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永谋 陈翔宇:会聚认知增强的伦理争论

更新时间:2021-10-16 21:37:48
作者: 刘永谋 (进入专栏)   陈翔宇  
会聚认知增强主张通过技术物改造人的认知功能和意识状态,这时的人与其他机器差别不大,人的尊严因为这种改造而被破坏,增强认知后的人在多大程度上还保持尊严也无法估量。

   3.认知多样与认知无序

   基于当前会聚认知增强的发展状况,并非所有人都能享有该项技术带来的福利,即便是采取认知增强的群体也并不一定能实现认知功能的绝对提升,它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会聚认知增强的出现给群体认知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表现在认知多样与认知无序上。认知多样即会聚认知增强的不同形式给不同层级的社会群体提供了诸多选择项,每个人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决定采取哪种形式的认知增强。认知无序主要体现在由于缺乏必要的监督监管机制,群体认知秩序会因为会聚认知增强的出现而被打破,不同群体间的认知差异会逐渐拉大直至无法沟通。

   认知多样可以促进社会多元化发展,高认知水平群体具有更高的创造力,如通过会聚认知增强可以造就一批认知天才,而认知天才的聚集将有助于解决某些社会顽疾。然而,如果缺乏相应的监管措施,无视社会道德,刻意追求认知功能的极速提升,社会群体间的认知水平则会被人为拉大,“沟通和协调障碍将使不同群体间的合作难以为继”(19),认知多样就会演变成认知无序。群体认知水平往往决定了社会道德水平,认知无序除了直接影响群体间的沟通合作,还将导致道德秩序的紊乱,因此“认知增强研究必须伴随道德增强研究”(20),缺乏道德增强的认知增强,将会给社会带来更多伦理问题。

   认知无序造成的沟通障碍并非意味着追求认知统一,而在于提倡通过教育实现有效沟通,而非采取短期性的认知增强手段。因为这种短期的认知增强在现实层面会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首要的即是教育公平问题。会聚认知增强将使教育资源分配不公转化成教育资源的浪费,教育的首要目的就是获取知识,而掌握会聚认知增强的群体可以轻松实现这一目的。事实上,一种道德增强技术正悄然推进,届时教育的意义将会被完全颠覆和消解,现有的教育资源也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摈弃。

   4.社会公平失衡

   鉴于会聚认知增强的隐蔽性,普通民众往往无法从经验上辨别某人是否接受过认知增强,社会生活中也没有相应的鉴别规范措施,致使会聚认知增强因其本身的技术特性而暗含着道德欺骗,这主要体现在教育领域。越来越多的学生群体渴望通过服用增强药物,以实现记忆力和注意力的提升,以使自己在考试中占得先机。据一项调查表明,在美国高校里,超过7%的学生有服用认知增强药物的经历,在某些学校,这一比例高达25%。(21)教育领域的认知增强药物如同运动场上的兴奋剂,二者都使公平竞争失去了本来意义,“除非游戏规则被打破,否则增强技术的运用便会永远包含着不公和欺骗”(22)。又如当前广泛流行的医学整容术,部分民众可以通过不同形式的整容而获得更好的容貌,在某些行业,姣好的容貌意味着更多的社会关注和社会资源,会聚认知增强这种“神经整容术”(23)可以让部分社会群体实现脑神经领域的改头换面,以帮助他们获取更多的社会资源,这将进一步导致社会公平的失衡。

   会聚认知增强为人类生活提供了一条“捷径”,普通人可以在技术的帮助下不费力地提升记忆、增强思维能力,以达到高效学习、高效工作的目的,如此一来,未来人类甚至可以不用受太多教育就可以实现认知速成。当所有人都渴望坐享其成时,社会价值观便会发生扭曲,人们不再标榜勤劳,而是沉浸在“拿来主义”的自我欺骗中。同时,受教育程度高、生活环境好的富人阶层可以很容易获取相关技术,而受教育程度低、生活环境较差,更需要认知增强的穷人阶层却无法通过技术的革新改变命运。有学者就认为,在认知增强技术应用方面,应该“给予智商在75以下的人群优先权”(24),因为认知水平低下会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如失业率居高不下,长期依赖社会福利加剧社会财政负担。当前越来越多的组织和国家开始意识到认知增强的发展前景,于是争先恐后发展相关技术和产业,甚至以牺牲伦理道德的代价以换取更多的临床试验,这种潜在的“认知军备竞赛只可能摧毁人类”(25),而不能造福人类。技术的恶性竞争带来的不仅仅是社会不公,更多的是对伦理道德的漠视和践踏。

   三、超人主义:一种积极伦理是否可能?

