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龚鹏程:初见《易》

更新时间:2021-10-05 23:50:37
作者: 龚鹏程 (进入专栏)  
如李二曲《答顾宁人先生书》说体用二字并用,始于朱子,就甚不然。孔疏干卦已说“干者体用之称,言天之体以健为用”,又引刘表云:“天是体名,干是用名。”可见体用做为术语,早见于汉末,通行于论玄论易时。二曲等明清儒者对这一段史事不熟,所以才会以为是宋人从佛教那里学来的。

   又如理气,乾卦疏:“此卦之德,自然能以阳气始生万物而得元始亨通,能使物和谐,各有其利。……使物各得其理而为利。”这就是讲理气,而且由气上见理。后来张载之讲气化、朱子之言“理在气中,如何发见?”曰:“如阴阳五行错综不失条绪,便是理。”便都显然与孔疏相符。

   当代新儒家偏于理一边,像牟宗三先生一定要说顺气言性就是材质主义,显不出理来,须逆气才能显理、才能进乎德行之门。大陆上又常含糊笼统把讲气的都称为唯物论、讲理的都归入唯心论。其实皆大谬,这是由孔疏可看得明明白白的。

   至于清人力攻宋儒之讲太极图、讲主静,说那些本于道教与佛教,也同样于孔疏隔膜太甚。易本太极,一生二,然后四季五行,化生万物,其下以数相推,乃易学象数本身即有之传承,唐代孔疏之外,李鼎祚《周易集解》也是如此,何必道教徒才懂?周敦颐太极图归于主静,且有无极而太极之说,历来聚讼,而孔疏也早已说:“天地养万物以静为心。”又说:“天地以本为心者,本谓静也。天地之动,静为其本,静非对动而言。静之为本,自然而有,非对动而生静。天地寂然至无,是其本矣”(复卦疏)。这些,持与濂溪太极图说对勘,不也若合符契吗?诸如此类,说来复杂,就不一一介绍了。

   四、合佛道

   总之,当时写这本书,大体综合了我少年读易时对几大解易路数的理解,而有意为易学史、思想史重新勾勒体段,雄心不可谓小。虽细部讨论还不精密,夹用佛学与西洋哲学也很不准确,论叙尤多枝蔓,但大格局大框架还是颇有价值的。尔后的我易学研究,便顺着这条路再继续走下去。

   例子, 可由论佛、论道两方面为说。

   前头讲过,清朝人攻击宋明理学的策略,是说他们杂于佛老,像太极图说和邵雍的象数、朱子讲的河图洛书,就都指责其得自道教。

   实则他们没弄清楚:那些先天卦、数、图书只与民间五术有关,道教很少讲它;道教对《易》的吸收使用,主要是用以炼丹。早期依卦象,配合十二时辰,讲火候进退、烧炼外丹。后期仍是如此,而讲一身鼎器,水火既济,以炼内丹。旁支更应用于医学中,关键文本则是《周易参同契》。

   《参同契》既用之于外丹也用之于内丹,看怎么诠释。因此有人说它属外丹,有人说它是内丹,又有人说它兼内外,其实非文本如此。

   早期确只是外丹,唐代才一步步通过诠释发展成完整的内丹学,彭晓之注尤其重要。我有<唐代内丹学之发展>等文,详细解说过由“黄庭经学”逐渐到“参同契学”的内丹理论如何完善之过程,事实上也即是对清人乱批宋明儒之一修正或补充。

   宋明儒若说曾由道教中学得了什么,恐怕该注意的是这一方面,如朱熹便曾化名空同道士注过《参同契》;影响王阳明王龙溪他们的内养工夫,也是道家的丹法。反之,内丹各派也无不套着宋明理学的观念和术语在说话。

   例如李道纯是南派丹法五祖白玉蟾的再传弟子,他的集子名为《中和集》,中和就是儒家宗趣。而且他把中和关联于易,云:“中也、和也、感通之妙用也,应变之枢机也。《周易》生育流行,一动一静之全体也。”《玄门中旨篇》则讲太极;<画前密意篇>又大谈天易、心易、圣易。

   佛教之于《易》,唐代以前,主要是以空来解《易》,唐代就以一种类似《参同契》的方式来讲修证工夫。这其实也与说内丹相似。内丹讲身体内部的升华变化,禅家讲心性上的进悟,洞山良价、石头希迁等都大力发展此法(详情可看我《晚唐的禅宗与道教》《禅宗史新研》等文)。

   我认为这是禅宗在六祖惠能之后最重要的两种发展之一。另一种是由不立文字走向文字化,出现《石门文字禅》之类著作;一种即此等易学化、内丹化。最终与道家结合,讲性命双修、仙佛合宗,以道法为命功,以禅修为性功。

   换言之,佛易之合,自经孔颖达批判后,虽正统儒者皆以区判儒佛为主,佛家解易亦少专著,然佛易之会通,却奇妙地落实在佛道两家上。元明清民间讲修行的人,大都采此一路,而亦以此形成了三教合一的格局。

