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千帆:谈治学次第

更新时间:2021-10-20 11:39:31
作者: 程千帆  
(我这里只是随便提出些问题)然后,写一篇或多篇杨万里的论文,或是一部杨万里的评传。这样子呢,就由收集材料的阶段跃进到了整理材料的阶段。科学的目的,是要发展到整理材料的阶段。就研究作家而言,就要能够阐发一个作家在文学历史发展上所起的作用。

  

  

   Q

  

   是否可以跳过收集材料的阶段,直接进入整理材料的阶段呢?

  

   程千帆先生:据我的经验,又行,又不行!如果说其他的学者已经把这个收集材料阶段的工作做得很好了,比如像杜甫,注家非常多,年谱有二十多家,(杜甫有各式各样的二十多家年谱,从宋朝到当代,许多人下了很多功夫。)你利用这些材料,再好好研究一下唐代历史,还有杜甫前后的那些作家,那可以写。但是,如果这样的一些条件不具备,即使是有一点点,也不够,那你还得要补足——就是把前人那个收集材料阶段所欠缺的部分补足。而且,每一个同志最好有机会做一做这种最艰苦,最枯燥,最没有趣味的,像做年谱,考订,校勘,编目这样的工作。这些工作没有什么趣味,但是呢,是做学问必须的本领。因为你有了这样一些本领,你才能打开那些没有开过的门。否则的话,你得让别人来帮你做一半,你饺子倒会吃,却不会做馅儿,还得别人用绞肉机把肉绞好,送到你面前,你才包饺子。那样可不行!

  

  

  

   而且,特别要注意一点,就是,不能轻视收集材料阶段,尽管它是低级的,但,是不可缺少的,是最基础的。现在很多同志,比如说,看到一个诗人的选本上有几首诗,再看一点别人的论文,或者文学史上一点什么材料,也可以写文章,论一个作家的什么什么问题。在某种情况下,他写成的文章,相对地说,也还是正确的。但是,可以肯定,这种东西是不深刻的,很难得有独创性。

  

  

   Q

  

   谢谢老师。我想这些经验之谈对于青年人是很有启发意义的。

  

   程千帆先生:再补充一点,刚才谈了治学要善于创新,但同时又必须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陈寅恪先生《隋唐制度渊源论略稿》论府兵制云:“总之,史料简缺,诚难确知,冈崎教授之结论,要不失为学人审慎之态度。寅恪姑取一时未定之妄见,附识于此,以供他日修正时覆视之便利云尔,殊不敢自谓有所论断也。”在翁方纲的《苏诗补注》小引里,我们也看到类似的谦辞,这说明有成就的人总是谦虚的。谦虚的困难,不在于自己没有成就的时候,而往往在于有点成就的时候。古人说:一丸泥封函谷关。往往就是这一点点自高自大,反使自己一辈子都成为精神上的侏儒。

  

  

   >原题《程千帆教授谈治学》,载《阅读与写作》1990年第9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16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