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况腊生:论印度的进攻型边海防体制

更新时间:2021-09-29 06:49:45
作者: 况腊生  
却不可避免地将在那里发挥重要的影响。在印度洋地区,在东南亚一直到中亚细亚,印度必将要成为经济和政治活动的中心”。(35)

   2.成为世界大国的前提是“合法继承”英印帝国“遗产”。古代印度不仅缺乏可靠历史记录,也缺乏对于古印度政治状况的原型族群政治学、原型地缘政治学、原型国际关系学基础的构建,仅将喜马拉雅山脉视为婆罗门佛教文化的一部分,从未理性检视这一地区政治生态形成与演变的背景和过程,所以英国殖民者通过殖民统治带来“印度”概念,被印度人当作自古延续至今的主权政治实体,覆盖了英国在印度殖民当局实际控制和宣布拥有的全部领土。(36)印度成为世界大国的前提是继承英印帝国“遗产”,而且是唯一合法继承国,所以整个印度次大陆是印度的大陆,这种继承英国殖民者的特权是“世袭”的。(37)印度梦是“取得前殖民国家统治的全部领土”,(38)包括“英殖民政府控制和影响下的所有领地,包括各个土邦”。(39)

   印度拥有“合法继承”的实力。印度硬实力、软实力和地理力都雄踞南亚国家榜首。其陆地面积、人口和国民生产总值均占该地区四分之三左右。(40)印度还拥有该地区84%的耕地总面积,(41)几乎100%的金、银、铜、铁、锡、锌、铀和铁钒土矿,90%以上的煤和85%石油等重要矿产资源。(42)印度国土面积是邻国面积之和的2.5倍,人口是邻国人口之和的3倍多,GDP是邻国GDP之和的3倍多,而且多年保持高速增长,南亚邻国与印度差距进一步拉大,印度总兵力也大于其邻国总兵力之和。(43)

   3.软硬兼施,吞并或控制邻国,推出南亚版“门罗主义”。为了共同防御,不管缅甸和锡兰是否愿意,它们都必须与印度组建基本的联邦国家。(44)尼赫鲁曾公开宣称:门罗总统提出的门罗主义确保了美洲免受外来侵略近百年之久,现在到了将同样的门罗主义运用于亚洲国家的时候了。(45)第三次印巴战争期间,印度声明反对地区外大国干预南亚其他国家内政,特别是那些其目的被认为有害印度利益的外部大国。(46)“印度不容忍地区外国家对任何南亚国家内部冲突进行干涉,如果这一干涉具有或明或暗的反印企图。基于此,任何一个南亚国家均不能向任何具有反印成见的国家寻求外部援助。”(47)尼赫鲁推出“小国灭亡论”,认为“民族国家在今天是太小的单位了,而小邦是不可能独立存在的。民族国家就为多民族国家或一些大的联邦所代替了”。(48)在上述思想指导下,印度吞并锡金,控制不丹和尼泊尔,侵占尼泊尔领土,武力干涉马尔代夫和斯里兰卡,肢解巴基斯坦。

   利用经济援助控制邻国。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后,印度自身发展面临系列问题,不得不反思南亚称霸策略,开始强调“邻国第一”,先后推出“古杰拉尔主义”和“新邻国外交”,利用经济援助控制南亚诸国。据统计,2005年至2010年印度外交部高达92%的援助量被投放到了南亚,2012年科技合作项目82%的预算也用在了南亚。(49)如作为联合国认定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不丹,严重依赖印度发展援助。印度称霸南亚的本质从未改变。莫迪上台后反复强调应该“给南亚邻居划出红线,阻止它们与区域外国家合作,修建那些损害印度安全利益的大项目。”(50)如通过中断对不丹的石油补贴,印度操纵了2013年不丹大选。2015年扶持亲印度的斯里兰卡西里塞纳政府上台。2015年通过对尼泊尔全方位禁运,迫使尼泊尔修改宪法,承认尼泊尔印度后裔马德西人“单独成邦”。施压斯里兰卡政府从而获得与中国同样条件的港口,逼迫尼泊尔撤销中国投资的水电站项目。尼泊尔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后,印度将对尼泊尔官方援助减半。2017年,“洞朗危机”暴露了印度试图全面控制不丹的野心。

