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登苗:论明初吉安在中国历史人文地标中的独特地位——以科举为中心*

更新时间:2021-10-19 10:19:15
作者: 沈登苗  

  

   摘  要:明初江西吉安府人文之盛,尤其是进士和巍科人物、宰辅、会试主考官,以及稍后的思想家群体等在全国的占比,不仅明清时期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在整个中国历史人文地理中也几乎是绝无仅有的。综合考察这些因素,本文断言,明初江西吉安府创造了中国历史人文地标辉煌之最。此外,元代吉安路各州县的进士密度也为全国之最,且明中叶占据中国文化制高点的仍是吉安府。“吉泰民安”,独领风骚三百年,在中国文化史上谁与争锋?由于目前揭示的如经济(传统)发达、移民因素、科举传承、书院众多、会试主考官扎堆等都还不足以诠释其不可思议之成因。故本文在前人的基础上,提出一个还有待进一步求证的假设:作为近代以前长江下游与岭南交通纽带的赣江,其中流的吉泰盆地,在明初形成了当时我国最重要的海内外贸易物资中转港兼集散地,由此带动的航运、制造、种植、商业等诸多产业及其繁荣使吉安人富甲一方,这对本将喷薄而出的吉安文化高峰的形成起了直接的、或锦上添花的作用。文未,对“绝后”,即此后中国文化史上不再出现一府独秀的现象作了扼要分析。

   关键词:明初  吉安府  科举  人文地理  中转港兼集散地

  

引  言

  

   假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在任何一项全国性的重要文化考试中,如高考,某地级市的考生所取得的累计成绩,不仅是考取的人数最多,而且全国前五名的考生人数第一,且这个第一的人数相当于包括省会城市、乃至京城在内的全国所有城市中第二名至第七名之和您相信吗?本文主要介绍的明初江西吉安府的科举成绩就属这种情况。这一盛况在中国历史上既是空前的,也是绝后的。至今记录仍未打破;未来恐怕也不会再现。很有可能将成千古绝唱。真是叹为观止,不可思议!

   我国自古就有赞誉某地人文鼎盛或物产丰富的传统。典型的如唐王勃的《滕王阁序》,用“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来赞美“豫章故郡”、“洪都(今江西南昌)新府”。再如,北宋词人柳永在他的《望海潮·东南形胜》一词中,有脍炙人口的“钱塘自古繁华”,“参差十万人家”等句来形容杭州的繁庶。可是,真正从地理学的角度讨论地域文化是二十世纪以来的事。然而,迄今为止相关的重要文章,几乎都是以省或城市为单位进行比较的,忽略了府(地级市)一级的行政区。所以,长期以来,明初乃至传统社会庐陵文化的知名度都不太高。[1]晚近三十年来,虽然已有人不断提及,但几乎都是就事论事,仅注意到明初吉安府的科甲和仕宦盛况,既没有把此投放到整个中国历史人文地理中来考察,也没有从当代人才学的角度做人才史的比较。  

   二十余年前,笔者曾发现明清时期全国的人才中心随着科举中心的转移而转移,其中,明初的科举中心和稍后的人才中心均在江西吉安府。[2]当初我就感到非常惊讶。但由于自己不久把研究的重心转移到解决“钱学森之问”等上,既未在明清史上做进一步的深化,更没有把她放在中国历史人文地标中加以考察。而二十余年来,学术界似乎也没有对以上研究有多大的推进。

   然而,这一不可思议的现象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前几年,由于笔者重返进士地理分布的研究,尤其是当获悉,为原属江西吉安府的吉水“吉安中国进士文化园”开园营造学术氛围,2020年度的科举学盛会将在吉水县召开的消息后,[3]直接促使我对当年的一个发现做专题讨论,兹将明初吉安府“空前绝后的辉煌,不可思议的成就”之人文景观展现于此,并提出一个还有待进一步求证的假设:作为近代以前长江下游与岭南交通纽带的赣江,其中流的吉泰盆地,在明初形成了当时我国最重要的海内外贸易物资中转港兼集散地,由此带动的航运、制造、种植、商业等诸多产业及其繁荣使吉安人富甲一方,这可能是明初江西吉安府,在中国历史人文地标中具有独特地位的直接原因,以抛砖引玉。

  

一、空前绝后的辉煌, 不可思议的成就


   在切入正题前,我们先要解决在吉安历史上是哪个朝代最辉煌的问题?大概是宋代的欧阳修、文天祥、杨万里的名气更大吧?有人在专题介绍庐陵文化的内涵和特征时认为:“庐陵文化有两个高峰期,一是宋代,二是明代。尤其是宋代处于顶峰”。[4]说庐陵文化在宋代和明代形成两个高峰期没错,但认为“宋代处于顶峰”则似是而非。提出这个观点的,是位于吉安本地最高学府——井冈山大学的邱峰老师等,应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这说明当代一些吉安学人,还没有把自己的文化“家底”真正搞清楚,可能会影响当地政府对庐陵文化的定位和学者的研究重心,故必须指正:庐陵文化的顶峰是明代,确切地说是明初。

   窃以为,衡量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区域人文盛衰的主要指标,是科举人物、仕宦(主要指文官,下同)人物和专家学者三项。

  

   (一)明初吉安府创造了明清乃至中国科举史上的多个第一

  

