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庆:社会自省需要哲学反思

——《关于社会自省的哲学反思》前言

更新时间:2021-10-07 07:24:47
作者: 沈庆  

   社会自省和社会自信是民众广泛参与的对于人类社会重大问题的思想认知活动。以此为基础有了共同意志的民众才成为创造历史动力之人民。颂扬辉煌胜利有助于增强社会自信,但是将过去成功的思想认识和实践模式照搬于今后往往难以再现辉煌。人不是神,人类社会永远走在试错找错纠错的路上,因此就避免人类社会常见的重蹈覆辙倾向性错误而言,惨痛失败比辉煌胜利蕴含着更加宝贵的精神财富。深刻分析失败的认识根源和制度短板的社会自省,有助于构建起面对不断变化之世界的理性社会自信,同时阻止各种极端化社会自信坐大。理性的社会自信反过来又使社会自省得以在非暴力的争辩中走向深刻。扭曲的社会自省则导致社会自信的扭曲,二者荣损与共。

   古希腊时代雅典人专注于街头争辩式的深刻社会自省,开创了西方文明理性思维和城邦民主制度之源头。与君权神授不同,雅典民主制的权力源于所有公民的后天意愿,随着商业发展人们越来越关注自身利益,社会自信的凝聚力渐失。雅典历经百年辉煌后被实行军事共和制的斯巴达打败一蹶不起。古代中国文明程度领先的中原地区在社会自省和社会自信皆失的乱世,一再被弱肉强食之社会自信满满的北方游牧民族以少胜多入侵劫掠。而一些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后,在对其原来部落统治方式的社会自省中逐渐融入中原文明,继承了道统高于政统和理高于势的社会自省和社会自信后使中华文明得到接续发展。

   西方国家在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中,重拾古希腊哲学理性思维引导的社会自省精神,构建起对民主政治的社会自信,开始了近现代西方文明之崛起。民主政治的主要愿景之一就是在从思想认知到社会制度的多个层面上,使基于思想自由的社会自省与凝聚民众力量的社会自信相互兼容和促进。然而由于涉及到社会不同阶层复杂的利益冲突,要实现社会自省与社会自信相互兼容和促进谈何容易。近现代以来意识形态对人类社会发挥着喜忧参半的巨大作用。人类社会中严肃和有着广泛影响的意识形态都发端于对求善的不同理解,经由深化社会自省强化社会自信,在推翻政权的革命或巩固政权的建设中取得过辉煌成就。政权稳定是国家建设发展的重要前提,主流意识形态服务于政权理所当然,但是服务对象之重要不会必然带来服务工具的完美。面对不断变化的世界,意识形态中的各种理念理论必须自以为非地与时俱进,才能促进政治稳定进步和经济持续发展。

   意识形态属于软实力,软实力只能依靠实事求是、逻辑自洽和平等争辩,获得民众的认可进而支持和拥护政权。意识形态一旦主要依仗各种硬实力追求思想认识上的一统天下,其宣传教育的工具性必然排斥其深化认知的可证伪性。于是刀刃向内找错纠错的社会自省难以被包容接受,社会自信则沦为对威权主义及民粹主义的盲从。以至于近现代国际事务争端中“意识形态化”和“政治化”等话语往往带有讽刺性贬义。历史教训一再表明,僵化的意识形态不能担当稳定政权的历史重任,而霸权化的意识形态更是现代世界动乱和大国衰败的主要源头之一。

   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促进社会自省深化的作用渐失后,资本贪婪逐利的本性导致了大规模殖民扩张、世界大战和现代金融大鳄的全球性巧取豪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促进社会自省深化的作用渐失后,急于求成的农业集体化导致了苏联乌克兰大饥荒和中国大跃进后的大饥荒。急于统一思想的不断革命导致了封杀一切不同认识的一次次政治运动。苏联的肃反大清洗中二百多万人遭到迫害,大批联共中央委员、元帅和将军被逮捕枪决。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将社会自省异化为“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全民自我忏悔,把社会自信异化为全民对最高领袖的个人迷信,结果是十年浩劫。各种服务于政权和霸权的主流意识形态对于重大负面历史事实,往往持予以淡化、边缘化和选择性遗忘的态度。

