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雪峰:反租倒包与农业现代化

更新时间:2021-09-23 10:50:06
作者: 贺雪峰 (进入专栏)  

  

   中国未来农地制度向何处去?一种办法是进一步强化土地承包权,走实质上的土地私有化之路,这条道路注定是不可能走通的。另外一种办法是适当发挥村社集体作为土地所有者的权能,进一步完善反租倒包制度,就可能弥补当前中国农地制度存在的不足,真正适应农民与土地不断分离,以及农业生产力发展的内在需要,从而为中国农业现代化提供农地制度的保障。

   一

   2021年暑假到江苏泰州姜堰调研,发现姜堰农地都被有效利用,农业生产效率很高,农村土地制度能够容纳农业生产力的发展。

   与全国一样,分田到户时,姜堰农地也是按户均分的,每家都有面积不大、块数不少的承包农地。仅仅依靠自家承包有限农地收入,显然难以致富。也是因此,全国绝大多数中西部农村都形成了“以代际分工为基础的半工半耕”家计模式,即农户家庭仍然耕地自家承包地,只是农户家庭中的中青年人进城务工经商,中老年农民留村耕种自家承包地。也是因为有中老年农民留村耕种,中西部农村土地流转率仍然比较低。

   与中西部一般农业型农村不同,姜堰属于比较发达的地区,区域内有大量二、三产业就业机会,中老年农民在家门口就可以轻松获得这些就业机会,因此,姜堰农民就很希望将有限的承包地流转出去。

   在当前农业生产力条件下面,一个农场主种植几百亩甚至上千亩耕地,形成适度规模经营,才能获得规模效益,种田才能赚钱。前提是,农场主流入的土地必须是连片的,且地权相对完整,不能老是有人来扯皮。在当前农村地权分散且地块分散的情况下面,仅仅凭市场自发的土地流转来形成耕地连片、地权完善的适度规模,几乎是不可能的。

   姜堰大概从2012年开始进行土地反租倒包的试点,主要办法有三步:第一步,将农户承包土地流转到村集体,即村集体反租承包给农户的耕地;第二步,将反租到村集体的土地进行整理,一般可以增加10%的耕地面积;第三步,将整理过的耕地划片招租,由招租农场主经营耕地。2014年之前姜堰桥头镇3.6万亩耕地由数千农户分散耕种,2014年全镇实行“反租倒包”,3.6万亩耕地包给148户农场主经营。

   从2014年到2021年我们调研时,整个姜堰区甚至整个泰州市的耕地都实行反租倒包,姜堰40万亩耕地几乎全部实行反租倒包。

   这个过程中也出现过一些问题,比如有个别农户不愿意将承包地流转出来,当然不是要自己耕种,而是借此提其他要求,这样的情况不是很多,只能一件一件地解决。

   再比如,刚开始有外地农民来租地,然后以租地合同去借贷,却欠债不还跑路了,还有工商资本进来租大量土地,后来也跑路了。因此,姜堰倒包对象的选择上就有了更加明确要求,他们称之为“知根农”,即优先将土地租给愿意租地的本地农民。

   还有租金问题。2014年普遍约定租金为800元/亩,集体不截留租金,倒包农场主支付租金全额返还承包农户。后来粮食涨价,土地承包户觉得800元/亩租金太低了,要求涨租金,2017年当地出台农地租金指导价,按每亩700斤水稻支付租金,2017年当地水稻价格为1.58元/斤,相当于1100元/亩租金了。

   还有,一般集体招租倒包耕地给农场主,合同期为五年。种地农场主当然希望租金越低越好,不种地的承包户则希望租金越高越好。每次招租都是通过土地产权交易所,就有不种田农户假意参与竞争土地经营权,抬高租金。2021年甚至出现了每亩租金为1261斤水稻的天价,这显然是不可能赚钱的,但问题是,已经种过五年地的农场主,他们购买了全套农机,如果不再种地,所买农机就成了一堆废铁。

   尽管存在以上一些问题,姜堰乃至整个泰州也许整个江苏,农地都被精心耕种,形成了适度规模经营,农业生产力获得充分释放,粮食生产也有了很好的保障。

   江苏农业水热条件都好,春秋两季都可以获得高产。在姜堰当地,一亩耕地冬季小麦可达860斤,春季水稻(优质稻)可达1200斤。不仅苏中农地春秋两季都可以高产,而且苏南和苏北农村土地也同样高产。也正是江苏农业水热条件优越,土地肥沃,流入土地的家庭农场主才可能支付得起亩平上千元租金。而若没有反租倒包的制度安排克服当前农地制度所造成农地地权分散、地块分散的严重弊病,即使在江苏这样最好农业条件下的农业生产力也不可能获得充分释放。

   二

   泰州反租倒包当然也还有可以进一步完善的地方,比如租金过高对农场主有限农业利润过度挤压问题。且泰州反租倒包的前提是当地有大量二、三产业就业机会,从而让当地中老年人在家门口也可以轻松找到二三产业就业机会,等等,泰州的反租倒包却可以为全国农业经营提供重要启示。

   当前农业经营体制中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土地确权造成分散的地权和地块都无法整合,农业经营无法容纳现代农业生产力(尤其是农业机械化),以及难以适应当前承包土地农户普遍与土地分离的现状,造成了当前农业经营中普遍存在的土地细碎化,以及土地难以流转形成适度规模经营的困境。举例来讲,武汉郊区属江汉平原,土地肥沃,却有大片耕地被抛荒。全国中西部地区普遍存在土地细碎的问题,一个农场主经营100亩耕地,耕地分布在村庄东南西北几十处,耕种起来就必然要浪费大量劳力和资源。

   之所以泰州可以反租倒包,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农地属于集体所有,耕地所有权属于村社集体,农户只有土地承包权。中国未来农地制度向何处去?一种办法是进一步强化土地承包权,走实质上的土地私有化之路,这条道路注定是不可能走通的。另外一种办法是适当发挥村社集体作为土地所有者的权能,进一步完善反租倒包制度,就可能弥补当前中国农地制度存在的不足,真正适应农民与土地不断分离,以及农业生产力发展的内在需要,从而为中国农业现代化提供农地制度的保障。

   2021年8月9日晚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69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