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满妹:胡耀邦与“老少边穷”

更新时间:2021-10-11 10:38:48
作者: 满妹  
沿西岸行驶,盘旋三个多小时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高黎贡山,经腾冲坝区进入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到盈江县时已是夜幕降临;17日去章凤,走瑞丽,过畹町,抵芒市;18日听取德宏州委领导的工作汇报后,来到芒市镇边的东里村小学,与十多位傣族和汉族教师座谈,并向他们拜年。

   至此,父亲跑遍了地处南亚热带的德宏全州,足迹一直延伸到清宣统二年被英国侵占,直至1961年才交还中国的中缅边境小镇片马、古浪。

   19日大年除夕这天,乘坐的旅行车在滇西崇山峻岭间长驱200多公里。途经禄丰县山区一个偏远小村寨时,下车看望村里的彝族群众,在村头的打谷场上,与载歌载舞的彝族群众亲切交谈;随后又走进彝族农民普发友家拜年。普家五口人正在吃饭,桌上摆着六七个菜,其中还有一大碗喷香的腊肉,父亲高兴地对随行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吃得不差嘛!看到群众生活提高了,父亲心情特别愉快,直到上车离开这个小村寨时,他脸上还泛着抹不去的欣慰和笑意。

   当天下午3点多钟,来到安宁县,与正在值班的县委和县政府领导座谈了两个多小时。然后赶往昆明,披一路风尘,在昆明东风体育馆参加云南省春节联欢晚会,与各族人民一起欢度除夕夜。

   20日上午,出席昆明市各界春节团拜会,向到会的3000多名劳动模范、战斗英雄以及各界代表、党政军和民主党派负责人祝贺节日。体育馆内的电子大屏幕上始终显示着“耀邦同志好”的问候。

   24日上午,在云南省委干部会上作报告,深有感触地说:我们人民的生活一年比一年改善,这是用不着怀疑的,只要下去看一看,甚至,只要看看表面现象,就清楚了嘛!也还有部分地方群众生活有困难,穿的、住的条件较差,全国如此,云南也如此。我希望各省的领导同志到自己省内最穷的地方去看一看,研究一下穷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无非是交通不方便嘛,或者还有政策不落实和干部作风的问题。我们要下决心,从今年起,用三年时间,使全国有几千万人口的最困难地区改变面貌。

   之后,在地理条件十分复杂的云南视察半个月,走遍滇东南、滇东北、滇西北、滇西南偏远山区和边境地区的11个地区、8个自治州的20个县市,行程达5000余公里。

   6月11日至16日,沿山西、陕阿两省接壤地区,先后几次横渡黄河,视察了黄河两岸8个地区22个县、市,以及山西平朔煤矿和陕西神木、府谷煤矿,还顺便视察了内蒙古的准格尔煤田,与这些地处偏远,经济落后地区的干部群众,共商脱贫致富大计。

   7月上旬,飞抵南京,随后换乘旅行车长驱苏北,用两天半时间视察了江苏省淮阴地区六县的经济状况。

   7月18日,在中南海勤政殿主持召开书记处会议,讨论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第七个五年计划建议,第二天便踏上西行之旅,视察新疆戈壁深处的火箭卫星发射试验基地,并看望核试验基地官兵。

   21日,飞越积雪皑皑的天山,穿过准噶尔盆地的风云,抵达视察新疆第一站——北疆重镇塔城;接下来三天,先后视察了博尔塔拉蒙古族自治州和阿勒泰地区;24日傍晚再越天山,飞抵祖国最西端,视察了南疆边城阿克苏和喀什;27日,顶着烈日,冒着摄氏40度的高温,乘汽车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缘古丝绸之路南道,依次实地考察了莎车、泽普、叶城、皮山、墨玉、和田、策勒、于田、民丰、且末等10个县,行程1200多公里;31日北飞东疆库尔勒市和哈密市视察;8月2日结束为期15天的新疆之行。

   这是父亲任总书记后,第三次视察大西北,连外国记者都注意到了,中共总书记连年多次到中国西部考察。

   回到北京,在中南海会见南斯拉夫《新闻周报》总编辑米·杰基奇和国内版主编斯·尼克希奇,客人们提出:“您经常到中国最不发达的地区视察,对这些地区的发展十分关心。在加速这些地区的发展方面,中国现在有什么计划?”

