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畅:理解自欺

更新时间:2021-10-11 15:06:46
作者: 刘畅(人大) (进入专栏)  

  

   摘要:根据传统定义,自欺必须满足信念条件与意图条件。与之对应,似乎存在关于自欺的两个悖论:“信念悖论”与“意图悖论”。本文试图论证:所谓的“自欺悖论”是可消除的,自欺是一类基于常情常理即可理解的现象。文章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对自欺的定义作简要的考察(第一节);第二部分,处理自欺的“信念悖论”(第二节至第四节);第三部分,处理自欺的“意图悖论”(第五节至第六节)。文之所及,也将对“欺骗”“信念”“真诚”“反思”“理解”等概念作必要的澄清。

   关键词:自欺;自我;信念;真诚;理解

  

   “没什么比自欺更容易的了。”【1】但应如何理解自欺,却可能从多个面相引发我们的困惑:生活实践的,哲学的,科学的、尤其是心理学的。本文旨在从哲学的、或者说概念反思的面相理解自欺这类现象。但显然,在“自欺”这个话题上,哲学反思会与我们在生活实践中的切身感受、困惑尤为紧密地勾连在一起。

   本文试图论证:自欺是可理解的。当然,我们早就理解“自欺”(self-deception)这个词了。【2】但没什么能确保我们不会在更深厚些的概念反思中陷入困惑。事实上,如我们马上看到的,“自欺如何可能”恰是令哲学家们困扰不已的话题之一。同我们对种种事情的理解一样,我们要理解自欺,就要理解与之相关的一组事情。这也为我们从一个不同的角度重新整理在“自我”“信念”等课题上的理解提供了契机。某种意义上,我们说一件事情是“可理解的”,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是“正常的”。这也是本文的着眼点所在:通过勾画种种虽非自欺、但与之相关的生活常态以及对这些生活常态的正常理解,我将试图表明,自欺是基于常情常理就能得到理解的一类现象。

   根据学界的传统定义,自欺必须同时满足两项条件:(1)信念条件:自欺者同时持有一对自相矛盾的信念——既作为“欺骗者”知道或如实地相信~p,又同时作为“被欺者”相信p;(2)意图条件:自欺者之所以相信p,是他自己有意促成的。【3】例如,如果我们把拉封丹的狐狸设想为自欺者,那么我们就需要假定:狐狸既知道或如实地相信葡萄不是酸的,又有意地促使自己同时相信葡萄是酸的。与自欺的双重条件对应,似乎存在关于自欺的两个“悖论”:(1)信念悖论(又称“静态悖论”):自欺者如何可能同时相信他信其为假的事情?(2)意图悖论(又称“动态悖论”):自欺者如何可能既作为“欺骗者”怀有欺骗的意图,又向作为“被欺者”的自己隐瞒了这一意图,从而成功地达成对自己的欺骗?【4】根据许多论者的直觉,很难理解自欺的信念条件与意图条件如何可能同时得到满足;另一方面,又很难否认自欺在现实生活中大量存在。是为“悖论”。

   我们可以大致区分学界回应自欺悖论的三类进路。取消派进路:认为自欺悖论无法消除,自欺逻辑上就是不可能的;【5】保守派进路:坚持自欺的传统定义,力图在信念条件与意图条件共同构成的概念框架下消除悖论;【6】修正派进路:对传统定义做出修正(或修正信念条件,或修正意图条件,或同时修正信念条件与意图条件),在此基础上消除自欺悖论。【7】显然,取消派与修正派这两类进路原则上是可兼容的。只有保守派进路可以视作从正面回应“自欺悖论”挑战的一类尝试。

   本文所取的进路可大致归为保守派;尽管笔者同样认为,自欺的传统定义存有可修正之处。论证满足信念条件与意图条件的自欺现象的确存在,所谓的“自欺悖论”是可消除的,是本文的核心目标,也是将文中对相关问题的考察串连起来的一条基本线索。接下来的讨论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将结合“欺骗”的传统定义及其修正对“自欺”的定义作简要的考察(第一节);第二部分将处理自欺的“信念悖论”(第二节至第四节);第三部分将处理自欺的“意图悖论”(第五节至第六节)。【8】文之所及,也将对“信念”“真诚”“反思”“理解”“面相”等概念做一些必要的澄清。