   (二)控制东西方“海上生命线”——印度洋

   大英帝国一半海外殖民地和80%的人口位于印度洋及周边,(51)所以印度洋一直是大英帝国的战略中心,被称为“英国湖”(British Lake)。印度正好坐落在“英国湖”的中心,“印度之洋”观念根深蒂固。“谁控制了印度洋,印度的自由就只能听命于谁”,(52)历史上葡萄牙人、荷兰人、法国人和英国人相继通过掌握印度洋来控制印度。莫迪政府的海洋安全战略就是要做印度洋安全事务的“主导者”。(53)

   1.印度洋是印度的能源与贸易“生命线”。印度自身能源匮乏。截至2017年年底,石油总储量为6亿吨,占世界储量的0.3%,仅可供继续使用15年,天然气总储量为43.8亿立方米,可供使用43年,(54)能源供应严重依赖波斯湾和印度洋。另外,印度97%的对外贸易途经印度洋。(55)

   2.印度洋成为世界海权“心脏地带”和东西方“生命线”。谁控制印度洋,谁就能控制亚洲。21世纪将在印度洋上决定世界命运。(56)印度洋掌握三大咽喉要道:苏伊士运河是地中海通往中东的咽喉,马六甲是东南亚各国通往中东的必经之路,好望角是美洲、欧洲通往中东的巨型轮船的重要通道。每年通过印度洋的船只多达10万艘,包括全世界2/3的油轮、1/2的集装箱船、1/3的超大货船,每年经过印度洋的国际贸易的货物价值将近1万亿美元。(57)世界煤炭运输也主要通过印度洋到达东北亚和印度。(58)印度洋地区也是矿砂、橡胶、棉花、粮食等物资的重要出口地,拥有全球1/6的货物吞吐量和近1/10的货物周转量,是东西方国家的“海上生命线”。(59)

   (三)从“东向”到“东向行动”以发展经济支撑大国地位

   冷战时期,追随苏联的印度与追随美国的东南亚国家关系冷淡。苏联解体使印度失去主要经济依靠,海湾战争中断上百万中东劳工汇款引爆外汇危机,再加上大举借债和巨额贸易逆差,印度经济面临崩溃边缘,迫切希望联结东南亚国家,与经济全球化接轨,发展经济。而随着冷战结束后美军撤离东南亚,深受印度教文明影响的东南亚国家也希望引入印度以制衡中国,双边关系开始升温。

   1.肇始于经济发展的“东向”政策,实现印度经济高速增长。“印度东向政策的第一阶段以东盟为中心,主要集中在贸易和投资领域。”(60)1991年,印度拉奥政府制定外交政策,强调与东亚新兴经济体联系的重要性。(61)1992年,东盟给予印度在旅游、商业、投资、科技领域的部分对话伙伴地位。1995年,印度加入东盟地区论坛,成为东盟全面对话伙伴,建立印度—东盟贸易委员会和印度—东盟联合管理委员会,建立地区经济合作组织,如孟印缅斯泰经济合作组织、湄公河—恒河合作组织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与东盟相继签署货物自由贸易协定、服务和投资自由贸易协定。东盟投资占印度外来直接投资总额的1/5,2000年4月至2018年3月期间从东盟流入印度的外国直接投资约为689.1亿美元,而2007年4月到2015年3月,印度对东盟的外国直接投资约为386.72亿美元。(62)东盟是印度第四大贸易伙伴,双方贸易额从2002年的120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760亿美元。(63)

   2.21世纪后注重政治安全的“东向行动”政策。从进入21世纪后印度“东向”政策后续行动来看,“东向”政策越来越朝着政治安全、战略制衡的方向发展。(64)“东向政策新阶段的标志是重新定义‘东向’概念,包括澳大利亚到整个东亚,合作领域从贸易转向更广阔的经济和安全。”(65)印度与很多东盟国家签署战略伙伴关系协议,开展防务和军事合作,出售和援助武器装备,展开安全、情报合作,定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2001年,确立印度—东盟峰会机制,印度取得东北亚国家与东盟战略合作的同等地位,其后印度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和东亚峰会。2004年,印度派出32艘舰船参与东南亚海啸救援。2012年,印度与东盟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2014年第12届东盟—印度峰会上,莫迪宣布将“东向”政策升级为“东向行动”政策。2018年1月,印度和东盟通过了《德里宣言》,进一步强化战略伙伴关系合作。