   20世纪九十年初苏联社会自省和社会自信皆失,苏联解体和苏共解散骤然而至。美国则认为对手的失败证明了自己的正确,决意在世界范围终结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历史。然而三十多年来美国在扭曲的社会自信支持下,对内无视愈演愈烈的种族歧视、社会撕裂和防控新冠疫情失败,对外穷兵黩武以战争手段在他国培植西方模式政体、同时对中国和俄罗斯进行全方位制裁和围堵。结果是不仅没有再现二战后期美国软硬实力风靡世界之雄风,反而是步苏联后尘走上了霸权大国衰败的不归路。

   在科学技术快速发展的当代,人类对于发生各种全球性严重天灾人祸的可能性、紧迫性以及人类社会普及高科技所伴生的严重脆弱性的认识不断深化。人类社会有了构建包容不同社会制度的共患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望。但是当代的意识形态之争显然难以形成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性思想共识。“一出国就爱国”和“未来世界制造业竞争只有中国和外国这两个对手”等自信满满的说教,不仅有悖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初衷,而且稍加质疑就会被中国的先富者大量移民、贪官大量外逃和西方国家一再用各种卡脖子技术压制中国等实例所证伪。民粹主义引导的从众思维和权力权威引导的一元化思维都只能令思想认识误入歧途。

   面对人不是神和国家、社会制度、发展道路都会出错的永恒实际,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各种文明、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中没有普世之最好,只有各自在本身文化传统基础上通过社会自省不断找错纠错的更好,并且都不可避免地具有对发展道路的显著依赖性。而仅仅彼此尊重各国对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不同选择,也不能有效抵御人类的共同患难。人类要在同一个小小的地球上共患难,必须超越意识形态之争回归哲学反思层面,找到全人类共患难而不是共富贵的基础性思想共识。

   哲学反思相信客观世界变化规律之统一存在,相信主观思想不断深化认识客观世界之可能。哲学反思以逻辑化概念体系反思既有认知,可以超越杂多的感觉、流变的表象、狭隘的利益和主观的意志。哲学反思不是靠在意识形态之争中找对方的错来强化自己的社会自信,而是重在依据客观世界的事实和主观思维的逻辑,刀刃向内通过以疑为贵地找错纠错深化社会自省。哲学反思并不执着于用过去辉煌的战绩政绩和将来伟大的终极目标,来论证当下思想认识之正确和政治实践之正当,也无意作为思想理论工具用来捍卫什么或打倒什么。因而哲学反思可以更加超脱于各种利益纷争,更多地看到了在神秘有序的客观世界面前人类之渺小,和人类社会中永远存在着理性认知之局限性和非理性逐利之劣根性。

   现代社会只有在哲学层面形成了地球人共患难而不是共富贵的共同价值和终极追求,同时构建起对不同政见理性争辩的法治保障,才能以不断找错纠错的社会自省强化维护稳定和凝聚力量的社会自信。进而在有效抵御各种天灾人祸的同时,实现世界各国独立自主“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各美其美”的平稳社会发展。

   本书汇集的文章是笔者从大学理工类学科教授职位退休后的十多年中,将中华文明成功和失败之实际联系中外哲学思想进行反思的尝试。退休后才转行集中精力学习和研究哲学,自知不能指望在学科发展前沿攀登学术高峰。只是在无关名利自我边缘化的学而思中,相信事实可以证伪和大道可以至简。尽力借助自己七十多年的社会阅历和理性思维积累,在实际联系理论求真求善的认识过程中,能够为思想认识多元化之社会自省添砖加瓦。本书是笔者的跨界之作,尽管在反复的从头和重新学习之中多次全面修改书稿仍然错误在所难免,希望得到批判纠正。

   社会自省和社会自信是民众广泛参与的对于人类社会重大问题的思想认知活动。以此为基础有了共同意志的民众才成为创造历史动力之人民。颂扬辉煌胜利有助于增强社会自信,但是将过去成功的思想认识和实践模式照搬于今后往往难以再现辉煌。人不是神,人类社会永远走在试错找错纠错的路上,因此就避免人类社会常见的重蹈覆辙倾向性错误而言,惨痛失败比辉煌胜利蕴含着更加宝贵的精神财富。深刻分析失败的认识根源和制度短板的社会自省,有助于构建起面对不断变化之世界的理性社会自信,同时阻止各种极端化社会自信坐大。理性的社会自信反过来又使社会自省得以在非暴力的争辩中走向深刻。扭曲的社会自省则导致社会自信的扭曲,二者荣损与共。

