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肖瑞:杨小凯对经济学的贡献

更新时间:2021-10-09 09:51:53
作者: 肖瑞  

   2002年3月25日,1986 年诺贝尔得主布坎南教授(James Buchanan) 在莫纳什大学进行访问,他在演讲中大赞杨小凯的新兴古典经济学——超边际经济学对经济学的积极贡献。布坎南甚至在研讨会以及副校长和校长参加的午餐会上分别说:“我认为现在全世界最重要的经济研究就在贵校,就是以杨小凯为主的对分工的分析……”。

  

   2002年6月2—9日,James Buchanan牵头在美国Blacksburg组织了一次超边际经济学的培训班,以杨小凯为首的新兴古典经济学——超边际经济学派的学者黄有光、周林、姚顺天、史鹤凌、李克等人向美国一些大学的经济学博士研究生讲授超边际经济学,而世界顶尖的经济学家Eric Maskin也出席了这次讲习班,并且进行了评论。现在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已经认识到了超边际经济学这一新兴学派对于经济学的贡献。

  

   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来,已经有很多当年留学北美的华人学者在国际经济学界崭露头角,他们的研究也越来越受到关注。在这些人当中,杨小凯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并不是说他在顶尖的经济学学术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最多,而是他对于经济学的贡献是具有原创性的。对于大多数学者而言,往往都是沿着导师或者某一领域的带头人的方向去作一些推进工作,很难成为某一领域的带头人。而杨小凯则是公认的研究劳动分工——超边际经济学的开创者。他对于经济学的贡献已经被一些世界顶尖的经济学家、出版物的匿名审稿人、评论、以及出版物和研究计划的评估报告所承认。

  

   早在1984年出版的《经济控制论初步》中,杨小凯已经提出了研究分工的基本想法,在他的博士论文中,用超边际分析来解释劳动分工问题的框架已经形成,超边际分析是对自马歇尔以来的传统的边际分析方法的一个重大挑战,而超边际经济学则是对新古典微观经济学的一个重大挑战。

  

  

  

   被遗忘的劳动分工和专业化

  

  

   古典经济学的重心在于专业化与分工对经济增长和福利的含义。早在公元前380年柏拉图就论述了专业化和分工对增进社会福利的意义,并认为市场和货币的基础是分工。色诺芬考察了城市与分工的关系,威廉·配弟也认识到专业化对生产力进步的意义,并指出荷兰人之所以有较高的商业效率,就是因为他们使用专用的商船来运输不同的货物。此外,配弟还举了一个表厂的例子来说明分工的好处。在另一部著作中,配弟认为城市由于交易成本低能够促进分工。斯密之前,法国大百科全书指出了分工的三大好处——改进人力资本和提高技能,节省转换活动的时间和促进机器的发明——以及市场和人口在促进专业化的作用。

  

   亚当 斯密在《国富论》(1776)中强调专业化和分工的核心作用,并认为应将它们作为全面考察经济增长和繁荣的基础。斯密提出了一些假想:市场容量由运输效率决定;分工水平由市场大小决定;资本是迂回生产活动中提高分工的工具。他还提出了相当于现代理论中内生比较优势的观点,并认为相同条件的个人之间的生产率差别是分工的结果,而不是分工的原因。他认为,工业与农业在生产率上的差别是由于这两个部门存在的专业化好处与专业化所引起的季节性调整费用之间的相对差别。这个理论不是通过偏好、收入和外生技术条件,而是通过分工经济与分工的协调成本之间的两难冲突来解释经济结构。这意味着,农业部门的收入份额的下滑不是由于偏好、收入和外生技术条件的变化,而是由于在农业部门内分工的协调成本高于其分工的好处,所以农业必须靠不断加大工业品进口来提高生产率。而这些工业品都是由分工经济大于交易费用、具有高水平分工的制造部门生产。大卫·李嘉图(1817)采用了不同方法来研究专业化与分工。他强调外生比较优势与分工的关系。这正是罗森(1978)所指的“一加一大于二”效应。

  

   有趣的是,古典经济学家并没有使用“规模经济”这一概念。他们使用的概念是专业化、分工和相关收益与费用。

  

   马歇尔试图用一个数学框架来组织古典经济学思想。他的著名教科书《经济学原理》(1890)有两部分。第8章至12章是没有数学模型的对专业化和分工问题的洞见,而另一部分是用边际方法分析供给和需求。这部分成功地将古典经济学中相对不太重要的有关资源配置问题数学化。这里,资源配置问题就是指在给定的稀缺度和给定的分工模式和水平条件下,确定不同产品最优的相对数量以及生产这些产品的最优相对要素数量。相反,组织问题则是给定相对生产和消费量,分工规模水平和生产力是怎样由分工的好处与交易费用之间的两难冲突所决定。马歇尔之所以不能用数学模型研究经济组织问题,是因为分工问题涉及角点解,而处理角点问题的数学方法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被数学家发现。这里,角点问题意味着,某些决策变量取0值。超边际分析除了对每个角点解进行边际分析外,还要在角点解进行总效益-费用分析。

  

   马歇尔教科书的第二部分为了避免角点问题,不现实地假定纯消费者和纯生产者绝对分离。然而,这种假设使得马歇尔的边际分析不能解释为什么企业会从分工中出现,不能解释商业周期、城市化、货币的出现,交易中介和交易的分层结构,也不能解释市场容量,生产率、比较优势,贸易依存度,以及诸多有趣而重要的经济现象。

  

