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秦亚青:关系视角下的全球社会变迁

更新时间:2021-10-20 23:28:33
作者: 秦亚青  

  

   当今世界一个重要变化是全球社会的动态变迁。国际关系研究一直高度聚焦权力转移,却往往忽视社会变迁,而当今世界恰恰进入了一个双重转型的全球社会变迁过程,并因此导致三种社会形态叠加的共在交集。这就需要我们认真考虑两个问题,一是全球范围内发生了什么样的社会性变迁;二是什么构成了全球社会变迁过程中的根本性变化。

   全球社会的变迁

   全球社会指世界范围内的社会形态。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以来,全球主导的社会形态是国际社会(international society),亦即国家间社会。20世纪后半叶至今,全球社会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出现了新的社会形态。这些新的社会形态可以用世界社会(world society)和地球社会(planetary society)两个概念加以表述。这三种社会形态并不呈线性发展,不是一种社会替代另外一种社会,而是重合叠加、互嵌共存,使全球社会进入复合期。

   国际社会是民族国家构成的社会,与体现西方现代化理念和实践的经典科学观高度吻合。国际社会作为全球性主导社会系统运行了近400年,但冷战后全球化大规模展开,全球性问题不断涌现,不可逆转地启动了全球社会的双重转型过程,并显现出两种发展轨迹。一种从威斯特伐利亚国际社会走向人类的全球社会或称世界社会,另一种是从威斯特伐利亚国际社会走向超人类的全球社会或称地球社会,这是国际社会概念无法涵盖的两个新的社会形态。

   世界社会是包括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在内的人类社会。冷战结束和全球化出现后,人类世界面临着诸多新挑战,这些挑战具有明显的跨国性质,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独自解决,需要各个国家、各种行为体之间的合作才能有效应对。因此,全球社会超越国家扩展,开始形成世界社会。

   地球社会则是由地球万物构成的社会。虽然现在国际关系学界对此讨论甚少,但人们已经意识到,不仅人类生活在地球上,天下万物都在地球上共存共生,许多问题是因为人类追求自身利益而产生的负面效应。气候变化引发的安全危机、新冠肺炎疫情的震撼效应等都指向了另外一种社会形态,即全球社会超越人类向超人类扩展,开始形成地球社会。

   全球社会变迁过程中的根本性变化

   什么是全球社会变迁过程中的根本性变化?对此,国际关系学界主要有两种解释路径,一种是实体主义解释,另一种是关系主义解释。

   实体主义解释坚持实体本体论(substantialist ontology),认为世界是由原子式实体构成的,实体是自在和自为的,实体变化导致系统变化。这是一种与经典物理学高度契合的世界观,也是西方主流国际关系理论的基本依据。用之于国际社会,构成国际社会的国家就是这种实体,国家作为自在自为的原子式单位,其基本属性规定了国际社会的属性。英国学派虽然讨论向世界社会扩展的问题,但并没有突破实体主义本体论的视域。正如美国国际关系学者罗伯特·吉尔平所说,“在说到体系性质的时候,我们指的是主要行为体或构成系统的不同实体的性质。国际体系的性质是由其中最主要的实体界定的,即帝国、民族国家或是跨国公司”。总之,社会变迁的根本在于社会体系实体单位的变化。

   如果从关系视角来考虑,则会作出另外一种回答。关系视角是中华世界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基本思路是万物互系,天下互连,不存在超然于关系之外、绝对自在自为的原子实体。关系主义秉持关系本体论(relational ontology),其中包含两个重要假定,一是世界是由关系而不是实体构成的,据此,社会世界是由社会关系构成的。二是关系变化导致社会体系变化。既不把重点固定在静态的社会结构,亦不将其锁定于自在的理性个体,而是将其置于动态的社会性关系,重视社会关系性质的变化,这是关系主义的一个核心内容。

   构成世界的关系是一个复杂的运动过程,关系本身不是一个可以完全测得准的定态。过程中的社会关系会处于叠加态,呈现为多种形态的随机共在。比如,国家间关系与多元行为体间关系的共在、和谐关系与冲突关系的共在等。行为体是关系中的行为体,是关系运动中的生成(becoming),而不是自组织的存在(being)。

   经典理论认为社会实体性质的变化导致社会系统自身的变化,而关系理论则认为原子式实体的生命存在、身份确定、社会意义均塑成于关系,所以社会系统变化的根本在于关系的变化。简言之,社会关系的变化导致社会系统和社会形态的变化。

   全球社会变迁与关系重构的意义

   社会变迁是当今世界的一个基本事实。全球性社会中出现了新的社会关系和关系重构,原来界定国家间关系的国际社会形态已经无法包含这些新的关系内容。从国际社会向世界社会和地球社会的变迁构成了重要的变迁趋势,而变迁的主要方面是社会性关系外延和内涵的变化。这里的外延指的是关系范畴,内涵指的是关系性质。

   国际社会的外延是民族国家之间的关系,内涵是权力关系,即民族国家在国际体系中为权力而斗争。民族国家不会放弃对权力的重视,因为权力是国家在无政府体系中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手段。世界社会的外延是多元行为体间的关系,包含人类和非人类之间的关系;内涵是利益关系,是人类作为主体为自身利益管控非人类客体,而获得自身利益的关系。地球社会的外延是天下万物之间的关系,内涵是共生关系。如果把中国的天下体系视为一种延绵开放包容的体系,那么它的外延可以扩展到天下万物,“万物并育而不相害”,反映的正是一种互补共生的关系。世界社会不同于地球社会。世界社会是以人类为主体、非人类为客体的,是人类为获取自身利益而管控非人类的社会关系。地球社会则强调人与自然平等、互构、互补的共生关系。

   全球社会发展不是线性的,而是一个复杂过程,在这个过程之中,多种社会状态是叠加的。比如,在世界社会中,国家间的关系依然非常重要。但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之间、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亦凸显出来。在地球社会中,国家间关系、多元行为体间关系依然重要,但人类与其他物种的关系、物种与物种的关系、天下万物之间的关系也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进而,权力关系、利益关系、共生关系也是叠加的。斗争、竞合、互补的动态关系过程交错叠加,不同社会形态之间的矛盾有时甚至会非常激烈。

   全球社会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变迁时期,变迁的关键在于全球社会关系的变化和重构,新的社会性关系引入世界社会和地球社会的新形态,全球社会因之成为国际社会、世界社会、地球社会的复合体,成为权力关系、利益关系和共生关系的叠加态。这就使得当今世界更趋纷繁复杂,使得不确定性成为全球社会的内禀属性。全球社会可以向好的方向发展,但需要积极和良性的干预,尤其需要协调不同社会内在的关系失衡、调和不同社会形态之间的关系张力。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168.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