   古希腊时代雅典人专注于街头争辩式的深刻社会自省,开创了西方文明理性思维和城邦民主制度之源头。与君权神授不同,雅典民主制的权力源于所有公民的后天意愿,随着商业发展人们越来越关注自身利益,社会自信的凝聚力渐失。雅典历经百年辉煌后被实行军事共和制的斯巴达打败一蹶不起。古代中国文明程度领先的中原地区在社会自省和社会自信皆失的乱世,一再被弱肉强食之社会自信满满的北方游牧民族以少胜多入侵劫掠。而一些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后,在对其原来部落统治方式的社会自省中逐渐融入中原文明,继承了道统高于政统和理高于势的社会自省和社会自信后使中华文明得到接续发展。

   西方国家在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中,重拾古希腊哲学理性思维引导的社会自省精神,构建起对民主政治的社会自信,开始了近现代西方文明之崛起。民主政治的主要愿景之一就是在从思想认知到社会制度的多个层面上,使基于思想自由的社会自省与凝聚民众力量的社会自信相互兼容和促进。然而由于涉及到社会不同阶层复杂的利益冲突,要实现社会自省与社会自信相互兼容和促进谈何容易。近现代以来意识形态对人类社会发挥着喜忧参半的巨大作用。人类社会中严肃和有着广泛影响的意识形态都发端于对求善的不同理解,经由深化社会自省强化社会自信,在推翻政权的革命或巩固政权的建设中取得过辉煌成就。政权稳定是国家建设发展的重要前提,主流意识形态服务于政权理所当然,但是服务对象之重要不会必然带来服务工具的完美。面对不断变化的世界,意识形态中的各种理念理论必须自以为非地与时俱进,才能促进政治稳定进步和经济持续发展。

   意识形态属于软实力,软实力只能依靠实事求是、逻辑自洽和平等争辩,获得民众的认可进而支持和拥护政权。意识形态一旦主要依仗各种硬实力追求思想认识上的一统天下,其宣传教育的工具性必然排斥其深化认知的可证伪性。于是刀刃向内找错纠错的社会自省难以被包容接受,社会自信则沦为对威权主义及民粹主义的盲从。以至于近现代国际事务争端中“意识形态化”和“政治化”等话语往往带有讽刺性贬义。历史教训一再表明,僵化的意识形态不能担当稳定政权的历史重任,而霸权化的意识形态更是现代世界动乱和大国衰败的主要源头之一。

   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促进社会自省深化的作用渐失后,资本贪婪逐利的本性导致了大规模殖民扩张、世界大战和现代金融大鳄的全球性巧取豪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促进社会自省深化的作用渐失后,急于求成的农业集体化导致了苏联乌克兰大饥荒和中国大跃进后的大饥荒。急于统一思想的不断革命导致了封杀一切不同认识的一次次政治运动。苏联的肃反大清洗中二百多万人遭到迫害,大批联共中央委员、元帅和将军被逮捕枪决。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将社会自省异化为“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全民自我忏悔,把社会自信异化为全民对最高领袖的个人迷信,结果是十年浩劫。各种服务于政权和霸权的主流意识形态对于重大负面历史事实,往往持予以淡化、边缘化和选择性遗忘的态度。

   20世纪九十年初苏联社会自省和社会自信皆失,苏联解体和苏共解散骤然而至。美国则认为对手的失败证明了自己的正确,决意在世界范围终结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历史。然而三十多年来美国在扭曲的社会自信支持下,对内无视愈演愈烈的种族歧视、社会撕裂和防控新冠疫情失败,对外穷兵黩武以战争手段在他国培植西方模式政体、同时对中国和俄罗斯进行全方位制裁和围堵。结果是不仅没有再现二战后期美国软硬实力风靡世界之雄风,反而是步苏联后尘走上了霸权大国衰败的不归路。

在科学技术快速发展的当代,人类对于发生各种全球性严重天灾人祸的可能性、紧迫性以及人类社会普及高科技所伴生的严重脆弱性的认识不断深化。人类社会有了构建包容不同社会制度的共患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望。但是当代的意识形态之争显然难以形成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性思想共识。“一出国就爱国”和“未来世界制造业竞争只有中国和外国这两个对手”等自信满满的说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89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