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永谋:行为科学与社会工程:斯金纳的技术治理思想

更新时间:2021-10-15 01:11:05
作者: 刘永谋 (进入专栏)  

   此文引用信息:刘永谋:《行为科学与社会工程:斯金纳的技术治理思想》,《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4期。编辑之后正式发表的版本略有文字方面的差别,并略去了摘要、注释等。

  

  

   自冯特创立以来,实验心理学就十分重视科学研究为社会服务,以此来证明学科的合法性。之后华生提出心理学行为主义进路,强调“行为心理学的事业是去预测和控制人类的活动”[1]12,可以说他已经看出心理学用于建构乌托邦的力量。显然,如果心理学能够预测和控制人的行为,就可以用它来改造个体行为,使之符合社会总体目标,从而改善整个社会的运行方式和效率,朝着“完美社会”的方向前进。从社会治理的角度看,这蕴含一种以心理科学为基础的技术治理路径。

   作为华生之后行为主义心理学的代表人物,斯金纳应该是20世纪下半叶最著名的心理学家,他的显赫声明最初来自他的行为主义乌托邦小说《瓦尔登湖第二》(1948)。维基兰德认为,开始心理学研究之初,斯金纳就坚信他的工作的社会价值,但只是自认为获得人类行为的科学理解之后,才将行为科学(即行为主义心理学)用于改造社会的人类事务中。[2]83在另外两部名著《科学与人类行为》(1953)、《超越自由与尊严》(1971)中,斯金纳提出一套如何用行为科学来构建更好社会的社会工程理论。

  

  

   在斯金纳看来,心理学应当是应用科学方法研究包括人在内的有机体行为的一门科学:有机体的行为和外部环境之间存在着确定的函数关系,心理学研究这类函数关系的具体内容。在内外环境中寻找与人类行为有关变量,然后通过操纵各种变量,可以预测和控制人类行为,进而使人类行为研究成为科学。因此,行为科学包括了一套改造人的行为的行为技术,可以运用于对人类行为的控制,此即斯金纳所谓的“行为工程”。他主张行为工程不应该是零散的,而应该对社会文化进行总体化的文化设计,但设计方案实施应该逐步推进。他设想了名为“瓦尔登湖第二”的行为工程社区,描绘出行为技术治理的理想社会——它之所以是理想社会,不在于社会成员是否喜欢,而在于最可能在进化长河中生存下来,因为“考虑自身生存的文化是最可能幸存的”[3]60。

  

  

   和其他技术治理路径相比,行为主义技术治理别具特色:它实现社会运行目标的方式是改造和控制社会成员的行为。这种技治路径可以称之为“个体改造路径”,斯金纳的理论是其中一种。对斯金纳的技术治理思想进行深入研究,对于加深对“个体改造路径”的理解有重要意义。

  

   一、作为技治基础的行为科学原理

  

   技术治理将自然科学技术的成果运用于治理活动之中,斯金纳技治方案运用的是行为主义心理学,所以行为科学是技术治理的基础和出发点。行为科学区别于其他心理学流派的根本特点是坚持行为主义,这也决定了斯金纳社会工程理论的特色。

  

   1.行为主义科学观

  

   在斯金纳看来,传统心理学仍然包含诸多形而上学的因素。他主张对人的研究要科学化,反对认为人类行为具有独特性而将其排出在科学之外的观点。在他看来,人和其他动物一样均属于有机体,行为模式具有相同的规律。他将研究人类行为的科学称为行为科学或人性科学,即通常所称的行为主义心理学。

   行为主义是行为科学的哲学基础。[4]6在认识论上,行为主义坚持操作主义科学观,将科学定律视为操作规则,把科学目标设为获得一系列可以实验操作的有效程序,并不关心是否通向真理,或者说,真理在操作主义者眼中等于可操作。于是,科学属于操作行动,对客观事件进行预测和控制。

   在方法论上,行为主义主张科学的任务是建立和验证函数关系——“通过验证一个变量对另一个变量的影响来证明函数关系的有效性,是实验科学的实质。”[5]217所以,行为科学方法第一步是观察有机体及其所处的环境,第二步是发现有机体行为与环境变量的一致性,第三步是明确相关操作规则,提出行为定律。行为定律不一定多么严格,却是有用的操作关联假设,比如学习理论就是如此[6]。

   在实践论上,行为定律通向对有机体行为的预测和控制,斯金纳虽然早期有些犹豫[1],最终将预测和控制认定为行为科学的重要目标,并且认为预测和控制人类行为将使社会获益良多。不过斯金纳所称的控制,不是随心所欲的控制,而是要在遵循行为定律预测的基础上,通过改变自变量来求得相应的行为结果。

   根据行为主义科学观,行为主义对于人类行为的基本假设是:人是所处环境的产物,特定的环境变量引发人的特定行为,因此对变量的观测便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预测人的行为,而对环境变量的调节便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控制人的行为。行为科学通过实验研究环境变量与人类行为之间的关系,用函数关系描述人类行为,环境参数是自变量,而人的行为是因变量。这种函数关系代替之前行为的因果关系解释:只寻找环境-行为之间的函数关系,而不追究其中是否有因果关系。由于行为科学中的函数关系是概率性的,而非绝对的,因此行为科学预测和控制人类行为,考虑的是如何提高或降低行为发生的概率。因此,统计学是心理学研究最重要的方法。[7]

  

   2.破除心灵主义

  

   斯金纳指出,要坚持行为主义科学观,必须要破除传统心理学的心灵主义和内省法。行为主义主张人的行为是由环境决定或制约(可称之为环境主义),而传统观点主张人的行为是由人的心灵或内部状况驱动的(可称之为心灵主义)。斯金纳认为,内部状态最终都可以还原为外部自变量,尽管“意义”和“含义”这种说法表面上指行为的特征,但却暗指自变量。诸如“友爱”、“混乱”、“聪颖”等词同样是表面上描述了行为的特征,而实际上却是指行为的控制关系。”[5]33因此,行为科学取消物理世界和心理世界的区分,对人的行为进行一种完全的物理语言的描述。

