话比较重要。他的《论语义疏》先把何晏的集解做一些疏通解释。上面提到的十三家是被江熙所集的论语注,那里面有可采取者,他就把这些收录在自己的《论语义疏》中。如果在何晏的《论语集解》、江熙的《论语集注》里面都没有,而另外所有的当时通儒的解释,皇侃也把它采取进来,“以示广闻也”。这样,可以看出皇侃解释的一种多样性的特色。皇侃自序下面几点也要注意:

   第一,西汉《论语》学教授的重点对象是王侯。照我们现在看皇侃的讲法,“此教授于侯王也”,我们在海昏侯墓里发现《论语》很正常,因为王侯须学习《论语》。

   第二,皇侃《论语义疏》确实进一步扩大了集解的范围。何晏集会八家之说,但是皇侃扩大了什么?他是从江熙所集的十三家《论语》注里面又取材不少,说明江熙自己也有一个《论语》集注,但是没有传下来,然而皇侃看到了,他从江熙的《论语集注》里面吸取了不少素材。

   第三,除了何晏所集的八家,江熙所集的十三家以外,皇侃的《论语义疏》还吸取了其他“通儒”的解释,哪些通儒呢?一个就是江熙本人,再有就是王弼、郭象等,所以它的集解的范围就远多于何晏的集解。

如果讲《论语义疏》的特点,那就是:在《论语义疏》的内容里面,有许多关于老庄玄学的应用。刚才我们讲的何晏集解,那里面只是有《易传》《论语》相比照的解释,但是皇侃的《论语义疏》,不仅增加了十三家,还有其他的通儒,像王弼、郭象之类玄学人物代表,所以它有大量的对老庄玄学的应用。比如在皇《疏》里面引用《老子》的文本不少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303.html
文章来源:《东岳论丛》2021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