   一

   保守派与修正派之争首先是自欺的定义之争。这里,两类不同的问题经常被搅合在一起:自欺是否应被视作一类欺骗(deception)?我们是否应该类比欺骗来定义自欺?笔者的观点是:基于一些重要的理由,我们不宜把自欺理解作欺骗的一个子类;但,我们依然是类比欺骗来定义自欺的。除了属加种差式的定义,还有类比式的定义。类地行星并非“地球的一个子类”,但我们仍是类比地球来定义类地行星的。同时,“类比X来理解Y”也有另一层意思:二者毕竟存在一些重要的差异,不应完全套用对X的理解去理解Y。

   欺骗的传统定义也由两个条件构成:(1)信念条件:被欺者错误地相信p,尽管欺骗者知道或如实地相信~p;(2)意图条件:被欺者的错误信念是欺骗者有意促成的。【9】多有论者指出,欺骗的传统定义存在疑点。【10】而其中的某些疑点也与自欺具有同构性的关联,对这类疑点的修正或澄清或可有助于我们重审自欺的传统定义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首先,关于欺骗的信念条件:有论者指出,欺骗不需要预设欺骗者知道或如实地相信~p,他也可以对~p抱模棱两可的态度,但有意地促成了被欺者相信p。例如,甲既不确信桥是坚实的,也不确信桥是不坚实的,但他有意地促使乙相信桥是坚实的,乙走上桥,桥塌了。这类情况下,依然可以说甲欺骗了乙。【11】显然,这一修正也可以类比到自欺的信念条件上。例如,一位自欺的吸烟者知道吸烟可能导致肺癌,但他并不知道、也不能确定这件事是否终将落到他的头上。但他有意地劝服自己相信那肯定不会。

   以上对欺骗及自欺的信念条件的修正所指向的是欺骗者一方的信念态度,但看不出类似的修正为什么不能移用到被欺者一方的信念态度上。假定欺骗者知道或如实地相信~p,而他有意地促成被欺者对~p加以怀疑,这似乎也可以视作一类欺骗。例如在一场投标中,作为竞标方的A明知另一竞标方B的资质没有问题,但A设计令作为招标方的C对B的资质产生了疑虑,从而成功中标。有理由认为A的行为也构成了欺骗。同理,也可以设想吸烟者已然知道自己被确诊为肺癌,但又强令自己改换为模棱两可、犹抱侥幸的态度。同样有理由认为,吸烟者陷入了自欺。

   不过,上述对信念条件的修正经过改写,也可以视作旧有定义加入模态约束的另一种表述方式。可以说,欺骗者一方所相信的是可能~p(桥可能是不坚实的、吸烟可能损害自己的健康),被欺者一方所相信的是不可能~p或必定p(桥肯定是坚实的、吸烟必定不会损害自己的健康);或者相反,欺骗者一方所相信的是不可能p或必定~p(C的资质不可能有什么问题、自己确然患上了肺癌),被欺者一方所相信的可能p(C的资质可能有问题、自己可能未患上肺癌)。就此而言,两方所持有的依然可说是一对相互矛盾的信念。

   再者,关于意图条件:也有论者指出,被欺者的错误信念不必由欺骗者促成,也可能被欺者原本就持有这一错误信念;但有意地促使或听任被欺者继续持有其错误信念,也是欺骗。【12】例如,乙原本就相信桥是坚实的,而甲出于险恶的动机,有意欺骗乙继续相信如此。类似地,自欺者持有的错误信念也不必由自欺所引发,自欺也可通过固执己见的方式体现出来。吸烟者也可能先是盲目地相信吸烟无害健康,得知吸烟可能致病后,他仍固执地让自己相信吸烟不会对他的健康造成损害。这也可以视作一类自欺。

   但这类对意图条件的修正也暗藏疑点:在欺骗的问题上,我们是否还需要区分恶意的怂恿与善意的鼓励,居心叵测的按兵不动与对异议的尊重、对溺爱的克制?或者假定:甲不确定桥是否坚实,甚或知道桥是不坚实的,但抱着宁少一事不多一事的态度,他听任路人乙信心满满地走上桥而未加阻止。或可责备甲过于冷漠,但能说甲欺骗了乙吗?是否仅当具备了管尽天下事的热情与能力,我们才可能不欺骗他人?再让我们设想:一个人经历一番挫折之后,发现之前的自信过分乐观了,他不再确信事实上能否跋涉至目的地。但他心里清楚,若无坚定的信念,抵达终点更将是无望达成之事。于是他鼓足勇气,继续让自己相信:我必将抵达终点。他是在自欺吗?对此做出或“是”或“否”的回答之前,我们至少还应注意到一层微妙的差别。一方面可以问:这位跋涉者的必胜信念是否足够真确,是否有充分的事实根据?一方面又可以问:他的信念是否足够真诚,他是否当真相信这一点?下一节还将回到这一话题上来。

