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嘉健:歇斯底里的虚荣欲望

———— 包法利夫人的心魔解读

更新时间:2021-10-10 13:58:44
作者: 吕嘉健 (进入专栏)  
人们的人生哲学思想能力大大退化了。

  

   4. 社会心理学告诉我们有两种相对的社会认知观念:内在特质归因论和情境性归因论。

   如何解釋错误的原因,会受到不同文化背景的影响。

   对于西方人来说,他们根据稳定的内在特质来解釋人的行为,归因于一些根深蒂固的人格特质,例如撒谎是因为不诚实,打人是因为有攻击性,侮辱人因为冷漠。西方人认为人是独立和自主的个体,故倾向于内在特质归因。

   东方人会將他人的行为看成是由其社会角色和人际情境决定的。撒谎是为了让病人活下去,打人是因为受到了挑衅,辱骂人是因为发泄压力。这是提倡个体与他人、社会关系的文化。(3)

   包法利夫人的毁灭是她的本性和欲望主动与别人的诱惑迎合、在共同追求欲望的合作下,一步一步沉沦的。

   沉沦和毁灭是一个过程,是在陷入“自我合理化循环”的过程中越来越堕落和无法回头的趋势。

   福楼拜蔑视充满不正当的梦想并用不正当的方式满足欲望的爱玛。

   这是一本表现人的命运归因于人生哲学的大书。

   当人处身于不能满足自己迷狂的理想欲望之现实困境中,如何突围?关键是对自我的认知和对环境的认知。而无知和盲目、只是跟随欲望满足的指引而任性而行,则必然自我毁灭。

   “我們的社会行为不仅仅取决于客观情境,还取决于我們如何对其进行主观建构。”(戴维٠迈尔斯:《社会心理学》)

   一个流传颇广的“费斯廷格法则”如是说:

   “生活中的10%是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组成,而另外的90%则是由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所决定。换言之,生活中有10%的事情是我們无法掌控的,而另外的90%却是我們能掌控的。”

   一个人的本质在于其本性-认知模式对其自我思考和行为的决定性。它建构自我道德逻辑和自我与世界的关系,要认知何为良劣智愚,更要认知如何建构自己的命运,即在习得、努力、思考和际遇中走什么样的道路。

   阿伦特说:“恶是不曾思考过的东西。”这句话用在爱玛身上很合适。

   我的结论是:包法利夫人是一个在卑劣愚蠢的环境里,以卑劣愚蠢的梦想和同样的方式满足自己欲望的可悲人物。

  

   二. 包法利夫人的本性:虚荣欲望

  

   福楼拜在小说中很少发表议论,但一旦说话,就很要命:

   “她的意志就像面网一样,一条细绳拴在帽子上头,随风飘荡。总有欲望引诱,却也总有礼防限制。”(P87)

   这句话是对爱玛٠包法利一生命运的总结。她的意志就是她的欲望,她是一个完全被感性又任性的欲望控制了命运而没有自制力的人,她的本性强大到不可阻挡。

   荣格说:

   你不可能使人不受制于命运,正如在医学上你救不了注定要死的人。你无法使某些人不胡来,因为那是他们的本性。如果將这本性消灭了,他们便一无是处了。我站在本性一边。(4)

   包法利夫人的本性有三个基本底质:

   农民的心眼;文艺女青年的气质;浪漫幻想的意志和潜意识。

  

   1. 包法利夫人天生是一个文艺女青年,永镇的太太们议论她风度轻狂,在罗道耳弗眼里,她是牙齿美,眼睛黑,脚轻俏,长得如同一个巴黎女子。她那双眼睛就像一把钻子,一直旋进你的心,还有脸色发白。罗道耳弗一看见她就断定她巴望爱情,活像厨房桌子上一条鲤鱼巴望水。

   她和罗道耳弗第一次私通后,骑在马上,婀娜多姿!挺直细腰,膝盖齐着马鬣弯下去,晚霞和新鲜空气在她脸上薄薄敷了一层颜色。回到家,一照镜子,惊异起来,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眼睛这样大,这样黑,这样深,她像服过什么仙方一样,人变美了。(P160)

