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大椿 刘永谋:关于另类科学哲学的思考

更新时间:2021-10-17 21:29:09
作者: 刘大椿   刘永谋 (进入专栏)  

  

   当下的科学哲学新视角、新主题不断涌现,正统科学哲学研究正在逐渐丧失其所谓正统地位,成为多元化探讨中的一极。或是问题域、或是应答域,新的研究早就突破了正统的局限,已然成为气候。另类科学哲学的兴起,最显著的表征是有影响的另类科学哲学家及其科学哲学理论受到科学哲学界的重视。如果把卡尔纳普、赖欣巴赫、亨普尔等人作为正统科学哲学家的代表,把波普尔、库恩、拉卡托斯等人看做从正统到另类的过渡人物,那么,近年来备受关注的费耶阿本德、海德格尔、法兰克福学派、罗蒂、福柯、德里达、利奥塔等人应当说就属于另类科学哲学家。另外有一批活跃在科学哲学领域的当代学者,例如阿伽西、苏珊·哈克、海丝等人,虽然不属于另类,却是深受其影响而走出科学主义营垒,向人文主义蜕变的科学哲学家。

   另类科学哲学的兴起,实际是当代科学哲学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和转向的显著表征。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科学哲学的发展逐渐偏离了正统科学哲学的路线。概而言之,当下科学哲学的基础已经发生了四个方面不可忽视的重大变化。

   首先,科学哲学从逻辑主义转向历史主义、社会学化和“后哲学文化”。由于库恩、费耶阿本德和劳丹等人的努力,历史主义在当代科学哲学中的基础性作用越来越明显,并且进一步向社会学、文化学方向演化。可以说,当代科学哲学已经偏离了传统的科学认识论,而指向科学背后的人类社会的世界观、价值观和历史观等一般哲学问题。科学哲学的社会学化可以追溯到默顿,之后科学社会学成为科学哲学的重要分支,最近兴起的知识社会学更是把社会学的方法应用于对科学知识生产的分析。科学文化哲学的研究也如火如荼,对科学的哲学研究不再是独特的,而是和对其他文化样式的哲学研究交织在一起的。

   其次,本质主义、基础主义的消解和多元主义的兴起。随着唯科学主义的退潮,基础主义和本质主义受到人们的质疑,把自然科学知识视为客观真理、把科学发展看成线性积累和持续进步的观点正在动摇,对数学和物理学的推崇正在减弱。研究方法从着重建构转变为对基础主义和一切绝对化倾向的解构。另类科学哲学的态度,根本上不是说已有的东西有问题,拿个新东西来替换,而是认为理论和方法是一个发展过程,是永远不可能完全确定的,只能在不断否定中暂时确定。随着多元主义对科学哲学的逐步渗透,自然科学越来越被看做多元文化中的一种,对科学的认识论研究越来越成为诸多哲学反思中的一种,对科学的总体立场从唯科学主义、温和的科学主义、各式各样的调和观点、反科学实在论到反科学主义越来越多元化。

   再次,现象学方法、解释学方法、后现代性的“解构”方法渗入;研究目标从偏爱行动、追求可操作性转向某种对科学文化体制的诘难和社会批判。20世纪70年代以来,一些学者开始将胡塞尔的现象学方法用于解决科学哲学问题,系统地开辟了现象学和解释学的科学哲学研究方向。此后,结构主义哲学和后现代主义影响越来越大,解构主义方法渗入科学哲学,极大地改变了科学的哲学基础和主流科学观。正统科学哲学不仅强调自然科学的真理性,而且强调其行动性和操作性;不仅要推广自然科学的认识模式,而且要推广基于自然科学的实践模式;不仅要科学地改造自然,而且要科学地改造社会乃至人自身。随着对自然科学的诘难越来越多,科学哲学不再仅是为自然科学辩护的学科,逐渐成为与科学有一定距离的旁观者。由于人们确认已不可能按照程序化来解决眼前的一切问题,所以,偏爱行动、追求可操作性目标也不再压倒一切,某种对科学文化体制的诘难和社会批判反倒成为时尚。

   最后,从论题的角度看,当下科学哲学的视界、论域越来越多元化,研究旨趣也转向科学、人文两种文化的融合。其一,在另类科学哲学中,科学被理解为决定人类本质的本体性存在,语用学被引入科学哲学,科学成为与“上下文”相连的整体,对科学知识的理解、解释和应用具有不可或缺的情境依赖性。其二,与正统科学哲学强调自然科学的价值中立、只关注自然而不关注人相反,另类科学哲学重新把科学看成人的科学,把科学世界看成是人类世界的一部分,科学世界及其与生活世界的关联进入了科学哲学研究的中心区域。其三,科学越来越被看做是一种实践活动和文化现象。其四,在世纪之交,自然科学正在走下神坛,科学与人文融合的呼声越来越高,如何消解两者之间的鸿沟成为当代科学哲学的一个重要问题。

   科学哲学在当代发生变化有着深刻的学理和社会文化背景。从学科内部发展历史来看,逻辑经验主义并没有建构出一劳永逸的经验证实原则,虽然几经修正最终还是陷入了困境。到费耶阿本德,正统的核心问题都在消解、变形,正统科学哲学教条基本上不再牢靠。从整个哲学发展形势来看,英美哲学阵营与欧洲大陆哲学阵营正由分立逐渐走向对话、交融。从更广泛的科学、社会发展的历史来看,科学哲学的新动向与其说是哲学演进的结果,毋宁说是科学实践在文化思潮上的结果。另类科学哲学的新动向及其“反科学”倾向与其说是对正统科学哲学的攻击,不如说是对20世纪逐渐暴露出来的科学负面效应的反思。

   当下科学哲学迈出了多元探索的脚步,围绕科学展开的任何哲学反思都是可能的。今天对科学的哲学研究已经不再局限于科学的内部,而是“穿越”科学指向社会,指向知识、认识问题之外更一般的哲学问题,比如自由、价值、存在等,可以说出现了某种“从科学出发的哲学”的趋势,另类眼光盛行。具体到中国,科学哲学作为科学技术哲学学科的基础地位固然不变,但是,科学哲学面对的问题已经改变,科学哲学的态势和视野也不复从前。一些正统科学哲学时代不被认同或尚未成型的分支,典型的比如科学知识论与认知科学、科学知识社会学与科学人类学、科学文化哲学以及科学伦理学等,正在或已经成为当下关注的焦点。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103.html
文章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8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