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兴庆等: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和评价体系

更新时间:2021-09-29 06:11:01
作者: 叶兴庆   程郁   赵俊超   伍振军   宁夏  

   摘   要:农业农村现代化是一个动态过程,不同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不尽相同。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可以概括为农业产业体系现代化、农业生产体系现代化、农业经营体系现代化、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现代化、农村居民思想观念和生活质量现代化、农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立足对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内涵特征的认识和把握,构建了一套包括三个层级、34项具体指标的农业农村现代化评价体系,并设定了各指标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和2050年全面建成现代化的目标值。

  

   关键词:农业农村现代化;乡村振兴;评价体系

  

   作者简介:叶兴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程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赵俊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研究员;伍振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宁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殷浩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起点,我国迈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发展阶段。在新发展阶段,必须把同步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作为重大任务。2020年12月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强调,对农业农村现代化到2035年、本世纪中叶的目标任务,要科学分析、深化研究,把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搞清楚,科学提出我国农业农村现代化的目标任务。

   一、新发展阶段

  

   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

  

   农业农村现代化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不同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不尽相同。在我国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理念将得到全面贯彻,新科技革命将广泛渗透,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将逐步形成,这些都将对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产生明显影响。

  

   准确认识和深刻把握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应当遵循以下原则:一是保持连续性。农业农村现代化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新发展阶段的农业农村现代化不可能另起炉灶,认识其内涵特征应从历史上不同时期的认识积累中汲取智慧,尤其是要以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对农业现代化和农村建设的认识为根本遵循。二是增强协调性。农业农村现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其内涵特征的把握应与国家现代化的特质相契合。我们要实现的中国式现代化,是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这些特质应当映照在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之中。三是体现前瞻性。对农业农村现代化内涵特征的把握,既要立足既有的认知水平,又要充分考虑到时代潮流、发展理念、科技进步等方面在可预见的未来将会发生的演进。四是具有可比性。温饱、小康、全面小康是我国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节点目标,对凝聚共识、汇聚力量、鼓舞人心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这些发展目标都是中国特色的概念,其所指代的发展程度是我们根据国情自主赋值的。现代化则是一个世界概念,在生产力、科技教育、物质生活水平等基本维度应当具有横向可比性。

  

   根据以上原则,我们把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内涵特征概括为“六化”:

  

   ——农业产业体系现代化。新发展阶段所要建设的现代化农业,应当是在稳定粮食生产、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基础上,现代种植业、畜牧业、园艺业、水产业充分发展的农业,品质优良、附加值高、产业链条长的农业,比较优势突出、主导产业鲜明、聚集效益明显的农业。彰显这种内涵特征,需要优化农业产业门类结构,在种植业充分发展的基础上,大力发展畜牧养殖业,提高畜牧业在农业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尤其是要在一定地域范围内和经营主体层面推进农牧结合、种养循环;需要优化农业产品品质结构和价值链结构,着力发展高品质、高附加值农产品生产,着力延长农业产业链条,以农业生产为基础、合作社或龙头企业为牵引、农民分享更大比例增值收益为目的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需要优化农业区域结构,按比较优势原则科学划定粮食生产功能区、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特色农产品优势区,打造区域公用品牌,构建特色产业集群,释放农业聚集效应。

  

   ——农业生产体系现代化。新发展阶段所要建设的现代化农业,应当是在严格保护耕地的基础上,设施和装备化水平高、旱涝保收的农业,科技成果集成化应用、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实现增长的农业,投入品和生产过程绿色低碳、可持续性强的农业,信息技术得到广泛应用、生产经营智能化水平高的农业。彰显这种内涵特征,需要以土地平整、土壤改良、农田水利、机耕道路、农田输配电设备等为重点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以粮食生产薄弱环节、设施农业、丘陵山区特色农业等为重点提高农业全程全面机械化水平;需要以种业为核心加强农业科技创新,建立健全产学研推多方协作的技术集成创新推广体系,集成组装推广区域性、标准化高质高效技术模式;需要提高农田灌溉水、化肥和农药有效利用率,减少农业温室气体排放;需要建立贯通全产业链的信息收集和处理体系,在生产管理、经营决策中广泛应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

  

   ——农业经营体系现代化。新发展阶段所要建设的现代化农业,应当是在着力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有机衔接的基础上,土地逐步流转集中、经营规模逐步扩大的规模化农业,各类农户进行多形式、多层次联合的合作化农业,各类农户乃至合作社将独自开展难以实现规模经济的生产经营活动交由专业化、社会化组织完成的服务社会化农业。彰显这种内涵特征,需要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办法,发挥集体所有权在土地连片整治和宜机化改造、闲置和撂荒土地利用等方面的组织协调功能,对承包权的权能进行适度调整、逐步淡化其财产权属性和社会保障属性,对经营权给予更加充分的保障、稳定租地经营主体预期;需要引导生产同类产品的农户开展产前产中产后专业合作,引导比邻农户自愿将毗邻土地入股开展土地股份合作,探索开展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综合合作;需要以农机专业户或农机合作社、基层供销社、农资综合服务商、返乡入乡创业新农人等为主体,以提高联合收割机、农用飞机和无人机、烘干机等专用资产利用率为支撑,为各类农户乃至合作社开展托管服务,实现托管服务的规模经济。

