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力刚:酷暑难当——记我的网球活动和一些球友

更新时间:2021-09-14 21:00:56
作者: 郑力刚 (进入专栏)  
仿佛乒乓球也是这样,但羽毛球和壁球却不见得。于是我决定不再打比赛,反正总是可以找到球友打回合,而且他们四位年青打得好的球友缺伴时也愿意和我们“老同志”打回合。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不是比赛,但毕竟是在球场上前后左右来回跑动,握着拍子在打球,聊胜于无。

  

   和D君打了一些时间的球后,就发现球打得好的他是位为人很低调的谦谦君子。当我把球打出去时,如不是“严重出界”,他都尽量去接,也不言语,让球继续打下去。他更没有因自己水平高而好为人师,尽管球友都希望他能不时指点大家。让我吃惊的是好几次D君告诉我他觉得和我打回合时反而比和别人打比赛更消耗体力,还多次夸我体力好。他的解释是打比赛一个球的来回不是很多,因为双方都有意识地想尽快拿下这一分。还有大家上手发球时都会拍打几次球,如果一发不到位的话还有二发,那对手歇的时间就更长了。

  

   2020年夏末D君固定的球伴搬走了。于是我有更多的机会和D君打球。2021年D君干脆让我成了他的长期伙伴,到今天我们今年已打了96次了。能和比我水平高不少的人打这么多次球是让我非常高兴的。但当他找到更好的球友时,我也会为他高兴并衷心地感谢他。毕竟他更愿意打比赛。有好几次打完球谢谢他后我遗憾地表示可惜我不能打比赛,他总是安慰我打回合也很重要。我正手打球时喜欢打对手的反手,所谓从内往外打(inside out)。而D君的反手(双反)比正手还好。他的回球,也许是想让我们有更多的回合,绝大多数是我的正手。就这样一天又一天我们在球场上对打,很多时候一个球可以打上十几个来回,高的时候可以达到二十多到三十,而且是没有明显的“卫生球”。

  

   一年又一年,我们这些球友一天又一天地从春打到冬的来临。2012年那年,我打了202次球。这是我唯一的一年打球超过200次的。因这一年秋天少雨,而且阳光充足。事实上只要场地是干的,气温只有四,五摄氏度时我们也照样打。俱乐部关门的那天总是第一次地上有明显的积雪的那天。十八年来,累记我已打了1987次网球了。按理,这数字于“天天打球”的我应该更高一些。但2013年我得了“网球肘”,开门和开水龙头都痛,打球就不用说了。因为是伤了筋,再加上自己那时已五十多了,恢复得很慢。一直对自己的体质充满信心的我,也慢慢意识到“年纪”是怎么回事。这“网球肘”折磨了我七年多,到今年才算基本消失了。这七年中我虽然没有放弃打球,但每星期也有意识地只打两,叁次,而且每次都戴一硬塑料的减痛减震护肘。

  

   十多年前,Malcolm Gladwell出了《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一书大肆宣讲所谓“万小时定律”。其核心论断是要成为一项专业的大师,无认是音乐,体育,或其它(他甚至用微软的盖茨作为例子),关键是得有大量的正确训练作为基础。而这大量具体是个什么数呢?一万个小时。打了近两千次网球的我肯定已打了两千多个小时的球,一万的五分之一已过了。但我的水平连在我的球友中都不是高的,上手发的球更是让人可笑。所花的时间和现有的水平不成比例,因为不是“正确训练”,更重要的是没有天赋。如是“天天打球”成了“天天傻打”!可我这傻子还觉得“天天傻打”其乐无穷,而傻得不能自已。

  

   仿佛今年春天的高温是夏天气温的预示。今年夏天加拿大全国普遍高温。特别是西部卑诗省的六月高温,使其好些地方创下了历史上的最高气温。卑诗省内陆南部北纬50度的Lytton小镇更是以摄氏49.6度的气温成为加拿大有气温纪录以来的最高温度(这之前的最高气温是1937年中部萨省纪录的45摄氏度),也是世界北纬45度以北有气候纪录史以来的最高温度,这气温也比整个欧洲和南美历史上的最高气温还高。

  

   遥视西部的滚滚热潮,东部的多伦多,蒙特利尔,和渥太华也不示弱。渥太华6月5日到9日连续5天气温高于摄氏30度,但感觉温度(它是用气温,空气中的湿度,和高于地面1米5的风力来计算的)却是36度以上。更厉害的是从8月19日到26日,连续8天高温气候警报,因气温高于30度而感觉气温在39度甚至40度。因考虑到太热了,我和D君特地将每天早晨七点打球的时间移到六点半。而且我们打的那个场子在那个时间是太阳照不到的。

  

   那几天早晨六点差一刻起来,室外气温都是23度左右,但重要的是空气中的湿度是98.5%。奇怪的是湿度这么大的日子却没有雨。在这种条件下打球,不到十分钟,就得擦汗了。而这以后每次停下来捡球时,首先是擦脸上的汗然后是擦眼镜。我每次打球时都放一条小毛巾在裤口袋里,这些天那毛巾用了半小时多点就可以拧出水来。身上的汗衫就更不用说了。一个小时的球打下来,人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D君有一天干脆先将汗衫拧一把再上车。即使这么热和出这么多汗,我打球时也从不喝水,因我从没有运动时喝水的习惯。我非常喜欢打球,但实事求是地说这种天不是锻炼的好日子。但锻炼,特别是在不下雨的时候在室外锻炼,不管是越野滑雪,打网球,跑步,或轮滑,于我早已成为日课,就如我每天都弹琴一样。它们于我,是身体上的,但更多的是心灵上的。我每天都几乎以宗教似的虔诚对待着它们,包括在这酷暑难当的日子。

  

   2021-09-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5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