   人们习惯于在面对新兴技术时,先天地站在审判者的立场对其进行伦理审查,似乎很少谈论其是否具有积极的伦理意义。关于会聚认知增强的伦理问题,人们无不例外地在“潜意识里排除那些具有积极伦理意义的争论”(26)。事实上,这里存在许多为会聚认知增强进行积极伦理辩护的观点,他们对该技术的发展持乐观态度,认为它对人类道德伦理并无多大损害,甚至认为可以通过这项技术解决人类目前面临的其他重大难题,最终造福人类,实现更大的伦理意义。

   超人主义者(Transhumanist)是会聚认知增强的最大拥趸,他们秉持自尼采创立的哲学——“超人哲学”,认为“人类可以且应当通过技术突破人类现有局限以实现超人的目的”(27),具体来说就是主张通过现代科学技术来增强人类的体力、智力、道德,并克服人类不需要的状态,如疾病、痛苦、死亡等。会聚认知增强就是将人变成“超人”的有力工具之一,它旨在拓展人类的智力功能,以增加人类对自身意识状态和情绪的控制力。英国生物学家朱利安·赫胥黎认为不久的将来人类物种将以崭新的形式存在于世,就像当前的我们不同于北京猿人一样。更为激进的超人主义者认为到21世纪中期,在技术的推动下将会出现后人类(Posthuman)形式,他们的生理功能将远远超过现在的人类,按照目前的定义标准,他们甚至不再是完完全全的人类。超人主义学者指出,如果会聚认知增强技术能造就“解决温室效应问题的科学家或者更高明的政治家”(28),那对全人类来说不是有更大的伦理意义吗?

   超人主义遭受了广泛的实践及伦理批评,批评者认为超人主义的构想在现存环境中既没有实际可操作性,也缺乏有效道德原则作支撑。生物保守主义者反对超人主义的增强观点,认为包括会聚认知增强在内的所有人类增强技术都会“消解和破坏人的尊严,无意识地侵蚀人之为之的深层价值,对此还很难用语言或影响系数进行成本效益分析”(29)。此外,批评者还指出超人主义所主张的后人类形式意味着对当前人类形式的否定和消解,他们将人类未来的命运寄托在没有道德和感情的技术物上,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它不但蕴含了巨大的伦理风险,还会让人类失去主体性特征和尊严,让人彻底沦为技术物的奴隶。

   超人主义在一定意义上肯定了现代科学技术的长处,并对新兴技术寄予厚望,以期改善人体功能和社会生活环境。超人主义本质上又是一种科学主义,他们只看到现代科学技术带给人类的改变,却忽视了潜在的伦理威胁。对于会聚认知增强来说,在尚未掌控其利弊条件时,审慎的态度更符合人类的期望和要求,这需要重新认识和理解人的主体性及人的尊严。

   四、结语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当前所有会聚认知增强的研究还仅仅停留在实验室阶段,且大部分的研究规模较小,无论是样本数量、种类还是可重复比率,都不足以证明该技术已经是一项成熟的技术,更勿论现在推向市场。基于负责任研究和创新的角度,所有对该技术的争论和思考不应仅停留在技术所带来的可预见后果,而应从源头出发,确保技术发展的每一步都符合现有伦理规范。

   会聚认知增强关乎整个人类命运,因此对该技术的伦理反思和评估更应该持审慎态度,这需要公众、科学家、社会媒体的多方参与和共同努力。通过对潜在的伦理问题进行充分讨论,以实现各方对该技术的深层次理解,而对类似会聚认知增强的新兴技术的伦理反思,也将有助于公众更好地理解科学。

  

   注释:

   ①2002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联合美国商务部发布了“提升人类技能的会聚技术”报告,第一次提出了会聚技术概念。会聚技术指当前四大前沿科技领域的协同整合,即纳米技术(Nanotechnology)、生物技术(Biotechnology)、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及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报告认为四大技术的任意组合都会推动人类社会的巨大进步。

   ②Ellen-Marie Forsberg,Clare Shelley-Egan,Eric Thorstensen et al.Evaluating Ethical Frameworks for the Assessment of Human Cognitive Enhancement Applications[M].Switzerland:Springer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AG,2017:4.

   ③N.Bostrom,A.Sandberg.Cognitive Enhancement:Methods,Ethics,Regulatory Challenges[J].Science and Engineering Ethics,2009(15):311.

   ④Anders Sandberg,Nick Bostrom.Converging Cognitive Enhancements[J].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2006(1093):214~215.

   ⑤Mitchell P.Turning the Spotlight on Cellular Imaging—Advances in Imaging are Enabling Researchers to Track More Accurately the Localization of Macromolecules in cells[J].Nature Biotechnology,2001,19(11):1013.

   ⑥Rodolfo R.Llinas,Kerry D.Walton,Masayuki Nakao et al.Neuro-vascular Central Nervous Recording/stimulating System:Using nanotechnology probes[J].Journal of Nanoparticle Research,2005,7(2-3):111.

   ⑦Steve Mann.Wearable Computing:Toward Humanistic Intelligence[J].IEEE Intelligence Systems,2001,16(3):10.

   ⑧Burke JF,Merkow MB,Jacobs J et al.Brain Computer Interface to Enhance Episodic Memory in Human Participants[J].Frontiers in Human Neuroscience,2015(8):1~10.

   ⑨Theodore W Berger,Robert E Hampson,Dong Song et al.A Cortical Neural Prosthesis for Restoring and Enhancing Memory[J].Journal of Neural Engineering,2011,8(4):1~11.

⑩L.C.Reteig,M.R.van Schouwenburg,(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06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