   她非常感性,只要能满足她的文艺情绪和处于幻想意境中,她就散发出最精彩的兴致,性感的和精神的亢奋,无比的妩媚。在不能满足时,她的心终日飘逸着弥散式的模糊的欲致,抑郁满怀,带着一些神经质:

   “依照说话的内容,她的声音一时清楚,一时尖锐;一时忽而懒散上来,临了差不多变成自言自语時的呢喃,——转眼之间,兴高采烈,睁开天真的眼睛,马上却又眼皮半闭,视线充满厌烦,不知想到什么地方去了。”(P21)

   慵懒是爱玛永远处于闲散状态的慣例,是她特有的期待幸福的一种精神状态,因此成为她致命的空虚之因由,更是她缺乏现实人生观的表现。渴望刺激和强烈的兴致,让荷尔蒙高涨就是她最大的潜意识期待。越是闲散地幻想,越无聊,越要靠生动活泼的情人来激发欲望,填补空虚。

   她在心里建构了一个虚假的幻想和假设模式,天天温习,渐渐成了确认偏误的错觉,而否认掉自己的真实身份,变成其假想的形象,生活在一个假象中。于是说谎和欺骗,相信有诱惑的接近其梦想的形象,尤其容易上当。追逐着虚假而入迷,情感用事,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总的特点是放弃真实生活的努力,而跟随着虚假的幻象和自欺欺人地进入固执迷狂,陷入困境。

  

   2. “爱玛的浪漫”其实是一种浪漫的庸俗现实主义气质。

   假如对包法利夫人的“浪漫”作一个准确的定义:那是虚荣、奢华、随心所欲、肉欲激情欲望融合起来的虚伪的梦想。

   “她是热狂而又实际,爱教堂为了教堂的花卉,爱音乐为了歌的词句,爱文学为了文学的热情刺激,反抗信仰的神秘,好像院规同她的性格格格不入,她也越来越忿恨院规一样。”(P34)

   这是她在13-15岁少女时期性格养成期所自发表现出来的天性:虚荣而至狂热,忿恨规矩而至逆反。未来轨迹暗中在这种天性里锚定了。

   修道院教导要“克制肉体、拯救灵魂”,但逆反的爱玛“她就像马一样,你拉紧缰绳,岂知马猛然站住,马銜滑出嘴来了。”(P34)她偏不,就要相反。

   小说里反复写到爱玛喜欢“刺激”,但这种刺激的渴望带着一种农民意识的实际主义:

   “她爱好刺激,爱惊涛骇浪,爱青草遍生于废墟之间,她必须从事物得到一种切身利益,凡不直接有助于她的感情发泄,她就看成无用之物,弃之不顾。正因为天性多感,远在艺术爱好之上,她尋找的是情绪,而非风景。”(P32)

   她喜欢浪漫故事和歌剧哀歌,并非热爱形而上的审美,而是爱故事里面那些生活性、情欲的刺激,是一种切身利益的欲望情绪的需求,不是“你多美啊,请停留一下!”的精神陶醉,而是借助故事素材满足自己成为那种主角的想象。

   期待意外,热爱戏剧性,醉心于刺激,与渴望成为一个风骚放荡的情妇,成为爱玛本性里主导的强烈的心理动力。

   说浪漫主义文学影响了她的性格,这是倒果为因的判断。

   是爱玛的天性选择和沉醉于浪漫文学及其心性,幻想式的情绪病天性与神经质狂热的纯美文学意境结合一起,从此出不来了。

   浪漫文学对于人性和生活产生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影响:随心所欲、情绪化、拒绝理性、虚荣心膨胀、情人情结、放纵欲望、丧失自制力、过度自由和逆反心理。

   浪漫爱情是书本式的意境,或舞台上的表演,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但只有天性狂热而不切实际的心灵,才会跳进去沉醉不知归路。

   纳博科夫说得精辟:

浪漫的人在精神上生活在一个非现实的世界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94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