   3.“东向行动”政策提升印度大国地位。“东向行动”政策极大提升印度经济实力。印度2003-2009年经济增长率高达9%,近年来稳定在6.5%左右。(66)根据世界银行统计数据,2001-2017年间,印度经济总量平均每年增长7.24%,2017年经济总量达2.6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6位。(67)“东向行动”政策也有效提升印度大国地位,如加入东亚峰会,美国允诺帮助印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核试验后还提供军事与核能援助。

   “东向行动”政策制衡中国发展。印度认为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扩展已经影响到印度与东盟的合作是否能够进一步深化。(68)而东盟部分与中国有领海争端的国家,则希望借重印度在南海争端中制衡中国。印度海军开始频繁进出南海,与东南亚国家在中国南海地区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向越南等国出售武器、设立卫星监测站、联手在中国“九段线”内开采油气。印度开始在亚太多边机制如东亚峰会、印度—东盟峰会上频繁强调“南海航行自由”等问题,致力于密切与中国有领土领海纠纷的越南、日本等国的安全合作。

   “东向行动”政策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强化与日本、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政治军事安全合作,共同围堵中国。印度与美国签署防务合作协议,和美日在印度洋举行年度“马拉巴尔”海上联合军事演习,2020年还邀请澳大利亚加入,形成美印澳和美日澳三边机制和外交国防的“2+2”机制,以及美日印澳四国战略对话机制,围堵中国的色彩十分明显。

   (四)“西联”中亚和西亚以确保能源供应和国家安全,扩大影响

   冷战结束后,位于欧亚大陆连接点和战略结合部的中亚和西亚,对正处于实力上升的印度日益重要,印度加快推进“西联”政策,并在塔吉克斯坦设立军事基地。

   1.中亚和西亚对印度发展极为重要。印度从中亚和西亚等地进口的原油占印度进口量的77.7%,液化天然气占68.7%。(69)中东地区是印度最大地区贸易伙伴,2014-2015年双边贸易额超过1500亿美元。中东有超过700万印度侨民,每年贡献400多亿美元的侨汇,(70)占印度侨汇总量的半数以上。同时该地区恐怖主义、毒品武器走私严重,对印度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西联”可以扩展在中亚的经济和能源利益,加强安全合作,抵消巴基斯坦的战略优势,牵制中国。印度积极参与阿富汗问题,与欧亚经济联盟展开对话合作,拓展与中亚国家的合作平台。

   2.启动“丝绸之路”,强化与中亚关系。一是联手伊朗和俄罗斯启动南北交通计划——“新千年丝绸之路”道路通道项目计划,由孟买出发,经过伊朗阿巴斯港、阿塞拜疆巴库、俄罗斯阿斯特拉汗港、莫斯科,到达圣彼得堡,然后至欧洲、中亚。(71)2016年12月,沿线国家代表在莫斯科举行南北通道国际会议。二是加快推进美国“新丝绸之路”战略下的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TAPI)天然气管道项目。为打破俄罗斯对中亚能源出口的垄断,美国倡导“新丝绸之路”,主张建设从阿富汗经中亚连接南亚的道路和能源通道。2008年,美国推动四国签署框架协议并举办TAPI峰会。三是加入上海合作组织。2016年6月,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为通过该组织扩大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制衡中国减轻障碍。

   3.将中东纳入“西联”政策中。印度将阿联酋作为“西联”中东和西亚的前站。2015年,莫迪成为34年来首位访问阿联酋的印度总理,双方决定建设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阿联酋为跳板,印度与沙特、土耳其、以色列、埃及等国互动频繁,与伊朗签署共建恰巴哈尔港口协议,全面打开中东外交局面,彰显大国影响力。

   阿富汗局势堪忧,中东战乱不已,伊朗遭受美国全面制裁,美伊关系紧张,乌克兰局势持续动荡,中亚极端势力再度活跃,印巴时常爆发战争,各国财力有限,导致“西联”进展缓慢。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788.html
文章来源:《南亚研究》 2021年第1期25-50,156,共27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