   宋以降,著名的文化人物大多是科举出身;士气强劲之处便是进士汇集之地。科举人物的多寡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文化、教育发达程度和人才兴衰的一个最客观的指标,拿何炳棣先生的话说,进士分布是人文地理分布,乃至广义社会“力量”研究的“最佳资料”。[5]应该强调的是,明清乡、会试实行区域配额制度,故科举人物(主要指进士)不仅要看数量,也要重质量(名次)。所以,本文从进士的数量和质量两方面考察。

  

   1、明代前期吉安府进士全国占比在历代大一统王朝都属第一

   ① 明清各期进士领先三府人数及同时期全国占比

表1  明清各期进士领先三府人数及同时期全国占比时  期全国

   资料来源:明代进士。朱保炯、谢沛霖:《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上、中、下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清代进士。江庆柏:《清朝进士题名录》(上、中册),中华书局2007年版。

  

   说明: 第一,明代共举行88科会试,虽然洪武三十年(1398)殿试分春、夏两榜,但由于其中夏榜非全国性录取,本表不计;崇祯十三年(1640)263名“赐特用出身”者,本表不计;本表仅计88榜殿试中有姓名、籍贯可考者。因明代的进士籍贯有户籍和乡贯之分, 并有者(称“双籍进士”)本表均按乡贯计算。按:明代前期吉安府的“双籍进士”有8个,若按户籍计则总数为417人。又据邱进春的《明代江西进士考证》(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博士学位论文,2006年)统计,此期吉安府的进士为411人(双籍者按户籍计),但为保持本文相关数据取舍的统一,本文不便对20多年前研究方法和统计数据作全面修正,明初吉安府的总数仍按425人计。我想,即使取邱文的411人,[6]与本文也仅相差3.3%,在全国的占比相差0.3%,包括相关的其它问题都不会影响结论。

   第二,清代共举行112科计114榜会试、殿试,本表包含其中的两榜满榜进士。与表内其他的府所属仅10来个州县甚至更少不同,清代河北顺天府有24个州县,故顺天府平均每州县的人数并不是很多。

  

   由表1可知,明代前期江西吉安府一枝独秀,出了425个进士,竟占全国同期总数5016人的8.5%。而且,与明清其它五个时期相比都是遥遥领先。这一实绩是明初吉安府所有人文现象的基石。还要指出的是吉安府貌似江西中部一个不那么耀眼的府,而其它时期获第一名的府,除了大名鼎鼎的苏州府外,都是省治乃至京师所在地的府,这更显得令人惊叹。

   顺便提及,洪武至天顺朝江西共进行了30次乡试,其中吉安府夺得了20个解元(其中吉水11人),[7]正好是三分之二。这个占比在中国乡试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作为当时科举第一大省的绝对强府,此实力也显示着吉安府在殿试中一枝独秀是毫无悬念的,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吉安籍考生在春闱中录取率高,与吉安籍会试主考官多无关(详后)。

   ② 唐宋元进士的集中地

   由于《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和《清朝进士题名录》等工具书问世较早,为人们研究明清进士的地理分布提供了方便,故当前学术界对进士的时空分布讨论集中在明清,其它朝代鲜有成果。但我们仍可以在为数不多的论著中,大致梳理出唐宋元进士集中地之眉目。由于两宋疆域甚小,非大一统王朝,故我们先讨论唐、元。

   A唐代进士的集中地

   唐代共产生进士6658人,[8]有学者从中析出有确切籍贯记载的846人,并揭示河南道、河北道、江南道是唐代进士的“密集道”,这三道中进士最多的府(州)分别为河南府(35人)、定州(28人)、苏州(38人),全国占比最高的苏州也仅是4.5%。倒在“一般”的京畿道(原文为关内道)中,有59人的京兆府,[9]全国占比7.0%,若把唐代也分前、中、后三个时期,京兆府某期人数的占比有可能≥8.5%。可致细分析,唐代的京兆府不仅是京畿之地,而且其辖21个县(741年行政区划),[10]这相当于唐代一般的四五个府、明清的二三个府。故严格地说,不管京兆府在唐某期的人数占比是否≥8.5%,都不具备可比性。换句话说,唐代某期一“府”进士人数的占比≥8.5%的可能性没有。

   B元代进士的集中地

元朝科举制度,实行的是族群配额与区域配额相结合的双重配额制。前者指考试录取蒙古、色目人为一榜,称右榜;汉人和南人为另一榜,称左榜。四等人的乡试和会试配额均各为总数的四分之一。本文对右榜和区域配额不予讨论。仅讨论左榜——汉人和南人进士的籍贯分布。与元史上一般所指的“汉人”主要是北方汉民族和女真、契丹、高丽等北方民族,原来金国统治范围内的汉民;“南人”为南宋统治范围内的汉民概念不同。元代科举考试中的南人名额集中于江南三省(江浙、江西和湖广),再加河南行省的南部。该省北部及四川、云南与北方各省及征东省(高丽)归为汉人名额。[11]现据萧启庆的《元代进士辑考》统计[12],已知元代有籍贯可考的左榜进士为591人,其中南人为316人,进士最多的三个路(含府、州,下同)是江西吉安路31人、湖广天临(长沙)路20人、江西抚州路19人;[13]汉人为275人,其中进士最多的三个路是中书晋宁路31人、河南汴梁路25人、中书大都路17人。这里,汉人与南人的进士集中度貌似差不多,可实际并非如此。因为,这些汉人区的路所辖的州县数倍于南人区的路。如晋宁路所辖58个州县、汴梁路所辖42个州县、大都路所辖29个州县,3路合计129个州县,平均所辖43个州县;而南人区的吉安路、天临路、抚州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129.html
文章来源:《科举学论丛》2021年第一辑第2-4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