   父亲回答说:“中国地区之间的经济发展很不平衡,东部沿海比较发达,西部多山,比较落后。但是,西部的一个特殊的有利条件是幅员广大,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因此我们对西部的方针,一是放宽政策,让那里的人民群众放开手脚开发资源,发挥优势;二是鼓励他们同比较发达的地区建立横向联系,在自愿互利基础上进行协作;三是尽可能地减轻他们的负担,给予财力、物力和技术的适当支援。由于国力的限制,若干年内我们不可能把更多的资金投到西部进行大规模的开发。但是可以肯定,随着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国家对西部的支持将逐渐增强。”

   父亲十分坚定地说:“到本世纪末和下世纪初,大规模地开发西部就会提到日程上来。”

   9月25日,主持召开党的十二届五中全会,傍晚6点40分结束,26日上午11点lO分已穿越3000里风云,出现在偏僻的四川小城邛崃,当天下午赶到雅安视察;27日沿川藏公路西去,过大渡河,翻二郎山,盘旋直上海拔2400多米的川西北高原;28日访问康定县的塔公草原,风雨兼程地对甘孜、阿坝藏族自治州和陇南山区的10多个县进行实地考察。

   这条视察路线,恰恰是父亲50年前的长征之路。一路上,雪山、泸定桥、懋功、草地……几乎复活了他所有的历史记忆。这个当年的红小鬼甚至清楚地记得,夹金山麓原来有一座小庙,另一座雪山梦笔山的北坡有一大片原始森林。

   但是,当年与战友们一起走过的羊肠小道,只是蜿蜒在他的记忆里。如今的川西北条条大道平坦宽敞,车辆飞驰;过去连个打马掌的小铁炉都没有的藏族牧区,如今城镇星罗棋布,到处是小工厂、水电站和采矿点。改革开放给这里带来的巨大变化,使父亲更加坚信,我们党必须沿着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制定的路线坚定不移地走下去,绝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10月19日,回京仅13天,便从河南省西部驱车南行,视察伏牛山区的伊川、栾川、淅川和西峡四县之后,又折向西北,直奔秦岭深处,对陕西南部的商南、丹凤进行考察;22日下午来到商县,听取商洛地委的工作汇报;23日到洛南县考察;24日由潼关调头向东,视察豫西的灵宝、卢氏和洛宁三县。8天里,在沟壑纵横的秦岭山地颠簸了1700多公里,调查探索中国中部山区经济发展的新路子。

   12月28日,飞到浙江宁波,随即驱车南行,视察溪口镇,调查对台人员政策落实情况;29日视察奉化、象山两县后,由石埔港乘海军护卫舰,前往位于东海的大陈岛,途中舰艇在风浪里颠簸剧烈,父亲有些晕船,但仍打起精神与水兵照相,并挥笔题词:“风浪越大越精神”。30日,看望了1956年志愿来到岛上垦荒的青年垦荒队员们;31日,飞往海南岛视察。

   虎年伊始,已满70岁的父亲步履犹健地开始了新一年的奔波。

   1986年元旦前一天,在海军司令员刘华清等人陪同下,乘直升机飞临西沙群岛的珊瑚岛,在风浪喧嚣中走遍岛上每一处营房、哨所,看望守备部队官兵,并与官兵们共进午餐;下午登机东飞,到西沙群岛的主岛永兴岛视察。