   可是,马歇尔数学化的资源配置模型依然成为经济学主流。马歇尔的边际理论为经济学教学建立了很好的框架。一代代的经济学家和学生不仅能分享同一个框架,而且老师也易于教学。一代代的经济学家以及不同分支的经济学家也在这一共同的框架内分工。但是,这个主流并没有解决古典经济学关于专业化和分工的核心问题。正如布坎南(1994,p. 6)发现,为了教学上的方便,马歇尔的新古典模型不得不放弃斯密关于劳动分工的思想。尽管马歇尔成功地将资源配置问题数学化了,但是古典经济学的核心问题——专业化和分工却被遗忘了。

  

   在马歇尔之后,对于分工问题关注的是英国著名的经济学家Allyn Young,他在1928年就任皇家经济学会主席时的那篇著名演讲《Increasing Returns and Economic Progress》(《递增报酬和经济进步》)是有关专业化与经济发展引用率最高的文章,它代表了这一领域的最高成就。杨格强调专业化、生产迂回程度、分工等概念;批评规模经济概念是误导。尽管规模经济概念已经被写进马歇尔的教科书,并在经济学教育界流传甚广。但是,杨格说,“工业组织中内部经济和外部经济之间区分看似澄清了工业组织演进中的某些问题,但这实际使其他问题变得更模糊。”杨格认为,外部规模经济是对专业化和分工古典经济问题的错误解释。在杨格和马歇尔之后,对专业化研究路线有两条:一是跟随马歇尔的规模经济和边际分析方法;二是沿袭杨格的专业化和分工路线。

  

   Young多次提到,他关注的递增规模并不是由一个企业或部门的规模所致。在他看来,正是专业化和分工,而不是规模经济引起了报酬递增。他使用三个概念描述了分工。第一个就是个人专业化。当个人缩小他的活动范围,他的个人专业化水平就提高了;第二个就是迂回生产链的长度,或称为迂回生产程度;第三个就是每条迂回生产链中的中间产品种类数。这三个概念相互依存,并且与规模经济概念不同。Young建立在专业化和分工基础上的社会递增报酬概念等同于现代的分工网络正效应概念。Young(1928,p. 539, p. 534)提出了三个猜想:“获取递增报酬依赖于分工的不断演进”;“不仅分工依赖于市场容量,而且市场容量也依赖于分工” ;“供需是分工的两个方面” 。Young的猜想反映了网络效应观点。

  

   Young认为市场容量不仅由人口数量决定,也由购买力决定,而购买力由生产率决定,生产率反过来又依赖于分工程度。Young的思想反映网络效应概念。Young为往后解释市场分工网络大小是如何在一个分权的市场中决定的作了开拓性工作,数学化Young的个人专业化经济,迂回效应和中间产品种类数的分工理论,也很有研究价值。在这个数学模型基础上,建立一个动态均衡模型就能同时解释分工的三层含义。

  

   不幸的是,Young英年早逝,并没有象马歇尔那样数学化自己的思想,尽管他的研究成果很有价值。显然,Young的专业化思想与马歇尔的供需概念截然不同,并且两者的分析方法格格不入。马歇尔供需概念的实质就是,增加效用时不同产品之间有着数量上的替代关系,以及在一定产出水平上也存在着要素配置的两难选择。市场权衡这种两难冲突达到一种均衡。相对嗜好、技术、要素禀赋的数量以及在个人之间的初始分配决定了均衡相对价格,以及产品和要素的相对数量。可是,马歇尔的思想并没有解释需求是怎样与分工水平相关的。

  

   由于马歇尔假定纯消费者和纯企业之间的绝对分离,因此,他的新古典模型就忽略了内生个人专业化水平和分工水平的两难冲突。换言之,在马歇尔的模型中,每个纯消费者的所有消费都要购自市场,并且如果没有外生给定的企业和市场他就无法生存。因此,这个模型不能解释为什么经济体系可以从自给自足状态演进到完全分工状态,也不能解释为何当分工演进时,企业会出现和发展。Young的分工供需分析框架揭示了马歇尔的需求边际分析方法的缺陷。Young说,“新古典的分析工具在诸多报酬递增的问题面前显得无能为力”。Young考察了分工模式和水平能够降低稀缺度或提高生产率,以及决定供需。相反,马歇尔的边际分析方法只是回答了:在给定稀缺度,给定企业的组织模式以及纯消费者和企业的条件下,市场如何决定产品的消费和生产相对数量。

  

   萨缪尔森1948年出版的《经济学原理》则是经济学发展的又一个分界点。这部书包括两个部分,微观经济学就是马歇尔的供求边际分析;而宏观经济学则是凯恩思经济学,它试图解释马歇尔不能预见到的许多经济现象。自1950年代后,萨氏的著作已成为教科书的样板,它不再强调专业化和分工的问题。事实上,往后的教科书都是象征性地仅用一段文字描述专业化和分工的古典思想。在一般教科书中,斯密的内生比较优势概念没有被发展成个人专业化水平内生模型,可是李嘉图的外生比较优势模型却能见到。马歇尔的新古典分析框架假定纯消费者和企业之间的绝对分离,并用规模经济和供求边际分析取代了专业化经济概念。

  

   Young之后关注分工与专业化的经济学家是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Houthakker(1956)和198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的George Stigler教授(1951)、Sherwin Rosen(1978)、GaryBecker (1981)。其中Sherwin Rosen 和Gary Becker把Allyn Young关于劳动分工与专业化的高深思想用决策模型数学化。

  

自Stigler和Houthakker以来,有关专业化的研究文献分三类。第一类模型建立在李嘉图的外生比较优势以及马歇尔的纯消费者和企业及其供需边际分析的基础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931.html
文章来源:“经济学原理”公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