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永谋:科学是“蜜蜂的事业”

更新时间:2021-10-17 00:44:36
作者: 刘永谋 (进入专栏)  

   注:此文出自刘永谋编著:《世界上最精彩的哲学故事》,黑龙江科技出版社,2007年版,《最受读者欢迎的哲学故事》,光明日报出版社,2012版。

  

   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1561-1626年)不遗余力地为实验科学呐喊,提出了“知识就是力量”的著名格言,对科学方法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马克思称之为“英国唯物主义和整个现代实验科学的真正始祖”。

  

   1561年,培根出生于伦敦一个官宦世家。父亲是伊丽莎白女王的掌玺大臣,母亲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才女。良好的家庭教育使培根少年聪慧,各方面都表现出超出常人的才智。12岁时,培根被送入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学习。3年后,培根作为英国驻法大使随员来到了法国,几乎走遍了整个法国,汲取了许多新的思想。1579年,培根的父亲突然病逝,培根的生活开始陷入贫困。

  

   在回国奔父丧之后,培根进入葛莱法学院,一面攻读法律,一面四处谋求职位。1582年,他终于取得了律师资格,1584年当选为国会议员,但事业并不顺利。1602年,伊丽莎白去世,詹姆士一世继位,从此培根平步青云,扶摇直上,直至1617年升任为掌玺大臣,1618年授封为维鲁兰男爵,1621年又封为奥尔本斯子爵。

  

   在从政之余,培根一直没有中断哲学研究,出版了很多著作。1621年,培根被国会指控贪污受贿,被判处罚金四万磅,并监禁于伦敦塔内,终生逐出宫廷,不得出任任何官职。虽然后来罚金和监禁皆被豁免,但培根因此而身败名裂。从此,他专心理论研究。1626年,培根正研究热学理论,他坐车经过伦敦北郊的一片雪地时,突然想作一个实验。他宰了一只鸡,把雪填进鸡肚中,以便观察冷冻在防腐上的作用,因此而感染了风寒,不久培根就病逝了。

  

   培根死后,人们为他修建了一座纪念碑,墓志铭上写着——

  

   圣奥尔本斯子爵

  

   如用更煊赫的头衔应称之为“科学之光”、“法律之舌”

  

   在《新工具》一书中,培根对科学研究有一个著名的比喻——

  

   历来处理科学的人,不是实验家,就是教条主义者。实验家象蚂蚁,只会采集和使用;推论家象蜘蛛,只凭自己的材料来结网。而蜜蜂却是采取中道的,它在庭院里和田野里从花朵中采集材料,而用自己的能力加以变化和消化。哲学的真正任务就正是这样,它既非完全或主要依靠心的能力,也非只把从自然历史和机械实验收来的材料原封不动,囫囵吞枣地累置于记忆当中,而是把它们变化过和消化过放置在理解力之中。

  

   这段话对科学研究和科学家进行了惟妙惟肖的刻画。“蚂蚁-实验家”似乎只擅长于不断地搜索,东奔西走,一旦觅得自己的目标——例如白糖、米饭、肉类等东西以后,就开始不断地搬运,送入洞穴之中,作为今后的食物储备起来。与此不同,“蜘蛛-推论家”似乎满足于躲在一个角落里,从自己的肚子中吐出银色的丝线,编成蛛网,自鸣得意。只有“蜜蜂-科学家”将两者结合起来,既辛勤地飞到百花丛中,采集花粉,又注重加工处理,因而酿造出甜蜜无比的蜂蜜。科学研究就像蜜蜂采蜜一样,是收集经验材料和进行理论推理的结合,科学的真正任务既非完全或主要地依靠心的推理能力,也非只把从自然历史和机械实验收来的材料原封不动、囫囵吞枣地积累在记忆中,而是对它们进行理解、加工、提炼而获得科学理论。简而言之,科学是实验与理性融合的产品。

  

   注:科学是什么?这是极难回答的问题。但在具体的历史情境中,人们又往往不那么困难地大致区分出科学来。换句话说,上述难题是哲学的难题,而不是科学的难题。就像有人说,鸟类不需要知道空气动力学就会飞,科学哲学正是科学家毫不关心的“空气动力学”。实际上,问题只不过是如何言说的问题,而玩文字的人总以为言说是优位的。培根的想法,对于初学者当然颇有启发,但当下真正的科学集体合作,分工极细,不断增生,如果要用他的比喻,科学的森林里不仅有蜜蜂(现在是极少数的),当然还有蚂蚁、蜘蛛,更有狮子、老虎、河马和鳄鱼等数不清的动物。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07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