   2月4日,春节前夕,率中央机关27个部门30名干部组成的考察慰问组飞往大西南,分5路前往黔西北、滇东南、桂西北贫困地区考察。7日,来到3省交界处的罗平县视察,参加当地400多名苗族、彝族、布依族和汉族群众举行的春节联欢会,在铺满松针的广场上,与各族群众手拉手,跳起欢乐的《民族大团结舞》;联欢会后便赶往贵州省西南的布依族苗族自治区首府兴义,当晚与自治区各族各界群众见面,代表党中央亲切问候黔西南人民;8日上午到黔西南民族师范专科学校给师生们拜年,并进行座谈,随后来到布依族山寨乌拉村看望群众,并到贵州省劳动模范、布依族农民黄维刚家做客,与其家人有说有笑地吃了顿团圆年饭;下午驱车100多公里,来到正在兴建的重点工程——天生桥水电站工地,看望春节期间坚持施工的工人和武警部队的官兵。大年初一抵达贵州,父亲已感冒发烧,但仍坚持深入到少数民族家中,与群众欢度新春佳节。

   4月17日至20日,翻山越岭,第三次视察太行山区,先后实地考察了河北阜平、曲阳、完县、唐县和易县五县,听取了保定和石家庄地区十个县委书记的工作汇报。

   5月16日,与田纪云一同乘旅行车,对甘肃的定西、静宁、平凉、庄浪、天水等地进行为期五天的视察。

   10月25日至28日,冒着江南绵绵秋雨,考察无锡、苏州两市的城市建设,以及无锡、江阴、张家港、常熟、吴县等地蓬勃兴起的乡镇企业。

   11月14日至16日,重返江苏,视察苏北正在开发的黄海滩涂,考察盐城和南通两市。

   11月17日至27日,登海岛,上工地,访农户,视察了上海市和郊区十个县。

   在总书记任上,父亲实可谓风雨兼程,马不停蹄,奔走在祖国的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许多人都曾劝过父亲:你都是70岁的人了,还去西藏、上新疆干吗?这样的工作强度,又净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跑,年轻人都受不了,你可要保重啊!

   父亲说:“别的常委都年事已高,只有我和紫阳比较年轻一些。我想趁着走得动,多跑一些地方,把全国所有的贫困县跑遍,多了解一些第一手材料,便于讨论研究工作,也便于制定政策时参考。”

   可是,也有人说父亲一天跑几个县,是“走马观花”,那“不叫调查研究”。

   父亲却大度地笑笑说:“中国这么大,这么穷,要办的事这么多,这么急,不多走多看,怎么来得及呢!”他依然风雨无阻地到基层走访考察。

   他坚持认为:经常到下面走一走,看一看,增加一些感性知识是非常重要的,也许一千个感性知识才能上升为一个理性知识。对担负领导工作的人来说,最大的危险就是脱离实际。如果轻视感性知识,理性知识不同感性知识相结合,那是很危险的。要经常到下面跑一跑,了解新情况,研究新问题,重视感性知识的积累。这样,思想才不会停滞,政策才会符合实际,才能指导和推动工作。

   1986年2月在南宁时,父亲就曾与中央机关赴滇黔桂春节考察慰问组和三省领导谈道:“这几年,对深入实际相对地说是讲得少了点。我们的党,几千万个干部,面临中国革命的伟大事业,搞四个现代化,建设现代化的国家,我们缺什么……我们既缺现代化的科学知识,包括马克思主义;又缺乏实际知识,缺乏对我们国情的了解。这就是困难。这不是指哪一个人,不是说下面的同志才缺,中央书记处的同志不缺,而是都缺,谁都在内,只是缺得多一点与缺得少一点而已。这是我们领导工作上的最大困难……对实际情况不了解,决策很难不发生错误。”

   这年4月,父亲在河北省易县与部分省地县领导同志谈话时又指出:这几年我们的国家一年比一年有所进步,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最主要的是我们的政策对了头,能够从实际出发,适合我们的国情,符合我们的实际。他还风趣地说:“新鲜经验只能够在实践中产生,不可能在中南海产生。中南海能产生什么呢?中南海只能产生鱼,鱼不是什么新鲜经验嘛!”

   父亲还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那些很少有领导去的地方,群众见到我们有多高兴啊!这既是联系群众,也是政治工作,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了解实际情况,解决具体问题,有利于推动那里的经济建设。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96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