   在斯金纳看来,心灵主义无法科学地解释人类行为,于是杜撰“内在人(inner man)”的观点,作为人类行为的内在原因。人就分裂为内在人和外在人,内在人象司机驾驶汽车一样驾驶着外在人。“‘内在人’的功能的确是提供了某种解释,但这一解释本身不能得到解释,由此,解释便中止在内在人这里。内在人不是过去历史与现实行为的中介,而是产生行为的中心。它的作用是发端、产生、创造。如此一来,就象在希腊人心目中一样,它成为了神圣莫测的东西。”[8]12内在人是神秘莫测的形而上学概念,阻碍人类行为科学研究的可能,行为科学第一步就要破除内在人概念。破除了内在人观念,不用试图寻找自主人的心灵、人格、心理状态、情感、个性、目的、意图、自由意志等等,才能扫除行为科学研究的障碍。[9]3

   斯金纳还指出,“内在人”观念不光存在于心理学中,而是广泛存在于社会科学当中。比如,经济学中的“经济人”属于某种内在人解释方式,必须要破除,走向行为主义经济学。[10]

   与破除心灵主义相应,行为科学要彻底抛弃内省法。心灵主义讨论有机体行为的过程,假定在刺激到反应之间,存在中间状态即心灵。如何研究心灵?传统理论依赖于研究者的自我反省即内省法,内省结论无法科学检验。斯金纳否定心灵的存在,举了个例子:如果机器人与人一样行动,对刺激反应一样,就无法区分机器人和人,即使机器人没有感觉或想法,这样的机器能造出来,就证明心灵主义是不需要的。[4]15当心灵不存在,内省对象也就不存在。华生都保留了内省法,说明斯金纳比他更激进。

  

   2.坚持环境主义

  

   与心灵主义相对,环境主义主张有机体行为受环境制约。为什么呢?因为有机体行为具有相倚性(contigency)。这是行为科学的重要概念。所谓相倚性,指的是有机体对外界环境的刺激作出反应之后,反应的结果或经验将使得有机体今后在相似环境中可能产生相似的反应,换言之,有机体行为相倚于之前导致该行为产生的刺激和该行为的后果。所以,有机体行为是后果选择(selection by consequences)的:某个刺激导致某个行为,产生某种后果,该后果反过来会决定在该刺激再次发生时候该行为是否会再次发生。人的某种行为如果得到奖励,就会出现得越来越频繁,反之如果被惩罚,出现频率就会以越来越少。因此,人的行为变化取决于所处的环境与之互动的结果。

   斯金纳认为,进化论用后果选择替代了目的概念,即进化方向是环境选择出来的,而非朝着某个目的前进的。他归纳了3种后果选择,即自然选择、操作选择和文化进化,指出人类行为便是这三种后果选择的结果。[11]51-58有机体在不同环境条件下复制自身,包括复制基因控制的行为模式。环境类似时,行为模式才能运行良好,环境变化后则需要新的行为模式,这便是繁殖过程中出现基因突变的功能。最终环境对基因突变进行自然选择。操作选择是相倚性联系的建立和变化过程,在人与环境的互动中随时随地可能发生,新行为的发生频率根据后果增加或减少。而文化进化选择的是社会行为,此时其他社会成员构成社会环境,行为的后果不光是自然后果,更重要的是社会后果或文化后果。上述三种后果选择催生三种人类行为进化方式,即应答性条件反射(respondent conditioning,即巴甫洛夫经典条件反射)、操作性条件反射(operant conditioning)和文化实践进化(evolution of cultural practices)。斯金纳的研究工作主要集中于后两种选择方式上。

   按照斯金纳的术语,引起有机体行为的外部诱因即刺激,而由它引起的行为即反应;刺激与反应结合为反射,即刺激产生的干扰传到中枢神经再“返回”到肌肉。反射分为无条件反射和条件反射,全部条件反射均以非(无)条件反射为基础,反射反应只是有机体行为的一小部分。非条件反射如膝跳反射,是先天遗传的结果。条件反射只是增加了控制刺激,没有增加新的反应,而人们可以实际上一直利用条件反射过程控制人的行为,比如升国旗时的情绪反应便属于条件反射。

   人的行为多数是条件反射行为,包括应答性条件反射和操作性条件反射,后者由于在与环境互动过程中随时发生,数量更多,也更为重要。应答性条件反射由刺激直接诱发,与已有的非条件反射成对出现。“虽然刺激在不断地影响着有机体,但是它们和操作性行为的关系却不同于和应答性反射的关系。简言之,操作性行为是自发性的而不是诱发性的。” [5]102

   操作性条件反射包含刺激、反应和强化三个方面。刺激是反应伴随着强化的诱因,既触发反应,也导致后果,而有机体要分辨刺激和后果。分辨行为体现了有机体的自主性,尤其在分辨的抽象过程中得到集中体现:用某一红色亮点刺激鸽子反应,到它对其他颜色亮点没有反应,到鸽子对红色做出反应,这就从分辨前进到抽象了。

在斯金纳看来,人类行为之所以走向文化进化,是因为人具有独特的语言行为。按照他的理解,语言行为是通过他人中介的强化行为,通过进化的语言环境强化才能型塑。[11]89也就是说,语言不是说出来的语词,而是说话者在语言共同体中的语言行为,语言共同体塑造和维系说话者的行为。语言行为涉及另一个人,另外的人是环境因素,语言相倚性和其他相倚性是一样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03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