   五、参五术

   对此格局的关注,广布在我的相关论述中。虽孤灯自耀,尚寡同声,也无所谓,因为我另有联合同道、推广易学之术。

   师长中,黄庆萱师、胡自逢师,皆功力深厚,持论平实;友辈间,刘君祖论易,颇动朝野。我常与他们上下其议论。又伯父干升公曾任嗣汉天师府秘书长,精研堪舆,我闲居侍坐时,喜听其讲说易理。后来同事陈廖安兄亦精研道教易学,襄助我办中华道教学院外,还与我合编了《中华续道藏》,收了不少道家论易之作。另有梁湘润先生也在道教学院教易术命理;洪富连先生则一直与我合作,开办了中华教育易学研究院。开班讲学之外,也做风水命理姓名学等易学应用的资格审定、证书认证。

   我们觉得五术常被訾为迷信,与从业人员素质之痼劣有关。此道既不为正统教育体系所重,江湖传习自多讹伪,故迷以导迷,歧互滋甚;加上骗财骗色,社会观感当然大坏。改善之道,非打压禁抑之,而是广泛地教育之,让一般人都能略知大概,有心研究者也有津梁得窥堂奥,更让从业术士有深造提升的机会。

   一九八九年办道教学院就是如此的,二〇〇三年洪先生办星元大学时也如此。二〇〇八年我们又创办中华易学教育研究院,找了许多专家编制题库,举行检定考试,发行教材,以期提高社会上总体易学应用领域人员之素质。

   在大陆,则我另有些遭遇。例如因黄庆萱老师的缘故,与山东大学刘大钧先生熟,先生主持易学基地也邀我写稿,我《孔颖达周易正义研究》新版时有一诗赠先生曰:“尝窥道妙肆言诠,论易居然作郑笺,檐底坐闻松子落,卅年一笑晓灯前。”

   又如有位杨金鑫先生,旧在福建南平任副秘书长,病肝,呕血数升。医谓一叶已硬化,一叶已糜烂,不过一年半载,便将命终。杨既以为必死,乃发大愿,做善事,散尽财产,以待大去。不料善事越做越多,身体竟渐好了。访知武夷山上白玉蟾的道场止止庵废弃已久,便又发愿重建,变卖祖产以为之。在庵中设一楼曰“易经楼”,准备宏扬易学。我曾入山替他奔走了一阵。

   新疆伊犁特克斯本是一座八卦城,2011年书记刘莉、县长李青梅来与我商量每年举办国际周易论坛、出版《八卦城谈易》集刊;并由我设计了一座太极坛,建于八卦城中心,事实上即是一座城市展览馆。同时还配合论坛,每年举办天山文化节,摄影啦,歌舞啦,马术啦,讲座啦,七剑下天山啦,好不热闹!把易学和城市建设、文化活动结合起来,可说是生面别开,为千古易学放了番异彩。

   近几年,大陆国学热,不少人都想读点经。但国学深邃、经典古奥,一般民众不容易啃得动;聪明的人遂又想起古代《菜根谭》《昔时贤文》一类书,摘选嘉言金句,以利读取。国务院国学中心便主编了若干种,我也负责过一册《传统智慧一百句》。另有友人则想编四书五经各一百句。可是陈廖安林保淳原拟作的《易经一百句》却赖给我了。于是覈文绎义,以诸嘉言金句为纲,又写了一本简易的易解。

   此书不谈数术、不讲古史、不说阴阳易纬,只从“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的角度,教人上合天道以正性命、以趋吉避凶。这其实也是孔子的态度,学易以寡过嘛!所以整体诠说,回归十翼。

   书虽简易,但若能流通,或许也不无益处,因为传统文化刚刚复甦,坊间通行的解易书、甚或百度百科检索都错误连篇,读者得一正道入门总是好的。

   举几个例子。

   乾,元亨利贞,居然译为:很顺利,利于坚持下去。

   屯卦,居然解释说是囤积,不知屯是困难之义。

   需卦,居然说是扩展需求,并开始与江湖上的朋友饮宴吃喝。

   豫卦,居然说是预防预备预谋,不知此处豫指豫乐。

   蛊卦,居然说是蛊惑,做父亲被蛊惑的事,受到了赞扬。不知此卦之“蛊”应做事解,能继承前人志业,干成一番大事,才能获得褒扬……

   凡此等等,公然高踞百度检索,成了一般人想查点《易经》基本知识的平台,真是奇谈。

   但这在今日又能如何?我知道有位先生在北大教易经,一向把“太卜掌三易之法”讲成太仆。友人萧文立先生又示我现今博士教授笺注古籍数种,注王右丞,曰王羲之;注汪熹孙,曰即朱熹与孙宝文;注郑广文,曰莲花落艺人,艺名胎里坏,擅小旦戏,喜唱祥林嫂、马寡妇开店云云。

   大学者尚且如此,学问的事尚堪闻问乎?说易之多莲花落,乃是当然的,也毋须深责。只是回顾我治易所花的心血,能自诚明,而尚不能明明德于天下,对此不免还是有些感伤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857.html
文章来源:龚鹏程大学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