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在申请加入CPTPP背景下谈先行探索区为何可放在辽宁?

更新时间:2021-10-26 10:20:27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三个关键词:辽宁、CPTPP、先行探索

   9月16日,中国政府已经提出申请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开启了我称之“后申请时期”的进程。要推动这个进程,需要申请方和批准方相向而行。

   就批准方而言,会有个考察、讨论、研究、决定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估计比较复杂,也可能时间比较长。我们宁可把时间考虑得长一些。

   现在的问题是,作为申请方,我们是被动地消极等待,还是主动作为、积极准备?我主张,我们应该主动做一些准备工作。

   加入CPTPP对中国各个方面影响都很深。在这个进程中,进行一些区域性模拟试验(或称“压力测试”),进行先行探索,就是准备之一。

   那么,中国如此之大,先行探索区放在哪里呢?或可考虑放在辽宁。

   为什么选辽宁?

   理由一,从地理历史角度看。先看地理:CPTPP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组织,主导者是日本。在跨太平洋版图上,中国各区域中位于太平洋沿岸且离日本最近的地区在哪里?在中国东北地区。放眼东北亚,中国东北地区恰好居于“东北亚的核心地带”,而东北地区的龙头则在辽宁。辽宁不但连接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而且与京津冀地区(我国中枢)连接,具有比较强的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组织的吸引力。

   再看历史,辽宁和东北地区跟日本和东北亚的交往历史悠久,唐朝时期就有一条丝绸之路(东线)经辽宁和东北地区通往日本、俄罗斯和朝鲜半岛,与日本乃至东北亚之间有大量的人员和商品交往交流,近代以来,交往更加紧密。

   理由二,从与国际规则“接口”角度看。CPTPP被视为21世纪新型国际经贸规则的典范和引领者之一。其对贸易自由化、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高度追求,直接涉及中国的“制度型开放”问题。虽然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但从区域角度思考,用CPTPP的相关条款和标准来衡量,国内哪个地区遇到的挑战更严峻?我认为是东北地区,这应是公认的“焦点地区“。7月13日,我曾在《辽宁日报》发表观点提出:辽宁要“当好东北振兴新突破的开路先锋”。基于此,在辽宁筹建先行探索区比其他地区更具有合适的“典型意义”。

   理由三,从现实条件来看。中央已经决定打造东北对外开放新前沿,而辽宁是“新前沿中的前沿”。特别是,这个开放,不仅包括商品、资金、人员、技术、信息等领域的开放,而且包括规则、标准等制度型开放。在这方面,辽宁是有主动性的。不久前,我应邀参加了辽宁省委有关部门组织的辽宁省制度性创新成果评审工作,实际感受到辽宁省上下对制度性创新的积极性很高,这是先行探索区必须具备的内在条件。

   先行区做什么?

   建议重点抓以下五个要点:

   第一,国企改革。这是整个东北地区改革开放的关键因素。辽宁虽作出了很大努力,但同样存在较多问题,如部分国企存在亏损问题。

   第二,由行政主导的选择性产业政策,向市场导向的功能性产业政策转变的问题。政府要改善营商环境、落实公平竞争,切实反垄断。

   第三,保护知识产权问题。不仅对国外,而且对国内。例如,东北地区大院、大所科技人员“职务发明”成果的产权界定和保护问题。

   第四,劳工权益问题。现在有三种劳动形态,如何实行各类劳工的权益保护机制。

   第五,企业社会责任问题。特别是强化环境保护这样的社会责任,以促进绿色发展。

   总的思路是:边申请、边探索,不要“等”,这也是用开放促进东北振兴发展取得新突破的重要一招。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2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