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英津:国共重启交流合作的“喜”与“忧”

更新时间:2021-10-09 11:00:09
作者: 王英津  

  

   2021年9月25日,国民党党主席选举终于尘埃落定,朱立伦胜选。他在当晚发表胜选感言时表示,两岸关系非常重要,自己担任党主席后,国民党在两岸路线上绝不会变成“小绿”,也不会畏惧民进党贴标签,并且要在党章、党纲规范下重启两岸交流。9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致电祝贺朱立伦当选中国国民党主席。同日,朱立伦复电习近平总书记,对他的祝贺表示感谢。从两党往来电文的内容看,双方进一步确认以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作为未来两党交流合作的政治基础,肯定了两党过去在这一政治基础上开展良好互动所取得的成效,表达了发展两党关系和重启双方交流合作的愿望。10月5日,朱立伦正式就任国民党主席,他致词时再次强调“会依党章、党纲重启两岸交流平台”。

   两岸社会各界对习、朱电函往来,以及朱立伦就任新一届党主席给予了高度关注,并对未来两党重启交流合作寄予诸多期待:期盼两党以此为契机相向而行,积极探索重启两党交流合作的新路径;祈望两党在过去互动基础上创新更多的交流合作形式,从而带动两党迈向更高的互信水平;希冀两党通过重启党际交流合作为逐步化解两岸僵局做出努力。虽然重启两党交流合作并不足以打破既存的两岸僵局,但在当前台海局势复杂严峻的情势下,重启两党互动沟通对于维护台海和平稳定无疑具有特殊意义。

   与此同时,有一点也必须指出,那就是在当前国际情势、中美关系、台海局势、岛内民情、政党格局、国民党自身等因素均发生重大变化的背景下,两党重启交流合作面临着不同于以往的客观环境和现实条件。倘若国民党无视这些变化,继续抱持“传统意识”与大陆打交道,势必会使两党的互动受到很大限制,继而难以开创两党交流合作的新局面。为此,我们在祝贺朱立伦“回任”党主席的同时,也特别指出以下五个问题供其参考并望其能够妥善处理。

   第一,如何真正践行党主席竞选期间所宣布的两岸路线。如果坚持“九二共识”的承诺仅仅是选举语言,而在实际行动中又有所保留甚至倒退,那么两党就难以真正恢复正常往来。对于国民党的两岸政治论述,大陆不仅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下一步,朱立伦带领下的国民党能否真正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尚有待观察。所谓“真正坚持‘九二共识’”,就是不仅要在论述上公开坚持这一立场,而且要在行动上坚决贯彻这一立场。所谓行动上坚决贯彻“九二共识”,就是不能一边在口头上坚持“九二共识”,一边又在实际操作中暗度陈仓、“虚化一中”。唯有以实际行动反对“台独”,决不附和“台独”势力,才能彰显国民党坚持“九二共识”的诚心。

   第二,如何处理“亲美”与“和陆”的矛盾。亲美是国民党一贯的对美政策,但不能因此而伤害大陆的利益,这就需要国民党在“亲美”与“和陆”之间把握一个微妙的平衡。在过去中美关系相对缓和的情势下,国民党要找到这个平衡点相对容易,但在目前中美战略对抗加剧的背景下,国民党的“亲美”与“和陆”之间就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和冲突,国民党很难既“亲美”又“和陆”。具体而言,从美国的角度看,它不会允许国民党跟大陆走得太近;从朱立伦在竞选党主席期间发表的两岸政策演说来推断,尽管他不会像江启臣那样“亲美远陆”,但其“亲美”的根本立场也框定了他不会跟大陆走得太近。种种迹象表明,朱立伦主席不会满足于这次胜选,他很可能要放眼于角逐2024年“大选”。多年来的台湾选举实例表明,政党推出的候选人要想赢得“大选”,必须获得美国的认可或支持,对此朱立伦主席心知肚明。倘若他为了通过美国“面试”,不断以“拒统”、“指责大陆”等“反陆”言论来向美国示好,大陆将难以容忍。在这种情况下,朱立伦主席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承诺将会被无底线的“亲美”负面言行所冲淡,“和陆”政策也就无法得到大陆的信任和正面回应,两党重启交流合作的成效自然会大打折扣。因此,如何处理“亲美”和“和陆”之间的矛盾,无疑是国民党新一届领导团队下一步需要审慎处理的棘手问题,而这也应成为今后大陆考察国民党两岸政策的一项新指标。