   不论在欺骗、还是自欺的讨论上,以往的论者所关注的往往是信念是否客观上为真,而忽略了信念是否对信念主体有害。Deceive的词源来自于de(脱离、落下)与ceive(拿取)的组合,本义是“使落入陷阱、圈套”“捕获”“诱捕”。汉语中也有“诓骗”“设套”“构陷”“坑害”之类的说法。“善意的欺骗”并非典型的欺骗。典型情形下,欺骗者的意图是误导被欺者相信事实上对他有害的事情,而误导他相信事实上为假的事情不过是实施这一意图的手段。因此,欺骗者才需要隐瞒他的意图。不过如尼采所言:“某种东西或许是真的,但同时是极度有害和危险的。”【13】一个人鼓励胆怯的同伴:“你是一个勇敢的人!”某些情况下,这甚至不能被说成“善意的欺骗”,因为他没必要向同伴隐瞒他的真实意图。欺骗之为欺骗,不只在于欺骗者令被欺者持有的信念有失真确,根本上讲,欺骗在于欺骗者对待被欺者的态度有失真诚。【14】

   也可以把自欺视作一类不真诚,对自己的不真诚。但在自欺那里,情形显然更为复杂。一方面,很难理解自欺者如何可能成功地向自己隐瞒了欺骗自己的意图,哪怕这一意图对于他不是纯然有害的;另一方面,假令自欺者只是假装相信了他欲欺骗自己相信的事情,这仍违背了自欺的信念条件。于是我们重新回到了自欺悖论。这两方面的困难都与欺骗与自欺的这一差别有关:前者涉及不同的主体,后者涉及的则是同一主体。保守派进路的传统方案是把某种程度上的“心智分裂”“自我分裂”引为前提,【15】换言之,其对自欺的理解可以说比较简单地复制了欺骗的“双主体”模式:作为“欺骗者”的我,以及作为“被欺者”的我。

   修正派的解决路径则多种多样:一类思路是保留意图条件,舍弃信念条件。例如,承认自欺者只是假装相信p,【16】或者,只是相信自己相信了p,【17】或停留在相信p与相信~p的某种中间状态,【18】或处在某种更类似于想象(imagination)、希望(wish)、恐惧(fear)、焦虑(anxiety)的心理状态,【19】甚或认定这类心理状态无法借由“民众心理学”的词汇加以描画。【20】

   另一类修正派的解决方案是舍弃意图条件。在这派论者看来,自欺者只是在某种认知偏见的驱动下盲目地相信了p,而非先是知道或如实地相信了~p、随后生出了令自己相信p的意图。【21】这派进路在舍弃意图条件的同时,也舍弃了信念条件,因而也被冠名为“紧缩论”(deflationary approach)。通过全面修改自欺的传统定义,紧缩论以最经济的方式勾销了自欺悖论。但多有论者指出,紧缩论无法良好地说明自欺者普遍存在的那类自我抵触的行为特征;【22】另一方面,本有一个现成的说法可以更好地刻画这类情形的特征,也即“wishful thinking”(一厢情愿的臆想)。【23】“无意的欺骗”并非典型的欺骗。如果一位记者怀着真诚的态度做出了失实的报道,原因只是他一开始就搞错了,那么他并非在典型的意义上“欺骗了读者”。同样,一个人也可能被一厢情愿的动机驱使,无意间坠入了失实的臆想,而非有意地令自己同时持有了一对矛盾的信念。我们虽也可以在广义上将之视作一类自欺,但那至少算不上典型。

修正派进路拓展了我们的视野,让我们留意到自欺的种种不同情形以及种种不同的心理特征。但一般来讲,取消派及修正派进路的基本动机在于认定自欺悖论在逻辑上无法消除。因此,抱着直面挑战的态度,本文仍将把论证的重心放在对“自欺悖论”的探讨上;如非特加说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96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