  

   ——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现代化。新发展阶段所要建设的现代化农村,应当是在遵循村庄演变规律的基础上,水电路网通村入户、雨天脚不沾泥、夜晚人不迷路的基础设施便利化农村,上学方便、看病不愁、老有所养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农村,屋外鸟语花香、屋内干净整洁的人居环境美丽化农村。彰显这种内涵特征,需要促进道路、供水、电力、网络等基础设施向自然村覆盖、向农户延伸,加强村庄路灯、公共活动空间建设;需要加强农村托幼和养老设施建设,提高村卫生室和村医服务能力,提高在村义务教育质量;需要加强人居环境整治,实现垃圾得到收集、污水得到治理、厕所干净卫生、房前屋后整洁美丽。

  

   ——农村居民思想观念和生活质量现代化。新发展阶段所要建设的现代化农村,应当是在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基础上,农业从业者以农为主业、劳动生产率和收入水平接近全社会平均水平的农民职业化农村,世居人口与外来人口和谐共处、各得其所的村民多元化农村,公序良俗养成、传统文化得到传承的乡风文明化农村。彰显这种内涵特征,需要结合农业经营体制创新,注重从留守农业的农户中培养一批家庭农场,从返乡入乡创业人员中培育一批新型经营主体,提高新型职业农民的技术和管理水平;需要打通城乡之间、村村之间人口流动的堵点,在继续提高城市对进城农民开放性、提高全社会城镇化水平的同时注重提高农村社区对入乡市民的开放性,以人为核心发挥村庄的多种功能和多元价值;需要推进以移风易俗为核心的农村社会改造,提高农村居民的科学素养、责任意识、公德意识、民主意识。

  

   ——农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新发展阶段所要建设的现代化农村,应当是在发挥基层党组织领导作用的基础上,村民踊跃参与、议事效率高的自治规范化农村,学法守法用法的法治主导化农村,崇德向善、见贤思齐的德治效力化农村。彰显这种内涵特征,需要根据村庄人口构成和自治事项的变化确定合适的自治半径,逐步把该由政府承担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移交给政府、该由集体经济组织承担的集体资产所有者职责移交给集体经济组织,积极探索积分制等传统治理手段和“云上村庄”等数字化治理工具;需要加强普法力度,引导农民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需要增强农村居民的社区共同体意识,培养共同的价值观和行为规范,让失范者受处罚,让崇德者受尊重。

   二、新发展阶段

  

   农业农村现代化评价体系的构建

  

   为顺利推进新发展阶段的农业农村现代化,有必要设置评价体系以明确目标任务、把握推进进度、弥补短板弱项。立足对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现代化内涵特征的认识,我们构建了一套包括三个层级、34项具体指标的农业农村现代化评价体系,并设定了各指标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和2050年实现现代化的目标值。

  

   (一)设置农业农村现代化评价体系的必要性

   设置经济社会发展中长期目标并为之努力是我国开展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经验之一。进入21世纪后,我国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经过20年努力,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在农业农村领域同样设置了具体的发展目标,并构成内容广泛全面的评价体系,如《农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统计监测指标体系》《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国家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纲要(2008—2020年)》《全国农村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2020年)》《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等,分别对2020年我国农业农村发展目标提出了具体的评价指标,在推进农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进入新发展阶段后,国家对“十四五”时期农业农村现代化目标任务进行了部署。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到2025年,农业农村现代化取得重要进展,农业基础设施现代化迈上新台阶,农村生活设施便利化初步实现,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明显提高”,“把农业现代化示范区作为推进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抓手,围绕提高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现代化水平,建立指标体系,加强资源整合、政策集成,以县(市、区)为单位开展创建,到2025年创建500个左右示范区,形成梯次推进农业现代化的格局”。

  

一些地方已尝试建立评价体系,对本地农业农村现代化目标进行设定、对现状水平进行评估。2020年3月,江苏省苏州市发布《苏州市率先基本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评价考核指标体系(2020—2022年)》,将农业农村现代化设定为农业现代化、农村现代化、农民现代化、城乡融合4个领域,制定三级指标,并按市、县、镇不同行政层级分别进行评价。其中,市级评价指标体系由12个一级指标、27个二级指标、49个三级指标组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78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