   第三,如何处理“选票”与“反陆”的关系。本来,国民党能够稳定与缓和两岸关系是其相较于民进党的优势,这无疑也有助于其赢得选票。但近些年来,岛内形成了一种不正常的选举文化,即“反陆”成为一种时髦的“政治正确”,且不断被民进党政治人物用作获取选票的重要手段。令人费解的是,每逢台湾“大选”,有些国民党参选人身边的政治要人为了讨好选民,也“跟风”发表抹黑大陆的言论。如今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日益迫近,不论从稳定台海局势着眼,还是从心理情感来说,大陆都期盼国民党能重新执政。但是,倘若国民党为了选票不断抛出“反陆”言论,大陆将情何以堪?两党将何以开展交流合作?两党关系又该如何继续前行?对于这一点,国民党要换位思考,并改变过去的选举操作手法。在接下来的2024年“大选”中,是否会继续通过“抹黑大陆”去赢得选票,是对国民党发展两党关系诚意的新检验。

   第四,如何处理两党在互动路线规划上的分歧。概而言之,双方的合作交流是“只社不政”,还是“先社后政”?具体言之,朱立伦主席在竞选期间多次表示,他当选后要推动“两岸社会力交流”。通常理解,所谓社会力交流主要是指经济、文教、体育等方面的民间交流。诚然,朱立伦主席将民间交流作为国共两党互动的起步,有助于减少民进党当局对国共两党交流的干扰和阻挠,并顺利重启两党交流合作的大门,这符合循序渐进的交流进路。但是,如果国民党将双方交流仅定位于“社会力交流”层面,这就与大陆的期待相差甚远。倘若国民党不为双方交流作出迈向更高层次的规划设计,长期徘徊于“只社不政”,难免会降低大陆对双方交流合作的积极性。按照大陆的期待,“先社”只是两党交流合作的第一步,后续必须在社会交流合作的基础上迈向政治层面的沟通,以此逐步化解政治分歧,为实现国家统一奠定基础。鉴于马英九时期的“只经不政”给大陆对台工作造成过很大困扰,故大陆不希望在接下来重启的两党交流合作中重复出现类似现象,而是希望“先社后政”。为此,国民党新一届领导团队应适时回应大陆对这一问题的关切和期待。倘若两党能真正地沿着“先社后政”的路线图向前发展,这无疑对深化两党交流合作、维护台海和平稳定具有重要意义。当然,我们也注意到,民进党当局为了“拒统”、捍卫所谓“台湾主体性”,于2019年先后通过修订“国安五法”、制定“反渗透法”来阻止两岸交流。除此之外,美国的态度也是影响国民党规划两岸路线的重要因素。因此,国民党如何规避或突破这些限制,将两党的交流合作提升至一个新阶段,真正为台海地区和平稳定作出贡献,是国民党新一届领导团队需要认真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第五,如何处理两党在重启交流合作目标指向上的分歧。习近平总书记在贺电中指出:“当前,台海形势复杂严峻,全体中华儿女要和衷共济、团结向前,期望两岸登高望远,坚持共同政治基础,坚守民族大义,戮力合作,为同胞谋福祉,为台海谋和平,为国家谋统一,为民族谋复兴。”而朱立伦在复电中指出:“深盼今后贵我两党在‘九二共识’、反对‘台独’基础上,求同尊异,增进互信融合,加强交流合作,让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继续前行。共同造福两岸民众,促进台海和平稳定。” 对比双方电文,可以清楚地发现,习近平总书记在贺电中呼吁两党“为国家谋统一”,而朱立伦仅表示“让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继续前行”。这些文字表述的差异反映出双方在互动目标指向上仍然存在分歧,尽管这些分歧暂时不会影响两党重启交流合作大门,但却会影响双方交流合作的速度、广度和深度。毋庸讳言,大陆一切对台交流活动的最终指向都是实现两岸统一。

   对于以上五个方面的问题,希望国民党新一届领导团队能予以重视并妥善处理。否则,即使重启了两党交流合作,也会因互信基础不牢而难以开创新局。未来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如何在“四个相对满意和一个明显区隔”(即如何同时让大陆、美国、国民党内部派系、台湾选民都相对满意,还要与民进党的两岸政策有明显区隔以体现国民党两岸政策的特质)中找到平衡点,是对国民党新一届领导团队胆识和智慧的重大考验。

  

   (王英津,中国人民大学两岸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国发院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9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